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但是以普通練身境靈師的身體強度根本無法承受靈魂空間內那強大靈魂之力的擠壓,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此人必須以練身境的靈力境界,便擁有達到化氣境的靈魂強度,才可以在大長老的靈魂空間之內,不至於迷失方向。」

說到這裏,耀風也是感慨萬千,臉上突然浮現一抹倦意,不過很快便又消失不見。

「這些年來,練身境的靈師好找,但是肉體能夠承受住龐大靈魂之力擠壓的靈師雖說少了些,但以我們天蟄蟲一族的實力,為其強行提升肉身強度,也不算困難。

但是只有肉體強度上升,靈魂之力就又遠遠不夠了,要找到兩者皆備的人,這麼多年來,也就成心小友達到了要求。」

耀風說到這裏,眼中泛起異樣神采,接着開口道:

「每年雲安學院與封壇學院都會舉行荒地歷練,但是這次最終考驗,特意放在了我族這驚蟄峰上進行,便是我族研究之後的決定。

我也有搜尋像成心小友這樣天才靈師之意,而且小友還是雲安學院之人,對於貴學院雲啟院長,我天蟄蟲一族也是頗為敬仰。

聽完耀風這一連串的講述,成心此時也大概了解。自己為何被耀風從蟄風之中強行轉移到此地。

成心思考片刻,隨即開口道:「三長老,我在那蟄風之中,使出渾身解數,也只是堪堪能夠緩慢行走,想必貴族大長老的靈魂空間,就算我能進入,但其中必定異常兇險,一著不慎,我可能就再也出不來了。」

耀風聽到成心此語,也是面色凝重:「成心小友的擔心實屬正常,可是我族大長老現在靈魂空間其實已經趨於平穩,只要小友進入以後,按照我們所說去做,以小友的肉體強度,既然能夠承受最後的蟄風壓力,是應該也能承受大長老靈魂空間壓力的。

見成心依舊沉默不語,耀風手掌一翻,一件薄如蟬翼,交疊而起的天青色袍衣出現在其手中。

「我天蟄蟲一族,乃是以肉體堅韌強橫著稱,而且天蟄蟲一族乃是上古神獸妄蟄後裔。」

聽見耀風說天蟄蟲一族乃是上古神獸後裔,成心眼前猛然一亮。

但凡神獸之屬,不止血脈高級,而且皆擁有各種神秘莫測的天賦之能。

「我們天蟄蟲一族進階,六階以下,凡進一階,體外甲殼皆會蛻皮一次,而這些蛻下之殼,對於那些世俗王朝來說,可以說是萬金難求之寶。

天蟄蟲殼,每一片就算蛻下,也是經年靈氣不散,堅固異常,猶勝精鐵。而且如果可以將其煉製進世俗士兵甲胄之中,除了尋常刀劍,根本無法傷其分毫以外,還能對一些天然的毒氣迷障,有着不小的抵擋作用。」

耀風將手中那天青色袍衣交給成心,成心接過以後,入手微涼。雙手分別捏住其衣肩兩旁,天青色衣袍如流水般舒展開來,其上有些淡淡銀文遍佈,光芒流轉。

「這件青袍被我命名為耀流蟄衣,乃是我化形以後,經歷雷劫的所蛻甲殼所煉製,當初化形雷劫之時,我只憑軀殼強度,便硬生生抗下六道天雷。

所以這件耀流蟄衣,在機緣巧合之下,蘊含了一絲天雷法則之力,小友既有雷屬性靈脈,想必知曉,靈師靈脈所蘊雷性,除非修鍊至大境界,否則根本無法與蘊含一絲天地法則的天雷相提並論,如果小友答應進入我族大長老的靈魂空間內,那麼這件耀流蟄衣,就是小友的了。」

看見成心臉上閃過一抹遲疑之色,耀風緊接着開口道:

「世間危險與機遇本就並存,我輩靈師修鍊,做的就是那火中取栗之事。」

成心手掌輕撫這件耀流蟄衣,果然體內那銀色靈脈有着不受控制的衝動。既有渴望,還有一絲天然的忌憚。

見成心還是有些猶豫不決,耀風接着開口道:

