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要強制的想要改變他們,順其自然!慢慢的,魔法元素都是倔強的,以柔克剛明白么?柔和的,慢慢的,不要急,就像你在呼喚他們去哪裡一樣。」羅傑一改平時嚴厲的語氣,輕輕的吩咐著燁磊,似乎想用這種輕柔的語氣放鬆下燁磊焦急的情緒。而如羅傑計劃一樣,燁磊表情也慢慢的放鬆。

而此時燁磊眼中的世界也慢慢的發生了變化,在燁磊用心的呼喚下,所有的光點正在整齊的排列中。一邊不知什麼時候從帳篷中鑽出來的老惡魔,看著燁磊身邊魔法元素的變化欣慰的點點頭。

「也許,我明白兩個小子如此看重他的原因了。」老惡魔輕聲呢喃。

「怎麼樣?」羅傑不是魔法師,看不出燁磊身邊魔法元素的變化。而是輕聲詢問道。

燁磊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燁磊沒有意識道,他已經不在跑動了,只是站在那裡,雙臂微張,如一個正在感受著世界的壯闊的探險者一般。

「喚出霸唱,試圖請求魔法元素走進你的槍身之上。」羅傑輕輕的命令道。

有了一絲明悟的燁磊趕忙喚出古銅長槍,精神力運用,試圖將魔法元素聚集在長槍上,不過這一次燁磊又失敗了,只得又焦急的搖搖頭。

「沒關係的,耐心,不要著急!不要妄圖命令他們到那,而是將自己的意識先集中在槍身上,然後呼喚他們!用心,用心!」羅傑再次輕聲的安撫燁磊。

燁磊聞言再次耐心的將精神力努力轉移到手中的長槍上,慢慢的,燁磊發現身邊的畫面變了,燁磊低頭看到了自己的身體布滿了斑雜的顏色。而自己的身邊布滿了剛剛看到的小光點,自己手中的長槍,不在是古銅色,而是散發著絢爛的淡金色。越發努力集中精神到長槍,長槍淡金色越來越重越來越亮。

「怎麼樣?」羅傑見燁磊沒有任何動作和表情,試探著詢問。但是燁磊卻沒有任何回答。

「不要打擾他,他的精神力異於普通人。現在他已經遁入精神力的世界內,現在是一個好機會,如果他自己夠聰明的話,那麼現在就是他領悟這世界魔法規則的好機會。」旁邊的老者從一到裂痕中出現在羅傑身邊說道。

「精神力異於普通人?不至於吧,我能感覺到,他的精神力似乎只是比一般人高一點而已。」羅傑見到老惡魔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也不驚奇。

「不對,你沒發現么?這小子有一種莫名的親和力。無論是我們還是這世界的魔法元素或者一切未開化動物。似乎所有人都會莫名其妙的和他交好,你仔細品味一下。」老惡魔認真的看向羅傑。

「……」羅傑沒有說話而是低頭陷入了沉思。

與此同時,魔心城附近的殺手聖堂,小普蘭克看著剛剛被收拾了一頓回來的費迪問道。

「我想了好久,我實在想不明白你的想法,那小子有什麼出奇的地方。論實力不敵你和林落,論頭腦不及我和林落的一半。你寧願救他也不救那個小白臉?」

費迪嚴肅的看著小普蘭克「你不明白,燁磊身上有一種力量!他讓人莫名其妙的與之親近,如果接觸過他的圈子,你會發現,無論什麼樣的人都會莫名其妙的圍著他打轉!他永遠都是中心!這是什麼?這是領袖的天賦!如果這一次修行能讓他實力變強,那麼在將來,他一定是這諸神大陸上一語即可顫動整個世界的人物!」

流神島上,林落看著面前的兩個白色的影子,林落已經學會了除了語言之外的另一種溝通方式:精神!

