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等馬斯看到龍璇時,從他眼裏完全看不到任何感情,淡漠的面對一切,似乎天生見過大場面一樣,不由在心中嘆道:“此人不簡單。”

好不容易等前鋒開路的鐵騎走完,這時已經能聽到遠處傳來:“元帥萬歲!”的喊聲。

不一會兒,一匹披着用黃金打造的全身馬甲,並在上面鑲滿了寶石的白色駿馬,載着一個全身穿着黃金盔甲、披着金色披風、頭戴金冠、年約五十來歲、一臉冷漠之色的中年男子,在一羣鐵騎的擁簇下,來到了龍璇的隊伍前。

不用想就知道,這就是九幽帝國的元帥,龍璇隨着四周的士兵齊呼:“元帥萬歲!”

那元帥理都不理那些跪下的士兵,驕傲的擡着頭騎着馬,擺足氣勢緩慢的前進着。

如果要一一回應的話,那不是要累死?而且元帥怎麼能向這些低級別的士兵回禮呢?元帥是至高無上的,應該漠視任何人!這可是遠古就流傳下來的規炬。

等元帥過去後,龍璇他們可以不用喊了。不過在後面,還有一大羣驕傲無比、目中無人的帝國大臣貴族們,以及最後壓陣的鐵騎師團。就這樣,迎接元帥的儀式,在花了幾個時辰後,終於完成了。

接到解散回營的命令後,衆人都活動着僵硬的身軀,三三兩兩聊着剛纔的見聞,走回各自的營地。

“嘿,你們看到沒有,那個貴族手指戴的那顆戒指上的寶石,那可是珍惜之極的藍寶石呢,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藍寶石,怪不得人家說藍寶石藍得迷人,我都快被迷進去了。”

“呸,藍寶石算什麼?那個軍官手上戴的紅寶石才美麗呢!”

嘿嘿,說得好像你們擁有過藍寶石和紅寶石的樣子,我說那藍寶石和紅寶石,絕對沒有元帥閣下那佩劍上的那顆鑽石值錢,聽說那鑽石光是螞蟻頭那麼大就非常值錢了,而元帥那顆則跟鵝卵一樣大,那能值多少金幣啊!”

“靠,那些石頭有什麼好說的?還是黃金迷人,元帥閣下那身盔甲和那匹馬身上的馬甲,不知道能夠熔鍊成多少枚金幣啊!”一個士兵流着口水說。

“鄉巴佬!”聽到這話,大家都一起鄙視這個沒見識的士兵。

“嘿,那些護衛鐵騎可真夠威風的,不但武器好,而且全身都穿着盔甲,根本不怕弓箭突擊呢。”

“我可是聽說一個護衛鐵騎的薪金,等於我們一個大隊的全部薪金呢。”

“靠,那不是幾十個金幣?天哪,幾年下來,豈不是可以當個莊園主了?”

聽到士兵們聊些元帥貴族身上那些寶石的美麗、鐵騎的威風的話題,龍璇不由微微一笑。

就是這樣,龍璇從路上回到營房的這段路,也聽到了幾百人在自己耳邊談論。

不過龍璇同時聽到一個讓他震驚的消息:“聽說駐紮在王都的第一軍團,也被元帥帶來了,你看到了沒有?”一個其他大隊的士兵對夥伴說道。

“看到了,現在就在草原上駐紮呢,聽說等下他們就要遷入原始森林呢。”

龍璇聽到這,不由暗暗點頭,這可是重要的信息,因爲元帥不可能平白無故來邊境巡查,一定會爆發什麼大戰。

最精銳的第一軍團,再加上那個什麼護衛騎兵隊,必定會有一場巨大的陰謀。

想着這些,回到營地的龍璇,不由得吃了一驚,因爲他的營地現在被護衛軍霸佔了。

略一打聽,原來是因爲元帥和貴族的營地紮在自己營地的附近,所以自己所屬師團的這片營區,都成爲護衛軍的了。

龍璇一邊奇怪元帥和貴族的營地,怎麼不紮在中央大營,反而要紮在大營的邊角,一邊在師團長的指揮下,帶着士兵把東西搬進臨時營地。

不過就算搬了營地,也沒和元帥的營地相隔多遠,會這樣,相信是師團長不願遠離國王營地的緣故。

也許這個師團長在帝國高層很有重量,因爲除了龍璇所在的師團還留在大營內,其他第九軍團的師團,都因護衛軍團的入駐而搬出了大營,在大營四周紮營了。

那個第一聯隊第五大隊的大隊長,就找龍璇講着這些話:“哇,龍璇,你看到沒有?元帥閣下實在是太英武了……”

