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剛掛了電話,手機就響起來,是宇哥的,我接起來說,“喂,宇哥,您老人家在哪風流呢。” “滾犢子快點的。”宇哥聽完之後直接笑着就罵過來了,倆人在這貧了一會兒宇哥才問我,“對了豆,跟你家商量好去哪上了沒,”我嘿嘿笑了一聲,“商量好了,去一中。洋洋眼睛他們呢。”

宇哥“哎呦”了一聲,這才又說,“我說你跟洋洋怎麼想的,都去一中,洋洋就算了,還歹成績還不錯,你去那給一中貢獻人民幣去?”我一聽沒說眼鏡跟劉星,就問宇哥,“那眼鏡跟劉星呢。” “眼鏡跟我一樣,不上了,眼鏡現在就住在我家,我一個叔叔在h縣開了家酒吧,我跟眼鏡先過去混日子去,劉星去上技校了,哎,這以後在j市就你跟洋洋了。”

我聽了也有點沉默,文傑出來之後跟他爸去南方做生意了,已經三年沒回來過了,打他當時留的號碼後來變成空號,宇哥跟眼鏡不上了,在h縣開始混日子了,劉星去上技校了。就洋洋跟我來一中,轉眼間我們兄弟幾個現在就各有各的路了。

“豆,想什麼呢,就算咱哥幾個不常見了,那也是兄弟啊!再說從j市到h縣也就不到一個小時的距離,有什麼事一個電話我們就過去了。”宇哥聽電話這頭的我興致不高,這纔對我說道。

是啊,我們現在雖然不在一起了,但一個電話就再聚到一起,套用一句老話,“那都不是事。”再說一句話,“爺說沒事就沒事。”想通了的我跟宇哥又說了會兒話,聽到那邊有人叫宇哥,我們倆這才掛了電話。

接着我給眼鏡,劉星,洋洋都打了個電話,寒暄了一會兒,約好以後常見面,電話別斷,這才掛了電話,跟洋洋說好讓洋洋提前一個星期來j市。這才掛了電話。

跟所有人都打完電話以後,我這纔給樂樂打了過去,電話剛打過去,那邊就有人接了,“豆豆,你怎麼纔給我打電話啊,”樂樂一接通電話就朝我抱怨起來,“嘿嘿,媳婦兒我錯了,我爸讓我去一中上呢。”我說完就聽樂樂對着我笑,“我知道了豆豆,我爸給我說了……我也是去一中的。”樂樂這話讓我鬱悶啊,感情都知道我去一中,虧我還以爲他們都不知道。

跟樂樂聊了會兒纔在我媽殺人般的眼神下掛斷了電話,掛斷電話以後,我媽衝着我撇了撇嘴,“大忙人啊,這打了快一個小時了吧。”我低着頭不說話,我爸在旁邊添油加醋,“一個多小時。”

好,爸,既然你不仁也別怪我不義了,我夾起我媽炒的一個土豆片,吃了一口然後就對我媽說,“老媽,我覺得你炒的土豆片不錯啊,爲什麼我爸剛纔說不好吃。”我這話一說完,我媽就說,! “什麼!夏正明你給我說清楚。”我爸雖然理着個大光頭,但是名字相當有文化。

果然,在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媽的火力立馬就轉移了,我爸偷偷給我使了個你狠的眼色,就趕緊給我媽解釋開了。

“媳婦兒,你聽那個臭小子在那說吧,……不是,媳婦兒,你先別動手啊……媳婦兒,我真錯了。”

我趕緊躲到屋裏,聽着客廳傳來的我爸的求饒聲跟“噼裏啪啦”的一頓聲音,我在這裏邊得意的笑~ 在家的時間過去一個多月了,明天就開學了。這一個多月很有規律,快中午才起牀,下午跟浩然和趙磊就出去玩。晚上給樂樂打個電話,每隔幾天跟宇哥他們打個電話,每次的電話都是在罵聲中開始,罵聲中結尾。