在這漫天鬼氣的孤島上,燁磊已經和面前的兩個同樣的靈魂周旋了十多天。

「你們到底想幹嘛?」林落用精神力將自己的思想傳給面前的兩個白色靈魂。

「我們要送你出島!然後將我這些天傳授給你的無神論者的信條傳給他!」

「為什麼?這個世界和我本來的世界不同,這個世界明明有神,為什麼一定要他相信這個世界沒有神!」林落不耐煩的反駁一句就要離開。

「因為我們是他的父母。」話語通過精神傳到了林落腦海中。這也讓本來準備離開的林落頓了下來。

「呵呵,你說謊能不能分人。我和他從小到大一直在一起,我會不認識那小子的父母?我們出航之前就是他父母送他上的船。」林落用謊言回擊。

「小子,我不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但是我告訴你!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他的父母一定不是真的!我們十七年前離開自由港將他託付給了我們的朋友古德,讓他撫養他成人。至於後來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但是我們才是他的父母!」聲音再次震動了林落本已不存在的神經。

「我會相信么?父母不顧自己的孩子雙雙跑到這鬼地方來送死!別以為我不清楚你們的小算盤,我這一世和他在一起十年!燁磊有著讓人想要為之付出,與其交往的神奇人格魅力。你們想著若他有朝一日一呼百應時來繼續你們完成你們瘋狂的計劃吧!」

場景回到魔王沙漠,羅傑被老惡魔一番話說的陷入了沉思。

事實確實是這樣,燁磊從未做過什麼值得讓羅傑回報的事。而至於費迪,羅傑了解,也只是在自由港救過他一命而已。不過後來三人出海,費迪已經不知道救過燁磊多少命。羅傑了解費迪的性格,一板一眼的小子這種時候應該不會再為這個燁磊做太多的事。而現在,羅傑感覺到,費迪不僅僅是他那不知道是什麼的計劃才繼續委託自己來鍛煉燁磊,他一定還有一些內心的想法,只是他也沒有發現而已。

而自己,僅僅是通過費迪介紹的朋友而已,就將父親視若珍寶的霸唱長槍送給了他。現在還莫名其妙盡心儘力的訓練他費迪交代之外的魔法感應力。

也許這個不正經的老傢伙說的有幾分道理。

而此時的燁磊,眼中的世界越來越神奇,他看的越來越遠。他看到自己面前的羅傑身上也布滿了斑斕的色彩,然後,羅傑身邊魔法元素的光點突然一陣扭曲,一條黑色的裂縫中出現了另一個身影。而這個身影的出現讓周圍的白色黑色光點都慢慢的向他靠攏過去。

收起心中的胡思亂想,燁磊再次努力將自己的精神集中到長槍霸唱的槍身之上。長槍上淡金色的亮度已經讓自己的精神感覺到一股不應有的刺目感。燁磊心念所動,趕緊呼喚身邊的魔法元素。魔法元素只是起了一點騷動,並沒有入燁磊所想聚集到長槍之上。而這時,一聲話語沒有通過聲音而是通過精神力直接傳遞到了燁磊的腦海中。

「小子,不要懇求他們這群倔強的小傢伙也不要試圖強迫他們,盡量溫柔的發揮你的親和力讓他們自願的跟隨你的想法到你想要使用他們的地方。明白么!」燁磊分析了一下這突然的話語,便又一次的調整心神,努力和魔法元素接觸起來。

慢慢的,燁磊感覺到了成效。身邊的光點一點一點的聚集到了長槍之上,而這長槍因為有了魔法元素的加入,上面兩道玄密的線條出現在了槍身上。

燁磊好奇,將精神力集中到槍身之上的線條中,一股暖流透過精神力傳遞到了燁磊手上。隨後,燁磊感覺到手上的暖意,一股想要握緊的衝動傳來,燁磊沒有克制,用力握緊了槍身,而這一下,卻讓燁磊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魔法元素全部向外放射出去。差異的燁磊趕緊睜開眼睛,卻見面前羅傑正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燁磊奇怪的問羅傑。

