小說軀體的智慧

「張魯必然騎虎難下。」

「他必須帶天師道大軍,出手抗衡魔軍。」

「否則……」

「他必然受到萬民唾棄。天師道將難以發展信徒,無法發揚光大。」

「我們散播謠言,讓天師道大軍對抗西涼魔軍,到時候,馬騰、韓遂,甚至李傕、郭汜,都會被天師道張魯牽制住。長安城中,只剩下董卓、呂布二人。」

「這個時候,再離間呂布董卓。」

「董卓呂布,武道理念不同,本就有矛盾,我們略施小計,就可以讓兩人反目,呂布出手,可輕鬆擊殺董卓。」

郭嘉微笑說道。

「散播謠言?」

「說魔軍到來,張魯會率天師道大軍抵擋?」

「這是綁架民意!奉孝此計,倒是夠歹毒,非但可以抵擋西涼魔軍,還可以大幅削弱天師道的力量。為我們奪取漢中,打下基礎。」

「剛剛我和侯成、魏續說,天師道張魯即將派出高手,刺殺董卓。我們綁架民意,散布謠言,挑撥離間。就算是張魯識破了我們的陰謀,也得乖乖的中計。天師道與西涼魔軍,終究會有一戰!」

丁武微微一笑,口中說道。

「天師道牽制西涼魔軍,我們只需要對付董卓、呂布。」

「不過……」

丁武話鋒一轉。

「董卓,必須我們親自出手斬殺!」

「不能藉助呂布之手!」

「只有我們親自出手斬殺董卓,才能讓我們的名望達到巔峰!如果讓呂布出手,那是白白將名望送給呂布。」丁武說道。

「這個道理,嘉自然明白。」郭嘉點頭。

緊接著他眉頭微微皺起。

「董卓最好是我們親自斬殺,但是他修蚩尤魔道,本身大宗師修為,魔氣縱橫,實力不比武聖遜色多少。我們這邊,雖然有皇甫老將軍,但恕我直言,皇甫老將軍的實力,恐怕遠不是董卓的對手,加上施展天降神力的主公,我們勉強算是有兩位大宗師,但依舊殺不了董卓。」

「況且董卓就算把李傕郭汜都派出去,但他身邊,還有張濟張綉叔侄,兩人都是先天境修為,張濟似乎離著大宗師境界也不遠。拋開呂布不談,董卓、張濟、張綉,三人聯手,我們即便藉助傳國玉璽,也難以將他們擊殺。」

郭嘉說道。

張濟張綉?

這兩人也是董卓帳下大將,實力非比尋常。

只不過因為呂布太過耀眼,兩人名聲不顯罷了。

丁武知道,後世張綉號稱北地槍王,曹操帳下典韋,便是張綉連同鬼師賈詡斬殺。

另外,張綉乃是趙雲師尊童淵之徒!

《百鳥朝鳳槍法》,至少也是武聖武學!

現在的張綉,還未達到巔峰,只是先天強者,但他的叔叔張濟,卻是接近宗師層次的強者。

有張濟、張綉在,丁武要殺董卓,難度倍增。

「張濟張綉很強。」

「但如果,他們站在董卓的對立面呢?」

丁武微微一笑。

「張濟張綉與董卓對立?」郭嘉一愣。

丁武淡然微笑:「張濟的妻子是鄒氏,據說國色天香。王允的美人計和離間計,倒是可以好好利用這鄒氏,施展出來!」

張濟妻子鄒氏容貌極美,後世就是因為曹操貪戀鄒氏美色,導致大將典韋、長子曹昂身死。紅顏禍水,現在王允的美人計,不能用任紅裳施展,倒是可以拿鄒氏做文章,以鄒氏離間董卓、張濟。

「皇甫老將軍、主公、再加張濟,算是三位大宗師。」

「但要殺董卓,也不容易。」

郭嘉依舊神色凝重,微微搖頭。

「三位大宗師,也不行?那再加上一尊新晉大宗師,四位大宗師,利用傳國玉璽,聯手圍殺呢?」丁武雙眼眯起,開口詢問。

皇甫嵩、丁武、張濟,再加一個徐晃。

四大宗師,圍殺董卓!

