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這場即將拉開帷幕的大戲,如果他安明清只坐在觀眾席上豈不是無聊至極?

他要做的就是把神話大陸所有勢力拉進渾水之中,藉由有無限可能的金焱之手。

「啊嚏!啊嚏!」

調控靈力剛剛閱完需知書的金焱連打兩個噴嚏,這讓他不禁抬起手揉了揉小巧的鼻子嘀咕道:「打一個噴嚏是有人想我,打兩個是有人罵我…」

說著他的目光便移向鄭曉樊問道:「是不是你在罵我?」

鄭曉樊雙臂交叉抱於胸前沒好氣的哼道:「你從哪裡學來的這種歪理?再說我罵你需要在心裡罵么?」

「也對。」金焱嘿嘿一笑:「估計是兩個小男生在惦記我。」

眼角不禁抽搐了兩下,鄭曉樊見過不要臉的,卻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還不要臉的。

扶著額頭無奈的嘆了口氣,鄭曉樊站起身道:「既然你已經看過了需知書,那我們現在就去藏書閣吧。」

通過需知書掌握整個言靈外院地圖的金焱其實並不需要鄭曉樊同行,但他想了想還是沒故意逞強出無意義的風頭。

對於功法,鄭曉樊肯定是要比他理解的更深,尤其是最基礎的功法他是一定要虛心請教后再做挑選的。

為了節省時間的鄭曉樊出門便取出一柄長劍帶著金焱直飛向藏書閣。

而這次會調控靈力遍及周身的金焱再也不像第一次那般不堪,但他還是老實地將雙手搭在鄭曉樊肩膀上。

並不是想要借女兒身偷吃鄭曉樊豆腐,而是因為他患有嚴重的恐高症。

在御劍飛行極為普遍的神話大陸,患有這種癥狀的金焱真可謂是一朵奇葩。

感受到身後之人緊張的要命,鄭曉樊偏過頭調侃道:「顧天瑜,你沒必要給我揉肩吧?」

金焱此刻臉色已是煞白,那雙狹長還帶有一絲媚氣的眼睛早就緊閉起來,皓白的牙齒快速地上下磕動帶著一張櫻桃般的小口也在不停顫抖,根本沒心思回應鄭曉樊。

見此鄭曉樊心底無奈的輕輕搖頭,同時馭動著腳下的飛劍逐漸平緩的向著地面飛去。

雙腳踩在地上,金焱這才感覺好受不少勉強擠出一絲微笑道:「謝謝,麻煩你了。」

剛收起佩劍的鄭曉樊聽到金焱的道謝不由得微微一怔,但旋即她便回過神乾咳了兩聲應道:「你的確是給我添了不少麻煩,但我可不是為了你才選擇徒步前往藏書閣的。」

看到鄭曉樊那扭過頭去的動作,金焱的笑容越發濃郁,這小丫頭真就差把傲嬌兩字寫在臉上了。

儘管他以顧天瑜的身份和鄭曉樊才認識僅僅三天的時間,期間還爆發過矛盾和口角,但鄭曉樊卻並沒有因此刻意為難自己,這讓金焱心中不禁暗道鄭曉樊倒還是個善良的孩子。

「快走吧!」鄭曉樊催促了一聲便抬起腳順著青石小路向藏書閣走去,金焱也是笑著快步跟上。

這看似一件件抹小事卻在無形之間改變著兩人,再加上金焱有意去撫平鄭曉樊心中的創傷,二人的關係也在不知不覺中迅速轉好。

而一路上偶遇金焱和鄭曉樊的男學員們看到說說笑笑的兩位小美人,眼睛都禁不住的有些發直。

鄭曉樊的名頭外院人盡皆知,可這突然間出現又比鄭曉樊在姿色方面更勝一籌的女孩卻沒多少人知道。

但能進入言靈院的人沒一個是平庸之輩,自然不會一直盯著鄭曉樊和金焱看,他們可是生怕惹了兩位美少女不快,從而徹底失去一親芳澤的機會。

看到從自己身邊走過的男學員們一個個挺胸抬頭氣宇軒昂,金焱心裡止不住的偷笑,這些傢伙就像那開屏的雄孔雀想要吸引美麗的雌性孔雀一樣。

而和表面上不動聲色的金焱不同,鄭曉樊的神色則表現得有些冰冷,似乎她很是討厭這些男孩極為做作的表現。

將一切看進眼裡的金焱表面上不說,心裡的算盤卻是打得嘩啦嘩啦響。

他要從各種各樣的小事中摸清鄭曉樊的心思和脾性,只有這樣他才能抱上這顆大腿的同時還能用另外一種方式去撫平其心中的痛苦。

雖說揣度人心有些難度,可也要比以前絞盡腦汁想要活下去容易太多了。

尤其是面對只有十幾歲沒什麼城府的小姑娘,想要摸清楚心思並不算太難。

「一群迷戀皮囊的粗俗之人。」

鄭曉樊的聲音雖然小,可在她身邊的金焱卻聽得一清二楚,當下下意識的瞄了瞄四周。

當看到四下無人,金焱不禁在心底鬆了口氣。鄭曉樊不怕那些男孩聽到這句話的反應,可想要塑造完美女神顧天瑜的他可是擔心這番話會影響到自己的聲譽。