「沒事,只是沒想到你小子挺聰明。這麼快就可以發動你武器的所附魔的魔法而已。」羅傑撓頭說道。雖然語氣平淡,但還是聽出了羅傑話中暗帶的歡喜。

「小子,你已經初步領悟了掌控魔法元素的技巧。現在,你跟我來,我教你昨天答應你的東西。不過在教你之前,我還是要鍛煉一下你的魔法掌控力。」老惡魔說完便像以前一樣劃出一道裂隙,閃現到了遠處。

「會魔法就是方便,都不用走路。」燁磊輕輕嘀咕一聲便向老惡魔的方向跑去。

羅傑無奈的望著將自己拋棄的二人,鑽回帳篷睡起了回籠覺。

「我還是昨天所說,這招本不是專屬於你的技能。只是我閑的無聊研究出來的一個雞肋技能,本來是想來用於我這樣老傢伙被近身時的保命技能,不過因為我這把老骨頭不行了,在近身釋放的時候被波及的力量承受不住,才選擇想要交給你。而你現在體質雖然足夠強,但也還沒有達到能承受這招貫穎所帶來的反震力,所以,我希望你以後在應用這招時,能自己掂量著來。不要因為聚集能量太多而出現未傷敵先傷己的情況。」老惡魔看到興高采烈跑到自己身邊的燁磊,表情嚴肅的事先聲明了一下。

「前輩放心,小的自有分寸!」燁磊趕忙保證。

「放心個屁,你現在對魔法的掌控只能算是剛剛入門的級別,別自以為是!」老惡魔不悅。而燁磊也不敢多說。

「現在你根據剛剛的經驗所得,試著只將火元素和黑暗元素聚集在槍上。什麼也不用多想,下一步我會通過精神力傳遞給你,你現在專心做這件事就好了。」

燁磊聞言,立刻閉上雙眼遁入精神世界之中。根據剛才的辦法,燁磊開始試著呼喚身邊的火元素與黑暗元素。但是並沒有如燁磊計劃的一般順利,身邊周圍一些其他的元素也跟著內心呼喚的兩種元素一起聚集到古銅長槍上。

「試著用精神力過濾掉其他的元素,至於怎麼辦,你自己想辦法!」老惡魔的話語通過精神力傳遞到燁磊的腦海之中。

燁磊聞言趕緊試圖將精神力包圍槍身,有其他元素貼近,燁磊就將他們隔絕在外。但是這麼做反而起到的反效果,越來越多的其他元素聚攏過來試圖衝破燁磊的精神力防線。

「魔法元素是有生命的,這群小傢伙非常的倔強,不要用強,要試著用心去與它們溝通。」老惡魔的話語再度出現。

燁磊心中暗嘆了一聲老惡魔的神奇,就立刻收回心神,繼續努力的與其他元素接觸。

「對,慢慢放鬆,試著學會順其自然。要平和的與元素溝通,用你的精神力,慢慢的、慢慢的。」

燁磊在老惡魔的引導下,也漸漸掌控了一點技巧,這是一種難以名狀的技巧。似乎在用自己的精神在和身邊的魔法元素們交朋友,而慢慢的,試圖突破燁磊精神力防線的其他系魔法元素也慢慢的退了回去。長槍上兩系魔法元素越發濃郁,越發精純。感覺到手上越來越炙熱的能量感,燁磊感覺越來越難以掌控,似乎馬上就要外泄出來。只得投入全部的精神力試圖去包圍它們掌控它們。

「不要試圖掌控它們,撤回你的精神力,不然魔法元素會暴動的!現在它們聚集的太多,已經擁有太大的力量,不再是剛剛倔強的小傢伙了!」老惡魔焦急的話語再次出現,但燁磊現在全身心的投入在長槍上,跟本無暇顧及老惡魔的話。