在一個星期前的時候洋洋來j市了,我,浩然,趙磊,洋洋我們四個每天在浩然家玩。洋洋異常粗獷的外表心卻是無比憨厚,玩了不到兩天,已經成功接受對方。喝酒的時候洋洋三瓶倒的功力讓浩然跟趙磊成功的歎爲觀止……

我們家原來的迪廳給關了,開了一家酒吧,兩家ktv,浩然爸跟趙磊爸都在裏邊忙,我爸更是每天晚上吃完飯在家陪一會兒我媽就到酒吧了。

我們三個人沒家裏人管,日子過得相當愜意。在加上個洋洋,每天都在家要不打撲克要不去打檯球,就是一直沒去我們家的酒吧,我爸說過段時間安穩了再去。我也沒在意。反正我媽現在也沒說不讓去,到時候什麼時候想去再去就行了。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了,明天就開學了,我們四個現在正在車站呢,樂樂今天要來,浩然趙磊跟我和樂樂都是從小一起長到大的,是最正宗的發小。洋洋也跟樂樂在一起同學三年了,別的不說,洋洋每次跟王佳鬧的時候都是樂樂在旁邊調解的。也算都認識樂樂。

浩然今天爲了給我壯場面,把我武叔的車給開來了,豐田霸道。本來我想開我爸的車的,我爸一句話就給我否了,“你開車?會開嗎。”好吧,我確實不會開,我默默的就走了……但是我始終相信我就是會開我爸也不會讓我開的,有時候我都會懷疑車是他親兒子…..

現在我們四個就在車裏抽着煙,開着天窗,放着Dj,正聊天打屁呢,就見樂樂從客車上下來了,手上跨着個包,穿着一身休閒服,恩,怎麼說呢,很讓我有種那個的感覺,嘿嘿,男人都懂得。

樂樂下車以後看了一圈,在那倔了倔嘴,“死豆豆,還不來接我!”然後我們四個就見樂樂掏出來手機,接着我手機就響了,一看,果然是樂樂,我衝浩然打了個關音樂的手勢,這才接起來,“喂,媳婦兒。” “死豆豆,你在哪呢,十秒鐘你要不出來我就再坐上車回去。” 樂樂說完這句話以後就開始數數了,“1,2,3,……”

聽見樂樂數數了,我趕緊一揮手,我們四個就下車了,“樂樂,”下車以後我衝樂樂那說,這時候樂樂正數到8,嚇得我那個一身冷汗啊,再遲一會兒我親愛的樂樂就得生我氣然後坐車回h縣了……然後導致的最嚴重後果就是沒人給我暖被窩了,不是,是看不見樂樂了。

樂樂見我們四個,這才跨着小包過來,過來之後手直接就到我腰上掐了一下,“豆豆,還跟我玩捉迷藏是吧,”我趕緊說不敢不敢。看浩然趙磊眼鏡在那笑,我一腳就踹上去了,“你們仨再說樂樂不好看我跟你們急啊,我家樂樂長多好看啊,是吧樂樂。”

這時候樂樂咬牙切齒的看着他們仨,“武浩然,趙磊,張洋洋!!你們仨敢說我不好看,老孃跟你們拼了。”我看戰火轉移,這才幸災樂禍的在旁邊笑,等會兒我得一直在樂樂身邊,沒看見他們仨現在看我那牙癢癢的樣嗎!

我們幾個鬧了一會兒,樂樂摟着我的胳膊給我說,“豆豆,咱們去哪啊,”我摸了摸樂樂的頭,“能去哪,走,回家。”浩南跟趙磊連吹了幾個口哨之後,我們坐上車開始往浩南家鏟去。

