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又道:「阿愚你餓不餓,表姐讓人給你煮了雞湯麵,你起來吃點東西好不好,一會兒要生產,你吃點東西就能把小世子安穩生下來,阿愚,吃點東西好不好?」

池玲瓏疼的咬牙,然想到肚中的孩子,看著秦承嗣隱隱泛紅的眼睛,也笑的很難看的說了聲「好」。

孫琉璃喜上眉梢,倒是沒想到,池玲瓏竟是把她端來的,那碗由人蔘和烏雞湯做的雞湯麵竟全都吃光了。她面色現在紅潤不少,孫琉璃心中也安了大半。

然而,不過才吃完東西。池玲瓏就又因為疼痛,小臉都整個扭曲了。

她一邊掉淚一邊推著秦承嗣出去,不想讓他看見她如此狼狽的面相。

秦承嗣卻像是腳上沾了膠水一樣,完全躲不開地,看著六月幾人一盆一盆的血水往外端,他面上的青筋都蹦起來了。

連池玲瓏都不能把秦承嗣勸出去,更遑論是其他人了。

如此。秦承嗣就呆在了產房中,幾個穩婆先時還被嚇得手腳都放不開。可當池玲瓏的叫喊聲更厲害時,誰也顧忌不上秦承嗣了。

孫無極到底不好進產房,只在外邊等著,看著六月幾人出出進進。一盆盆血水端進來,也是頭暈的險些腳都站不穩。

孫無極就這樣忍耐著,可等到天際的啟明星多亮了,內室中池玲瓏的慘叫也更加聲嘶力竭,嗓子都叫啞了,他也站不住了,一把拉住要走過去的七月,按著太陽穴問她,「怎麼樣了。你們王妃現在如何了?」

「開了八指了,產婆說,還要稍等等。不過也快了。」

孫無極從袖籠中取出一個白玉瓶交給七月,「這裡邊有一顆丹藥,可止疼生元,你讓你們王妃服下,對她有幫助。」

七月歡喜的應了,回去產房后。就將那東西餵了池玲瓏。

現在的產房一片血腥之氣,孫琉璃也早就沒了之前的穩重之態。看著現在的池玲瓏,她也有些站立不穩了。

池玲瓏躺在床上,身上臉上卻全是汗,汗水連她的頭髮都完全浸濕了,隨著她的掙扎,一縷縷的黏在臉上,秦承嗣看著她這副狼狽不堪的模樣,在看她蒼白的嘴唇,聽著她不住的大喘氣,心都要被撕裂了。

然他現在卻什麼都做不了。

「阿愚,阿愚,……」他什麼都說不出來,此時此刻,只能一聲又一聲的喚著她「阿愚」。

他知道女子生產,無異於一腳邁進了鬼門關,可他從不曾想,女子產子竟是如此兇險艱難的事情。

他的阿愚,他原本想要與她多子多孫的,可現在……只要這一個就好了,只要這一個孩兒就好了;若是時間可以倒流,他真想,連她肚中這一個,都從來沒有過。

池玲瓏已經要叫不出來了,可他聽著秦承嗣喚著她的名字,嘴唇也一下下吻著她汗濕的額頭和面頰,卻不由強扯出一個笑來,問他,「我,現,現在是不是,是不是很,很醜?」

秦承嗣搖頭,那廂幾個穩婆聽見這兩人的說話聲,卻不由提高聲音道:「王妃且先別說話,您再忍忍,聽嬤嬤吩咐,深呼吸,吸氣,呼吸……對,已經開了九指了,王妃您做的很好,馬上就能生產了。」

