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對方顯然擅長隱藏自己的氣息,而且十分機jǐng,在我採取行動之前,它就先一步逃之夭夭了。

「呃,不是人?」

這種敏感的時刻,這傢伙的話還真的很讓人在意。

「嗯,不是妖怪,也不是神明。」

當然,更不可能是人類了。

「難道是妖jīng嗎?」

不過,妖jīng在妖怪之山並不是很常見的,因為這裡對她們來說太過於危險了。

「也不是,它的個頭太小了,可能,只有人的腦袋那麼大吧!」

如果不是察覺到了那道視線,我恐怕也只會把它當做一塊石頭的。

「嘶……」

少女們都不禁吸了一口冷氣,她們不由自主的,都會想起了鍵山雛剛才說過的話。

對方說的,果然都是真的。

最可怕的是,那東西竟然一直跟到這裡來了。

「那它現在在哪裡?」

魔理沙急忙問道,這事可非同小可,不著急不行。

「大概逃掉了吧。」

「逃掉了……」

儘管還帶著不確定的語氣,不過這總算是個好消息。

「怎麼?你們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

「哈哈哈,那怎麼可能。」

魔理沙乾笑了幾聲,發現對方還是用懷疑的目光盯著自己。

「好了,時間都這麼晚了,我們還是快點去睡覺吧!」

「嗯。」

其他人也都同意了她的提議,待在外面總覺得很緊張。

shè命丸文幾個原本是打算回去的,這時候也不敢走了。

至於鍵山雛三人就更不用說了。

不對勁,她們這幫人就算了,為什麼琪露諾那群小丫頭也會沒有意見的?她們可不是什麼早睡早起的好孩子啊!

越想越是可疑。

這些傢伙會不會對我隱瞞了什麼事情吧?

看見一幫人鑽進了帳篷裡面,我才驀然醒悟過來。

「喂,那是我的帳篷啊……」

啊,真是麻煩,竟然又要我幫她們撐帳篷。

不過看到她們一臉「拜託你了」的表情,就不好說什麼了。

本人天生就是個忙碌的命啊!

撐好了帳篷,大家急忙鑽了進去,就好像外面有什麼東西在驅逐著她們那般。

像昨晚一樣,shè命丸文幾個一進去,就立刻被氣墊吸引住了,一群人又開始玩起了蹦床的遊戲。

「好了,別玩太久哦。」

剛才還說要早點睡的呢,現在看來,不玩個夠的話,她們是肯定不會躺進被窩裡面去的。

「知道了。」

相當隨便的回答。

「吶吶,東方。」

正要走,就被魔理沙叫住了。

「你能不能夠在周圍都設下結界啊?」

「可以是可以,但是為什麼?」

「這裡畢竟是妖怪之山嘛!野獸什麼的肯定會非常多的,要是闖進來怎麼辦?」

嗯,魔理沙說的也沒錯。不過,我覺得她害怕的,是其他的東西。

「好吧。」

我沒有揭穿它,反正也不是什麼特別複雜的事情,出去轉一圈就行了。

「哦,那真是多謝你了啊!」

少女將身體縮進去,沒一會兒,又鑽了出來。

「晚安。」

「嗯,晚安。」

帳篷中的喧鬧,很快就加入了魔理沙爽朗的大笑聲。

那麼快就把心裡的包袱放下了,真是個令人羨慕的傢伙。

沿著營地的外緣,我設下了好幾道結界。如果沒有東西闖進來最好,要是誰那麼大膽,立刻就會被結界困住的。

到時候我倒要看看,那玩意兒究竟是個什麼。

用水把篝火撲滅了,抬頭望向天空,月亮還是沒有出來,也看不到星星。

夜風吹過的時候,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了一絲寒意。

「嗯,今晚的雲比較多啊!」

嘴裡嘀咕著,我回到了自己的帳篷中。

外面不斷的傳來女孩們的嬉鬧聲,這幫丫頭還真是jīng神勁頭十足呢!

過了很久,聲音才逐漸變得低沉,不過偶爾還是會傳來她們的竊竊私語。

「嘀嗒,嘀嗒。」

帳篷外邊響起了好像是豆子灑落在上面時發出的聲音,開始還很小,不過很快就變得密集許多了。

「啊,發生什麼事了嗎?」

對面的帳篷剛剛安靜了不久,又立刻變得吵雜起來了。

「下雨了。」

之前還可以看到月亮的,想不到現在就開始下雨了。

深山中的夜雨,讓氣溫下降的很快。

「哦。」

對面應了一聲,跟著再沒有聲息了。

在淅淅瀝瀝的雨聲中,一切慢慢回歸到沉寂之中……

一夜平靜的過去了,並沒有什麼人或者什麼東西闖進過我們的宿營地。

第二天,吃完了早餐,shè命丸文就興沖沖的和鍵山雛她們去尋找那個人頭妖怪了。

她的記者之魂終究還是戰勝了畏懼心。

而姬海棠極,則跟犬走椛回去村裡面。

我們繼續尋找下一個宿營地。

兩天的時間,足夠讓神根島出現問題這件大事傳遍整個幻想鄉了。許多人紛紛前去尋找東方遙,希望能夠了解一下詳細的情況。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件更加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東方遙和魔理沙這些人,竟然全部失蹤了! ()最新一期的《文文。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肝 新聞》,報道了一則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消息。

神根島正在重建。

這道新聞在整個幻想鄉都引起了相當大的反響,人們對此普遍是半信半疑的,不過後來隨著紅魔館的人也出面作證,這件事也就被證實了。

在看到了新聞報道之後,其實就已經有不少人去神根島所在地查探究竟了的,她們也都發現,那座天空島嶼已經不見掉了。

這件事在妖怪和人類之間都引起了廣泛的議論,許多人都在猜測,那位大人在這個時候重建自己的領地,到底有什麼目的?

總之,這次天狗的新聞是銷量大增,到處都可以看到她們派發報紙的忙碌身影。而始作俑者,shè命丸文更是高興得合不攏嘴了。

唯一比較遺憾的是,那篇關於妖怪之山出現不明生物的報道,並沒能夠引起多大的關注。

不過算了,這一次已經是大成功了啊!

記者小姐們開心,跟東方遙熟悉的人也很高興。

神根島重建啊!這就表示又可以見識到很多新奇好玩的東西了。

等島嶼建好之後,一定要求東方那傢伙為此舉辦三天三夜的宴會才行。

就在這時候,一盆冷水把大家的熱情都撲滅了。

星黎殿那幫人,竟然去向不明了。

根據shè命丸文幾人的供詞,最後一次見到他們是在妖怪之山的深處,和自己幾個相處了一個晚上后,第二天就分開了。

她們也根本不知道對方接著去了哪裡。

許多人都出動了,幾乎搜遍了幻想鄉,可是依然沒有發現東方遙他們的蹤影。

那群人,彷彿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一股不安的情緒,不知不覺的蔓延了開去。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然而依然沒有任何發現了東方遙幾人的消息。

靈夢略微有些煩躁的將看了好幾遍的報紙扔到了一邊去。

報紙里的內容和昨天的差不多,照樣是尋人工作毫無進展。天狗一族如今幾乎是亂成一團了,許多人都被派了出去。

畢竟東方遙是在她們的地盤失蹤的,不負起一點責任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