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在了解情況人眼裡,小凡的回答可以說是漏洞百出,因為小凡剛才那些動作,投擲的手法,是一個體系的,而且是偏向於女生使用的技巧,這樣的技巧又怎麼會是一個男生摸索出來的?不過這樣的理由騙騙外行是絕對夠的了,結合這小凡這副表情,夏洛特顯然是相信了他的回答。

說完,小凡又是看向織世,表現出一副好奇的樣子。

「嗯!對了!我也很好奇!織世你能給我說明解釋一下嗎?什麼是古訓練師的技巧?我用的那些?」

很普通很正常的展開發問,至少在夏洛特的眼裡是這樣的,不過在織世腦海里就是另一種意思,這是想要和自己單獨談談。

由始至終都認為小凡傳承了古代訓練師戰鬥技巧,不然又怎麼會在這個年齡達到四星精英訓練師的水平,要知道古訓練師不管是精靈還是本人的戰鬥力可都比現在的強大得多,而之前小凡和雷嗣的比賽,在將小凡這個身份代入后,小凡當時所用的那些手段就說得通了,古訓練師的戰鬥可是根本沒有規矩,二打一,三打一,幾百隻精靈打一隻都正常,對比起來小凡當時所用交換精靈躲技能還真不算什麼!

這樣想的,織世在夏洛特驚異的目光中點了點頭,在之後向著正輝燈塔的路途中,織世也和小凡單獨走在一起。

謹慎的和織世聊天,小凡成功旁敲側擊知道了許多關於古訓練師的事。

「不用裝了,這次我被你騙了。」

在對話將要結束的時候,織世突然開口,這讓小凡嚇了一跳,還想解釋反問一下,但看到織世那不滿卻是異樣肯定的目光,小凡還是將話咽了回去,他乾笑了下。

「嘿嘿!不好意思了……這次是我的錯!不過我想你應該早就發現了吧,這樣的情況下你還還將這些告訴我?肯定是你自願的了!」

「這些……遲早你都會知道!」

「那你應該懂真正意義上的古訓練師技巧!」

「不懂!哥哥沒讓我學……」

說著,織世眼中泛起微光,這一刻,小凡知道了原因,織世為什麼在明白過來之後還選擇將這些被聯盟列為禁忌的東西告訴自己。

「好吧,我會教你的!不過我也只會這麼多,而且這些是從一個和我戰鬥過的女孩身上偷學到的!」

「女孩……」

織世略微點頭,作為一個女孩子,而且是一個學霸型的女孩,當得知有另一個超越自己女孩存在的時候,肯定不會平靜,就算是織世這樣的沉靜,小凡還是從她眼底看到濃濃的興緻。

「勸你還是惹上她的好,就算你打得過她,惹火了她,沒準明天起床你的小內內都會被她偷了!」

小凡的話一出,織世的臉色不由的微紅,皺著眉重重的看了眼小凡。

「變態!」

之後,兩人間沉默了,因為沒有什麼好講了,一行人加快了腳步,很快視野中的遠方,懸崖之上一座可以稱之為高大的燈塔漸漸的清晰起來。

來到燈塔正門之前,賢吾便迫不及待的按響了門鈴。

出乎小凡的意料,門後面傳來到卻是一個女孩的聲音。

橙紅色的的單馬尾,短裙襯衣,小凡眼睛一亮,見到這樣的打扮,小凡還能認不出這是誰嗎?