鏟倒真正開了十指時,池玲瓏聽到嬤嬤驚喜的說著「看見頭了」,她心中一喜,然而,渾身卻湧上來難以言喻的疲憊感和疼痛感。

正想要休息一下時,卻聽那嬤嬤大叫著道:「王妃,您用力,出來了,馬上就出來了……」

池玲瓏咬著秦承嗣的手臂,條件反射的用力,就在這一瞬間,她明確的感覺,有什麼東西從她身.下滑出來了。

那是,孩子,她和秦承嗣的孩子……

池玲瓏最後只聽到「啪」一聲巴掌聲,以及「哇」一聲響亮的孩兒哭聲,接著,便陷入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產房外的孫無極,看著外邊瞬間大亮的天色,東邊天際處,那耀眼的朝陽從地平線上一躍而出,聽著產房中,小傢伙中氣十足的大哭聲,扯動堅硬的嘴角,想要笑一笑,然那雙深邃五音的眸子中,卻在瞬間布滿水霧。

穩婆大聲賀喜的聲音傳來,孫無極聽著那聲音,「恭喜王爺,賀喜王爺,王妃生了個小世子呢。」

元劭出生了啊……

孫無極心念著秦元劭的生辰八字,袖中六枚銅板甩手而出。

顓孫世家,族人眾多,各有所雪,各有專精,然而,真正讓顓孫世家綿延至今的,卻是家族裡最高深的星算學和上古占卜之術。

那恰好是他學的最好的一門「藝術」……

產房中,嬤嬤快速將孩子清洗乾淨,抱上了最是柔軟不過的紅色小襁褓,笑著將小傢伙遞到了孫琉璃手中。

孫琉璃抱著懷中軟軟的小東西,眼淚啪嗒啪嗒留下來,卻還是語無倫次的說著,「賞,統統有賞,一人賞一百兩銀子。」

產婆們都驚喜過往的道謝,孫琉璃抱著孩子捨不得撒手。

而秦承嗣,此時卻雙手埋在池玲瓏溫熱的手心中,一滴淚水抑制不住流下來。

「謝謝你,阿愚,謝謝你……」(未完待續)

ps:多謝「千色蝴蝶」打賞的平安符,「卡通伶」親愛的打賞的財神錢罐,「無言mo」投的評價票,哇偶,今天三八節,評價票剛好38章,這是啥子意思啊喂?嘻嘻,這一章九千字,其中有三千字算是上月三十粉紅加更,嘻嘻,玲瓏終於產子了,小勺子出來了,撒花慶祝下。

… 「吶,浩仁君,讓我飼養你吧!」

白衣少女低聲在我耳邊喃呢著,話語帶着一絲輕佻與俏皮。

四月三十日,愚人節明明都已經過去一個月了,上天卻彷彿給我開了一個遲來的玩笑。

在東京都新宿區的一條牛郎街上,我遇上了人生當中最令人絕望的事。

……

……

轟隆隆——!

