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雖然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樣的,但是只要能住人就成,不過看這小區的建築還是蠻不錯的,很有陽光的味道,就是離學校有點路,想要走去上學是不可能的了。

「到了!」葉凡似乎已經從剛剛的爭鬥中恢復了過來,直接帶我上了七樓,我們來的這個是小高層,七樓算中間的,一共有十九層。

葉凡一打開門,我眼睛一亮,這他娘的比我家裝修還好呀,全歐式的,精裝,家電傢具樣樣齊全,大概有一百二十個平方,這一整套租下來得要多少錢呀!凡哥牛逼呀。

「以後這就是我們家了呀!」葉凡關上門,二話不說,直接躺到了沙發上!全是皮的,看著真舒服呀。

「凡哥,這你得花多少錢呀,這麼牛逼?」我被震撼到了,不說有多奢華,但是對我來說簡直就是皇宮呀,開始我以為葉凡說租房子隨便租個能住人的就成,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好,我們兩個人住都覺得大了。

「這個是秘密,反正舒服就成!我先洗個澡,剛動一下搞的一身汗!」葉凡神秘的對我笑了笑,直接去了衛生間,這傢伙好像對這屋子很熟悉,都不用找的。

看來在這裡度過幾年還是很不錯的,至少睡覺比較舒服呀,什麼時候才能有個女朋友? 對於這個地方我很好奇,休息了一下我跑來跑去的,可謂是這裡因有盡有,過日子什麼的完全沒有問題,就更別說我和葉凡兩個大學生了。

由於新房子,我們對剛剛打架的事完全沒放在心上,剛剛葉凡也看見那個女孩了,不過他什麼都沒問,心裡清楚就成,反正又沒多大關係,愛誰誰。

我突然想起來忘了告訴他我看見張隊長的事了,便拉著他給他說了,當我把張隊長的話都告訴他的時候這傢伙竟然一拍大腿直呼後悔,後悔為什麼昨天晚上睡的太早,不然搞不好還會有什麼發現,至於他想發現什麼,我也不知道。

葉凡覺得我兩也沒什麼事,反正新房子里也不需要怎麼收拾的,把我們的行李放好就可以了,我們決定去張隊長,順便看看有什麼能幫助他的,畢竟他來處理的這個案子有可能是陰陽案。

可是正當我們還沒有給張隊長打電話的時候他竟然搶先給我打電話了,大體的意思就是讓我們去他那看看是怎麼一回事,電話里也說不清楚,讓我們去警察局找他。

看來我們到哪裡都要和警察搭上線呀,這我們要去混黑社會那還不是很吃香呀。

反正沒事,本來也是要去找他的,在哪裡找都是一樣,我便和葉凡結伴出們了,臨走前我還不忘對葉凡說這房子找的可在很豪華。

合肥這裡和我們老家那不能比呀,這裡太大了,到哪裡要是坐公交的話還不得把人給等死,打車又得堵死,這不我們正被堵在了路上,等我們到了張隊長那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嗨!」

這一幕場景好熟悉呀,以前每次找張隊長都是他在等我們,而這次在外地也是一樣的,他竟然站在警察局門口等著我們,應該讓他等的有點久了,不然也不會一直看手機呢。

而葉凡走上前很**的和張隊長打了個招呼,盼星星盼月亮,張隊長終於把我們盼來了。

「好久不見!」張隊長笑了,和我們兩個人一人來了一個擁抱。

「又有什麼事情呢?還得我們親自出馬!」葉凡很裝逼的說道,當然了,這是開玩笑的,畢竟咱三的關係很不一般呀,都是過命的。

「小子,牛逼了呀!」張隊長笑呵呵的,很開心:「走吧,進去說。」

就這樣,我們三人走進了警察局,不知道是湊巧還是怎麼的,說有緣分吧,那這個緣分也太過了,他娘的我們剛進去,就看見剛剛被我們打的那三個人從警察局裡出來,而被葉凡把腿廢了的那個傻逼此時坐著輪椅,不過那女孩不在。