「我是小霞,路過在這邊借宿的旅行者,目標是成為水系精靈大師!請問你們是?」

「皮卡!皮卡皮!!」

這個聲音打算了小凡等人將要開始的自我介紹,一隻精靈從裡面跑出,這突然出現的精靈引起了一直呆在小黃懷裡的秋秋的注意。

「秋!」

————————————————ps:有書友提出黑眼神錯誤的問題,是我的失誤,沒有仔細去看資料,不過懶得回頭去改了,嘛~反正夢妖炯炯有神的大眼很擅長瞪了,就當成是它技能的特殊點吧。下次再次用到的時候會說明的。 晚飯時間,餐桌之上圍著一群的少男少女,這時一個原本在埋頭大吃的男孩突然抬起了頭,他似乎發現了什麼異常的狀況。

「皮卡丘。」

「……」

「皮卡丘!!」

「皮!?」

加大了聲音,皮卡丘似乎被嚇了一跳回過了神,不過這樣的反應落在小智的眼裡更讓他疑惑了,就算他再怎麼遲鈍這個時候也知道皮卡丘身上肯定發生了什麼事。

「皮卡丘。你怎麼了?為什麼無精打採的。」

小智直接問了出來,不過皮卡丘卻沒有回答,似乎小智的問題觸及到了皮卡丘的傷心處,這讓它原本就低著的頭更是垂到了地上,恍惚間可以看到眼淚汪汪的皮卡丘背景瞬間整個灰白了,伴著一縷寒風,一片枯葉,蕭瑟頹廢……

「小智……這個問題,唉……」

這時,小智身邊的一個皮膚略黑,眯眯眼的大男孩開口,卻又是欲言又止最終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看著皮卡丘的身影充滿著……同情?理解?

不過這樣的反應卻是沒能打消小智的疑惑,反而更讓他緊張起來,小剛的表情間接證明了在皮卡丘身上肯定發生了一件大事,導致了皮卡丘變成這種情況,作為訓練師的他有必要也是必須去了解甚至解決的,雖然這個時期的小智比賽起來還不是很成熟,不過誰也不能否認他對小精靈的愛,更何況是自己的初始精靈,於是小智繼續追問了下去。

「小智,其實事情也不是那麼複雜,不是什麼大事。」

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原本還在照顧精靈的小霞走了過來,看著頹廢的皮卡丘,還有間接頹廢的小剛,小霞搖了搖頭。

「嗯?」

「很平常的事!小智你之前也在小剛身上看到過的事!」

小霞的話一出,小剛的背瞬間就駝了一截,而小智卻更加的疑惑了,思考的目光盯著小剛,小智努力的回憶著,終於,小霞還是搖了搖頭開口道。

「簡單的說就是皮卡丘他戀愛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戀愛啊……戀愛啊……戀……愛!!?什麼!!皮卡丘戀愛了!!」

下意識的點頭重複小霞的話,小智慢慢的發現了話里的不妥,而後驚醒大叫了出來,聲音中充滿了震驚還有幾分好奇幾分喜悅,但是這情緒還沒有停留多久,就被小霞的下一句話扼殺在了搖籃里。

「然後皮卡丘他又失戀了。」

「……」

小智沉默,之後小霞便為小智說明剛才發生的事,由於小智當時和正輝博士正通過電話與大木博士聊天,因此在小凡等人到達燈塔的時候,是由小霞去開門接待的,而皮卡丘也趁著無聊跟了出來,然後就發生了後面的一幕。

似乎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皮神看到小黃懷裡的秋秋後整個就呆住了。

小凡是不清楚,秋秋的外表在皮卡丘種族裡面算如何,反正在人類眼裡都是差不多的,不過在皮神的眼睛里,秋秋就是絕世美女般的存在,於是正處於青春發育期的皮神就淪陷了,扭扭捏捏的向秋秋搭訕起來,不過……秋秋可不是一般的精靈,也不是說不一般,而是說秋秋的性格,好戰入骨的性格,總而言之,就是秋秋喜歡強壯乾脆的,而皮神這樣扭捏表現給秋秋第一印象降了一截,連帶著原本見到同族有些開心的心情也變差了。

這樣一來,對於皮神的搭訕,秋秋就直接給無視了,這讓皮神很是失望,不過如果就這樣結束了皮卡丘最多也就低落一下,不至於變成現在這樣,而根本的原因就再於後面出現的小剛,自認為是戀愛專家的小剛在出現的第一時間就察覺了皮神的異常,然後一翻熱血激勵的鼓舞之後,皮神再次奮起,然後……然後……大概是秋秋覺得煩了,一記鋼鐵尾巴抽了過去,在這之後,嗯,就沒有之後,皮神失去戰鬥能力,被秋秋抽暈了過去,而在他昏迷的最後一刻,皮神聽到了秋秋的叫聲。