漫天的烏雲如男子厚重的身軀,黑沉沉壓了下來,樹上的葉子似年輕少女那欲拒還迎的手,亂鬨哄的搖擺着。

樹葉搖擺不定,但始終無法抗拒烏雲壓覆。

終於,在幾聲急促高昂的雷鳴聲響過後,大雨傾瀉如注。

四月中旬,受寒冷漩渦影響,出現在東京上空的雷雨,比以往來的更早了一些。

叮叮叮咚……叮叮咚咚……

「好了,今天就講到這裏,下課!」

隨着一陣英國大本鐘似的下課鈴聲響起,二年c班的教室里,藤原浩仁迅速收拾好課桌,又仔細檢查了一遍是否有遺漏的東西,這才起身離開教室。

「下雨了?嘛,正好今天有點急事,社團那邊請過假的,也不用去打工,直接回去了!」

路過走廊,浩仁掃了一眼窗外陰沉的天氣,搖了搖頭,快步下了樓梯,來到一樓的鞋櫃處換鞋。

正好此時,路過一群一年級的女生,其中有一位眼尖的短髮少女,發現了正在換鞋的浩仁。

「快看快看,那不是二年級的藤原前輩!」

「哇,真的是誒,藤原前輩卡酷一(好帥啊)!」

「吶,吶……這就是二年級那個成績全校前三,幾乎所有科目都是A,連除靈實踐課與選修的西歐攻魔課都是滿分的藤原浩仁前輩?」

「對對,聽說藤原前輩是籃球部的前部員,除靈部的副部長,還加入了劍道部,是劍道部主將呢!」

「還有還有……」

少女們談論的對象,藤原浩仁,是八王子高中二年級學生,也是這所高中的一位傳奇人物。

品學兼優,擅長劍道,體育萬能,這還不算什麼。

最重要的是,藤原浩仁不但身材高大,留着一頭陽剛男子的短碎發,還長著一張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且異常俊俏的臉,以及一口帥氣的鯊魚齒。

毫不誇張的說,如此俊俏的容顏,女性見了會在晚上不由自主的流淚,早上醒來發現床單濕了,男性見了會哭着喊著加入劍道部,努力學習劍擊。

這種每天睡覺都能被自己帥醒的感覺,恐怕也只有讀這本書的讀者才能體會到。

「呀,藤原前輩看過來了,看過來了!」

或許是少女們討論的聲音稍稍大了些,引起了浩仁的注意,他轉過目光,向這群高一的學妹們露出了一個善意的微笑。

「呀~藤原前輩對我笑了,對我笑了!」

「你胡說,他明明是對我笑。」

「藤原前輩的那一口鯊魚齒太帥了,笑起來好好看啊!

僅僅是因為浩仁的一個微笑,便引起了少們的集體尖叫,她們十分激動,一個個都高興地合不攏腿。

面對這種狀況,浩仁心中卻是沒有絲毫波動,早就習以為常了。

畢竟,重活一世,上天眷顧,讓他從小就生了一副人見人愛的面容,稍稍長大,更是朝着男神方向飛速靠攏。

沒錯,重活一世。

其實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一位穿越者。

前世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打工乾飯人,名叫甄浩仁。

因為架不住沉迷於拼兮兮提現遛狗小遊戲的同事的懇求,無奈點了一下同事發來的拼兮兮鏈接,準備幫助他提現助力的。

然而,點開以後,跳出的卻不是拼兮兮的界面,而是一個大紅包界面。

當時他也沒察覺有什麼異常,看到紅包條件反射點了下去。

結果,只聽一聲「恭喜您,助力成功,您獲得了重置人生的獎勵!」的機械合成聲響起。

隨後一陣天旋地轉,浩仁瞬間暈倒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他已經來到了這個平行世界的現代島國東京,還變成了一個嬰兒。

如今,距離那場意外穿越,已經過去了十七年了。

想到這,浩仁嘆息一聲,快速把鞋穿好,也沒再理會這群連腿都合不攏的少女們,拿上雨衣,便徑直離開了教學樓。

出了教學樓后,藤原不急不緩地朝着自行車棚走去。

不過,還未走到車棚,身後卻是傳來一聲急促的呼喊。

「藤原前輩,藤原前輩!」

轉過身,掃了一眼身後的來人,浩仁嘴角熟練地掛起一副溫和的笑容。

「是伊藤君啊,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前輩喊我誠就好,那個……上次的事,十分感謝前輩,阿里阿多!

如果不是前輩幫助,我險些被柴……咳……總之非常感謝!」

名叫伊藤誠的劍道部的學弟,伸手並做手刀狀,在脖子上抹了抹,隨後再次鞠躬道:

「為了表示感謝,我想請前輩一起吃個飯!」

「沒事的,舉手之勞而已,何況你上次不是借了我一些學習資料,不必這麼客氣!」

浩仁搖了搖頭,婉拒了後輩的邀請。

提到學習資料,伊藤誠忽然以手掩嘴,露出一副姨母笑道:

「嘿嘿,前輩,學習資料我這裏還有很多,前輩還要不要……」

「你還好意思說,我問你借的是你們巫術特長班的巫術筆記,結果你在筆記里夾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好了,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浩仁無奈搖了搖頭,不等伊藤說些什麼,直接揮手與他告別,只留下後輩君一人呆立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