同時金焱也在心底暗暗汗顏,因為鄭曉樊剛剛好似無意間罵了他一頓。

乾咳了兩聲,金焱試探性地詢問道:「怎麼?因為自己太美而煩惱么?」

鄭曉樊的面色稍稍一紅沖著金焱翻了翻白眼應道:「我討厭這些人只能看到我的臉而忽視了我的內在美。」

好踏馬的一個內在美…

金焱簡直是無fuck可說。

就這幾天的相處,他是真沒看出來鄭曉樊有什麼內在美可以吸引自己,這女娃的自戀程度恐怕真能和自己有個一拼。

但當下,為了不讓鄭曉樊總那好似可以捏斷鋼筋的手再掐在自己的臉上,金焱只能露出一個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並將話題轉到自己即將挑選的功法方面上。 徐夜沒工夫搭理白楠。

一路上,不少修士,都朝着東部平原趕去。

「徐兄!」白楠跟了上來。

徐夜白眼道:「你比我年紀大,叫我徐兄?」

修士無歲月,單從外貌無法判斷年紀,亂叫會引人誤會。

「這不重要。」白楠笑呵呵道,「修行達者為先,這麼叫,才能體現我對你的尊重。」

徐夜一陣無語。

他加快了腳步。

白楠疑惑道:「清河城的修行者,怎麼都往城東去?」

徐夜也不回答,出了城,便縱身飛入空中。

白楠緊隨其後,一路上都在尋找機會將御水劍殺妖皇之事描述出來,可惜徐夜壓根不在乎。

一直來到了城外,看到那百丈之高的神像時,表達欲消失了。

「那是什麼?」白楠說道。

徐夜一邊飛行,一邊道:「神像。」

白楠面色狐疑,跟着徐夜來到了東部平原。

附近匯聚了很多修士,那女老少站在百米開外對着神像指指點點。

徐夜落地之後,觀察了下,暗自點頭,對自己呈現的傑作還算滿意。

神力值:170

真神力值:0

「還真加了5點神力值。」徐夜道。

下方一個提示:

【神像,每日獲取5點神力值,唯一】

只可惜,又是一個唯一。

否則徐夜不介意多呈現幾個神像,那樣神力值就可以無限滾雪球了。

「廣寒鐵打造的神像,這……怎麼可能?」白楠驚訝不已。

徐夜只是默默觀賞,不發表評論。

白楠自下往上觀察,直至迎上神像的雙眼時,竟有種臣服感,連忙道:「神像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你能感覺出來?」徐夜自己沒感覺。

「嗯……」白楠面色嚴肅,「祖師爺曾說過,修行者破碎虛空,成仙成神,自帶神威。這神像的身上,有神威。」

你就編吧。

徐夜一陣無語。

不遠處的修行者也在談論神像的事。

「不知道為什麼,每當我與神像對視之時,便有一種詭異的壓迫感。」

「你這還好,我老想跪。」

「吹吧,一張嘴就是老神棍了。」

「普通人感知不到神像的壓迫感,不懂別亂說話,」

徐夜只是聽聽,並不在意。

白楠看得嘖嘖稱奇,摸了摸下巴少許的鬍鬚道:「不知道神像是哪位高人,也算是一表人才。就是少了點男人味。」

徐夜:?

「你再說甚?」徐夜問道。

白楠目光循來,這不看不打緊,一看還真有兩分神似,尬笑道:「比起徐兄,差十萬八千里。」

眾修士只能在遠處觀看。

清河郡的巡邏隊,用身體做了個人牆,不允許修行者靠近。

白楠說道:「神像不錯,可惜要白白便宜了那些當官的。」

「什麼意思?」徐夜問道。

「這可是打造玄兵的廣寒鐵……看這高度起碼百丈,全部煉化提煉,得鍛造出多少玄兵?要不是這麼多人看這,我都想把它拖走!」白楠如實道。

徐夜搖了下頭說道:「我相信官家不會這麼沒腦子,能打造這麼大神像的,又豈會是普通人。要真怕偷,還會將其丟到荒郊野外?」

白楠點了下頭:「這個見解很獨特。」

「……」

「人心難測嘛……聰明人謹慎,愚蠢的人未必忍得住。」白楠指了指兩名正在和巡邏隊爭執的修士,「你看……」

徐夜說道:「隨他們去。」

他正打算返回清河郡。

良田附近的修士,忽然大喊道:「大家快來看,這是紫龍鬚啊!」

紫龍鬚!

廣寒鐵的確貴重,但現在沒辦法奪為己用,反而良田裏的紫龍鬚人人可采。

不少修士迅速掠了過去。

徐夜微微皺眉。

那些修行者遊走于田間,興奮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