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現在生死不知。」奶奶恨恨的。

眾人已經走到門口,看見門口規規矩矩地站著一個笑盈盈的小姑娘。

「宋奶奶好,宋爺爺好。」小姑娘嘴甜貌美,讓人一看就喜歡。

「呦!這是誰家的姑娘?」

「這是我收養的孫女,跟我姓花,取名花骨朵。朵兒,這是小姑姑,這是小叔叔。」

「姑姑好,叔叔好。」說著行了個禮。

「快進來吧,外面太冷了。」說著掀起門帘,請大家進屋坐。

宋家四口一進屋,就有些拘謹了。

花家太富有了,連傢具都是古物。這香爐都價值連城。

宋家夫妻的兩眼在放光,更加堅定了要把女兒嫁給闞魏的決心。

「對了,花姐姐,你那可愛的好外孫呢?怎麼不讓我見見?」

花奶奶笑了笑:「不知跑哪裡瘋玩兒了,不要緊,你們先坐下吃點堅果,我讓朵兒把他找回來。」

大家說笑著坐下,沒有人注意冰虎的的眼睛一直黏在朵兒身上,一直到朵兒出去,他的眼裡還有著灼熱的光。

朵兒找遍了半面山,才在一棵樹下把闞魏給找到。

「你媳婦來了,一家四口都來了,快去見見,奶奶讓你回去。」

「不回……我……我不想見。」闞魏倔強道。

「奶奶會生氣的,人家大老遠來了,日子都定好了,你說不願意?你把奶奶的臉往哪兒擱?」

「那……那就回去湊合著,見見。」他抓著朵兒的袖子,跟她回了家。

「奶奶,我把他找回來了。」

闞魏往屋裡一站,就遭到了一家四口的嫌棄。

他不知在哪兒打的滾兒,一身泥巴,頭髮蓬亂,目光還獃獃的。渾身散發著一股臭味。

漂亮的冰月原本就不想嫁個傻子,此刻更是不高興。臉色沉下來。

連冰虎都覺得這個人配自己的妹妹,有些牽強了。

「這麼個貨色想娶我?爸媽,你們是怎麼想的?你們有什麼約定我不管,總之我不嫁!哼!」

宋冰月跑出屋子,往山坡下面跑去。

花奶奶臉上有些掛不住,她微微笑道:

「如果孩子不願意,那就算了。我魏兒本就不機靈。姑娘要是這個態度,恐怕是不行的。」

宋家父母沒想到女兒這麼不留面子,一時下不來台。

花奶奶看著他們為難的表情,猜到了幾分:

「孩子一直就不願意,對吧?」

宋冰虎盯著朵兒,心中有一個念頭,脫口而出道:

「聽說花姨家中也不富裕,如果花姨允我一事,我不但能讓我妹答應嫁過來,咱們十五年前約定的聘禮也不要了。」

宋家父母大驚:「冰虎,你瘋了?」

宋冰虎站起來,走到朵兒面前:

「如果把朵兒嫁給我,我們兩家換親,誰也不用出聘禮了。」

滿室皆驚。

朵兒看著這個嚴肅的小叔叔,有點怕他,連連後退。

花奶奶沉著臉說:「今天這麼晚才到,你們也累了,先休息吧。老七。」

這時,從門外進來一個大胖子,「媽,什麼事?」

「去把客人送到客房去吧。」

大胖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宋冰虎走過朵兒身邊,深深嗅了一口,笑著離去。

夜裡,花奶奶坐在木凳子上,有些頹廢。

「奶奶,這一家子來者不善,朵兒嫁給誰,聽奶奶的,但是那個小姑姑對魏兒根本不是真心,這可怎麼辦?」朵兒趴在花奶奶腿上,發愁。

「看來,這門親,不成了。也罷,就當是黃了吧。不知你八叔,怎麼樣了?」

……

院子里的燈泡換上100瓦的大泡以後,頓時亮了許多。

秦簡看著好友家裡的燈,感慨道:「這太費電了,你怎麼不換節能燈?也很亮的。」

「啊!對!我明天去買!」他嘴上應著,手裡沒停,從屋子裡拿出一個小籠子,放到院子里的燈光下。

秦簡蹲下身,看見籠子里有一隻左腿受傷的小動物。

灰色身子,長長的尾巴,後背上有三條豎條的黑線。

是一隻花狸棒子。

是一種微型的松鼠。

它坐在籠子里瑟瑟發抖,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秦簡,小小的眼裡似乎噙著淚水……。 前面不遠處,映入三人眼內的首先是一顆粗壯茂盛長滿綠葉的大樹,伴隨和煦的微風悠悠吹拂而來,像有一隻溫柔的手在撫摸臉龐和頭髮。

