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找人再多的人也不多,有了他們加入,雲拂曉有更多的信心找到南宮擎。

他們又等了半天,又有十幾名留在邊境當探子的龍魂衛找了過來。

這樣一來,他們的人手也不少,可以分成兩隊出發。

事不以遲,雲拂曉果斷的決定,留下一個人在這裏等候,看還有沒有人找來,其他人則分成兩隊,往南宮擎最後逗留的地方找去。

不管是龍魂衛還是山莊還是昭容娘娘家裏的人,他們都有各自的暗號,原路上也會留下暗號,所以假如再有人過來,他們也能找到他們。

雲拂曉是私下來找人的,他們來到邊境連駐站在那裏的軍隊也沒有去,是在城外找地方等候的,所以這次要去雪山,他們也準備繞路過去,不準備進城。

進城雖然省一點路程,但是卻會驚動駐軍,所以雲拂曉情願繞路也不想進城。

在雲拂曉尋人的時候,邊境的駐軍裏面也鬧得不可開交,支持尋人的,支持和遼人決一死戰的,各自爭吵著。

南宮擎帶隊追擊進了雪山,除了一開始有一些消息傳出來,之後就再沒有消息。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196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初次見面,兩個人都沒有急着談正事,只是隨意聊著。

十多分鐘后,西蒙補好車胎,洗過手回來,才重新打量眼前的桑德拉·布洛克。

曾經的時間線上,相對於茱莉亞·羅伯茨、妮可·基德曼這些演藝事業可謂一帆風順的荷里活女星,桑德拉·布洛克應該算是大器晚成的類型。

出生於1964年的桑德拉·布洛克在出演自己的成名作《生死時速》時就已經30歲了。

不過,憑藉着頗受民眾歡迎的『國民傻大姐』形象以及自身的勤勉和高產,桑德拉·布洛克從成名開始,就一直將自身演藝事業的活躍期保持了長達二十年以上。

2013年,當茱莉亞·羅伯茨等老牌女星已經開始逐漸淡出影迷視野時,桑德拉·布洛克依舊能夠憑藉《地心引力》獲得高達7000萬美元的破紀錄單部電影片酬,成為荷里活名副其實的票房女王。

現在的桑德拉·布洛克才剛剛22歲。

確實是『剛剛』。

西蒙周五傍晚返回洛杉磯之後就給桑德拉·布洛克打了電話,卻沒有將會面時間定在昨天。因為昨天是7月26日,桑德拉·布洛克的生日。

這是周四那天西蒙從女孩簡歷上看到的。

西蒙還從簡歷上看到,桑德拉·布洛克畢業於北卡羅萊納州戲劇表演專業,這也是他還沒有經過試鏡就基本確定讓對方來出演《羅拉快跑》女主角的原因。

由於超低的行業門檻,荷里活明星似乎總給人一種完全不用學習天生就會演戲的錯覺,但事實卻遠不是如此。

在荷里活,幾乎所有明星在成名過程中都需要或主動或被動地接受各種各樣的表演訓練。就拿著名的奧斯卡『釘子戶』梅麗爾·斯特里普來說,大部分人只看到梅姨一次次獲得奧斯卡提名,卻很少有人注意到,人家梅姨可是正牌的耶魯大學戲劇表演專業畢業。

那些只憑藉着一副好皮囊就想要在荷里活走上人生巔峰的無知者,最終更可能淪落到『山谷』里。

荷里活沒有任何一家電影公司會隨隨便便讓一個缺乏表演經驗的新人蔘演投資動輒數百萬美元的電影。同樣,《羅拉快跑》對於想要敲開荷里活大門的西蒙來說至關重要,他在挑選女主角方面也絕對不是表面上的那麼隨意。

此前向柯特妮發出邀請,也是在兩人幾次閑聊間,西蒙得知柯特妮已經在荷里活混跡了三年時間,而且還剛剛出演過一部電視劇,經驗和資歷都已經足夠。

現在,標準科班出身的桑德拉·布洛克同樣如此。

終究只是一部預算只有十萬美元左右的超低成本製作,西蒙還希望能夠將更多錢花在電影製作上,資歷更好看一些的專業演員是不要想了,眼前的女孩無疑剛剛好。

而且,還足夠熟悉。

汽車旅館的屋檐下,為了下午的這次會面,桑德拉特意穿了還算正式的女式襯衫和休閑長褲,此時見西蒙毫不客氣地打量自己,知道『試鏡』或許已經開始了,不由擺正了下姿勢,還試圖與西蒙目光對視。