「秋~!秋,皮卡!皮!!」

翻譯過來就是,真弱,廢材,垃圾,太差勁了……

「怎麼可以這樣!!」

聽完小霞那帶有個人風格的說明,小智頓時就怒了,皮卡丘失戀了或許小智會去鼓勵一下,但是最後竟然被抽暈過去,換句話說也就是在自己不在的情況下欺負自己的精靈!這怎麼能讓小智忍受得了,丟下還沒吃完的晚飯,小智直接抱起皮卡丘,衝上了燈塔的上層。

「嗯,我知道了,也就是說你們想要在我這邊進行野外實訓的考察。」

聽完了小凡的說明,正輝點了點頭說道,小凡笑了笑。

「就是這樣,正輝博士,我們這一組的實訓計劃是便是有關傳說精靈方面的,而正輝博士也正是這一方面的專家,而且又離學院較勁,所以我們冒昧來打擾了。」

面對正輝這樣不輸於大木的專家,小凡表現得很是尊敬。

「嗯,如果是這樣的話,完全沒有問題,精靈學院能有人喜歡古代傳說精靈,這讓我很高興!」

「當然!如果這次的論文能得到正輝博士的指導那再好不過了!」

順著正輝的話,小凡說了下去,而夏洛特和賢吾的眼睛頓時就亮了。

正輝是什麼人?普通人甚至普通訓練師或許會不知道,因為他研究的方向不同於大木那樣具有現實普遍性被世人所知,而是一些神秘,比如傳說啊,遺迹啊這些飄渺的東西啊,這些東西在世人眼裡就像是古董一樣,不會太去在意,但對於那些吃飽剩得貴族來說就是最大的愛好了,也因此在貴族圈裡面,正輝的名聲不亞於大木,甚至某些方面還高上一線。

如果這次實訓論文真能得到正輝的指導,那拿個第一名還不是穩噹噹的事!想到這裡賢吾第一次慶幸自己選擇了小凡這一組,要知道他再學校的成績從來都是倒數,這次要是能拿個第一,那……家裡面肯定是會有獎勵就對了!

「如果是簡單的指導的話沒有問題,更多的……我最近有一重要研究要進行,恕我不能答應了!」

「這樣就足夠了!多謝正輝博士!」

得到了正輝的同意,夏洛特賢吾就迫不及待的問了起來,而織世和小凡也不時的插嘴問正輝點問題,知道了正輝的研究,小凡也是整理了下腦海里看過的那些劇場版特別篇,和正輝聊起了傳說精靈,還有一些秘聞,從關東的三神鳥,到成都的鳳凰,芳緣的紅藍綠三色寶珠,新奧的創世神,到十七塊屬性石板,到了最後就都是小凡在說了,正輝則越聽越吃驚,如果不是已經了解了小凡的身份,正輝都要認為小凡是和自己一樣專門研究這一方面的學者呢!

而夏洛特賢吾織世三個人看向小凡的目光也變了,以前以為小凡最多只是對傳說精靈有愛好,就像一個人喜歡運動踢球一樣,比普通人厲害一點,但是當得到知這個人竟然可以和世界級球員對抗的時候,那就大不一樣了。

「沒想到你竟然能獨自了解到這麼多,還真是用心努力啊,雖然一些具體的事並不像你說的那樣,不過這也正常,沒有多年專門的研究是很難弄清楚的,你能在業餘看書學習到這種程度已經非常難得,若是以後你不想當訓練師了可以來我這邊當我的助手!」