法瑪斯眯起眼睛,享受著風的美好,心裡莫名其妙的感到愉悅。

在曾經的戰爭古國穆納塔,是一片連烈風吹拂都帶著灼熱火焰氣息的國度,微風的吹拂只會讓火焰燃燒得越來越旺,而不是像這裡的自由之風,讓人感到舒適。

「也許穆納塔的戰爭的確應該停止了。」

感受著自由之風的吹拂,法瑪斯無不動容的想到。

大樹前方有一座七天神像,顯得暗淡無光,好像一座普通的石像。

「熒,我們走吧。」窩在熒懷中的法瑪斯開口道。

「好~」

熒抱著法瑪斯小跑過去,直接來到七天神像面前。

「神靈的造像分佈在大地上,象徵著七神守護世界!在七位元素神靈中,這位掌控的是風,雖然不知道你要找的是不是風之神,但我先帶你來風神的領地,也是有理由的喔!」

派蒙一邊飛,一邊充當了嚮導的角色。

「眾所周知,語言與詩歌隨風飄蕩,其中一定會有你哥哥的消息!我是這樣想的,當然,能不能得到神的回應,就只有試過才知道了……那麼,開始祈禱吧。」

熒對著派蒙點點頭,小心翼翼的放下法瑪斯,雙手合攏,虔誠的閉上眼睛對七天神像進行禱告。

熒將剛剛被法瑪斯的身體溫暖的手貼在神像上,神像彷彿被點亮一般,放出了天青色的光芒,隨後,她便感覺到身上彷彿纏繞著一縷清風,變得更加輕盈和靈動。

「我感覺到了,一種力量?」

熒側過頭,對著派蒙和在地上跳躍的法瑪斯說道。

「是不是感受到這個世界的元素了?看起來只要你觸碰神像,就能獲得風的元素力呢。」

派蒙及時的回答了熒的疑惑。

「只要不失去你的崇高,世界都將向你敞開。」

地上的法瑪斯盯著巴巴托斯的七天神像,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誒?法瑪斯,你……」

派蒙轉過頭,看著一臉深沉的法瑪斯,她彷彿看見了一位在千年前帶領人類用戰爭打破舊世界的神祇。

「從這裡向西走,就可以抵達自由城邦蒙德,蒙德是風的城市,在七神之中供奉的正是風之神,而且,蒙德有很多游吟詩人,說不定能打聽到你哥哥的消息。」

法瑪斯對著正望著七天神像發愣的熒說道。

「這是我的台詞!法瑪斯!」

派蒙從法瑪斯剛剛的氣勢中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的台詞被才到熒身邊不到半天的法瑪斯搶了。

「我還會別的呢,派蒙,『前面的蛆,以後再來探索……』」

「哇,住口,討厭法瑪斯……」

熒溫柔的看著打鬧的史萊姆和派蒙,然後搖搖頭。

「我們先出發吧!再不快點的話,又要露宿野外了。」

「哼,我才不和一隻史萊姆計較!」

派蒙和法瑪斯的打鬧終於以派蒙的認輸而終止,熒再次抱起法瑪斯,向著西邊的蒙德城走去。

一路上,三人默默無語。

「熒,如果你抱著累的話,可以把我放在你的手腕上哦。」

走了一段時間后,法瑪斯發現熒的氣息有些不太均勻,看起來似乎是因為自己有些重了。

「沒關係的,法瑪斯。」

熒搖了搖頭,帶動著胸前的法瑪斯也一起晃動了起來。

「我不累,而且,你這麼大,怎麼放在手腕上啊?」

「唔。」

雖然少女的體香讓法瑪斯流連忘返,但他依舊是一位正人君子。

「我可以繼續壓縮我的大小,大概,最小可以到巴掌大小吧?」

躺在熒懷裡的法瑪斯不等自己身下的少女反應,體積開始慢慢縮小,直到只有少女巴掌的一半大小,甚至可以輕鬆的當少女腰間的掛飾。

「我就知道吧!法瑪斯你就是饞熒的身子,啊,可惡!」

派蒙看見還可以縮小的法瑪斯,在一邊大聲呵斥了法瑪斯的惡行。

「派蒙,不要這麼說,法瑪斯當時也沒有想到……」

熒一邊紅著臉聽派蒙的言論,雖然嘴上為法瑪斯辯護著,但心中還是小鹿亂跳的想著派蒙的猜測。

「好啦,你們聊點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