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迎面飛來的箭就在眼前,嚇得靖鉑緊閉雙眼,迅速的將門給關上,心不停的砰砰個不停。

站在靖鉑身後的靈薇,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她見靖鉑似乎有些被嚇到了,有些擔心的來到他的身邊,「靖鉑,你沒事吧。」

兩腿開始顫抖的靖鉑,回神的看著身旁的靈薇,只見她張張嘴,也聽不清她嘴裡說的什麼。

一直蹲在房樑上的子軒,將剛剛發生的一幕都看在眼中,不由覺得有些好笑的笑出了聲。

聞聲,靖鉑以為是外面的人進屋了,立馬將靈薇給拉到身後,兩眼警惕的四處看著。

雖然他也被剛剛發生的事情嚇的不清,但是保護靈薇是他意識潛在的。

躲在靖鉑身後的靈薇,也有些緊張的緊緊拽住他的衣袖,不得不說,她雖然在之前很嫌棄靖鉑留下來,但是現在她也很慶幸,有靖鉑在。

不然要是只留她一個人在這裡的話,突發現在這種情況,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是我。」子軒也不想嚇唬他們兩,身形一閃,就從房樑上跳了下來。

此時一直站在屋門的霞浦看到子軒的武功居然這麼高強,一時之間,心裡倒也鬆了一口氣。

抬頭看了眼外面的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打鬥聲,她能夠更加的確定了,這些人應該就是沖著她來的吧。

至於跟這些人打鬥的另外一群人,想必就是保護這個青城的吧,現在的她多少也有一些慶幸,慶幸在那種情況下遇見了青城,也慶幸,他們願意收留她,躲避危險。

「子軒大哥。」靈薇看清來人後,立馬從靖鉑的身後跑到了子軒的身旁,一臉高興的喊道。

見此,靖鉑心裡多少也有些不是滋味的,也沒多說什麼的走上前,「子軒,你可是外面出了什麼事情。」

「外面的那群人應該是沖著這位姑娘來的吧。」子軒說完,轉頭看了眼不知道在想什麼,愣在那裡沒有說話的霞浦。

「霞浦,你放心,現在我們有子軒大哥保護我們了,你也不會出什麼事情的我。」靈薇擔心霞浦是不是被嚇到了,急忙的來到她的身旁,拉著她的手說道。

「你們難道不會怪我,如果不是因為我的話,也不會招惹來這些是非?」看著靈薇的樣子,霞浦心裡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放心吧,青城既然決定讓你留下來,那自然也不會擔心會惹什麼大麻煩的。」靈薇不想霞浦的心裡有太多的負擔,看了眼靖鉑和子軒,「我們就在屋裡待著。」

「嗯嗯。」子軒贊同的點點頭,下意識不由多看了幾眼霞浦,不過很快將視線給收了回來,快到霞浦根本沒有察覺到,「你們倆就在屋內待著吧,不管聽到什麼動靜都不要出來。」

「是。」靈薇明白的點點頭,不等霞浦開口,便拉著她進屋了。

「那女人到底什麼來路,這些人顯然也不是好對付的,恐怕是沖著她的性命的。」等靈薇帶著霞浦進屋后,靖鉑壓低嗓音看了一眼子軒,有些好奇的詢問道。

現在有子軒在,靖鉑自然是不需要擔心的,也就沒有之前那麼的害怕了。

「不知道。」子軒毫不猶豫的搖搖頭,這不光是靖鉑想知道的,也是他想知道的。

看來想要知道這其中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恐怕還是要等到今晚的事情結束后了,到時候再問她也不遲的。

他也不擔心霞浦不告訴她,想必經過今晚的這個事情后,她也能看出,到底誰才是為了她好,才是想要讓她活命的。

這些黑衣人的用意很明顯,就是要殺她,要不是主子早有先見之明,叫他安排了一些暗衛在周圍,不然的話,恐怕布莊早就被他們給闖進來了。

見子軒都不清楚這女人的來歷,靖鉑也就閉嘴不在多問什麼了。

「大哥,我們這方傷亡慘重,打不過啊。」侍衛一瘸一拐來到黑衣人的身旁,有些束手無策的說道。

「增援的人還沒有來嗎?」黑衣人微皺眉頭,似乎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好沒有。」侍衛搖搖頭,看著黑衣人,似乎在等著他能夠立馬想出一個辦法才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真不明白這些狗仔記者,怎麼就不能報道一些正面的東西啊?」

「都說是狗仔了,專門去報道那些不實的傳聞,挖明星的私隱挖不到也得自招一些,要不心裏多難過呀!」

另外一部分馬上就要脫粉了。

她們認定了李澤明就是有了女朋友,欺騙了她們這些大眾粉絲。

那些女友粉老婆粉很多都紛紛脫粉了,不僅如此,還在底下什麼難聽說什麼。

「我真是瞎了眼,怎麼會喜歡上李澤明這種口不對心的人呢?真是太傷我的心了!」

「脫粉脫粉脫粉!」

「祝你們兩個早日分手!」

「明星好像每次都是有了戀情很久了,被拍到了才肯公開,之前答應粉絲那些,有了戀情就會公開,都是屁話好多人都是因為有了孩子被抓到才公開的,說不定他們兩個早就隱婚了呢,還欺騙我們這些大眾粉絲,真是不要臉!」

兩邊的粉絲就這麼在底下,你一言我一語的掐了起來。

經紀人那邊看到爆出來的娛樂新聞時,着實被嚇了一跳。

他沒想到李澤明會這麼衝動,直接把路棉心從酒店抱出來,而且毫無遮掩的情況下,這不是擺明了是找死嗎?