一路上我在這跟樂樂那叫一個甜蜜啊,我們四個人中就趙磊沒有對象,他坐在副駕駛座那說了句,“秀恩愛的可恥。”結果被樂樂一個靠枕扔過去就乖乖閉嘴了。

回家待了會兒後,我們幾個商量了一下,決定去ktv,就去我們家的一家ktv,叫銀月ktv,路上浩南給他媳婦兒打了個電話,讓在銀月門口等着。

我們在車裏說了一會兒話就到了銀月,銀月的前身就是j市最大的ktv,後來被我爸給接手以後,不光連名改了,連裏邊的風格也給改了。

下車以後我就看到兩個女孩子在那站着,浩然衝其中一個女孩子揮了揮手,“琪琪,過來,”浩然揮手的這個女孩長的不是很高,大概有1.60的樣子,臉挺白,穿着個白t恤,現在正好是快九月份,下邊穿了個小短牛仔褲,腿上穿着絲襪,腳上蹬着一雙帆布鞋。

給人的整體感覺不錯,特別是穿着絲襪,而旁邊跟的女孩子比琪琪高一點,給人的感覺比琪琪要更舒服一點。正打量着這兩個女的呢,腰上一疼,“很好看是不是,”我聽着樂樂的語氣就知道樂樂生氣了,趕緊哄,“那哪能啊,你看她們,要身材沒身材,要臉蛋沒臉蛋,絕對不能跟美貌與身材並存的樂樂同學相比啊。”

聽見我這麼說,樂樂“哼”了一聲沒再吭我,但是樂樂一隻手摟着我,一隻手就在我腰上放着,我估計我再打量一下,樂樂直接上手不二話。

浩然等琪琪過來之後就摟上了,指着我們幾個說,“這是豆豆,別看人長的挺帥氣,內裏明騷,這是樂樂,豆女朋友。這是洋洋,原來在h縣上學。明天跟咱們一樣都在一中上學。”

我虛空踢了浩然一腳,奶奶豆的,這麼說我,我不知道誰明騷,我忘了是誰六年級就知道領女孩子回家研究身體結構的事誰了,嗯…絕對不是浩然…

琪琪看了我們幾個,大大咧咧的,“豆豆好,樂樂好,洋洋好,我叫琪琪,浩然女朋友。”

琪琪說完之後又拉着她身邊的女孩,“這是段玲玲,學習成績相當好,長的也不錯吧。”說實話,段玲玲長的確實不錯,可是樂樂再這呢,讓我怎麼說啊,看着洋洋趙磊都點了點頭,我只能也點了點頭。

奇怪,我點完頭之後樂樂竟然沒擰我,我們幾個往銀月裏走的時候,樂樂才湊到我耳邊說,“今天有外人在,給你丟點面子,等晚上回家再收拾你。”真不怪我,我聽樂樂說要收拾我,我嘿嘿一笑,還不知道誰收拾誰呢。

我在路上給武叔打了個電話,讓武叔給找個包房,武叔爽快的答應了,說包房在312,我們幾個朝“312”走過去。 我們幾個進了312包房後,自己打開設備開始玩了起來。浩南對象琪琪是個很會玩的人,把氣氛調節的很好,而段玲玲看的就有點不太適應這裏的氣氛,一個人坐那看着屏幕發呆。

我們唱了會兒歌以後,每個人都唱了一首,就連段玲玲在我們一致喊叫‘來一個’的時候也唱了一首歌,不得不說,段玲玲唱歌挺不錯的,唱的劉若英的歌,很適合,但是我沒敢多看,樂樂就在我身邊坐着呢。

段玲玲唱完以後見我們幾個都在看着她,更不好意思了,就在沙發上乾坐着。

玩到中間的時候琪琪提議玩遊戲,開什麼玩笑,還玩遊戲,初一那年玩遊戲。真心話大冒險差點把我給玩進去。佑佑跟樂樂把我給弄的,而且最後我還被佑佑給……

雖然我是強烈反對,但是胳膊擰不過大腿,最後還是答應玩了,不過大腿們也答應胳膊一個要求~絕對絕對不玩真心話大冒險!!!說實話,我是真怕了啊,想讓我怕一件事可是相當不容易……

