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下一刻,長戟落下,直接洞穿楓青身軀,至死,楓青的雙眼都未閉上,無窮地恨意表明他死不瞑目。

與此同時,另一邊槐木清也是底牌用處,直接將幾名七品初段武者滅殺。

楓滅生鬆了口氣,一切都如他所願,下一步,只要將楓青他們毀屍滅跡,沒人會知道這一切。

如果非要說有什麼不完美的,可能就是沒能將復生之地武者一併殺死。

「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卧底啊,配合的不錯,完美無缺!」

突然,一聲大笑傳出,已經逃離的蘇北竟是再度飛回來。

楓滅生臉色一變,揮戟就朝著蘇北刺去,卻被蘇北一拳直接擊飛。

蘇北即便力竭重創,也不是一個楓滅生可以對付的。

「你若是跑了,那這一切,可能就要暴露了。」

看著倒飛出去的楓滅生,以及不遠處想跑的槐木清,蘇北輕輕說了這麼一句,又走過去,將楓青以及不遠處幾位七品初段武者的屍體收入儲物空間。

槐木清此刻時一動不敢動,楓滅生也是意識到自己麻煩了。

復生之地武者的話,空口無憑,王祖他們不會信的。

可是一但將這些屍體交出去,一切都清楚了,這明顯的傷痕,一眼就能看出,是誰下的殺手。

不遠處,劇烈爆炸產生的巨坑中,方平從裡面拍了出來,一臉不滿地看向蘇北。

「蘇北,這一切都是你的謀算,為什麼都不告訴我一聲?」

槐木生的底牌施展出來,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哪怕那一瞬間他都跑了,可是拖著傷痕纍纍地身子,豈能跑掉。

跑到一半,直接再度重傷,被打入巨坑著,勉強才活了下來。

再看蘇北這風輕雲淡地模樣,哪裡猜不出,一切只怕都是按照他的劇本來的。

「放心,你命大,哪怕硬接,我都不覺得你接不下。」

蘇北瞥了眼方平,淡淡解釋一聲,沒有絲毫愧疚。

方平能夠兌換不滅物質后,幾乎都鍛造真正的金身了,一身防禦比他都差不了多少,豈會這麼容易就被殺死。

又看向楓滅生和槐木清,頓時心中一陣大好。

魔種作用有限,尤其對於實力強大、意志堅定的人來說,更多的只是一種引導、蠱惑的作用。

例如楓滅生,他可以放大對方心中對楓青的憤怒,可以蠱惑他對楓青出手,卻不能打消他對自己的敵意。

而現在,有了這致命把柄在手,這兩人,徹底翻不出自己的五指山了。

兩名真王後裔,即便在禁區,也是身份極高的一批人,自己也算埋下兩顆不錯的棋子了。

ps:第二更送達,再度呼籲兄弟們多多支持,不求補上前面章節,但求訂閱後續內容,創作不易,需要更多人的支持! ,

[]

「啊?」遲郁一雙漂亮的桃花眼頓時瞪得滾圓,「你送去?你……你又想幹什麼?」

「見見他,看看他有沒有資格做溫家接班人?」

恢復了平靜的男人,最後,就只留給了遲郁這麼一句話。

遲郁聽到他這麼說,當然也就不會過問了。

因為,他這個表哥,別的或許不行,但是在看接班人這一塊,應該沒有人會比他有眼光。

——

溫栩栩是在過了整整三個小時,才見到她這個堂弟。

她見到了,氣瘋了!

「遲郁,你幹什麼?叫你去接個人接這麼久,我還以為人丟了,你知不知道我多著急?」

「……」

遲郁頭皮一陣發麻。

遲郁看到,沒有辦法,只得告訴了她:「我碰上霍司爵了,那傢伙居然找到這裡來了,不過你放心,他已經走了,我也沒有告訴你在這。」

「……」

一時間看著這個人,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狗男人,早就找到她了,還纏了她一夜,他居然還會天真的以為他不說,他就找不到她?

溫栩栩一言難盡。

就當兩人僵持的時候,被接回來的溫靳,靦腆的走了過來:「姐,那……我這行李放到哪?」

「啊,這個啊,你交給你鍾晚姐姐就行,對了,你餓了吧,我們已經做好飯了,現在就給你端出來哈。」

溫栩栩被這一聲姐姐叫得鼻尖發酸,一秒鐘,她的注意力就全落在這個堂弟身上了。

而這個高高瘦瘦的,帶著涉世未深青澀的大男孩呢?

