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舒望晴恨不得現在就把寧振濤提過來,敢對歐陽夏丹出手,就沒想過後果嗎?

「病人家屬是誰?」醫生從急救室出來,喊道。

「我,我是她的朋友。」舒望晴忙道。

「病人情況不容樂觀,我們建議住院觀察。」

舒望晴聽的心裏一沉,「怎麼個不容樂觀法?」

醫生一臉難色,只道,「我們會盡我們最大的能力去醫治病人。」

聽到這話,舒望晴也明白是什麼情況了,歐陽氏現在只有歐陽夏丹坐陣,現在歐陽夏丹又出了這事,恐怕歐陽氏又要亂成一鍋粥,關楊也……

舒望晴擔憂地看向關楊,關楊也很聰明,知道舒望晴的想法,忙道,「我沒事,我不會讓人欺負我,也不會讓其他人趁虛而入。」

舒望晴暗道關楊懂事,可很多事情不是一個小孩子就能掌控的,單說外面的記者,關楊恐怕都應付不來。

記者們最喜歡胡亂報道,甚至在沒有事實根據前就隨意猜測,中傷別人,關楊是一個孩子,若是他們對關楊惡言相向,那就太沒有職業道德了。

舒望晴想來想去,決定帶着關楊出面,總不能讓事情一直這麼發展下去,歐陽氏需要一個人來鎮場。

記者們見舒望晴和關楊一同出來,一窩蜂湧了上去。

「舒小姐怎麼會出現在這裏,你不是說歐陽氏以後和你毫無關係嗎?」

「歐陽氏是和我沒有關係,但關楊是我看着長大的,我不能坐視不管。」

「舒小姐是因為關楊還是因為歐陽夏丹,我聽說舒小姐經常去歐陽家,和歐陽夏丹的關係也不錯,據我所知,歐陽夏丹對歐陽氏不利,已經被所有人唾棄,你和歐陽夏丹頻頻往來,實在很難不讓人多想啊。」

記者故意把眾人的注意力引到別的地方,歐陽夏丹被害是沒錯,可和歐陽夏丹接觸最多的,是舒望晴,所以這其中是怎麼回事,也和舒望晴脫不了關係。

「你們還真是敬業啊,什麼都查到了,」舒望晴嘲諷,「我的確去過歐陽家幾次,但不代表我和歐陽夏丹走得近,怎麼,你們是覺得我會和一個有過節的人成為好朋友?」

事到如今,舒望晴必須「澄清」她和歐陽夏丹的關係,倒不是害怕,而是擔心被人利用,如果有人藉此做文章,說舒望晴和歐陽夏丹關係不錯,目的就是為了圖謀歐陽氏,甚至把關楊作為一個工具來利用,那就對她們很不利。

歐陽夏丹的受傷也必須好好調查,只有裝作她們兩個不合,才能保護關楊,查清真相。

「真是這樣嗎?那舒小姐頻頻去歐陽家是為了什麼?」

「當然是為了看我!」一直默不作聲的關楊高聲道。

「小朋友,我知道你年紀小,什麼都不知道,但現在不能胡說八道啊。」記者哄道。

「我沒有胡說八道,胡說八道的是你們,」關楊臉一板,氣勢洶洶道,「阿姨對我很好,也很照顧我,我在聞家的時候,她就一直很關心我,我回歐陽氏,也是阿姨送我回去,你們不要以為我是小孩子就什麼都不懂,誰對我好我分得出來,今天你們在這虛情假意關心我,我也清楚是什麼目的,歐陽氏由我說了算,你們那些話留着哄自己吧。」

關楊是一個孩子,所有人都覺得,這孩子這麼小,哪能繼承歐陽氏,又有什麼主意,可今天這麼一說,他們才發現小看了這孩子,也忽略了孩子有自己為人處事的方法。

舒望晴看關楊獨當一面,心裏有些欣慰,也是,歐陽夏丹教導他這麼久,關楊也應該長大了。

「你們還有什麼要問嗎?」舒望晴道。

眾人面面相覷,本來有很多要問,可是看關楊都發聲了,他們的問題就都咽回了肚子裏。

舒望晴帶着關楊回去,醫院那裏已經派人照看,既然有人想對歐陽夏丹下手,那就要好好防備,聞霆北也讓阿域加緊了防範,不管是歐陽夏丹還是歐陽志剛,都不能有事。

「霆北,你覺得是不是寧振濤動的手?」舒望晴問。

「不是。」聞霆北派人看着寧振濤,他從頭到尾都沒有一點動靜。

「不是寧振濤,那就是和他合夥的那個人了,他們是盯上歐陽氏了!」舒望晴恨恨道。

「歐陽夏丹之事在調查,望晴,這段時間你不要離開我身邊。」

聞霆北的意思她明白,歐陽夏丹在出事之前,只和舒望晴接觸過,舒望晴是最有嫌疑的人,但之所以沒有被調查,是因為關楊說舒望晴對他很好,很照顧他,歐陽夏丹和舒望晴是敵是友誰都不清楚,但看關楊這態度,也就知道舒望晴在歐陽氏有一席之地,恐怕歐陽夏丹出事以後,舒望晴就要暫時接手歐陽氏了。

可這合理嗎?舒望晴可是聞霆北的女人,聞氏和歐陽氏向來不合,舒望晴對歐陽夏丹出手,可動機是什麼?

