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二人各自戴上那護腕,腦子一開始胡思亂想接觸到道家文化,就覺得大股知識量和文字好像驚濤拍浪一般湧入了腦海,整個人就像快要崩潰了一樣。

急忙取下那護腕,二人驚魂未定看向公孫勝,公孫勝卻是笑道:「不妨都告訴了你們,華夏道家文化便是那上古文明的傳承,因此可以揭開這些護腕內知識的傳承,沒什麼大驚小怪的,一開始腦袋就有些酸疼,適應就好了。」

朱武道:「也就是說,這裡面有著無窮的知識珍寶了?」

樊瑞道:「我沒意見,別給我整死見閻王去了就行。」

「那倒不會。」公孫勝笑道:「總之,延年益壽,養生之道,文武之源,在這裡面就靠你自己領悟了,這可以說是一個全面提升你們綜合能力的冥想寶地。」

朱武和樊瑞實在是驚呆了,公孫勝這寶物果然是天下奇珍,什麼上古文明的知識也能領悟滲透就夠厲害了,居然還有如此妙用!

此刻,他們幾乎完全懵在了原地,再怎麼經歷大風大浪,也是完全難以接受如此龐大知識量的,唯一的辦法只能慢慢來。

而說著到這裡,公孫勝又把身後道童拿來的幾本書冊取來,然後遞給了還在楞著的朱武和樊瑞。

「這是我畢生研究的戰略書冊和治國安邦之書,你們一定要好好輔佐董雙治理這個龐大的國家,不要出了差錯。」公孫勝說著,語氣也沉重了幾分。

朱武畢竟常年治理如此龐大的一個國家勢力,還是靈活多了,接過兵書就站起來深深一鞠躬道:「道長,晚輩在此謝過你對大漢帝國和陛下的十年貢獻了。」

公孫勝扶起他道:「兄弟言重了,不管我公孫勝所在何地,我們這幫人仍舊還是兄弟,我尋個清靜之所修身養性,也不是出家,以後有空來找貧道敘舊也不是難事。」

往前走了幾步,樊瑞也雙手抱拳,眼中儘是凝重神色道:「一清道長,我們是由衷佩服你,十年來,你為陛下和大漢立下了多少奇功偉業,如今的大漢帝國絕對離不開你的幫助,你卻要在這個時候功成身退,這等胸襟,實在是讓我樊瑞佩服!」

公孫勝什麼也沒說,他只是笑了笑,微微點了點頭,然後扶起了二人,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三人各自大笑,隨後宴席已經備好,徹夜長談后,第二日正午,樊瑞,朱武方離去。

雖然這次相聚的時間不長,但二人無疑都得到了許多寶貴的經驗,這些東西有實在的,也有存在於內心的,不管如何,這些事務都需要他們用心去慢慢體會,現在的朱武和樊瑞二人所不知道的是,未來的大漢帝國,將會是他們龍騰四海,中流砥柱的天下,他們將承擔起扶大廈於將傾,改造日月山河的巨大責任。

朱武,樊瑞跟隨公孫勝學習道法,修習兵書,成為大漢帝國後期首屈一指的頂樑柱人物,二人都活到一百二十歲,公孫勝在二仙山頤養天年,學文習武,每日和老友,忘年交許貫忠,蕭嘉穗等一起下棋作詩,也活到一百五十歲而逝去。

而與此同時,史進的府邸中,卻正在舉辦著一場盛宴。

今天,朱武來找史進喝酒敘舊,史進一家人高興得不得了,破例舉辦了隆重的宴會,好好慶祝兄弟團聚的喜悅氣氛。

「來來,史進兄弟,我先敬你一杯。」

朱武端起一杯酒跟史進碰了一杯,緩緩喝下,隨後笑道:「當初要不是我帶著陳達楊春來你的史家村借糧,恐怕後面這十年的事根本就不會出現吧,說來也是世事無常啊,有因有果,否則,我朱武還是那個小山賊,恐怕早就被官府給掃平全山了。」

史進卻是搖了搖頭苦笑一聲:「現在和妻子兒女在一起,每天生活倒也是幸福,要不是你朱武今天也來找我聊聊天喝酒,我倒快要忘了那些成年舊事了,談起陳達楊春,也讓我傷感不已,他們都是我的好兄弟啊,只可惜就這麼死在了戰場上,一個也沒活下來。」