吃驚於正輝的話,小凡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得到了正輝的邀請,不過這也僥倖而已,小凡所知道的東西正和了正輝的研究方向罷了,如果是大木博士那邊,要是問到某個精靈的特殊習性,光光看過幾部動畫的小凡又怎麼可能說得清楚,也就傳說這種在這個世界鮮為人知,而劇場版中又專門介紹的東西才使得小凡得到正輝的認可。

「我會考慮的,不過現在我還年輕,想多出去走走!」

「嗯,這樣也好!成為一個強大的訓練師對這方面的研究也是有幫助的!」

說到這裡,正輝不由的想起,同行中的另一個人,神代。

碰!!門突然被打開的聲音。

「小智?怎麼了!」

因為小智和大木的關係,正輝對待小智就像長輩一樣的態度,並沒有因為小智突然的闖入而生氣。

氣憤的看著小凡等人,小智憋紅了臉,不過因為是正輝發問的原因,小智還是解釋了一下。

「哈哈哈……」

聽完,正輝忍不住笑了出來,大概也只有小智這樣不成熟的孩子才會因為這種事生氣,調戲別人被打了能怪誰?而且還被一下打暈了能怪誰?

正輝無奈的搖頭,而小凡的眼中也是充滿了無辜,幽怨的瞥了眼秋秋,似乎在說看你幹得好事!竟然把皮神給打了,這下智爺把給惹了吧!

當然回答小凡的則是秋秋的一個白眼,秋秋完全不以為然,她並不覺得自己有錯,而且事實上也正是如此,小凡也不認為秋秋有做錯什麼,更何況對於現在這個時期的智爺,小凡還沒有多重視,這個時期的智爺可不比路邊送經驗值的宛然野怪一樣的訓練師強多少。

他所獲得的兩個徽章,岩石徽章是在武能幫助下獲得的,況且也不是正面擊敗,而是打壞了水管的噴口才讓小剛因為心疼大岩石而認輸的,水滴徽章更是因為小霞戰鬥放水才得到的。

「你叫小智吧,你生氣的原因不過於你的皮卡丘在你不在的情況下被我家的秋秋擊敗打暈了過去,那麼既然如此,就來一場公平的比賽吧,讓比賽結果來決定對錯!」

聽到小凡的建議,熱血派的小智立刻燃了起來,對於他來說這個提議絕對是最合心意的,剛剛的不滿完全化作了戰鬥的熱情!

「那麼現在就開始吧!皮卡丘!這次就決定是你了!」

智爺的標準台詞,他手指小凡的方向對皮卡丘下達了命令,這充滿著熱血笨蛋的行為讓正輝一陣苦笑,而夏洛特等人更是。

「我們的學妹竟然輸給了這樣一個傢伙……」

「咳咳……小智你先等等,在這裡戰鬥並不合適,而且……你的對手不是我!是她!」

一邊說著,小凡伸手指向小黃,這不僅讓眾人呆了下。

「這、這個……哥哥,我不行的!」 見到小黃的猶豫,小凡皺了皺眉頭,不過想到小黃的性格,而且不算星宇那場指導戰這應該是小黃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比賽,小凡也就釋然了,沉默了會小凡凝視小黃而後指向秋秋。

「你是秋秋的訓練師!小黃!」

「……」

「我知道了,哥哥!我會努力的!」

原本還因為對手是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弱的小女孩而感到不滿,不過在聽到小凡說她才是那隻皮卡丘的訓練師之後,小智的不滿頓時就煙消雲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腔熱血的沸騰,戰意澎湃!

徵求了正輝的同意后,一群人來到了燈塔的頂部。

頂部的空間十分空曠,除了中間有個頗為巨大的燈柱之外幾乎就沒有什麼東西了,作為一個比賽場來說大小也很是合適,當然如果一不小心從上面掉下去就另當別論了,不過某些人就算掉下去也不會死的吧,反正火箭隊三人組的存在就是最大的證據了。

「怎麼回事!?還不開始嗎?」

除了小智和小黃兩個將要比賽的訓練師,其餘的眾人都走到了一邊,看著場下遲遲不開始的戰鬥,小凡皺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