沒有人猜得到,舒望晴好像是一團迷霧,讓人看不透也猜不準。

但歐陽夏丹出事,沒有任何人同情,本來歐陽夏丹就因為她的所言所行引起爭議,歐陽氏的人更是巴不得歐陽夏丹趕快離開,他們並不知道歐陽夏丹才是那個對歐陽氏最有功的人。

舒望晴讓關楊回到聞氏生活,歐陽氏已經不安全,歐陽夏丹出事以後,她更怕關楊的安全受到威脅,

關楊也十分謹慎,同時也對舒望晴很是感激。

「阿姨,我不會讓他們欺負你,只要有我在,歐陽氏不會有人害你。」

外人都說舒望晴才是最覬覦歐陽氏的人,但只有關楊知道,舒望晴只是關心他。

舒望晴看關楊懂事了不少,很是欣慰,「你和以前真是不一樣了,也是個獨當一面的小傢伙了。」

關楊臉紅了紅,「因為我想保護你們,所以必須變強。」

舒望晴蹲下來,和他同一高度,「我知道你的想法,但現在很多事情都有未知的危險,你乖乖在家裏待着,等過去這段時間再回歐陽氏,可以嗎?」

關楊點點,「我聽阿姨的,可歐陽阿姨怎麼辦?會不會有人對她不利。」

「我會讓人保護好她,但你也要保護好自己,」舒望晴給他一部手機,「有什麼緊急情況要第一時間告訴我,歐陽氏你也暫時不要回去了,我知道你心裏的責任感,但歐陽家只有你了,你保證自己的安全,就是對歐陽家最大的貢獻。」

關楊明白舒望晴的意思,點了點頭。 峰揚和雪青離回到了房間,二人坐在椅子上,商量著第二次圍剿的對策。

「我剛才感知到了店長的氣息,那可是天境強者。」雪青離突然道。

「若是他能祝我們一臂之力,那可就輕鬆了。」峰揚兩眼放光,「要不然我們去請他出陣?」

雪青離搖了搖頭:「我聽美琪姐說過,白虎門聯絡線不會隨便出兵,除非有宗主令在手,才能調動聯絡線的人員。所以我們現在根本不可能請求店長幫助我們。」

峰揚點了點頭:「的確,不過我們現在的實力也不弱,峰航手下少了兩個青伯,我們多了一個金尊,實力差距已經大幅度縮小了,我相信下次已定能勝利。」

「但願吧。」雪青離嘆了口氣,「你可得想想怎麼對付馮城主。」

峰揚聽了雪青離的話,不由得搖了搖頭,然後站起,看着將要落下的月亮。

此時的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肚白,太陽的光輝隱隱約約撒在大地上,月亮漸漸消失,新的一天已經開始了。

但是如何解決馮城主,還是一個問題。

「雖然已經確定的差不多了,但畢竟還只是猜測。」峰揚搖了搖頭,「現在只是通知了王爺,也不知道王爺會不會相信,所以我們自己得加強防備。」

「嗯。」

「現在是三更,還有點早,等五更過了,我就去找王爺,再商量一下圍剿的事宜。」峰揚道,「我們還可以休息一下。」

雪青離點了點頭,為了峰揚解除封印,他們兩個人一整晚都沒有睡覺,這麼一說倒是覺得困了。

二人稍作休息,天大亮的時候,便是迫不及待的來到了王爺府。少許通報之後,府兵將峰揚和雪青離引到王爺的房間之前,王爺已經是在門前等待他們了。

「王爺。」二人拱手抱拳,向王爺行禮。

「進來說吧。」王爺一轉身,向屋子裏走去。

峰揚和雪青離趕緊跟上,三人進了房間,按次序就坐后,王爺先開口了:「我知道你們想幹什麼,再圍剿一次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對方的白帝強者我們如何去應對?」

峰揚笑了笑,九天便是出現在三人面前。

「王爺,我這隻靈獸現在可以發揮出金尊巔峰的實力,加上您和劉家主,還有百里將軍,一定能將那白帝強者圍殺,他不過是一個白帝初期而已。」峰揚道,「而我通過秘法就可以將峰航拖住,待你們斬殺了魔鴉影,就來幫我。既然是圍剿,那我們就是要靠人數的優勢。」

