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就在族人們還要同對面少年對罵時,面色鐵青的三少主突然發話了,聲音中灌注了道意,震的周圍修為低的族人腦袋嗡嗡響,頓時一個個都蔫了下去,有些不甘的退下。

「怎麼樣?童雀,你是不是也有瞳術要施展呢?小爺都接下了!」

噬沒有去看三少主那鐵青的臉色,而是眼神微眯的看了一眼重新將雪白長刀握在手中的童雀,這傢伙眼中帶有濃濃的戰意,似乎是不甘,還要再次衝殺上來。

「童雀退下!」

三少主開口了,聲音中帶著不可違背的意思,讓童雀身軀一頓,而後全身的氣勢都消散了開去,有些恨恨的盯著對面少年看了一眼,而後扭頭鑽入了人群中。

「嘿嘿,三少主閣下,還想讓誰下場?我說過,你的手下無人是我的敵手,而你也絕對打不贏我,怎麼樣?要不要親自下場玩兩手?」

噬言語之中帶著挑釁,對著三少主勾了勾手道。

「既然少門主有如此雅興,本少主自然奉陪到底!」

三少主早就已經看明白了,這小子年紀雖小,但是全身是膽啊,而且戰鬥經驗十分豐富,再加上詭計多端實力強大,一般的敵手還真不是他的對手,自己一方,實力最強的幾名手下,沒人是他的對手。

因此,無奈之下,為了最終勝局,三少主決定,要親自動手了。

「少主?讓我去吧,即便身死,屬下也定然不會辜負少主所託。」

身後,有人低吼,臉上帶著不甘,一張臉變得通紅,丟人啊,實在太丟人了,許多人都感覺自己就是個飯桶,不能為主子排憂解難,最終還得勞煩主人動手,這是在場所有人的恥辱。

「唉!退下吧,你們都不是少門主閣下的對手,還是讓我親自來吧,況且,以少門主閣下的身份,我童某人也不能怠慢了不是?」

三少主揮了揮手,給眾人一個放心的眼神,他心中有數,三局定輸贏,已經是最後一局了,他不想出意外,那神葯藥液他志在必得。

「請!」

「請!」

下一刻,兩人神情都變了,噬的眼中滿是凝重,三少主卻是滿臉的複雜之色,看著遠處的噬,似乎內心之中帶著掙扎。

最終,三少主向前邁步了,一步跨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在空氣中只留下一絲淡淡的波動,就這麼憑空的在原地消失了。

遠處,噬的瞳孔微縮,而後腳下神凰翅一展,人也是消失掉,而方才噬站立的地方詭異出現一道人影,正是之前消失的三少主。

「這是什麼身法?縮地成寸?不太像!」

噬有些疑惑,同時也是帶著震驚,這三眼族少主不簡單啊,他的身法之詭異比之自己也是不遑多讓了,起碼在速度上已經不相上下,但是,自己每次行動之際,能夠辨別方向,但是這位三少主卻只是留下一絲淡淡的空間波動,除此之外根本掌握不了他的蹤跡。

「少門主閣下剛剛還沒逃夠嗎?」

三少主聲音中帶著譏誚,背負著雙手,英俊的臉頰笑眯眯的看著屹立在神凰翅上的噬說道。

「那就。。試試?」

噬微微一笑,卻不動怒,神凰翅展開,瞬間想著三少主俯衝了過來,整條手臂都充斥著本源之力,這一擊可以說比之前抗擊童明時還要強了許多。

「來的好!」

三少主眼前一亮,而後也是直接一拳擊出,絲毫不帶煙火氣,只是單憑肉身來硬抗噬最強的一擊。

『轟』

這個地方變得狂暴了,掀起了強大的氣浪,將許多天位境的三眼族族人掀飛了出去,李月落也不好受,身前出現一條彩帶,帶有強大的防禦力,將吹來的氣浪都抵擋在內,這才避免了被掀翻的尷尬。

兩人一觸即分,眼中同時發出耀眼的寒芒。

噬後退了數十步,這才站定,而三少主也往後退去,但是,他卻只是退了十幾步就穩住了身形。

「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很多!」

噬一聲感嘆,自己已經動用了全力,而對方只是運用純肉身力量,但是結果,自己完敗! 第一百六十九章憋屈的爭鬥

兩人一觸即分,頓時高下立判,噬竟然吃了個小虧?