而在燁磊的精神世界之外,老惡魔的眼中,燁磊的長槍上已經散發出半粉半紫色的光芒。而燁磊的手卻越轉越緊,長槍上的魔法元素反抗則越來越激烈,老惡魔不聽的將自己想說的話送達到燁磊的腦海中。但是卻石沉大海一般,得不到燁磊精神或者肢體動作上的一絲回應。

而燁磊的右手,也在與魔法元素較量的時候,被魔法元素包圍了一成亮光。

再回到燁磊的精神世界,燁磊感覺到了雙手上炙熱的疼痛,精神力再度催發,本就高於一般人的精神力瞬間達到最高值,和魔法元素的對抗越來越激烈。燁磊現在精神力全部集中於槍身之上,對身體似乎失去了控制。雖然想要鬆開緊握著長槍的雙手,但卻發現已經沒有多餘的精神力來控制自己的身體,疼痛感越來越強,而被疼痛感所帶來的精神力也越來越高。現在燁磊頭腦的精神力和手中的長槍似乎和右臂連成了一條水路,如開閘放水一般,每激發出一絲的精神力全都流動到了古銅長槍之上。終於,燁磊的精神力達到了極限,而長槍之上不斷聚集的兩種元素不斷的融合升華,再融合升華,然後繼續融合,繼續升華。強大到極限的魔法元素終於突破了燁磊精神力的防線。強大的力量宣洩而出,瞬間布滿了燁磊身邊的全部空間。燁磊感覺腦部一陣眩暈與疼痛,本能的睜開了眼睛。卻見到一片淡紫色與粉紅色交織的世界。而這兩種顏色如氣流一般包圍著自己的身體,兩種顏色的氣流,無孔不入的流進自己的衣服裡面。而被接觸的皮膚,不時的傳來炙熱的疼痛感。

再次切換到老惡魔的視角,老惡魔只看到長槍上兩種顏色的光芒化作氣流瞬間包圍住了燁磊的身體,現在燁磊如一顆蠶繭一般被兩種顏色的氣流包圍。老惡魔知道魔法元素已經開始暴動,如果不能及時將燁磊分離出來,那燁磊馬上就回被暴動的魔法元素產生的爆炸炸的連灰都不剩下。

老惡魔精神所動,手中不知又從何處喚出一桿長法杖,長法杖之上一個黑白兩色漩渦般交織的寶石被老惡魔硬是杵進了兩色蠶繭外殼之中。老惡魔感覺杖身有觸感,趕緊催發精神力將與寶石解除的燁磊身體套上了一層光之護盾。然後精神力聚集周圍光明與黑暗元素準備釋放技能。

而燁磊,在不時的疼痛中艱難的捲曲著身體,但周圍全是兩種顏色的氣體,卻很難自由活動。正在艱難之時,燁磊感到左臂被一個堅硬的物體碰觸。隨後一股溫暖包圍了自己的全身。燁磊如沙漠中**的旅人一般,趕忙吸收起來這身邊的溫暖,這溫暖慢慢的流動到燁磊的身體里,開始治癒燁磊身上的燙傷。隨後,燁磊定神看清了與自己解除的物體,是一個畫著漩渦形狀的黑白寶石。而這溫暖正是從這黑白寶石上透出來的一層白色光芒所照成的。看著包圍著自身的白色光芒,燁磊明白過來,這是外面的老惡魔顯神通了。索性放下了心中的慌張,觀察起寶石的下一步動作。

兩色蠶繭之外,老惡魔精神力幾乎耗盡,自己所需兩種元素終於聚集完成,趕忙以杖身為導體,將能量傳遞到杖尖的寶石之上。鼻中輕哼三字神語,一股強大的吸力便從紫粉色的蠶繭內部傳來。