「可以。」王爺點了點頭,「等會兒我就召集他們,準備第二次圍剿。」

「那就辛苦王爺了。」峰揚站起,抱了抱拳,「對了,還請王爺千萬小心馮城主,峰揚雖然不能完全確定,但是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他絕對和峰航有勾結。」

王爺苦笑了一聲,沒有說別的,然後倒茶送客。

峰揚和雪青離從王爺府出來,向阿狸拍賣場走去。

「王爺還是不太相信。」峰揚苦笑道。

「沒辦法。」雪青離攤了攤手,「我們沒有辦法提供相應的證據,只是一面之辭,根本沒有說服力。」

「嗯,到時候我們自己注意一下,千萬別被馮城主暗算了。」峰揚道。

二人回到了住的地方,雪青離準備去看看拍賣,只留下峰揚一人在房間中。峰揚盤膝而坐,將那些能量晶體碎片放在面前,仔細端詳。

「九天可以使用少許的巫火。而且效力比百轉鬼蝶上的強大一些,如果使用九天的巫火,這能量晶體碎片燃燒會很快,我吸收的也會更快。」峰揚心中道,「我現在已經是粉冥武王巔峰,看看能不能通過這個,直接突破青伯的實力!」

「九天!」

峰揚將九天召喚而出,九天便是知道峰揚的意思,一張嘴,一團黑色火焰便是出現,將一片能量晶體碎片包裹起來。

瞬間,便是有精純的青色能量從中流露出來。

峰揚不斷地運轉天禪定,吸收著能量晶體燃燒形成的能量,不斷過濾,然後送進自己的氣府之中。

峰揚清楚的感知到,自己進入粉冥武王巔峰以後,自己氣府之中的能量,有一部分已經是形成了大大小小的能量晶體碎片,等這些碎片全部融為一體的時候,就是他晉級青伯的時候!

就在峰揚逐漸的同時,王爺已經是將劉晨陽等人再次召集了一次,眾人商討過後,決定明天便是再次圍剿峰航。

商討完畢,王爺派人將消息傳給了峰揚,峰揚和雪青離都開始為明天的戰鬥做準備。

一天的時間飛快而過,已經是到了第二天,王爺和劉晨陽早已經是在中心廣場帶着人準備好了,峰揚和雪青離到的時候,就差馮城主了。

沒一會兒,馮城主便是帶着人馬到了中心廣場,峰揚注意到,馮城主帶的人,比上會多了不少。

「王爺,讓您久等了。」馮城主走向王爺,抱拳行禮。

「無妨。」王爺擺了擺手,然後轉向身後的人,一揮手,「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我們就出發,今天一定要圍剿成功。」

一聲令下,幾千兵馬浩浩蕩蕩地向峰家快速前進。

人馬之前,是峰揚,雪青離,劉思慧帶隊,兵馬上方,王爺,劉晨陽,以及馮城主和百里策是踏空而行,十分霸氣。

不一會,眾人便是到達了峰家,但出乎意料的是,峰航和魔鴉影已經帶着人,在門口等着他們了。

「看來峰航早就做好準備了。」雪青離將嘴湊到峰揚耳邊,小聲道,「肯定是有人提前泄露了消息,不然我們趕過來的時間,他們不可能組織的這麼有序。」

峰揚點了點頭,悄悄看了眼馮城主,然後不再說話。

「手下敗將,還敢來這裏造次,真的是不知好歹!」魔鴉影上前一步,道,「今天我必定要你性命!」

「哼!大言不慚,你以為我們就真的拿你沒辦法了嗎?」王爺也是上前一步,一拂袖袍,朗聲道,「今天就讓你嘗嘗我上古帝國的厲害!」

「好。」魔鴉影笑了,「那我就要看看你們如何勝我!」

說着,魔鴉影一揮袖袍,騰空而起,腳踏於虛空之上,周身黑氣不斷縈繞,然後形成一對黑色雙翼。

「上!」王爺大喝一聲,也是飛身而起,火焰能量不斷凝聚,周身的溫度也不斷地升騰。

見王爺發話,劉晨呀隨之身形一動,無數金屬粒子在周圍空氣行飄浮,隨時都可以化為劉晨陽想要的兵器。

「就憑你們二人,要殺我,還沒那麼容易。」魔鴉影笑了笑,道。

「那如果加上這個呢?」

話音一落,一團黑氣出現在王爺和劉晨陽身邊,然後化作一個鷹首人身的怪物。這便是峰揚召喚出來了九天。

九天一出現,便是發出了一聲銳利的鷹啼,隨之張開雙翼,自口中對着更高的天空吐出一團黑色火焰。

九天被封印了這麼長時間,也是憋了好久,這次出來能活動活動手腳,心中也是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