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因為……

她已經不是人類了,而是半人半神的存在啊!

「區區毒素?」

格溫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你未免也太小看……我的『毒素』了吧!」

頃刻間,毒素髮作!

「啊啊啊啊……」

阿加莎面容扭曲,喉嚨里發出不似人聲的哀嚎慘叫,致命的毒液侵入體內,導致渾身的血肉,都在呈不斷潰爛腐敗的跡象!

「我的毒,可沒那麼簡單!」格溫的靈壓一瞬間跌落,整個人顯得有些萎靡不振,虛弱無力的道:「注入你體內的毒素,是我提取了自然界所有蜘蛛中,最猛烈、最致命的毒素啊。」

自然界已發現的蜘蛛品種,大約有四千種以上,其中只有不到五百種蜘蛛,是完全沒有毒素的,剩下的三千餘種蜘蛛,都具有各式各樣的毒素!

提問。

在自然界無數生物里,最致命的獵食手段是什麼?

是鋒利的牙齒?還是強壯的體魄?亦或是以假亂真的偽裝?再或是驚人的速度?

都不是……

最致命的獵殺手段,是毒!

而她在將灰白色的角質蟄針,刺入阿加莎腹部的那一瞬間,便注入了多達數十種致命毒素!

因為從阿加莎的外表來判斷,對方很可能已經屬於人類的範疇了,所以為了保守起見,格溫刻意在分泌製造了更多的毒液。

毒液里混合了神經性毒素與組織溶解性毒素,而且其中隨便一種,只需一毫克就足以置人於死地!

當然了。

格溫心裡很清楚,這些自然界內最猛烈的毒素,或許對人類來說很致命,但對阿加莎卻並不致死!

所以。

她還注射了另一種毒素!

在注入阿加莎體內的毒液里,還包含了一種極為特殊的毒素——靈魂溶解性毒素!

這種毒素很特別,它既會不針對神經,也不會針對肉體,只會針對你的靈魂,進行溶解性破壞!

一旦被這種毒素侵入體內,除非格溫本人的意願,為其注射分泌的抗毒血清,否則中毒的對象,將永遠無法拔除這種靈魂毒素!

注意,是【永遠】!

這種毒素最可怕的地方,並不是它足以溶解靈魂的能力,而是它一旦被注入人體,便會如同附骨之蛆般,永遠留在你的靈魂里!

無法祛除!

無法解毒!

無法擺脫!

與其說這是一種可怕的毒素,倒不如說更像是某種,從規則層面上的『破壞』靈魂效果!

格溫為其取名為——阿波羅!

在古希臘神話之中,阿波羅既象徵著光明,同時又象徵著死亡,掌管著瘟疫與醫藥,二者的區別僅有一線之隔。

正如懸於天際的太陽,會永遠在大地照臨下光芒一樣,『阿波羅』的毒素亦然如此,它會永遠存在於你的靈魂層面。

但這並不意味著她無敵了。

相反這個『阿波羅』毒素,還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風險。

每次使用『阿波羅』,不僅會消耗巨量的靈壓,還會對靈魂產生極大影響,事後至少需要修養一個月,才有可能繼續使用。

也就是說……

格溫只能將『阿波羅』,作為自己最後的一張底牌,不到萬不得已之時,絕對不可輕易動用!

阿加莎很幸運。

她是格溫在初次領悟到犧牲真意后,第一個品嘗到『阿波羅』滋味的人!

「不……不可能!」999首發l

阿加莎面色劇變,驚恐的嚎叫著:「這到底是什麼毒素?為什麼我無法祛除它?」

「阿波羅!」

格溫虛弱的連站著都在搖晃,唯獨那雙猩紅的雙眸,依舊充滿了森寒的殺氣:「把這個名字永遠銘記於心吧,因為它……將會伴隨你直至死亡!!!」

「啊啊啊——」

阿加莎哀嚎著向後退去,腐敗的血肉不斷潰爛,渾身鼓起一個個黃色的膿包,皮膚呈現出一種壞死後,血痂在體表覆蓋而成的深黑色!

嗤……

黃色的膿水和潰爛的血肉,散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腥烈而又刺鼻,就好像是屍體腐爛后,又被濃硫酸腌了一遍的感覺!