還沒說完,就被另外一個大隊長打斷:“廢話,元帥閣下是全帝國最高的存在,當然英武非凡了。”

看到第一聯隊第五大隊長尷尬的樣子,大家都笑了。

這些大隊長都沒穿盔甲,因爲熱得不能擺款炫耀了。當然,龍璇也沒穿,他的盔甲一回營就脫掉了。

當龍璇正露出一絲笑容時,會議室的門被打開,進來一個人。

第二聯隊的五個大隊長雖然不是馬上,但也算很快的起身行了個軍禮。

進來的人,正是名義上指揮這五支大隊的第二聯隊長,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些沒有行禮的第一聯隊大隊長們。

本來這些大隊長們應該全部行禮的,但由於分屬不同陣營,管他呢,反正有什麼事,自己的頂頭上司會頂住。

因爲搬離舊營地後,由於地方有限,所以並沒有以聯隊紮營,反而是按照團隊紮營。

對於兩個聯隊合在一起這點,兩個聯隊長絕對是不爽的,因爲另外一個聯隊的大隊長,是不會給好臉色自己看的。

雖然那兩個聯隊長不爽,但大隊長們倒很樂意,因爲他們這些老兵可以不出營就聚在一起了。

至於團隊長?他才懶得理會這些事,早就跟着師團長在元帥營地跑前跑後的逢迎獻媚了

那個聯隊長的目光掃到龍璇身上停下了,嘴角露出一絲奸笑:“第五大隊龍璇大隊長,馬上帶人去邊界巡邏戒備!”說完,不等龍璇回答就轉身離去。

其他大隊長都圍在龍璇身旁替他不忿,認爲聯隊長公報私仇,給龍璇穿小鞋,都就快吃晚飯了,還要去邊境巡邏。

因爲邊界巡邏起碼要三個時辰纔可以換班,而軍中的飯堂是不會提早開飯或留飯給人的。

加上中午爲了迎接元帥都沒有開飯,現在全軍部有氣無力的等着吃飯呢,現在去巡邏,肯定要到明天早上纔有飯吃。

而且邊界要什麼巡邏?上次敵人才剛攻擊完,這次輪到我們攻擊了,根本不會有敵人來的,真是多此一舉!

聽到這些話,龍璇嘴角只是抖動一下,露出個淺笑,推門出去了。

能出去巡邏就代表可以上戰場殺敵,儘量多殺,那麼,自己的任務就能快點完成。 「大聖.」

韓戰大驚.只有大聖.才能如此輕鬆的化解掉他對葉峰的攻擊.

他們凝目看著葉峰等人背後.只見一個青衣人不知何時居然出現在了葉峰等人背後.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慈航心院的院長.葉青帝.

「葉先生.據我所知.葉峰並不是你慈航心院的人.」韓戰冷冷道.

「那又如何.」葉青帝淡淡開口.

「既然他並非慈航心院的人.葉先生又何必維護他.」韓戰說道:「他是宗主要的人.我無論如何也要帶他去見宗主.」

「如果我不讓你把人帶走呢.」葉青帝笑了.

「嘿嘿.那以後宗主說不定會親自登門造訪.要葉先生給他一個交代.」韓戰笑道.他不相信葉青帝敢和宗主為敵.他的宗主.可是准帝.

一個準帝若想對付一個大聖.輕而易舉.除非是大聖巔峰.才有機會退走.

「聒噪.」葉青帝揚手一拍.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席捲而至.凝聚成遮天大手.一巴掌拍向了韓戰.

「你……」

韓戰的話尚未說完.整個人就被拍成了肉泥.什麼也沒有剩下.

楚天風、火龍和洪驚天大驚失色.

葉峰也沒想到.葉青帝居然把韓戰直接殺了.

「你並非輪迴大陸的人……你是北斗門的人.還是紫薇宗的人.」葉青帝突然看向了火龍.