「草,警察,就是他們兩打的,逮捕他們!」那傻逼明顯的看見了我和葉凡,似乎他沒看見我們和張隊長是朋友,一看見我們就發瘋了指著我們,估計他是忘了疼了。

不過我和葉凡也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而張隊長滿臉疑惑的對我們看著。

「爸!就是他們打的!」看來那傻逼後面站著的男子是他老爸,看著穿著打扮挺斯文的,但是他接下來做的事,卻讓我們都大跌眼鏡。

有其父必有其子,兒子都這樣傻逼了,估計他爸爸也好不到哪裡去。果然,在聽到了兒子的叫喊,他爸爸也看向了我和葉凡,也沒說話就這麼直接朝我們走了過來。

葉凡離他比較進,他是朝著葉凡走過去的,我們都不知道他要幹嘛,誰知道他剛走到葉凡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我怒了,這要是換成我,保證被打個結實,可是葉凡不是我。

就在傻逼的爸爸剛抬手葉凡就知道了他的意圖,左手猛的抓住對方的右手,一拳對著他的面門就轟了下去,不是所有人的反應和速度都有葉凡那麼快,這一拳直接給他的鼻血打出來了。

「幹什麼幹什麼!」這些都發生在一瞬間,在那傻逼鼻血冒出來的時候張隊長猛的上前就把他給扣住了,對付鬼怪也許張隊長不行,但是對付人那絕對沒有問題,畢竟人家是警察,而且還很厲害。

「爸!」坐在輪椅上的傻逼著急了,看樣子要不是他站不起來他都想自己上手,似乎忘了這是什麼地方。

「你敢扣我?知道我是誰嗎?」想不到呀,這老孫子還蠻囂張的,被張隊長給扣住了還敢威脅他。

本來張隊長只是想扣住他,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這麼囂張,張隊長立刻上火了,直接這麼一拉就給他摔到了牆上,剛準備上手,有人突然大吼一聲:「住手!」

我們都被聲音給吸引過去了,一位年紀蠻大的老警察穿著警服,兩鬢已經白了,此時正一臉怒氣的對我們望了,我心想這傢伙難倒吃了火藥嗎?又沒惹他。

張隊長好像認識這個人,握緊的拳頭鬆了下來:「王局。」就這麼簡單的一個招呼,讓我和葉凡知道了來人竟然是這裡的局長,不然張隊長也不會這麼稱呼他的。

「發生了什麼事,肖老闆,您有沒有什麼事。」現在這個局面有點奇怪,怎麼局長不關心警察反而關心這個大傻逼,難倒他們兩有一腿?

不過這個王局問的也有點問題,這個肖老闆的鼻子都已經被葉凡一拳大的冒血了能沒事嗎?鼻骨沒斷已經算好的了。

「王局長,請問你的手下都這麼野蠻嗎?我看到了打斷我兒子腿的兇手,上去教訓一下,您的手下竟然把我給扣住了。」王局長一來,這個肖老闆竟然撞開張隊長,整理整理了自己的衣服,順便給鼻血擦了,走到了王局的身邊,一臉輕視的看著我們。

「哦?有這種事?」說著,王局走到了張隊長的身邊,上下打量著他:「小張,你過來是辦案的,不是讓你惹麻煩的,如果你做不好,那就請你回去。」這話說的,哥們有點窩火了,葉凡已經準備上去打人了,但是被我給拉住了,對方可不是普通人,如果葉凡真的把警察局局長打了,那麼估計我們也就要倒霉了,不對,現在已經夠倒霉的了。

說著,這王局長又來到我和葉凡的面前:「就是你們兩打了肖老闆的兒子?還給他的腿廢了?」問完,我們都沒有說話,也算是默認了,我們看他的眼神可不太友好,我敢打賭,如果他不是穿著一身警服,早就讓他趴下來,還能讓他啰嗦這麼多?

「小小年紀不學好,學什麼黑社會。」說著還裝模作樣的搖搖頭,好像是在為我們可惜:「跟我來。」

我這下就看不懂了,他嗎的明明是那傻逼先來打我的,現在讓我們跟他走是什麼意思?