「不……不可能!」

阿加莎發出癲狂的厲嚎,宛如從地獄里爬出的惡鬼。

只見阿加莎的左半邊,屬於人類的那副軀體,此時已經被格溫混合毒液,腐蝕的只剩下一具森森白骨了。

但這對阿加莎而言,並不能算是問題,真正讓她痛苦如遭烈焰焚的源頭,是靈魂!

她能清楚的感覺到…

自己的靈魂正在腐爛,就好像在被烈火灼燒,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劇烈痛苦,不斷的侵蝕著她的大腦神經。

「儀式……我還有儀式!」

「只要有儀式…..只要有儀式……只要有儀式……區區一點毒素……根本不是問題!」

阿加莎瘋癲的喊著,跌跌撞撞的奔向了儀式,就像是即將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中了數十種混合毒素和阿波羅,居然還能移動嗎?」格溫心底升起一抹駭然,瞳仁驟然縮至針尖細小,上前想要攔住阿加莎的腳步。

「滾開!!!」

阿加莎尖嘯一聲,澎湃的魔力如潮水般激蕩而出,一巴掌將格溫拍飛,然後沖向了儀式!

那是她最後的機會!

只要儀式可以成功,那時她將進化成『神』,區區毒素根本不用擔心!的確,自從孟勻易和白抒凡兩人合二為一,一同做起股市配資這件事以後,讓白抒凡突然間有一種身價陡增,左右逢源的實惠體驗。

所有認識她的人,以前都僅僅把她當成一個讓人羨慕的工薪階層。

房地產公司的白領,的確算得上是一份光鮮亮麗的工作。

以前,大家僅僅會羨慕她有一份這樣的好

《千金聚散》第二百四十八章白抒凡的新想法 紀星興奮的跳上了車。今日的事情,他雖然不是主角,但是也覺得好特么威風啊!

老秦家這麼多牛逼人物,一個個像孫子似得跟在身後。

這在之前,完全就是不可想的事情。

銅井親自拉開了後面的車門,秦天小心翼翼的扶著蘇酥上了車。

將要關門的時候,銅井想到什麼,低聲道:「大少爺,其實,大爺也不容易。」

說完,見秦天臉色變色,他急忙關上了門。

車子啟動。

車內,蘇酥忍不住問道:「老公,那個老人家說的大爺是誰?」

「難道是——」

忽然發現秦天臉色陰沉的可怕,似乎非常忌諱那個人,便吐了吐舌頭,知趣的沒有再問。

現在,她已經能體會到,秦天以前在這個大家庭受到了何等的排擠和冷漠。她摟着秦天的胳膊,把身子靠近他,頭歪在他的肩膀上。

這個男人,以後她來疼!

跟往常相比,諾大的秦城,似乎因為一些事情,都變的有些不一樣了。

寬大的街道空蕩蕩的。

紀星也不再說話,他按照秦天的指示,開車出了城。很快,來到了一座山下。

看着山腳下來玩的道士,蘇酥忍不住疑惑的道:「老公,你要問道?」

秦天神色變得複雜,猶豫了一下,還是低聲道:「帶你去見一個人。」

他握著蘇酥的手,緩緩朝前面走去。

拾階而上,走了一段,很快,蘇酥就有些氣喘。秦天直接將他橫抱而起。

「不要!」

「大白天的,人家都看着呢。」蘇酥羞澀的說道。

左右兩邊,確實有很多遊人以及道士,投來了異樣的目光。

只不過,當秦天看過去的時候,他們全都含笑點頭,報以善意的微笑。

秦天冷哼道:「我秦某人抱妻拜山,有何不可?」

「天下人無權議論!」

有力的臂膀,堅定的步伐!

一步一個台階,一個台階,在秦天的心目中,便是一叩首。

此刻的他,神情莊嚴肅穆,那是真的朝聖。

九百九十九個台階,當終於登到山頂的時候,環顧青松綠石,清幽道觀,他的眼中,卻多了幾分怯懦之意。

這裏已經是平地,蘇酥可以自己行走。她感受到了秦天的心情,也變的安靜下來。

靜靜的挽著秦天的胳膊,默默的給予慰藉和支持。

夫妻倆,朝後山走去。

後山,松林。

走入松林,野花環繞的空地之上,赫然有一座墳墓。

墓碑上刻着六個字:愛妻藍芝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