最後大家一致決定石頭剪子布,因爲一共七個人,分成兩隊,一對四個,一對三個,我們這對是我跟樂樂,浩然跟琪琪,另外一隊就不用我說了吧,趙磊,洋洋,跟段玲玲。

規則是石頭剪子布,比如我先上,我跟他們隊石頭剪子布,我贏了趙磊,卻輸給洋洋,這時候樂樂就上,哪一隊最後輸了,整個隊都得喝,也不用喝多,就一杯啤酒。這對我們幾個經常喝酒的來說那都不是事,小場面,不過看段玲玲好像不能喝……

第一局開始了,我成功的闖了個全關,我一個人就把他們仨給打了,這一次他們喝。第二次就尼瑪悲催了,我在段玲玲身上輸了,接着每一個人都在段玲玲這兒輸。

接着三次都是我們這隊輸,我站起來對他們說去趟廁所,本來樂樂想跟着我去,我給樂樂說馬上就回來了。去廁所解了個小手,釋放了一下之後,我點了根菸,說好好洗洗手,我就不信第六把還是我們輸。

洗完手之後我就出來了,然後就看見段玲玲在女廁所門口被一個喝醉的給攔住了,段玲玲往哪邊走喝醉的這男的就往哪走。段玲玲好歹是跟着浩然對象一起來的,今天也算是在一起玩兒了,就是不說這些,最起碼也是一個女的。

我上去就是一腳,喝醉這男的就躺地上了,我對段玲玲說,“趕緊去吧,我在這兒等着你。沒事”段玲玲紅着臉“恩”了一聲就去了。這男的爬起來給我說了個‘‘等着,’’我也沒在意,就當放了個屁。

等段玲玲出來以後我在前段玲玲在後邊跟着,不是我不跟段玲玲並肩走,樂樂要看見我就解釋不清了……

進去以後大家也沒問,繼續玩兒開了,然後就怪了,段玲玲好像知道我們幾個要出什麼一樣,每次都是段玲玲贏,不過每次段玲玲在到我這兒的時候都會輸,不過我一個人怎麼跟趙磊洋洋他倆玩兒。後來我才知道玩兒石頭剪子布的技巧。就是每個人第一次都是習慣性的出剪刀。

所以基本上都是我們這隊喝,玩兒遊戲嗎,總得有輸有贏,像我們這隊每次都輸就沒意思了,又玩兒了兩三把之後,我們不玩兒了。唱了會兒歌后,我看都六點多了,衝他們說,“行了,今玩的差不多了,收拾收拾東西走了啊,”

我們幾個收拾了一下就往外走,我沒想到樂樂喝多了,應該是高興的,樂樂非叫着讓我背,“豆豆豆豆,揹我,”我寵溺的摸了下樂樂腦袋,就讓樂樂上了我的背。浩南洋洋他們一見,又說我在這當孫子,嘿,我是那種他們罵我,我不吭的人嗎?什麼?不是??我忍不了?嘿,我這次還真就忍了,不跟他們仨一般見識,我可不是因爲他們有仨人,我怕傷着他們仨。

傷着趙磊倒沒事,也沒個對象的,要傷着洋洋跟浩南,王佳跟琪琪估計就上手了!……

在我揹着樂樂,浩南洋洋趙磊他們仨又說我是祖宗的身子少爺的命時,誰也沒看到段玲玲眼裏看我揹着樂樂時的那種失落。

到了門口的時候,門口一大幫子人,我跟浩南洋洋趙磊還在疑惑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的時候,就聽見一個聲音,“就是這個小子,當時踹了我一腳。”然後人羣呼啦就從馬路那邊就準備圍上來,我這纔看見那個欄段玲玲被我一腳踹地上的那個喝醉了的也在中間,這才明白怎麼回事。

我一拉身邊的浩然跟洋洋,“等會兒我踹這個人一腳就趕緊跑聽到沒有。”洋洋這個死腦筋問了個“怎麼不打,”浩然一下子用手拍了他一下,“你笨啊你,要是就咱們四個當然打了,可現在還有仨女的呢。”洋洋這才明白。

我們雖然說了這麼多,但其實也就兩三秒的事,看見他們還沒過來,我趕緊說,“跑!”我就揹着樂樂就先往前跑去。身後跟着的是浩南洋洋,趙磊還有琪琪跟段玲玲。

在我們幾個成功跑到我們停車的地方並開車走的時候,這幫人才反應過來,這才追過來,其實也不怪他們,他們也沒想到我們會跑,可話又說回來,你們一幫子人,我們這邊總共就四個男的還得照顧這仨女的,不跑你當我們山炮呢?