火龍急忙搖頭:「我不是紫薇宗的人.」

「那你就是北斗門的人了.北斗門的人……也留不得.」葉青帝再次出手.一掌拍死了火龍.

洪驚天和楚天風嚇得面色蒼白.都下意識的往後急退開來.

「洪老弟.楚老弟.我們都是輪迴大陸的人.葉某又豈會對你們不利.」葉青帝笑道.

洪驚天和楚天風訕訕一笑.心想.誰知道你究竟會不會突然翻臉.

葉青帝並沒有出手.他看著葉峰等人.「跟我走.我帶你們去個地方.」

「爹.去什麼地方.」葉青璇問道.

「離開這個地方的關鍵.很可能就在我即將帶你們去的地方.我需要一個靈魂念師.」葉青帝看著葉峰.「到了那個地方.你們自然會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葉峰點頭.

當下.葉青帝帶著葉峰等人破空飛走.

洪驚天和楚天風目送葉峰等人離開后.相視一眼.前者說:「葉青帝好像說.他要去的那個地方.有可能是離開這裡的關鍵.」

楚天風點頭.「我們也跟過去瞧瞧.這可能是我們唯一能出去的機會.」

……

葉青帝帶著葉峰等人來到了血海中某處.血海中居然有個巨大無比的漩渦.漩渦直徑長達萬丈.

「莫非從這個漩渦裡面就能出去嗎.」葉峰疑惑的看著葉青帝.

葉青帝搖頭.「我下去查探過.進入漩渦裡面同樣無法離開這裡.」

葉峰等人都很疑惑.那這裡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

「我進入漩渦裡面八千丈之後.被源陣擋住了.無法繼續往下走.」葉青帝說道:「那個地方的源陣.即便我全力出手也沒辦法強行破開.」

連葉青帝都沒辦法強行破開的源陣.至少也是初入大聖的靈魂念師布置的.否則不可能有這麼強悍的防禦力.

葉峰雖然是靈魂念師.可是想要破解這種源陣.幾乎不可能.

「你只要找到源陣最脆弱的地方.然後由我出手破開源陣便行了.」葉青帝說道.

「我們現在就進去嗎.」葉峰問道.

葉青帝點了點頭.「自從我被困住這裡面之後.我已經到處找了很多地方.這個地方除了無際無邊的血海之外.什麼也沒有.想要離開.這是唯一的辦法.」

「爹.莫非你也是被那五個人傳送到這裡的嗎.」葉青璇問道.

葉青帝點頭.輕嘆:「我確實是被他們五個傳送到這裡的.是我太輕敵了.」

「爹.你知道他們五個人是什麼來歷嗎.」葉子陵問道.

葉峰也很好奇.那五個人究竟是什麼來歷.

「他們究竟是什麼來歷.我也不清楚.」葉青帝搖頭:「我也很好奇.他們用那些血珠吸取別人的精血.究竟是為了什麼.」

聽到葉青帝說自己也不知道那五個人是誰.葉峰更加吃驚.連葉青帝都不知道.這說明那五個人的身份確實非常神秘.

他們莫非在醞釀著某個驚天的計劃不成.

「走吧……」

這時.葉青帝率先進入了血海漩渦.葉峰等人緊隨其後.

有葉青帝抵擋血海漩渦中的旋轉攪動之力.葉峰等人安然無恙.

「這便是大聖的力量嗎.」

葉峰自語.被葉青帝的力量籠罩起來.他感覺哪怕是有一丁點的異動.都會被葉青帝發覺.而他自己卻完全感覺不到葉青帝的氣息.

這便是大聖.斬殺了因果的存在.

世間上.每個人和天地間都有因果聯繫.只有斬殺了因果的人.才能超脫因果的束縛.

「這個地方非常詭異.你們感覺到了沒有.血海裡面所蘊含的能量極其稀少.表面上看起來是血.可其實已經失去了血氣之力.」葉青帝說道.

眾人仔細感受了一下.果然.四周圍的血水.幾乎已經沒有蘊含任何力量.

我真是個演員啊 「這些血水裡面的能量.原本是在的.我想.只不過後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全部消失了……」葉峰沉吟道:「既然那五個王能把我們送入這裡.說明他們和此地有莫大的關係.會不會跟他們有什麼關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