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知道童小姐對我們家主意見多多,有時候恨不得我們家主死了,不過,看在家主偶爾對你的好,童小姐,就真的忍心讓家主餓死?」

童熙:「……放心,他惜命得很,不會餓死的。

真餓死了,看在他偶爾對我好的份上,我可以打電話到……」

童熙終究是沒有把那難聽的話說完。

陳叔聽這些話已經聽得耳朵起繭,見童熙忽然不說下去,他還有點意外,細想之下,便是偷著樂。

童小姐對家主已經有了心軟之意。

這是好事呀!

「童小姐,家主現在身心都在痛苦之中,又不吃飯,還要工作,這重重壓力會把家主壓垮的。」

童熙想到好友過來的那天,明楓的痛楚,她的心也扭成了麻花。

「陳叔,你把飯菜打包好,我勉為其難地跑一趟公司,給明楓送飯吧。」

童熙終究是無法繼續狠著心腸,任由明楓餓著肚子。

陳叔馬上就眉開眼笑,說道:「飯菜早已準備好,我馬上安排車輛,放心,我會跟家主說,讓家主給童小姐翻倍的獎金,作為跑腿費用。」

童熙失笑:「說得我好像很貪錢似的。」

她自己的小金庫都有好幾千萬元,是個小富婆。

當然,她這樣的身家在明楓面前,就是個窮人。

「童小姐不貪錢,也不缺錢,是我們家主的錢太多,多到沒地方花,童小姐是個好人,就幫我們家主花點錢,錢花得多了,家主才會有動力去賺更多的錢。」

以後童小姐成了家主夫人,在家裡專心地給明家開枝散葉,然後就是負責花家主賺回來的錢,多好呀。

童熙直接無視了陳叔的話。

陳叔那張嘴最會拍她馬屁的了。

陳叔親自進廚房裡拎著四隻保溫飯盒出來。

童熙:「……這麼多?

明楓胃口不算大,吃不了這麼多吧。」

每次她和明楓一起吃飯,都是她吃得比明楓多的。

「家主一個人吃飯也不香,到時候還得麻煩童小姐陪家主一起用餐,童小姐一定要擺出一副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這樣家主才能胃口大開。」

「我已經吃過了呀。」

她吃過了飯,還吃了那麼多的零食,哪裡還能吃得下去。

「沒事,童小姐只要往家主面前一坐,家主看著童小姐就會胃口大開的。」

秀色可餐嘛。

童熙伸手從陳叔的手裡搶過了那四隻保溫飯盒,轉身就走。

不想再聽陳叔胡說八道。 他周澤韜,在江南商界,以儒雅公子的人設,行走江湖。

他依靠着這個人設,不斷加入各種公益,官方組織。

藉機,讓自己的身份地位,越抄越高。

可。

眼看着,他或許,明年入選江南市『十大傑出青年』有望。

但!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沈珊那個賤人……卻突然,失蹤了?

被人轉移走了?!

聯想到以後,可能會發生的一切……

周澤韜的面色,便無比凝重!

這,關乎到他未來的仕途!

他不得不慎重!

「周少……這些錢,是怎麼回事呀?」一旁,那名女模特面色驚疑不定,同時眼中帶着一絲貪婪,挽著周澤韜的胳膊,嗲嗲的問道。

「周少,這些錢能送我幾箱嗎?」女模特有些貪心的問道。

「滾!」周澤韜直接狠狠一巴掌,抽在女模特身上!

女模特整個人直接被抽的癱軟在地上。

她捂著自己紅腫的臉頰,整個人有些懵。

周澤韜此時的心情,很差很差。

他沒有理會女模特。

而是直接拿起電話,撥通了他姐姐的號碼!

此時,周澤韜已經有些束手無措了。

這件事,必須第一時間通知姐姐。

……

而,與此同時。

深夜。

錢江城,周城安保集團。

頂層,最大的董事長辦公室,燈光卻依舊通亮着。

一名年輕的女子,正穿着OL工作制服,坐在椅子上,深夜加班,處理著公務。

她,便是周城安保集團,現如今,最大的掌舵人,周雪嫣。

也是周澤韜的姐姐。

她畢業於美國哈弗大學,工商管理學,博士後學位。

智商超群,切刑事手段,雷厲風行。

是一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女梟雄。

如今,她已經成功繼承了父親的衣缽,成為這個超級規模集團的掌舵者,代替父親,打理集團事務。

「叮鈴鈴~!」而就在此時。

周雪嫣的私人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周雪嫣微微一愣,疑惑的拿起電話一看?