不過。

這男孩竟然有一雙漂亮的藍眼睛。

自己都沒有。

生出這種念頭,不由就想起自己左眼角上那道小時候意外摔出來的疤痕,於是下意識側了側腦袋。

氣勢頓時就徹底泄了下來。

西蒙卻沒有注意到桑德拉表情中的這些細節,最後低頭掃了眼她腳上的平地涼鞋,就走到自己的自行車邊,在車把手上拍了拍,對桑德拉道:「走吧,我恰好還有些事情要辦,路上和你說。」

聽到西蒙開口,桑德拉·布洛克連忙點頭,莫名地覺得自己這種反應有些傻,緩了一小下,才指了指西蒙的自行車:「我們,騎車嗎?」

西蒙點點頭,道:「就在道格拉斯公園附近,你的車暫時就放在這裏好了。」

桑德拉·布羅卡想起自己剛才從那邊趕過來的距離,也就不再反對。

西蒙朝旁邊還在看熱鬧的西班牙老頭打了聲招呼,帶着桑德拉離開了汽車旅館。

雖然是周末,旅館外這條街上的車流依舊很稀鬆,西蒙將自行車推下馬路牙子,跨上車,還把背包遞給身後的女孩,才指了指後車座:「來。」

桑德拉·布洛克下意識接過西蒙的背包,感覺自己暈暈乎乎地就坐上了一個男孩的自行車。

側坐在後車座上,懷裏抱着一個灰僕僕的帆布雙肩包,桑德拉愣愣地望着開始後退的街邊草木,腦海里混亂的思緒轉啊轉,好一會兒才匯聚起來:爸爸,您的女兒要被騎自行車的窮小子拐跑啦!

心底某個壓抑不住的小人兒這麼喊了一句,桑德拉突然就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個念頭可真傻。

西蒙聽身後傳來笑聲,問道:「怎麼了?」

「沒,沒什麼,」桑德拉連忙搖頭,抓住了一些他的T恤下擺,主動道:「你可以叫我桑迪。」

西蒙應了聲:「好啊。」

「那個,西蒙,為什麼不和我說說電影的事情呢?」

「主要是一兩句話說不清楚,都答應請你吃晚餐了,我們有一下午時間,不是嗎?」

「好吧,但,總該有個故事把?」

「故事很簡單,小混混曼尼丟了10萬美元,他的女朋友羅拉必須在20分鐘內為他籌到這筆錢,否則曼尼就很可能被他的老大幹掉。」

「聽起來挺刺激的。」

「拍起來會更刺激,而且非常累,所以你要有心理準備。」

「我可還沒答應出演你這部電影的吧?」

「想像一下,很多年後,你開始寫回憶錄:當年西蒙·維斯特洛邀請我參演他的第一部電影,猶如命中注定,我立刻就答應了下來。這樣多傳奇,對不對?」

桑德拉再次忍不住笑出聲,道:「傳不傳奇我不知道,但我今天肯定遇到了一個自大狂。」

「嗯,這句話到時候就不要寫進去了。」

「呵呵。」

既然談及了電影的事情,兩人不知不覺就繼續圍繞這個話題聊了下去。

隨着西蒙更加詳細地介紹關於《羅拉快跑》的更多細節,桑德拉也逐漸意識到,無論如何,這肯定是一部非常酷的電影。

為了身後女孩着想,西蒙騎車並不快。

大概過了十分鐘,西蒙才帶着桑德拉來到道格拉斯公園附近的一家名叫『斯特朗鐘錶店』的店鋪外。

和別家鐘錶店不同,這家店可以為顧客提供手工定製服務。

西蒙是從喬納森的助理歐文·賴特那邊得到這家店鋪信息的,據說很多荷里活電影也會在這裏定製時鐘道具。 杯戶町

一輛迷你警車停在街道路邊,兩名靚麗制服女交警正在處理違停處理。

「喂!你們什麼時候到啊!給你們五分鐘時間馬上給我到場,把這些違停車輛給我拖走!」

宮本由美腦門擠出「井」字,咆哮對對講機喊道。

一旁的三池苗子流着冷汗,不敢上前打擾火氣正旺宮本由美。

由美今天怎麼啦?火氣怎麼這麼大啊?早上見到她的時候臉色已經不好,見到這些違停車輛,臉一下子拉下了。

來了親戚了么?