「去哪!是那傻逼先動手的!」葉凡要不是被我拉著估計已經打了,現在怎麼可能有好語氣和他說話。

「反了你還,還狡辯!」王局長顯然沒想到葉凡感這麼說話,瞪大了眼睛盯著葉凡。

葉凡絲毫不示弱的回瞪了過去:「你算個什麼東西!」葉凡這下真上火了,要知道我們都是異於常人的存在,如果我們想動手,真的可以把人的魂魄都打散了。

「葉凡!」張隊長見葉凡竟然這樣開口說話了,心中一急,大聲的喊了一聲,想要制止葉凡,可是已經晚了。

「哎呀!氣死我了!」王局長這麼多年了,還沒見過誰敢這樣和他說話的,臉立刻就漲紅了,估計要不是礙於身份,都想揍葉凡了。

「來人呀!」王局大喊一聲,立刻有幾個小警察跑了過來。見到這情況也有點莫名其妙。

「給我抓起來!」王局長大吼一聲,趕來的警察先是一愣,隨即就給我們抓住了,我和葉凡都沒反抗,我知道這個時候反抗是很不明智的選擇,我望了一眼張隊長,他似乎現在也沒什麼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們被抓。

我能理解他,這裡不是我們老家,他只是來辦案的,也沒想到葉凡敢如此的和一名堂堂的警察局局長說話,一時也沒了注意。

「給我關起來!」那王局此時很憤怒,用手指著葉凡下著命令,而那肖老闆則是一臉幸災樂禍的對我們看著。

「草你大爺!」葉凡的嘴巴從來都是很毒,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一樣,這不,我們這要被帶走,走之前他還不望看了看王局和那個肖老闆,怒罵了一聲。

可是換來的確實一個拳頭,這一拳是抓著葉凡的那個警察打的,下手很重,給葉凡的嘴角都打出鮮血了,我很生氣,此時我很想拿出陰符給他們全部定住,但是我忍住了,現在不是衝動的時候。

「還不老實!給我走!」那警察一把推著葉凡就往局子里走。

這點是我們沒想到的,早知道會這樣我們就不該來警察局,而且看上去那傻逼的肖老闆和王局的關係非常的不一般,不然那局長不會這麼維護他們。

此時張隊長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在我們被帶走後,他第一反應就是給方局長打電話,畢竟我和葉凡這次事搞的有點嚴重,給人腿打斷了,還辱罵警察局局長,這要是真想查,事情可不小。

就這樣,我和葉凡莫名其妙的就這麼被關了起來,在新房子里還沒住上,看來這來合肥的第二天得在警察局度過了,這叫什麼事! 「小子,你們就等著吧,連肖老闆的兒子也敢打,還頂撞我們局長。」兩警察給我們帶到了一間小黑屋子,抓著我的那個警察對我們嘲笑道。

他們給我帶進了小黑屋也就沒在管我們,把門關著就出去了。

「沒事吧。」我看著葉凡還在流血的嘴角問道。

葉凡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上的鮮血,吐了口唾沫:「***,氣死老子了。」

我也很生氣,但是我沒有衝動,現在這個局面是我們都沒面臨過的,長這麼大我還是第一次被抓起來,而且是不分青紅皂白的,就算我們把那傻逼的腿打斷了又怎麼樣,賠點錢唄,他娘的抓我們算什麼,老子又不是殺人犯,有種去抓邪教的人呀,草!