朱武也嘆氣道:「楊春,陳達兄弟死了,我也難過,但我們如今還要振作起來才是,你可是當今的大軍區上將軍,神武軍以後的新一代頂樑柱啊。」

聽朱武說起來當年的往事,漸漸的,史進沉默了,他想起了很多。

自己在那個小村莊出生,自幼痴迷練武,後來,又遇到了師父王進,有幸得到他的指點,成就了一名一流高手的誕生,從那以後,慢慢認識了朱武,陳達,楊春他們這些所謂少華山的土匪。

那些人,卻給他從未感受過的兄弟義氣,跟這些人在一起喝酒聊天,是史進那幾個月除了習武之外,唯一的樂趣。

他想起來了自己最初上山的原因,那種滔天仇恨,對不公平,惡人橫行天下,卻無力改變的怨恨。

就好像他當年在少華山落草的時候,每天跟朱武,陳達,楊春三個兄弟一起對抗官府一樣。

漸漸地,回憶已經吞噬了即將失去性命的史進,這個二十六七的年輕人幾乎所有的意識。

他只覺得,自己所有心底深處深層次的意識都被喚醒了。

我,叫史進,陝西華陰縣人,父母過世早,是家裡,也是史家村的少莊主,算得上當地的頭號豪強大戶。

但,我們從來不欺壓百姓,不但對長工短工好,在災荒時,還給村裡困難百姓發放糧食借錢。

但,那些官府,畜生不如,和惡霸狼狽為奸,欺壓百姓,搜刮民脂民膏,官司害民,逼迫良民只得落草為寇來生存,都是些畜生中的畜生,沒有絲毫人性!

每一天,我都在跟他們的血腥殺戮對抗中,為我自己的正義而奔波。

我的腦海里,只有殺這個詞。

但在這無盡的殺戮中,我逐漸迷失了自己,在殺死這些畜生的時候,我也在思考,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能帶來公平,什麼時候才能徹底解決這些黑暗?

殺,能一勞永逸地解決這些問題和衝突嗎?

我,漸漸活在了仇恨中,迷失了最初的本心。

我史進原本是個莊主,只是和這些所謂的匪寇合得來相互結交便被官府圍剿害得走投無路,我從此只能落草為寇,你們竟然如此壓迫百姓,也不要怨恨被殺了。

後來,我遇到了這個叫董雙的男人。

是董雙大哥他那裡,給了我新的希望,讓我看到了正道的存在,我為他而戰,而他董雙,這個神秘的人,有這超出這個時代的發展體系,他能讓百姓們過上好日子,不讓我的人生悲劇重現在這片土地上,是他給了這個世道正義的秩序。

董雙這個男人,值得我史進為他效死終身!

時間飄逝著,史進的意識逐漸回到了現實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一句稚嫩的呼喊不斷徘徊在耳邊,徹底喚醒了他那一縷流浪在記憶長河中的思緒。

「爹,爹,陪我去練三尖兩刃刀啊。」四歲的小兒子從一邊跑了過來,拽著史進衣角喊個不停,卻把他給惹煩了。

「你這小毛孩,真是腦子笨的可以!」史進抓著兒子提起來罵道:「我史進這麼武學奇才天天教你練武,卻效果緩慢不得了,我每次都想打人了知道嗎,爹現在跟你朱叔叔喝酒,趕緊一邊玩去!」

說著,史進把兒子好端端放在地上,卻也沒有真的動手什麼的。

因為,他的餘光看到了遠處一臉不滿神色的林勝雪,瞬間就老實了,幾乎是笑著把兒子給放到了地上。

看老婆在一邊眼神不好,史進只能笑著不敢動。

朱武看向這院子內安詳的一切,卻發自內心笑了。

真希望這一切,能一直這樣啊。 而男子的猥瑣行為比較高明,竟然從劉黎明的腰間伸了過去,如果此刻被面前的這個美女發現,肯定誤以為是他的作為。

劉黎明氣憤不已,慌忙伸出手阻攔。

然而,這個猥瑣男竟然猛地一甩,將他的手推到了美女的身上,這讓劉黎明始料未及。

竟然上了這貨的當!