「不止這件耀流蟄衣,既然小友參加了此次荒地歷練,不論你最後是否決定要進入靈魂空間之內,這次荒地歷練,你都是那最終登頂之人。」

「三長老,還未分出勝負,不可如此行事。」成心聽聞,連忙擺手。

「在後來壓力倍增的蟄風之內,只有你一人可以起身勉強行走,就算我不將你帶到此地,最後也必然是你取勝,這點毋庸置疑。」

「至於最後要不要進入靈魂空間,小友可以仔細考慮一下。」耀風說完這句話以後,便將雙手交疊覆后,眼神望向溶洞之內那些造型千姿百態的鐘乳,不再開口。

成心思量許久。

一株可以達到小天品的靈藥,一件與自己靈脈屬性契合得不能再契合的通奇級別的靈器,一顆能夠抵擋道天境強者一擊而不損壞的高級葫丸。

如果自己拒絕進入那天蟄蟲一族大長老的靈魂空間內,這三件東西同樣可以到手,但是那件蘊含着些許天雷法則威力的耀流蟄衣,價值更是巨大,如果可以得到,對於自身幫助,就不只是錦上添花這麼簡單。

而且面前這位天蟄蟲族三長老,既然外表已經與常人無異,而且從方才的談話中成心推算,這耀風實力至少在五階之上。

雖說像這種高等級靈獸種族,化形期要比普通靈獸種族提前許多,但是能夠成為一族長老,其自身實力肯定毋庸置疑,而且此人剛才與自己交談之際,並沒有仗着境界,有着任何盛氣凌人之舉,所以成心其實對面前這天蟄蟲一族三長老,觀感不壞。

正如這耀風所說,世間危險與機遇本就並存。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耀風不惜大費周折,將荒地最終試煉放在這驚蟄峰上,就是為了尋找像自己這樣的靈師,而且現在自己已經知道了這天蟄蟲一族的秘密,如果自己真的什麼都不做的話,真的可以安全無恙的走出這處溶洞嗎?

想到這裏,成心也就不再猶豫,先是向身前三長老耀風和那一直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看着自己的耀萄恭敬一禮,隨後開口道:「晚輩願意一試!」

耀風聽到成心答應以後,臉上終於浮現出一抹真摯笑意。

隨後大手一揮,一條造型精緻的靈力飛舟便出現在三人面前,待三人都在那靈力飛舟上坐定之後,這條靈力飛舟便慢慢升空,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從這處溶洞消失。

…… 「獨眼龍別過去,給老子退回來!」

猛閻急忙喝止了一聲。

獨眼男子有些不甘的罵了一聲,然後遲疑著退回來了。

「據說是你小子殺了我三弟猛冥?」

猛閻挑眉問道。

「沒錯,你三弟猛冥正式被本少主所殺。」

林丞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林丞,說實話,我不信你能殺掉我三弟。」

一個六重武徒能殺掉一個五重武士?這樣的事若非親眼所見,是真沒有人會相信的,猛閻自然也不信,他咬牙罵道。

「不過,雖然我不信你殺了我三弟,但你小子既然承認了,那麼老子今日就要親手擊殺你,為我三弟猛冥報仇!」

罵完,他邁步向林丞行去。

「大哥你可得小心啊,這小畜生看著就很詭異,說不定他真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制敵手段呢。」

猛剎提醒了一句。

「一個武徒六重的武渣,我不信他真能翻天了。」

對於猛剎的話,猛閻是完全不以為然,他那張極為消瘦的臉上殺機盈然,繼續邁步向林丞行去。

「是啊,特么一個武徒六重的戰武渣,怎麼能夠殺死武士?哪有這麼逆天的事情,絕對是謠言,信不得。」

「這小子要是真能殺死武士的話,那母豬也能上樹了。」

「呵呵……就是,我也絕對不相信這小子能夠殺死武士。」

獨眼男子等人也是完全不信,大聲嘲笑起來。

聽到眾人的言論,猛剎也有些將信將疑了,心想林丞殺掉猛冥這事或許真是假的?林遠志以及陳發忠等人則是暗自冷笑,林丞這小傢伙太妖孽了,是不能用常理來理解的,看他此刻那閑然淡定的摸樣,必定是擁有制敵必勝的手段,算起來他殺死的武士可不是一個兩個了,今日,林丞這小傢伙,也必定能將猛閻擊殺。