【謝張魚劍魚、賢菲王道1988兩位老朋友的打賞支持!謝謝!】 「再有一位大宗師強者出手?」

「四位大宗師,聯手攻殺董卓?如此一來,倒是有幾分勝算。」

郭嘉聽到丁武說,還能再招攬一位宗師層次的強者,不由得心中也是有些驚訝。

在這東漢末年,群雄並起,武道興盛,但宗師級層次強者畢竟稀少,不可能隨處可見。除了虎牢一戰時,展現出強大實力的十位老牌大宗師強者之外,其餘新晉大宗師,可謂是屈指可數。

真正得到確認的,無非就是趙雲。

他已經穩穩步入宗師境界。

其餘如張遼、張濟,都只是疑似跨入大宗師境界層次。

馬超、孫策尚且年幼,短時間難以突破。

典韋、許褚,還未加入曹操麾下。

滿打滿算,大宗師也絕對超不過二十人。

丁武把招攬大宗師,說的和飲水吃飯一般簡單,這自然讓郭嘉、皇甫嵩、任紅裳等人都無比驚奇。

「主公,你說的這位大宗師,不知道是何人?」

皇甫嵩開口詢問。

「此人姓徐名晃字公明,此時在楊奉帳下。嗯……楊奉是李傕部將。」

丁武解釋說道。

皇甫嵩乃是大漢皇室唯一一尊大宗師,功勛老將,即便是李傕這位董卓面前的紅人,顯形境道法高手,皇甫嵩都未必看在眼裡。

李傕尚且不入皇甫嵩法眼,更何況李傕部將楊奉?

而徐晃,居然還是楊奉的部將。

其地位之低,可見一斑。

「李傕部將楊奉的屬下?若真是大宗師,豈會屈居人下?」皇甫嵩有些疑惑的問道。

「楊奉本來是黃巾餘黨白波軍中的將校,徐晃最初應該也是白波軍軍士。他們畢竟是黃巾餘孽,並非是董卓的嫡系,不受重用,也很正常。」丁武回答。

「之前我只是聽說徐公明武勇非常,判斷他有可能邁入大宗師之境,但他究竟是不是大宗師,還無法確定。楊奉現在,就在長安城中,我們大可以現在就去見見這徐晃,哪怕他不是大宗師,只是先天強者的話,也一樣有拉攏的價值。」丁武說道。

「嗯,也好,既然如此,全憑主公吩咐,我們先去尋找徐晃,將他收入主公麾下,再實施計謀,誅殺董卓。」

郭嘉說道。

「走!」

傳國玉璽飛速升空。

楊奉是武將,軍營駐紮在城西,丁武眾人操控傳國玉璽,直奔城西而去。

與此同時,長安,大漢皇城。

董卓向來夜宿皇城之中,並不有絲毫避諱。

御書房內,董卓龐大身軀卧在御書房內一座龍床之上,武聖呂布手持大戟,在後方侍奉。

而在董卓面前,李傕郭汜跪拜在地。

「皇甫嵩逃了?」

「丁原孽種丁武出現,將皇甫嵩救走?」

董卓眉頭微皺,剛剛李傕郭汜從皇甫嵩府邸回歸,向董卓稟報,皇甫嵩被丁武救走。

「我兒奉先。」

董卓開口呼喚呂布。

「孩兒在!」呂布應答。

「你本是丁原義子,對這丁武,可有印象?」董卓低聲詢問。

「丁武黃口小兒,文道武學,皆沒有什麼天賦。孩兒斬殺丁原老賊之時,丁武不過是練筋境修為,至於道法……據孩兒所知,丁武並未學過任何的道法仙術。」呂布身子微微弓起,無比恭敬,向董卓稟報說道。

「練筋修為,沒有學過道法?」

李傕臉上一抹陰霾閃過。

「溫侯你貌似記錯了吧?丁武武道早已邁入先天之境,道法更是驅物修為,無論是武道還是道法,都算是登堂入室。你怎說他是練筋修為,不通道術?哼,就連天師道張衛、西涼馬超,都被丁武擊殺、嚇退,丁武實力如何,一目了然。」

「溫侯你不會是挂念丁原舊情,不願意趕盡殺絕,這才刻意隱瞞丁武實力的吧?」

李傕冷笑說道。

「我若念舊情,便不會親自出手,斬殺丁原!」

呂布沉聲低喝。

「李傕,你懷疑我,毫無道理。在我看來,你分明是實力不濟,被丁武擊敗,這才鼓吹丁武強大。此黃口小兒,在我溫侯呂奉先眼中,不足為慮!」呂布冷冷說道。

「你!」李傕大怒。

「莫要喧嘩!」正當李傕想要怒罵之時,董卓沉聲開口,阻止兩人爭吵。

「丁武天賦再高,到底年幼,不是大宗師,更不是顯形道法強者。皇甫嵩雖強,年老體衰,早晚必死。此二人,不足為慮。」

「我只是憂心,天師道,與百花宮……」

董卓雙目眯起。

「渾天儀打開星路,有人進入長安城,方向似乎是王司徒府中那邊。侯成魏續已經前去探查,不知道兩人是否已經回來。」董卓說道。

「侯成、魏續求見!」

恰在此時,御書房外,一個聲音傳來。

「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