正要準備開口,而猥瑣男竟然顛倒黑白,對着自己大聲吆喝了起來:「流氓啊你,幹什麼呢!」

劉黎明微微蹙眉,一陣無語。而這時,電梯一陣晃動便停了下來,女子一驚,慌忙扶住電梯一邊,本來就害怕後面的男人撲上來,但回過頭一看,身後的劉黎明自己都快摔倒了,竟然用盡全身的力氣支撐著身體,盡量不讓自己往女子

身上靠。

這帥哥不錯,沒有落井下石,趁機吃我豆腐,女子暗暗的對劉黎明產生了好感。

就在此時,後面的男子又用力的將他一扛,他緊緊的貼在了女子的美臀之上。

「無恥,下流,卑鄙!」

女子猛地將劉黎明推了一下,瞬間怒火三丈。

迎著女人充滿怒火的目光,劉黎明無語的一笑,無辜的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說着,劉黎明看了一眼後面的男子,說道:「是他想對你下手,我攔住了他,他對我心懷恨意,報復,故意推我。」

而後面的男子卻陰陰一笑,說道:「小姐,你相信這是真的嗎?他這是在血口噴人,為自己的猥瑣行為找借口,誣陷我,我剛才還看他摸你呢,他就是趁機想吃你豆腐!」

「卑鄙,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啊!像你這種死流氓,我見多了!」

美女瞬間對劉黎明的印象一落千丈。

後面的男子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說道:「小姐,像這種流氓我見的多了,他就是圖謀不軌!」

聽到三個人在吵鬧,電梯的人都小聲議論起來。

「哎,你們說他們誰是咸豬手啊?」

「我感覺是離得最近的哪一個。」

「肯定是,看着他衣冠楚楚,怎麼干這種猥瑣的事情!」

「那可不好說,也許兩個人是同夥,在相互唐篩。」

聽到一邊人的議論聲,後面的男子心裏暗暗竊喜,心想,竟然敢壞老子的好事,那就別怪老子玩陰的了!

劉黎明也聽到了眾人的議論,他一臉的無語,這下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怎麼也說不清了。

然而,女子卻突然死死的盯着兩個人,最後竟然沖着劉黎明微微一笑,說道:「應該不是你!」

說着,她狠狠瞪了男子一看,喝道:「臭流氓!你這人看上去文質彬彬,其實屬於悶騷型,想騙老娘不是!」

緊接着,女子狠狠一腳踹在了男子的褲襠里。

「嗷……」

男子一聲尖叫,抱着褲襠,蹲在了電梯里。

剛好電梯到了十六路,女子二話不說,踩着高跟鞋,拎着小包走進電梯。

劉黎明看了看地上痛苦不堪的年輕人,滿臉的疑惑。

這女人,真是奇怪,剛才還誤會呢,怎麼猜到真正的黑手是誰?微微一愣,他發現自己也要下了,趕快快步走了出去。

女子走的也不快,劉黎明沒幾步就追上了她。

「美女,剛才謝謝你。」

「謝我什麼?」

女子淺淺一笑,說道:「如果你想要佔我便宜,早就佔了,更不會用那麼大力氣支撐著身體。」

女子的聰明伶俐,瞬間讓劉黎明對她產生了好感,主動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劉黎明。」

「黃鶯。」

兩人輕輕的握了一下手,黃鶯淺淺一笑,說道:「不會是想泡我吧?」

「不是!」劉黎明連忙搖頭:「我只是見了冰雪聰明的女人就想結交而已。」

「這是你和女孩子搭訕的方式嗎?」

女子的直接讓劉黎明瞬間陷入了無語。

看他尷尬的樣子,黃鶯笑了,說道:「逗你呢!一個大男人怎麼經不起開玩笑呢,也太悲催了吧!」

劉黎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遇到這個女人,自己突然害羞了起來。

「好了,不和你說了,拜拜。」說着,黃鶯就向楚氏集團的辦公區走去。

劉黎明苦笑不得,黃鶯確實長得不錯,身材高挑,活潑開亮,不過自己的女人已經夠多了,他只是產生了好感,並不是真的想進一步發展。

來到辦公區,一個女子便迎了上來。

「劉總,你來了,我去通知楚總。」

「不用了,楚總說過,我來了直接可以進去找她。」

劉黎明笑了笑,便輕車熟路的朝楚玉萱的辦公室走去。

「鐺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