羅傑索然不是魔法師,但也感覺到了遠處魔法元素的不尋常,趕忙出來察看情況,就見這位不正經的老前輩一臉嚴肅的將自己最心愛的法杖插入面前一個巨大的粉色和紫色交雜的蠶繭一樣的東西之內。隨後,一股巨大的吸力將羅傑吸向老惡魔的方向。羅傑慌張站立身形,就見一個黑色的光球不斷從蠶繭一樣的上方形成,而這吸力正將自己吸向哪裡。

羅傑雖然對魔法了解不深,但終究見識過人,知道這種級別的魔法絕對不是自己能招架的東西,心念所動,喚出兩把雙手劍插在地上固定身形。而兩頭沙地蜥也被這巨大的吸力拽的飛了過去。但因為地上有木樁和繩索的捆綁,兩頭沙地蜥只能在半空中一上一下。而被繩索束縛脖子,身體又無處借力,只能痛苦的「嘶」「嘶」亂叫。

天空中黑色的光球如一個巨大的磁鐵一般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一切,帳篷、營火、生活用品和周圍的沙子以至於身邊的魔法元素都被吸進了這散發著黑色光芒的黑色球形之中。

而光球下的粉色紫色蠶繭一樣的物體也化作氣流被瘋狂的吸進了黑色的光球之中。終於,兩種氣流被吸收殆盡,而燁磊的身形也漸漸顯現了出來。老惡魔見危機已經解除,法杖一揮,將黑色光球拋向空中。光球飛到百米高左右的地方,轟的一聲巨響震蕩了三人腳下的土地。隨後巨大的衝擊力傳來,將所有的人,動物還有沙子魔法元素等等等,就連空氣似乎也被扔了下來。巨大的壓力,讓燁磊三人硬生生的被砸在了地上。

光球吸收進去的所有物品全都化為碎片從空中飄落下來。燁磊見到這樣的情況精神一松就感覺全身脫離,兩腿一軟就趴在了地上。

面前的老惡魔因為身體強度不夠,被剛剛的衝擊壓的半跪在了地上。神色疲憊的看著燁磊。

「魔法反噬。你小子魔法掌控力不夠,現在你還不能使用這個技能。先不要試驗了,我先把你魔法掌控力鍛煉好再教你把。」

而一旁同樣為受害者的羅傑顯然又被老惡魔無視掉了,無奈的聳聳肩膀收回兩把雙手刺劍。悻悻的走到一邊去安撫剛剛受到驚嚇的沙地蜥。

創造了巨大動蕩的魔王沙漠某處,再次回歸了寧靜。一個人類和兩個惡魔再次開始了修鍊。

這一天,羅傑沒有催促趕路,也沒有虐待燁磊。而燁磊,難得的像個乖寶寶一樣,虛心的請教著老惡魔前輩關於魔法與技能的知識。

被無視掉的羅傑,無聊的望著廣闊的沙漠發著呆,可能還在思考著費迪的話或者老前輩的話。整整一天,羅傑只是安安靜靜的坐在沙丘上望著無垠的沙漠。

三人連午飯都沒有吃,就保持這樣難得的恬靜到了傍晚。

與魔王沙漠千年多的歷史相比,這一天的恬靜時光不過九牛一毛般。不過對於羅傑來說,卻是最難得的時光。羅傑一直想要安安靜靜的思考下費迪的話和揣摩他的心思,但是出來這幾天一直緊抓著時間訓練燁磊這個土包子,自己把自己折騰的難得片刻清閑。也許是老前輩的一番話讓給了羅傑一點新的思路,羅傑覺得有一點線索可抓,似乎就在手邊卻抓不到。但是,這耳邊的靈感既然已經出現,羅傑相信,自己早晚有一天會想通一切。

感覺到開朗的羅傑準備起身找老惡魔要個帳篷宿營,羅傑雖然陪著老惡魔裝瘋賣傻但心裡明鏡,知道老惡魔這樣強大的空間法師,整不好整個房子都背在自己身上的空間包裹里。可是羅傑剛剛站起來,就又被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吹得一個踉蹌。