他們家藝人一直都挺乾淨的,沒什麼黑歷史,這現在突然之間被潑上了黑水,氣得他眉心疼。

經紀人是了解什麼情況的,這個時候也不用問李澤明該怎麼處理,立刻找了公關去處理這件事。

同時工作室發出了一則聲明。

「李澤明與照片上的nancy小姐並非情侶關係,nancy小姐是李澤明的老闆,因為身體原因突然暈倒,李澤明只是好心的把nancy小姐送到醫院而已,並非外界猜測的兩人是情侶關係。

如有部分媒體或者造謠生事者,胡亂髮表不負責任的言論,我方會追究法律責任!」

隨後,工作室立刻放出了一張李澤明抱着路棉心走進醫院的照片,並附帶了上面的時間。

很快有熱心的粉絲跑到醫院去打聽。

粉絲的力量還是很龐大的,包括醫院的醫護人員,也有很多是李澤明的粉絲。

這個時候紛紛在言論下面發表評論,並且曬出了病房裏面兩個人的照片。

病房裏,李澤明正在拿着手機打電話,而路棉心躺在床上,穿着病號服,手上打着點滴,昏迷不醒。

「這個我是可以證明的,我就是醫院的護士,今天李澤明抱着那位小姐來的時候,那個小姐高燒不退,到現在還昏迷不醒,而且兩個人也沒有過什麼親密的行為,純屬同事關係。」

「我也可以證明,我是醫院的急診室大夫,這個病人就是我接待的,的確只是送病人過來看病而已。」

這是一個私人醫院,雖然平時都會保護病人的私隱,但是醫院覺得畢竟涉及到了公眾人物而且帶來了負面影響,才允許護士和大夫發表聲明,為了澄清藝人的緋聞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李澤明方面也非常感謝醫院的配合,對醫院的領導說了很多感謝的話。

其實他早就料到了會有這樣的結果,只是沒想到所有的輿論評析的竟然這麼快。

或許是因為他在圈裏攢下的好人緣,也有可能是nancy在圈子裏的地位比較高。

所以很多知名藝人都紛紛出來替兩人澄清。

紫筆文學 宮外,終於安靜了。

歐陽沉沉干瞪著眼,等到天徹底都黑了。

她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歐陽沉沉力氣大,吃的也多,尤其是每次大量耗費了罡氣后,就胃口大漲。

偏偏宮女被她趕走後,宮內真的一個人都沒有了。

幾塊糕點根本不夠她塞牙縫。

一想到陸音這會兒正在享受燕窩雞湯、鮮蟶蘿蔔絲羹、鯽魚舌燴熊掌等等一道道美食,她就更餓了。

「先去御膳房裡弄點吃的。」

歐陽沉沉餓的胃都要疼了。

她身上的宮裝不倫不類,想了想,找到了貼身宮女一套宮女裙換上,趁著夜色,向著膳房摸去。

歐陽沉沉繞過幾條走廊,不遠處就是御膳房了。

可沒走幾步,就見不遠處繞出一個人。

那人看到她,喝得微醺的眼中多了一道喜色。

「姑娘,敢問你們七公主住在哪處宮殿?」

那人眉目俊朗,一襲書生長袍,斯文之中又帶著幾分浪蕩,可不就是陸音。

話說陸音在夜宴上聽說歐陽沉沉病了,心想著去看看。

可他不熟悉大冶皇宮,又無人帶路,一不留神就迷路了。

好不容易遇到了個宮女,他快步就朝著歐陽沉沉走去。

歐陽沉沉哪裡敢答話,她腳下一個蹬踏,就要腳底抹油開溜。

可她剛躥起了半步,只覺得身子一沉,輕功使不上來,身子往前一傾。

更倒霉的是,她剛走到了一片人工花池邊,人就往池子里栽去。

「喝了酒,變醜了不止,還沒有了罡氣?」

歐陽沉沉只覺得晴天一個霹靂。

這酒真的有毒。

撲通一聲,歐陽沉沉就跌進了池中。

「小心!」

陸音頓時酒就醒了,他跳入水中,把宮女抱了起來。

「姑……」

陸音只覺得心神一震,月色下,女子緊閉著眼,她的睫毛長而密,微微顫抖著,就如振翅欲飛的蝴蝶。

她的皮膚光滑皎潔,唇飽滿而又紅潤,小巧秀氣的鼻,還有胖瘦相宜的身材,增一分太多,減一分太少,就是抱著好沉,分量十足。

見女子雙目緊閉,臉色蒼白,氣息微弱,陸音頓時急了。

「好餓啊,陸瘦子,怎麼還不走。」

歐陽沉沉懶得睜開眼,她只想大口吃肉大口喝湯。

忽的,她覺得唇上有什麼東西,軟軟的,帶著酒香。

歐陽沉沉猛然睜開眼,就見陸音那張臉,無限倍放大呈現在眼前。

他的唇貼在了她的唇上。

他正在用口給她渡氣。

歐陽沉沉感到心跳不斷加快,心像是要跳出來了一般,體內的熱血涌動。

「姑娘,你不用擔心,陸某人一定會救……」

陸音話音剛落,被人倏的推開了。

那名宮女一臉驚嚇,就如受到驚嚇的兔子,躥走了。

陸音站在池中,耳根子紅紅的,他輕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