「怎麼辦?」葉凡滿臉怒氣的問著我,很顯然,此時他不知道要做什麼,要他打打殺殺還行,動腦子估計他就沒什麼辦法了。

怎麼辦,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葉凡還能問我,那我又能去問誰呢?看著鐵壁般的四周,沒有一點陽光可以照進來,只是靠著頭頂的一個小燈泡供應著光源。

「先等著,總會有人來的,如果實在不行,殺出去。」我此時心裡的怒氣絲毫不比葉凡要少,情願站著死也不像這麼沒有一點反抗的窩囊去坐牢。

「如果等下情況不對,我就給他們全部定住,然後你用風雷地動令,乾死他們!」幸好我現在有個好習慣,就是不管去哪都帶著陰符,畢竟這東西確實是寶貝,不管對人對鬼還是對妖怪都非常的給力。

葉凡捏了捏拳頭,他的道法對付人基本是沒用的,不過好在他比一般人要能打,如果加上陰符的話我們想要走,沒人攔的住我們。

而此時我們不知道一場陰謀正在悄悄的對我們展開,當然,這是我們不知道的。

就在我和葉凡亂想的時候,門被打開了,兩名警察押著一名犯人走了進來,這個人和我們不一樣,穿著囚服,而且看他的頭髮很顯然年紀已經不小了,不知道他們把這個人帶進來是什麼意思。

很快,兩名警察就出去了,都沒正眼看我和葉凡一眼,這時,整個房間有恢復了安靜,只剩下我們三個人。

門關起來,那犯人緩緩的抬起了頭,當我看到他的面容時嚇一跳,這個人我和葉凡都認識,不為別的,昨天晚上我和葉凡還在他的旅館里投訴的,而今天就被當成了變態殺人犯給抓了起來的的那個旅館老闆。

這是什麼意思,把他送到我們這來幹嘛。

我和葉凡都沒有開口線說話,只是對視著一眼。

「又見面了。」這小老頭不知道是不是瘋了,根據他犯的事,估計槍斃他十次都不夠,現在怎麼還有心思對我們笑。

「那有怎麼樣!」葉凡本來就已經夠火了,現在還有人敢對他笑,立刻就吼了出來,反正對方是犯人,還帶著手銬腳鏈的,我們怕個球,何況對方只是個小老頭。

「年輕人太衝動了,衝動可是魔鬼。」這人腦袋秀逗了,現在還來教訓起我們來了,不過他的聲音很陰冷,一點感情都不帶。

「有事說事,沒事滾一邊去。」我對他的態度也不好,你想呀,我怎麼可能有好臉色給他看,我和葉凡過來本來的目的就是因為他,不然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呵呵。」這老頭突然冷笑了一聲,緩緩的抬起雙手,我很奇怪,這傢伙頭腦當真被門夾了,還是故意給我們看他的手銬?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和葉凡都大吃一驚。沒有錯,在這老頭抬起雙手之後,還沒有一會,他的手銬竟然自己打開了。

難道這是魔術?不對不可能!難道!

我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在旅館時半夜聽到的敲門聲,還有今天張隊長對我說的話,這個傢伙搞不好是邪教的,現在看來,就算他不是邪教的那也差不多多少了,哪有普通人能讓這手銬自己打開呀,就算是我和葉凡也不行呀。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肯定是不能驚慌了,什麼人沒見過,就連黑妖教的什麼控夢妖官都被我們干跑了,雖然有點水份,但是我們一直都在出力,難道我們會怕這麼一個會點邪術的小老頭嗎?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我和葉凡是幹什麼的估計不會這樣了。

「有人讓我殺了你們兩,然後我就有一次逃亡的機會。」這傢伙不簡單,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一點也沒有昨天晚上那種小老頭的樣子,就像一個怪物,但是和楊尚比起來還是小巫見大巫,就連童身屍都不如,不知道他牛逼哥什麼勁。

「你們昨天很幸運,包括那個小女孩,如果不是昨天晚上我得修鍊,你們還能活到現在?」這老頭說著說著,聲音就然變成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難道是人妖?變性人?

喲呵,這話給我說的一愣一愣的,當然了,不是因為內容,而是因為他的聲音,這是什麼情況,一個老頭髮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難道是傳說中的鬼上身?

只是沒想到這傢伙昨天晚上就已經準備加害於我們,不過還好他說他要修鍊什麼的,其實我到是希望他昨天晚上來,這樣今天就不會這麼麻煩了。

「那現在,我就收了你們吧,不要反抗,很舒服的!」說著,這老頭操著完全不符合他形象的聲音,舔了舔嘴唇,別提有多噁心。怎麼我們遇見的東西就不能正常點呢?