「哈哈!是這樣么?」遠處燁磊的聲音傳來,羅傑舉目望去,見燁磊正手舞足蹈的指著自己這邊。羅傑奇怪,四處張望,卻見離自己不遠處一桿古銅長槍正安靜的插在一處沙坑之中。沙坑成半徑兩米左右的圓球體,非常規整。

頭腦風暴了一下,羅傑想出了前後。轉頭惡狠狠的看向燁磊。而燁磊卻沒有理會他憤恨的目光,而是回頭看向了老惡魔。

「這招貫穎現在你最大隻能使出這種力度,隨著你精神力和魔法掌控的熟練增長,威力也會越來越大。不過現在這種威力只能拋出使用,如果想要在手中使用的話,那就只聚集剛剛拿下一半的魔法元素就好了。現在你也學成了,就去跟他打兩下試試把。」

「好的,這次我高低要干倒他。」燁磊應了一聲就屁顛屁顛的跑向遠處的長槍。而遠處的沙坑也正在被沙子不斷填滿。

羅傑心裡不爽,喚出雙手刺劍,聚集身邊風系魔法元素於劍身。凝息削出,一道青色的風刃便飛向長槍所在的沙坑。

青色風刃削在沙坑周圍產生爆炸,不算強大的衝擊力捲起地上的沙子,準確的落在了霸唱長槍的沙坑內。而霸唱也因為剛剛風刃爆炸產生的些許衝擊力震倒在了沙坑裡。黃沙落下,很快就將霸唱掩埋在了沙地之內。

「想和我打先把武器挖出來。」羅傑氣哼哼的說完也不看燁磊滿臉不爽的表情,轉身單手提著一米五左右長的紅色雙手刺劍走向老惡魔。

「切,一會就把你打的趴地上叫爹地。」燁磊見羅傑不鳥自己,在和羅傑錯身而過的瞬間低聲嘟囔了一聲……

未完待續。。。

關於昨天的斷更再次說聲抱歉,實在是有事情耽誤,今天一萬字補上。明天可能還要請假一天。不過各位看官老爺放心,最多周一,肯定一切恢復正常,而且之前承諾的每天五千也不會變,我都會一一補上。還請大家理解。誰讓人生總是處處充滿意外呢。謝謝大家,還望繼續支持,我剛剛看了一下起點新書榜,我已經擠到了前五十,這和大家的支持是分不開的。還請大家繼續支持我!

我也不求什麼打賞,大家點下收藏、給扔兩張推薦、在書評區給點評價,批評在下的不足之處,小弟一定感激涕零。

對了,之前有位看官老爺讓我賣萌。那我賣一下--。

謝謝各位看官老爺了,喵。(ps:好噁心,自己都吐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殺手聖堂

傳魔王沙漠本為綠洲,但因地底黑暗元素過於充沛,黑暗元素吸收原魔王綠洲植被及動物生命力量。五百年滄海桑田,一切非黑暗屬性生物生命力量都被吸收殆盡,致使現在魔王沙漠一片黃沙。而魔王沙漠的黑暗元素因吞噬生命力量過多過於精純,沙地之下黑暗元素固化現行黑色塊狀物質,第二次異族入侵戰爭之時,魔神路西法發現此物,動用神力大量開採並築城,取名「魔心」——《魔王沙漠旅遊指南》

「大哥,你說我就是一個小海盜。你犯得著這麼看著我么?你把我放了我也折騰不出半個屁來,你看你一天天挺忙的,我就不勞您費心了,我明天聯繫一下就回老家種田還不行么,我以後肯定不幹傷天害理的事了!這地方又干又熱的,最可氣的下面明明有暖和地方,你天天晚上非得拽著我在上面遭罪。你們獸人呆的地方冬天冷的跟毛似的,你體質好能習慣我不行啊,你看我這小身板,改明……」魔心城外二十里左右的地方,小普蘭克不滿的絮叨聲透過帳篷回蕩在沙漠中。