很快幾輛拖車出現,立馬把違停車輛拖走。

「那個…….由美,剩下的違停車輛,我們空閑的拖車沒有了….你看。」

一名拖車司機流着冷汗,小心翼翼詢問宮本由美,說道最後悄悄看一眼宮本由美。

宮本由美跟他們都是大熟人了,平時人家很好說話,但生起氣來卻很可怕。

「由美,算了吧!拖那麼多車,那些車主到時候一起鬧起來,車管所也很頭疼……」

三池苗子忍不住還是開口勸說,宮本由美深吸一口氣,然後雙手叉腰看一眼剩下沒有被拖走的車。

「算他們走運,三池,給剩下沒有被拖走的車,每輛給我貼張罰單!」

三池苗子:「………..」

很快,三池苗子給剩下沒有被拖走的車貼罰單,回到迷你警車裏之後,發現宮本由美托腮下巴靠在車窗,望着窗外的風景似乎在想什麼。、

三池苗子「咳」一聲乾咳,宮本由美回過神來,勉強微笑道:「三池,那些違停車罰單貼完了吧?」

三池苗子點了點頭:「是啊!有你這個盡忠職守美女交警在,誰能躲過你眼睛,可以跟我說說了吧?今天怎麼這麼大火氣?誰招惹你了。」

宮本由美聽到對方問道,沒好氣道:「除了那個宮野悠,還有誰能把我氣成這樣。」

「哦,原來是他啊!你們兩個還真不是冤家不聚頭啊!聽說他還搬到你隔壁住了,成了由美你新鄰居…….」

三池苗子微笑說道,宮本由美瞪大眼睛看着三池苗子道:「什麼?怎麼連你杯戶町這邊都知道這消息?」

三池苗子愣一下,戳下巴想了想道:「很難知道嗎?可是我聽大家閑聊的時候,好像都知道這事啊!說可靠消息來源都是警視廳交通部同事和一課同事透露的,現在警視廳都知道你和宮野警官關係很……呃…..我只是隨便聽她們說說啦!」

三池苗子說着的時候,發現宮本由美臉色瞬間變黑,立馬改口打哈哈說道。

宮本由美咬牙切齒道:「那些死八婆真夠閑,還有一課那些傢伙…….」

「滴滴滴~」

一旁三池苗子兜裏手機再響,見狀連忙掏出手機按道:「喂,你好,我是三池,請問你那位…….啊咧?高木警官?什麼事?嗯嗯嗯……由美在我旁邊,由美,高木找你。」

宮本由美微微一愣,一臉疑惑伸手去接電話。

高木那傢伙找她,打電話給三池幹什麼?搞得這麼麻煩還不如直接打她電話。

「喂,我是由美,找我是什麼事啊?高木。」

電話一頭,高木涉一臉尷尬笑道:「由美,我想跟你打聽一件事,剛剛打你手機打不通,所以猜你跟三池在一起,我想跟你打聽一下佐藤警官家庭地址。」

宮本由美臉色終於好一些,畢竟看這兩個CP曖昧懵懂男女之情傢伙,是一件多麼有趣的事。

「行啊你,高木,真看不出來你還要手段的嘛!追美和子先搞定她家人。」

宮本由美一臉調侃笑道,電話一頭的高木涉「誒?」一聲。

這個辦法好,我怎麼沒有想得出了,先討好丈母娘,到時候追佐藤警官的時候,有「內線」也是一個好輔助。

「不說啦!我是最近在查一件案子,跟佐藤警官家人有關,像諮詢一下他們,」

高木涉連忙轉移話題道,討好丈母娘的事先擱著,等找到兇手在一起去見見對方,這樣認可度及成功。

「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