「小畜生,你看到老子行過來了,竟然也不跑,呵呵,今日活該你要命喪我手,給我去死吧。」

猛閻走到了林丞跟前,森然的一笑,揚掌向他拍去。

嗞啦——就在這時,憑空出現了一道耀眼的雷電,電光火石間打在猛閻身上。

「呃啊——」

猛閻當即慘叫一聲,翻倒在地上,頭髮和衣服頃刻間被雷電化為了灰燼,他身上的皮膚也被燒焦了,渾身上下冒煙,烏七八黑的,那摸樣真是要多凄慘又多凄慘,雖然沒有立即死掉,但已是有氣出沒氣進了。

「媽的老小子,小爺我至於逃嗎?是我死在你手上還是你死在我手上呢?呵呵呵……」

林丞戲謔地笑道。

「咿——咿——呀——呃——」

猛閻張嘴咿咿呀呀了幾聲,然後一口氣沒上來,兩眼一翻,氣絕身亡了,也不知道他臨死前到底想說甚麼,估計是很後悔沒有聽二弟的話吧。

「這這……猛閻大人竟然真的死了?他竟然真被林丞殺了!」

獨眼龍一伙人剛才口口聲聲不相信林丞能殺死武士,還冷嘲熱諷說是謠言,但是此刻,林丞將猛閻秒殺,像是一記耳光重重地甩在了獨眼龍一伙人臉上,頓時把他們打懵了,一個個都目瞪口呆。

「大哥——」

「林丞你個小畜生,老子要殺了你。」

見自己的大哥被殺,猛剎不由的雙眼通紅,好似瘋狗一般吼叫著向林丞撲來。

剛好系統倉庫里還有一顆雷烈子,就它送猛剎下地獄吧。

林丞意念一動,拇指大小的物體便是從身上閃掠而出,旋即嗞啦一聲響,憑空出現的雷電打在猛剎身上。

「呃啊!」

伴隨著這聲慘叫,猛剎當即翻倒在地,落得了他大哥同樣的下場。

「少主威武啊!」

「少主真是威武啊!」

「少主,你真是太厲害了,膜拜膜拜啊!」

……城中人群見林丞秒殺了猛閻和猛剎兩人,不由發出如雷般的歡呼大叫聲,彷彿是面對一尊神靈出世般的,無任男女老少皆是用膜拜的目光看向林丞。

「看來承兒的威望,比我這個當城主的還高啊,要是他能留在青俞城接替我的班當城主就好了,可惜……這是不可能的啊。」

林遠志望著那歡呼的人群,苦澀地一笑。

「叮鈴,恭喜宿主林丞殺死兩名六重武士,獲得800經驗值,400成功值。」

系統提示聲突然響起,林丞欣然一笑,目光落到那個獨眼男子身上,說道,「獨眼龍,你剛才不是要殺我么?好啊,你現在過來殺我吧。」

「咕咚。」

獨眼龍下意識的吞咽了口唾沫,目光顫抖地看著林丞,此刻在他眼裡,林丞就是一尊死神,他哪裡還敢上來攻擊林丞,不自覺地向後倒退了幾步。

當然,此刻獨眼龍不知道林丞沒有雷烈子了,要是知道的話,以他的實力殺掉林丞,可以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是,他絕對沒那個膽出手攻擊。

「快逃!」

獨眼龍倒退了幾步之後,大叫一聲,隨即轉身撒腿逃命,與他一起的那些武士,也都嗡的一聲四散逃命。

「追!」

「殺!」

「一個也別讓他們逃了!」

林遠志怒吼一聲,向獨眼龍一伙人追殺而去。

其他那些青俞城的戰士,也急忙追殺獨眼龍一伙人,攻擊聲,怒吼聲,慘叫著,再次在城中四處響起,真是響徹天地。

一個小時后。

城中的攻擊和慘叫聲完全消停了。

除少數幾個逃走的外,包括獨眼龍在內的攻城敵軍,全都被屠戮乾淨。

這場戰鬥。

青俞城這方是大獲全勝了。

此次林丞和林遠志在大嶺城把司徒家滅了,但回來的時候過於匆忙,司徒家的財物他們一點沒帶走。

堂堂一個城主府,銀庫里必定有巨額的財物,現在司徒家幾乎是沒人了,別人肯定會進府邸去搜刮錢財。

「自己和老爹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把司徒家滅了,他家的那些財物可不能便宜了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