我跟浩然趙磊,洋洋倒沒事,可還有仨女的。

在車上,浩然問我是怎麼回事,我看了下段玲玲,見她沒說話,她應該不想讓浩然他們知道這事,我這才說道,“沒事,我在廁所門口出來的時候,非攔我不讓我走,讓我一腳給踹地上了。”

說完浩然洋洋他們幾個笑了起來,段玲玲朝我投來一個謝謝的眼神,我趕緊擺擺手,對豆哥來說這都不是事,都是小場面。

路上又說說笑笑了會兒,這纔到了浩然家,忘說的是浩然的家是個兩層樓,不是單元樓,我們幾個的家都是獨門獨院,並不是那種單元樓,估計我們的老子覺得還是連地基都是自己的才放心,住單元樓住個70年,到期限了還得再從買,不如這個踏實。

下了車以後,我問哥幾個喝好了沒有,結果這幾個人都說沒有,又不想再跑飯店了,就跑不遠處的小超市買了點啤酒和熟食,在我把樂樂放到我屋後,我們幾個在客廳開始了第二茬…… 第二天早上起來頭暈暈乎乎的,這特奶奶的,昨天晚上喝了不少,在昨天晚上終於又找回來跟宇哥在一起的感覺了,很好,我很溫暖。

一開始我頭腦還是清醒的,我們幾個還說就要上高中了,在高中要怎麼怎麼樣,要抗旗,特別是洋洋,

洋洋這熊孩子竟然說了句,“我們要打造一個社團,把我們社團的榮光發散到世界各地。”

我們仨一聽,一樂,這孩子還真能說,還打造社團,還把榮光發散到世界各地。真拿j市當古惑仔的發源地了。一開始說的唾沫橫飛,總之對高中生活很是嚮往。我們四個就開始在這兒吹,吹的肆無忌憚,好像又回到初中聊天打屁的時候。

到後來,喝多了,腦子也不清醒了,端起來酒杯就開始喝,也不知道喝的什麼,反正那種感覺很好,就是很好,我說不出來,有兄弟的肯定都懂。

“豆豆。”聽見樂樂的聲音,我這才腦袋有點清醒,對了,樂樂昨天下午喝多了,我把樂樂放牀上纔出去喝的。樂樂昨天下午倒是喝的挺多的,我能理解樂樂是因爲高興,兩個月沒見面,每天只能在手機通話裏說說話,所以昨天見到我高興,一下沒忍住,多喝了點。

我摸了下樂樂的頭,樂了下,“死豆豆,笑屁。”樂樂看我對她笑,直接就掐了我一下。

“沒事,就是想樂。”

衝樂樂說完以後,我跑廁所釋放了下,不得不說啊,這早上起來撒尿就是爽快,怎麼說呢,就是感覺,感覺很激情,哈哈。特別是頭天晚上喝酒的情況下。

釋放完以後我看樂樂已經穿起來衣服了,在那站着,我又是一樂,“嘿嘿,樂樂,”

“說吧,想幹嘛,”樂樂看着我衝她一樂,就知道我腦袋裏肯定有不良想法,瞪着我對我說道。

“想,”我就說了這麼一個字。

“啊?什麼?什麼想啊?”樂樂一開始還不理解,後來仔細一琢磨,那拳頭鋪天蓋地就上來了。

“死豆豆,我是問你看我幹什麼!不是問那個!你腦袋裏這麼多不良是要作死啊”

