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其一,掩飾他是一個天生的反社會人格的事實。

其二,作為繁衍的工具,幫他把殺人魔的基因傳承下去。

沒錯,丁炙飾演的角色鄭直作為整部劇的男主的同時,亦是全劇中隱藏的最深的反派之一,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殺人魔。

甚至於,劇本的前幾集里,鄭直作為男主,表現出來的特質都是偏向偉光正的,有愛心,老好人到甚至顯得有些迂腐和懦弱,甚至可以說正是傳統傻白甜的性轉版。

除了把劇中的其他人欺瞞過去的同時,也力求讓這個人設深入到觀眾的腦海里,這樣隨著劇情的推進,男主角慢慢揭露出真面目時,這種顛覆性的角色反差所產生的張力,絕對是驚人的。

開機到現在,《窺探》已經拍攝過半,正是丁炙最忙碌的時候。

然而與此同時,《八佰》經過了京都和魔都、鵬城等幾個城市進行了點映后。

點映,就是影片在全國上映之前,在某些城市的影院進行一些場次的試映。

像是之前陳默和白依彤那對情侶,還有那個對丁炙起了興趣的周鶴,其實看的就是京都里的一場點映。

儘管看過點映之後,對於這部片的評論已經開始有兩極分化的先兆了。

但總體來說,《八佰》的點映票房還是肉眼可見地爆炸了起來,再加上之前那過億的預售的票房,那形式可不單是小好,那形式可以說是一片大好。

甚至內部已經有推測,保底票房都在20億以上。

所以,在點映成績這麼好的情況下,關滸他們為首的主創,正式開始全國上映,也開始了緊鑼密鼓的路演計劃。

丁炙因為新戲開機,提前跟關滸打過招呼,加上他只是個邊緣配角,所以路演很多時候都沒有算上他的一份。

但其他地方的路演他能逃過去,京都這麼近的路演他不去,就多少有點說不過去了。

所以今天丁炙也只好向劇組請了假去一趟這場路演。

等到他搞完一波回來后,發現那拍攝任務又重了不少。

畢竟他就是這部劇毋庸置疑的男一號,

他空了一天的戲份,全部又堆積在了一起了。

於是乎丁炙開始了上午和鄒雨桐談戀愛,中午作為派出所輔警出動去查村口虐貓事件,晚上抽空殺人放火,凌晨接到男二號汪遷遠的電話一起去查殺人案的忙碌日程。

然而讓劇組裡所有人都驚訝的是,丁炙在這種一天高達18+小時高強度的拍攝下,飾演的還是類似精分的高難度角色場景時,卻依舊顯得遊刃有餘。

尤其是汪遷遠這種在《八佰》劇組裡見過丁炙一開始還帶點青澀演技的老朋友,更是在心底里吃驚不已。

因為這段時間裡,汪遷遠和丁炙的幾場對手戲中,很多時候都讓他感覺自己在面對著一個同等級別的對手了。

而和丁炙年紀不相上下的朱以隆和鄒雨桐,在汪遷遠看來,已經被丁炙甩在了後頭了。

這種進步,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了。

關於這一點,除了汪遷遠之外,感受得最為深刻的莫過於現在的朱以隆了。

朱以隆飾演的陳耀和主角鄭直之間的關係極為複雜。

鄭直的親生父親,正是在二十年前那個在綠藤市引起極度恐慌的頭顱獵人韓書軍。

韓書軍在當年被抓獲的同時,他的妻子已經有孕在身,經過基因檢測,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就是鄭鄭直被檢測出遺傳了韓書軍的殺人魔變態基因。

而陳耀尚未出生時,也同樣被檢測出了同樣的變態基因。

兩個母親都寄望於自己的孩子是基因檢測中出錯的那1%的天才基因,都不忍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所以她們在孩子出生后,相約交換孩子撫養,一旦發現孩子殺人魔性格蘇醒的時候,就要及時扼殺掉這個孩子。

所以,陳耀實際上背負著有些殺人魔一個殺人魔父親的壓力一路成長至今。

這種成長經歷讓他性格變得古怪且內向,整個人顯得生人莫近,和鄭直表現出來的陽光善良大男孩的外在相比,就是兩個極端。

但實際上,陳耀確實是那1%的天才基因,而鄭直則是不折不扣地遺傳了親生父親的殺人魔基因。

而今天這場戲,剛好是朱以隆飾演的男三號陳耀直面揭穿鄭直真面目的戲份。

而朱以隆已經NG了快十次了。

因為,丁炙給他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明明就是他一步一步地調查到鄭直是個殺人魔,應該是他理直氣壯訓斥對方,揭露對方真實身份的高光戲份。

但朱以隆不知為何,每次和丁炙飾演的這個露出殺人魔真面目的主角對視時,在那一瞬間,他真的有點被嚇到了,腦子裡一片空白,台詞什麼的全都丟了。

後面幾次倒是台詞能記起來,但都是有點沒對上感情,不說導演沒過,就是連朱以隆自己都覺得不滿意,只能跟導演叫停,打算獨自醞釀一下情緒。

他不禁開始煩躁起來了,這叫咋回事啊?