「哈哈,少主乃我族中天才,論資質可入族中前五,這什麼少門主,還不是紙老虎,遇到少主就完了!」

「不錯,這位少門主閣下只怕已經盡全力了吧?我族少主還沒用力呢。」

「羽化仙門不過如此!」

正所謂,好了傷疤忘了疼,之前的兩次慘敗,似乎並沒有打擊到在場所有三眼族族人的心,因為他們心中還有一個標杆,標杆不倒,註定死不要臉。

「三少主好強的修為,不說其他,單是這肉身力量就已經超出凡人許多,該不會是浸泡過什麼神仙寶液吧!」

噬好似沒聽到遠處那些三眼族族人們奚落的話語,而是好奇的看著對面的俊臉男子說道。

「不值一提,只怕還入不了你少門主的法眼。」

三少主也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明顯話中有話,眼神中帶著審視,如果三少主浸泡過仙道寶液,那以噬的低末道行卻有如此強悍的肉身修為,應該是得到了什麼逆天的際遇?

「記得不久前我說過,你的手下沒人是我的對手,而你也打不贏我!」

「我沒忘記,而且少門主已經完成了一半!」

「你對自己很有信心?」

「少門主不也是一樣?」

兩人一問一答,最後相互看著對方,忽然哈哈大笑起來,頗有一些英雄惜英雄的味道,只是下一刻,兩人之間突然出現莫名的氣勢,直接影響到了空間的穩定,好似之間存在無形的交鋒,單單這股氣勢就將二人周圍的空間衝擊的隆隆而鳴,讓遠處一群人傻眼。

「少主這次遇到對手了!」

「有心機有實力,關鍵是這年齡也太。。。」

「前不久聽聞傳說中的人族至強體質之一,天靈體似乎隕落了,難道這少年便是羽化仙門雪藏的后招?」

剩下一群御天境的修士卻不是那些普通強者能夠相提並論,周圍族人們叫囂與嘲諷他們並沒有看在眼中,但少年出世後背后的影響卻實在太過複雜了些。

「這就是神州第一門派的底蘊么?一個天靈體就已經夠各族折騰的了,還有這樣一個逆天的少年?人族基數太大,哪怕億萬族人中出一名強者,也足夠將其他種族比下去了。」

「人族佔據了天地氣運,至強者層出不窮,這一世不會又讓他們奪取了吧?出了一個天璣城主還有一個楓葉公子,人族究竟還有多少隱藏的年輕強者?這個種族太可怕了。」

「這一世不同尋常,有將要誕生至尊的氣象,人族至尊太多了,其他族中最多出過一名至尊,但是人族。。誰能告訴我,自古至今人族出了多少的至尊高手了?或許,也只有古族盡出才能夠與人族相提並論吧。」

許多御天境的高手看著場中氣氛緊張的二人,一個個都是搖頭嘆惋,他們三眼族雖然強盛,也有不少的天才,但是跟整個人族一比,簡直不值一提,甚至比著人族某些大勢力都不如,真是人比人想死啊。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少門主既然是羽化仙門的傳人,而自己家少主卻能夠將其壓制,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慶幸與高興的事情了,傳出去也有面子在。

神州第一仙門傳人惜敗於三眼族少主,如果傳揚到了外界,這是多麼長臉的一件事情?

「別說了,快看,少主要出手了!」

其他人還在或感嘆或自喜時,突然有人興奮的喊了一聲,而後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被吸引了過去。

「少門主小心了!」

三少主動了,身形忽左忽右,如同無根無源之浮萍,讓人捉摸不定,一瞬間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近前,向前推出一掌,依然如之前般雲淡風輕,好似無所謂的揮了揮手一樣。

噬心頭微笑,怎麼?故意做出這樣的姿態來,是要侮辱我么?可惜啊,你找錯對象了。

噬也動了,這次並沒有躲避,而是主動迎了上去,你想打臉?那就給你打!

正想著,噬的腦袋就伸了過去,哦不對,或者說頭髮就伸了過去,你不是裝么?有本事不要撒手!

那髮絲如同一根根的鋼針,帶著鋒銳的氣息,基本與真正的利刃沒什麼兩樣了,發出幽暗的黑色光芒,這是本源之力的光澤,迎著三少主的手掌就甩了過去。

三少主皺眉,以他肉身御天境的實力,按說根本無懼對方甩來的長發,只是,那髮絲間閃爍的幽暗光澤,總是讓他感覺到陣陣心悸,從內心中,似乎有種莫名的忌憚。

發自內心,也同樣發自本源,就好像低等級的蠻獸碰到了高等級的蠻王,幾乎是下意識的,三少主撒手,身軀在空中靈活的一個旋轉,而後一擊鞭腿就抽了過去,依然只是單純的催動肉身之力。

這是在玩心理戰術,三少主的用意是要讓噬明白,他不需要動用道行,依然能夠將對方吃的死死的,這是一種蔑視也是一種打擊對手的方式,這是要讓對手自心底里發出一種無力感,讓對方埋下失敗的種子。

只是,他似乎是打錯了算盤,噬可不是自小耳提面命的宗門子弟,他是一路野修,根本就不會顧及所謂的道心問題,即便是失敗,噬也只會當做是磨礪自己的一條道路而已,因為他心中的野心很大,大到讓人無法想象。

在噬的心中,三少主只是一名不錯的磨刀石,而且也僅此而已,以三少主表現出來的實力,他連做噬的假想敵的資格都不算。

噬的目光看的更遠,三少主走的是強者之路,而他,走的卻是長生路!