樂樂的拳頭砸在我後背上,聽着樂樂給我說的話,我什麼也不說,就在那嘿嘿一直樂。

樂樂錘了一會兒估計感覺累了,掐了我一下,氣鼓鼓的就坐牀邊上了,我直接就是一摟樂樂,

樂樂用右手臂往後捅我的胸,我直接一個吻上去……樂樂一開始還直推我,後來沒推開,再加上將近兩個月沒見面,也就用手環着我的脖子。

……

要不古人怎麼說小別勝新婚呢,說的就是對,我跟樂樂在辦事的時候,都很有感覺。這種感覺不多說。

一番激情過後,我摟着樂樂在牀上躺着,我看樂樂不生氣了,一下沒忍住,又樂了出來。

樂樂用手推了我一下,“豆豆,樂屁呢,今天一起來你就樂,”我看着樂樂,就是不說話,反正就是樂。

其實我看樂樂不生氣了,就想到宇哥原來給我說的話,

“這女人要生氣了,你就別哄,直接抗起來駕到肩膀上,等回到屋以後,你就死纏爛打開始辦事,到最後女的肯定就不生氣了。”

看宇哥說的這話,要不我們幾個爲什麼都覺得宇哥風騷呢,那對付女的一套一套的。

跟樂樂在屋裏又鬧了一會兒,這才收拾了收拾,到客廳的時候,發現浩然他們幾個都在沙發那坐着。

琪琪跟段玲玲兩個女的昨晚上也沒回去,我們幾個男的因爲昨天喝多了都是今天才醒,所以琪琪和段玲玲在屋子裏看了一晚上的電影。

我跟樂樂做到一邊的沙發上,發現浩然趙磊洋洋他們仨都在這兒看着我不懷好意的樂。

我抓起桌子上的煙盒就扔了過去,“幾個完蛋孩子,大清早起來就在這兒樂,樂屁呀。”

他們仨也不生氣,還在那樂,我跟樂樂就在這兒等,別人我不知道,最起碼洋洋是肯定憋不住的,洋洋有事肯定在嘴裏待不了三分鐘。

“豆哥,我服你,大清早的,你就在屋裏邊唱歌。”果然,沒等一會兒,洋洋一邊看着我一邊說道。

我一聽洋洋的話這才知道他們幾個爲什麼笑,這時候樂樂手已經到我腰上掐了一下,“死豆豆,我怎麼辦,大白天的你腦子裏就沒有個好念頭,現在讓他們都聽見了吧。”

我看樂樂確實有點因爲這個有發怒的跡象,我趕緊挺起胸膛,“咳咳,不是我說你們幾個,腦子裏都什麼思想,每天敗壞我這名聲,我這名聲都是讓你們給毀的。”

我話剛說出來,對面就齊刷刷的豎起了中指,就連琪琪都豎起來了,我看段玲玲看了看別人,把手也豎了起來。頓時感覺我挫敗了,連段玲玲都站在我對面。

樂樂在我身邊樂的那叫個歡樂,我鬱悶的看了他們一眼,“行行行,哥幾個都記住啊,”

我們在一起又鬧騰了一會兒後,看時間差不多了,快11點了,收拾了一下往一中走去。

本來浩然還準備風騷的開着他爸的豐田霸道,在學校門口好好拉風一把。可是浩然跟我們去車庫看了一眼,車已經不見了,不用說,肯定是被武叔開走了。

沒了拉風一把指望的我們,只能走路去一中了。

走了沒20分鐘的樣子,就來到學校門口,不得不說,作爲j市第一中學的高中,門面不是一般的好。

校門大概就有三米,從校門口就能看見教學樓聳立。

因爲現在正是我們高一開學的時候,都是新生,具體手續都是在新生教務處辦的。所以我們幾個直接就進去了,浩然女朋友琪琪沒在一中上,在三中,屬於普通中學吧,三中三天以後纔開學,所以跟我們一起進了一中。

“豆哥,咳咳……”進學校沒多大會兒,洋洋就在我身邊咳嗽了起來,還拉了我一下,我嫌棄的看了下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