他還科班出身的呢。「你立刻找幾個新兵,簡單訓練一下,讓他們隨運輸火炮的船隊一起到京師。」趙煦說道。

常威知道這個白口鐵火炮的事。

他揶揄道:「殿下,您就不怕試炮的時候炸膛?嚇到皇上。」

「即便是白口鐵炮,兵仗司造的也定會比梁家的火炮好,所以不必擔心。」趙煦白了他一眼。

白口鐵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第二百三十六章較勁回到超神宇宙已經過去三天了,顧驀然有些鬱悶了,因為原干惠被突死了,果然島國女就是比不上種花家的。

這也讓顧驀然有了一絲鬱悶,自己太強了,需要做出一些變動。

現在地球可以說是風平浪靜,凱莎鎮守着,沒有人敢興風作浪,就算是卡爾也要像老鼠一樣躲著。

而顧驀然則感到無聊了,

《旅途從斗羅開始》1章:穿越《小捨得》 所有人都在質疑,自己是否聽錯了,那一聲『戰』何等的強勢,何等的自信。

但,沒聽見玄女前輩都說過,他不是對手么?

這是打算拚死一戰?

「胡鬧。」玄女怒斥一聲。

諸如無極這等頂尖妖孽,是無盡海域的未來領軍人物,若是這般毫無價值死去,太冤枉。

少年詫異的瞥了一眼無極:「我沒聽錯?」

無極哈哈笑着:「不在生死之間磨礪,如何能夠超脫?如何能夠變得更強?」

少年點頭:「我明白了。」

玄女臉上露出焦慮之色,但卻是在瞬息之間隱沒下去。

只因,他同樣聽見了林凡的傳音,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只聽天闕宮宮主道:「就聽那小傢伙的,有我在,再怎麼危急,救下無極還是沒問題。」

林凡漠然的看着正在對峙的兩人,但其實上他眼中萬千符文閃爍,神魂專註,且無人可見的金色絲線蔓延而去,纏繞在無極身上,兩者之間似有了莫名的鏈接。

少年道:「記住我的名字,吾名——弒」

一句話說出,弒的軀體上爆發無窮的戰意,戰意燃燒下,他髮絲等盡皆飛揚起來,最初的那種清秀不見,顯得很狂暴,就如個魔神般。

「吼!」

少年紫黑色的長發飛揚而起,戰袍獵獵,其速若電,諸人只感覺眼前一花,就看見無極口吐鮮血倒飛而出。

無極胸腹上被暴擊,口吐鮮血倒飛半空,卻見一道人影若跗骨之疽般跟隨,天宇上,傳來一聲聲沉悶的聲響,只是瞬間,無極便不知道被重拳轟殺了多少下。

「差距、這般大么?」

無盡海域的同代人,眼角都在跳動,強如無極,也如沙包般被擊打,若是自己上去,豈不是瞬間就會被秒殺?

玄女臉色也難看下來,這林凡,在做什麼?

不是說有方法讓無極斬殺少年么?

難道,那個小子的方法,就是讓無極成為沙包,想要活生生的累死弒?

林凡本尊眼角也是直跳,他都替無極感覺到痛,哪一拳拳可都是勢大力沉,神魂相連之下,林凡感覺無極的五臟六腑都移位了。

「你要坑殺我?」無極在神魂中咆哮。

真是不可饒恕啊,就算他在怎麼差,有豈會淪落到被當成沙包的地步?

還不是因為林凡說了,讓他不要輕舉妄動,一切聽他的,哪想到,在弒攻殺而來的瞬間,林凡竟然走神了。

「失誤,失誤。」林凡賠小心。

「砰!」

弒最後轟出一拳,骨裂聲咔擦響起,無極倒飛不知多少丈,但卻是在第一時間起身,渾身血淋淋,但眼神依舊犀利。

弒伸懶腰:「好久沒活動脛骨,謝謝你這麼抗揍。」

他很輕視,覺得自己真的他高看這無盡海域的天才了,竟然連熱身般的攻擊都擋不住,好廢物。

一群無盡海域的人臉色都冷了下來,特別是同代人更是如此,無極曾作為偶像引領了他們很長時間,結果,被一個異世界之人這般小覷,如何不怒?

但偏偏又是事實,無法反駁。

猊怒笑着看向玄女夫妻二人:「看來你們的天驕不行啊,這無極我記得是金榜第二吧,結果在弒手中,無絲毫的還手之力。」

玄女臉色赫然沉了下來,卻聽此時,林凡冷硬道:「前輩莫不是以為弒必勝?」

「用說?」猊怒冷淡的瞥了一眼林凡,那般明顯的戰局都看不清?

「賭上一賭,如何?」林凡笑着開口。

猊怒譏誚的看着林凡:「賭?你有與我對賭的資格?」

「他便代表我,這個資格,可夠?」天神女走出來了,冷漠的看着猊怒。

猊怒看着天神女,他當然知曉這是誰,笑着道:「勉強,那麼賭什麼?」

林凡眨了眨眼,道:「我聽說天闕宮有天闕丹,你摩柯域有萬年曼陀羅,就以這兩種東西作為賭品,可敢?」

聽見這兩樣東西的名號,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天闕宮的天闕丹,據說但凡是煉魂層次的修者吞服下之後,都可增加百分之二十進階祖級強者的幾率。

要知道,從煉魂到魂游,只是一步之遙,但這一步不知禁錮死了多少天驕,而能夠增加百分之二十幾率的神丹,到底有多珍貴,就不用多說。

至於曼陀羅,那也不得了,據說只生長在摩柯域,傳說摩柯域有一條冥河,冥河畔就有曼陀羅,是諸多逆天丹藥的必須品,太寶貴,上千年的曼陀羅都價值無量,更何況天神女說的是萬年。

猊怒陰笑着:「一顆天闕丹,可還不值得萬年曼陀羅。」

天神女道:「那就三顆。」

世人都看着天神女,心想,也只有天闕宮的唯一繼承者,才有這等魄力吧?

竟然只是為了給林凡撐面子,便可拿出三顆在外面可以引動漫天血雨爭奪的天闕丹來。

玄女也是看着自己的閨女,心想,這妮子受什麼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