在見到了堂姐后,也是十分的聽話,她讓他去洗手吃飯,他真的就乖乖的去洗手間了。

鍾晚看到了都贊了一聲:「這孩子,真乖。」

溫栩栩便更加高興了。

那個堂叔,其實待跟她們家關係還不錯的,他們是同祖輩,當年她們還生活這老家時,溫栩栩還依稀記得,他挺照顧她們家的。

當天晚上,溫栩栩便沒有回自己的小院。

她怕回去后,再遇到那個狗男人,然後又纏她,於是找了一個借口,說堂弟也來了,硬是在好姐妹鍾晚這死皮賴臉的擠了一個晚上。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那小院子里,也是沒有人的-

一個星期後,喬時謙終於說動了溫栩栩跟著他去m國找林恩。

關於林恩這個人,溫栩栩其實是知道的,她雖然之前只是順帶幫了一下雷蒙家族,但是一個對金融有著極其敏感的人,是會下意識的就去留意這些。

所以,華爾街的林恩,她是知道的。

她知曉他就是那裡的金融大鱷,更清楚他招攬她們這些人,實際上就是為了給他做事,而他具體做什麼?聰明的溫栩栩,也是能猜到一二的。

但是,那些對於她來說,都沒關係。

她現在經過雷蒙家族一事後,南希這個名字,在金融界幾乎已經成了黑名單了。

所以,她想要做大,唯一的辦法,就是榜上這條大魚。

溫栩栩帶上了溫靳。

本來是一起帶上遲郁和鍾晚兩人的。

但是,一個因為要拍戲,得回去。

而另外一個,又說要工作,沒有辦法,最後只能他們姐弟去了。

「南希,你要坐這邊靠窗的位置嗎?我記得你有點暈機。」

「啊?」

上了飛機剛準備坐下的溫栩栩,忽然聽到一起進來的喬時謙要跟她讓位置,她不禁有點動心。

她確實有點暈機。

可就在這時,跟在背後也一起上來的溫靳,卻忽然也靦腆的說了句:「姐,我想……跟你坐在一起,我有點恐高。」

「啊,這樣,那行,你坐我旁邊吧。」

溫栩栩立刻打消這個念頭了,隨後,帶著堂弟就坐在了另外一個雙人位上。

看得這邊要好意讓座的喬時謙,那叫一個臉色難看。

不過他沒多久后就恢復了自然,因為他知道,這個男孩是溫栩栩的弟弟,他沒必要跟他去計較。

一行人到了m國。

別看喬時謙只是一個律師,但是他的人脈也還是挺可以,到了這裡后,直接去找林恩不方便,他便帶著他們去了他一個朋友家。

「你們放心吧,這個朋友也是做生意的,而且也認識華爾街的人,我們在他們家住下,去那裡會很方便。」

「好。」

溫栩栩倒是對這些不怎麼在意,當下,她很爽快的答應了。

溫靳看到姐姐答應,也就跟著一起進去了。

不過,當姐弟倆到了那后,因為溫靳不會說英語,溫栩栩擔心他在這裡語言不通有事交流不了,便讓他直接住到了自己隔壁。

喬時謙:「……」

「喬大哥,謝謝你啊,要我幫你提箱子嗎?我有力氣的。」[] 段小明的表現就像是為了保護危濤而選擇的委曲求全。

但是危濤不認可段小明的做法:「事實?你是不是害怕公司處罰?早知道你這樣我一開始就應該報警,不,我現在就報警!」

危濤說完拿出手機就要撥打電話。

段小明忙制止他:「這種事情我們內部解決就行了,你報警幹什麼?」

危濤很生氣,說:「報警幹什麼?你老同學我先是被甩了一身尿,然後又被按在廁所打,你現在跟我說內部解決?怎麼解決?」

段小明臉色焦急:「你——總之,這事你聽我的!」

危濤:「聽你的?當時在衛生間聽你的我放手了,結果呢?結果他媽的他一個人把我們兩個按在地上打,這他媽是社會,不是在學校,你能不能清醒點?」

武波氣得不行。

這個段小明來賣房子真他媽是浪費人才,他跟他這個同學怎麼不去橫店演戲?

現在還在演,氣死我也!

想到這裡武波忍不住開口說:「草!你們兩個繼續演,我聽著!」

陳陶安沒有給段小明和危濤接話的機會,他右手拿起桌上的簽字筆,用筆帽敲了敲桌面。

很重,間隔久!

「咚!」

「咚!」

辦公室歸於安靜。

秦艷嬌站著,一雙媚眼在武波和段小明還有危濤身上掃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