是弟弟的來電。

弟弟深夜來電,有什麼事嗎?

她疑惑短的接起了電話。

幾秒種后,當聽到電話那頭,弟弟的彙報后……周雪嫣的俏臉,倏然,凝了起來。

「你別亂動,立刻在別墅里等我,我馬上過來!」

周雪嫣冷靜叮囑道。

而後,她當即穿上高跟鞋,關掉電腦,疾步走出了辦公室。

……

深夜,錢江周家私人別墅。

周澤韜坐在別墅內,抽著煙,心緒陳顫抖驚疑,提心弔膽。

別墅大廳內擺着二十箱血鈔票。

女模特被逼,也坐在沙發一旁,臉上還紅腫著……不敢動彈。

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

周澤韜,此時,坐在別墅內,焦躁不安的等待着姐姐。

而,就在此時。

突然,別墅的大門,密碼鎖,輕輕扭動了一下。

唰~

周澤韜的面色,微微一凝,他倏然抬手,從衣袖中,掏出了一柄漆黑的手槍,緩緩鎖定,瞄準了別墅的門口方向。 一天後,許恆樂在自己的床上醒來。

那半道雷柱,其實根本沒傷到她,反倒是斗獸場積累下來的沉痾,藉著體內激增的雷靈氣,又恢復了幾分。

她舒服的伸了懶腰,卻陡然發現,她的手烏漆麻黑的像對烏雞爪。

她急忙幻化出水鏡,隨即囧囧的發現,水鏡中除了眼睛是亮亮的,牙齒是白白的,其它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她急忙起床,給自己連施了兩個清潔術,把一身黑炭洗去,又用靈氣將如鳥窩般亂糟糟的頭髮梳順,盤了個簡單的道髻,又換了套乾淨衣服,才走出自己的房間。

望海上的雷電還沒結束,也並沒有失去了一道雷電而有所減弱,陌昊羽依然在屋檐下看風、看雨、看雷。

察覺她走了出來,他收回目光,遞了幾枚玉簡給她:「盡量熟悉。」

玉簡中,記錄的都是有關望海的消息。

望海,取意日夜相望,盼早歸。

望海是星沉大陸最貧瘠的地方之一,空氣中靈氣濃度只比斗獸場的地牢好上那麼一點點,僅能維持一個鍊氣修士日常的修鍊所需。

但望海又有個非常奇怪的現象,望海海水中的靈氣濃度遠高於陸地空氣中的靈氣濃度,據說在深海之中,靈氣濃度甚至遠勝於星沉大陸仙都,不過據說只是據說,因為從來沒有星沉大陸的修士,能順利到達深海,然後平安歸來,證實這不是據說。

不過陸地和海水中靈氣濃度的差異的確很明顯,也正是這原因,造成了海中妖獸的修為,普遍高於陸地上的修士。

但這並不是,望海唯一的危險,海中除了修為高於陸地修士的海獸外,還有望海詭異的天氣。

烏雲滾滾電閃雷鳴,在望海上,那是每個月都必有的天氣現象,一般會維持七天左右,然則光有雷電交加還不夠,望海的海面上時常會莫名其妙的颳起旋風,修士若遇上旋風,常會莫名其妙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望海也不完全排斥修士,每個月必有半個月的平靜期,修士可趁著半個月的平靜期,入海獵殺海獸。

是入海獵殺海獸,還是入海投喂海獸,其實每個入海搏殺的修士都知道,這是個五五之數,修士視海獸為靈石為修鍊資源,海獸則視修士為大補丸,所以即便是平靜期,入海獵殺海獸的修士,都不可能全部安全歸來。

七大世家自然看不上生存環境如此惡劣的望海,沒有七大世家勢力的把控,望海也自然成了散修討口飯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