舒服個屁!我身邊的葉凡突然笑了:「這個笑話不好笑。」葉凡笑的很開心,似乎沒有剛剛那麼憤怒了。說完后,這傢伙竟然咬破了手指,在手掌中不知道在畫著什麼,不用說,肯定是掌心符了。

我看到葉凡這樣畫,我也想,但是我不會呀,算了,我還是省點體力吧,等下還不知道要發生什麼,對付這個老頭估計葉凡一個人就夠了,不過想是這樣想,我還是悄悄的給陰符拿到了手上,準備隨時放冷箭,反正和這種東西又不需要講什麼道義。

「你知道我是誰嗎?」畫好了掌心符,葉凡吧手指放到了嘴巴里吸允著。

看到葉凡這樣,那老頭也皺了眉頭,估計是他長這麼大都沒見過葉凡這樣的人:「你是道士?」他很疑惑,估計是在他心裡道士的形象都是老頭子,上了歲數的,哪裡有這麼年輕的小夥子是道士,可是看葉凡剛剛的動作又很像。

看著他們的對話我冷靜了下來,我又點想不通,這個傢伙如果真的被鬼上身了,根本就沒人能抓的住他,怎麼可能還會被捉住,然後還需要什麼一次逃跑的機會,完全不符合常理。

「對了一半。」葉凡笑了,捏了捏自己的脖子,我知道,這個動作是葉凡每次動手前必須做的動作,好戲就要上場了。

「還有一半,我是你爺爺!」葉凡突然大吼一聲,這猛的一聲連我都嚇一跳:「急急如律令!」這一掌速度很快,如果被打中,我估計在這老頭身體里的東西肯定會被打出來,不知道是不是我和葉凡都有一個習慣,不管是打人還是打鬼都喜歡直接打頭。

老頭也大吃一驚,他沒想到自己竟然猜對了,這裡的空間很狹小,如果想望后跳那是不可能的,情急之下,這老頭突然往下一蹲,以為能躲過葉凡的這一掌。

世事難料,誰知道葉凡這一掌竟然虛晃一招,在老頭蹲下身的同時,他的手也到了,只是立刻掌心對下,狠狠的拍了下去!

「啊!」這一掌是不可能落空的了,角度太棒了,蹲下身的老頭完全沒有地方逃跑,這一章結結實實的拍在了老頭的天靈蓋上,這下看他還不死呀。

可是我想錯了,這一章並沒有要了他的老命,也許他的生命里比一般的鬼魂要頑強,這一掌讓他的腦門青煙直冒,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把他的頭髮給燒了呢。

挨了一掌,老頭迅速打開了葉凡的手,自己跳到了一邊,雙手捂著頭頂,惡狠狠的對我們盯著。

「瞅啥瞅,快說,誰讓你來殺我們!」葉凡典型的天不怕地不怕,反正事情已近到了這一步了,雖然我以為他會讓我們坐牢,我從來沒想過,這些人竟然會讓人來殺我們,還給他開出了這麼噁心的條件,而且還是一個被當做變態殺手的被鬼上身了的老頭。

我也火了:「別他媽不說話,開始不是覺得自己天下無敵挺牛逼的罵?現在怎麼慫了,快說是誰讓你來的,不然我讓你魂飛魄散。」

我的聲音很低沉,我是故意的,我不想大聲說話,要知道我可是完全沒有騙他,就算我的定身術只能定住他一瞬間,那麼也夠我們滅了他了,我就不信這傢伙能比屍狗人還猛,連屍狗人都能被我用兩隻手指給插穿,我到要看看這個老頭覺得自己的皮是有多厚。

聽了我的話,這老頭雙眼緊緊的盯著我,似乎現在已經完全相信我們說的話,雖然他不知道我們到底是什麼人,但是他清楚的知道我們沒在逗他,此時他很後悔當時為什麼要答應人家,開始他只是以為是兩個小孩子,誰知道會變成這樣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