這就是二人本質上的區別!

所以,好似之前就已經排練過無數遍一樣,噬像是早就猜到對方會變招,在三少主縮回手掌的同時,也是一個轉身,同樣的一擊鞭腿,在三少主詫異的目光中,兩人再次生生的碰撞到了一起。

毫無意外的,二人再次倒退,空氣中產生振聾發聵的爆炸聲,兩人倒退,都還未站穩,再次向對方沖了過去。

神凰翅蔓延數百米,所過之處,真的如同一隻神凰般飛撲而來,帶有莫名的威勢,三少主也不差,步伐詭異,身形飄忽,彷彿在消失的剎那融入了虛空般,再次出現時,就已經來到了噬的跟前。

拳掌交加,空氣中產生一陣又一陣的爆鳴聲,兩人在交手,快到不可思議,如同兩道光芒在糾纏,這是肉身的強悍力量,中間沒有絲毫道法規則摻雜在其中。

甚至許多天位境的修士根本就看不到兩人的出招,只能依靠空氣中的爆鳴聲猜測,兩人究竟是已經交手了多少招。

「哼!」

三少主出招太快了,而且與噬每一次的拼殺,都會將其迫的往後一退,雙手雙腿都感覺有些麻痹了,單單肉身的力量上,噬無奈的發現,自己真的不是對手。

最終,以小積大,噬還是吃了虧,在被其一腿掃出躲避的同時,由於身軀的短暫麻痹,讓三少主鑽了空子,一拳打到了胸膛上,張口就是一小口鮮血噴出,而後腳下神凰翅一展,退向遠方。

「唉!」

三少主嘆息,雖然自己的肉身修為比對方強,但強的也是有限,無法壓倒性的脅迫,全力一拳打出,也不過讓對方受了一點小傷而已,過程中,他發現噬的肉身格外的抗打,不是因為肉身的力量問題,而是因為,他感覺到對方的身軀之中帶有濃郁的生機,除非以壓倒性的優勢將其重傷,否則無論怎麼打,噬都可以在最快的時間內恢復。

等到機會就在眼前的時候,還未出招,這個滑溜的小傢伙就已經躲避了開去,他的身形實在太快了,不動用道行的情況下,三少主也沒有任何把握能夠將其拿下,因此,只能看著對方閃身倒退。

三少主見罷,也沒有追擊,因為他知道,追擊根本沒用,自己身法詭異,但對方的身法更是迅捷,如果自己追了上去,這將是一場毫無意義的追逐戰。

「少門主閣下為何要跑?貌似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方才所用的青石呢?是你的殺手鐧吧,不如再次拿出來試試?我們用兵器較量一下?」

三少主在笑,他有資格笑,因為這位少門主閣下似乎做不到所履行的承諾,他敗盡了自己的手下,但是卻也被自己壓制著,失敗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用到的時候,小爺自然會取出,再來?」

噬笑了右手擦了擦嘴角的一絲血跡,這還是開戰以來第一次被人擊傷,三局定輸贏,此刻的噬已經有些乏力了,但是他知道,對方是不會給他休息的時間的,而自己也從來沒想過要休息。

強大的生機之下,自己的肉身恢復能力已經達到了變態的地步,起碼在這一境界上,自己堪稱變態。

「試試!」

三少主沉默的點了點頭,身形一晃又是消失在了原地。

「危險啊!」

噬一聲低喝,而後手中出現一塊青石,足有兩米高,散發著淡淡的青色光芒,被噬雙手抱住,顯得很是另類。

『鐺』

一聲輕響,一桿金色長qiang的qiang尖刺向噬,而後卻被噬用青石將長qiang抵擋住了,而後青石舞動,再次發出叮噹脆響,接著就是一連串的金屬交擊聲。

三少主動用了兵器,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拿出兵器來,對面的少年也一定不會用出青石,那青石對三少主的威脅實在太大了,連童雀手中長刀都被崩飛了,這足以說明了青石的不凡。

如今,果然如三少主所料,他手中長qiang出擊,讓噬感覺到了威脅,最終迫出了他隱藏的青石,而且這青石果然不一般,竟然抵住了自己的金色長qiang!

「破道精金?三少主好大的手筆!」

噬手中懷抱青石,再次倒退,他沒辦法不退,對方的攻擊每一擊都勢大力沉,每一次都能將自己打的往後倒退,而且其中摻雜有破道的氣息,這金色的長qiang竟然整體都由破道精金打造而成?這不得不讓人驚訝。

「過獎過獎,少門主手中青石也並非凡物,如果本少主沒有猜錯,這並不是普通的青金吧,竟然能夠抵擋破道的威力,實在也是一件重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