「你想回去也行,你也別回老家了,我送你到你該去的地方吧。別忘了,如果不是我讓你上船,你現在應該呆在哪裡。」費迪不耐煩的話語從帳篷中傳出來,打斷了小普蘭克喋喋不休的墨跡。

「別別別,我就不勞您大駕了,我自己走就行。」

帳篷中,費迪擺著最舒服的大字型趴在一張毯子上,而剛剛說話的小普蘭克則正用粗糙的兩隻大手給費迪做著按摩。

「你也是混道上的,知道以前打打殺殺的風光。現在你以前的老大讓林落宰了,你周圍那幫兄弟也沒扎海上了。現在我可憐你帶著你,讓你風風光光的,有什麼不好的。非要回家種地遭罪,怎麼?我還不夠格當你老大?」費迪見小普蘭克一張破嘴巧若玄黃,也跟他玩起了語言。

「大哥,我承認你夠格當我老大。但是你說的風光是不是有點不搭調啊!你看啊!早起,咱們吃風乾的腌肉,中午,咱們還是吃風乾的腌肉,晚上,還是風乾的腌肉。大哥,你看我這嘴上泡起得,咱上岸快一個月了,我一點綠光也沒看到啊!就算是在海上走,十天半個月的還能有點青菜水果嘗嘗,你這種風光法我實在是沒福氣消受,你還是讓我回家種地受苦吧!」小普蘭克嘴上雖然抱怨,但手上的工作卻一點不敢閑著。

「這樣吧,讓你走估計不可能。不過你可以跑啊!我捨不得放你走,你如果不想讓老大我傷心的話你就偷摸跑吧!」費迪用一種深情切痛苦的語氣對小普蘭克說。

「大哥,你這麼說就不夠意思了!我要走肯定會跟你說的,我不可能偷摸跑的,那種事我根本干不出來。再說了,大哥你這耳朵跟燕別故(蝙蝠)似的,有點動靜你都能聽到,我想偷摸跑我也跑不了啊。」小普蘭克一臉的委屈,不自覺的想起前天晚上的經歷:那天半夜,小普蘭克見費迪睡的正香準備偷跑。而事實上那天他甚至以為他已經偷跑成功了,但是跑到魔心城下的時候,一股尿意上來,就隨地找個地方小解。結果,自己剛剛開閘放水,費迪就從後面跟了上來站在自己旁邊,一起開了水閘。那種驚嚇,小普蘭克現在也忘不了。三米黃線硬生生的給憋回了導管之處,而當時費迪,只是很普通的看著小普蘭克說出了一句讓小普蘭克差點吐血的話「我看你一個人出來怕你有事,原來是尿尿啊!下回不用這麼在意衛生,沙漠這地方缺水,在那尿都一樣,看你跑這麼遠給累的這一腦袋汗。可憐的娃,哎……」

小普蘭克想到這,便打了個冷戰回到現實。小普蘭克到死都沒想通,那天自己一路跑一路回頭都沒看到費迪,而且自己的身後除了自己的腳印,連一個別人的腳印都沒有!何況,獸人那天生的大腳,聰明的小普蘭克怎麼會注意不到。而小普蘭克現在心中唯一的答案就是,費迪已經像林落一樣變成了鬼魂。

其實也難怪小普蘭克不解,當費迪第一次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疾風步的絕技時,已經是小普蘭克亡魂異族刀下幾年後的事情了。

「不用跟我說的,我這人是玻璃心,真的看不慣離別的。如果你真的在意你這個大哥,千萬千萬別告訴我!我怕我會哭,我會忍不住,我會緊緊的把你抱住……」

兩人話里話外的暗戰了也不知多久,才終於安靜的睡了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