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嗯。」周序坐在餐桌上,大致說了相親那天的事:

「她就跟我說了下大概,然後說有事就離開了。

沒留聯繫方式。

所以相親應該是失敗了,沒來得及跟老媽說。」

「失敗?」周凝月有些不解:

「相親怎麼可能會失敗?這次相親其實就是讓你看看喜不喜歡,你同意相親就算成功。

你不同意相親才算失敗。

娘說你沒拒絕,所以相親就是成功的。

婚都訂了。

魔道中人都知道,魔道聖子的未婚妻是有魔道神女之稱的秋淺。」

「哈?」這次輪到周序驚訝了。

不僅沒失敗,合著直接都訂婚了?

訂婚這種事,都不用他這個當事人嗎?

周凝月吃着臭豆腐一臉笑意的看着周序道:

「知道自己有未婚妻了,是什麼感覺?

娘說你都找不到女朋友。」

周序望着月姐,張了張口道:

「我與閣下,人狗殊途。」

單身狗也是狗。

「我現在還小,你見過八歲女孩子有男朋友嗎?

那是早戀。」周凝月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周序沒接腔,月姐能一會把自己當客人一會把自己當主人,現在需要當小孩,她自然也不會遲疑。

「你應該說點浪漫的,秋淺啥也不懂很容易就會被你哄到手。」周凝月說道。

「浪漫的?」周序想了想道:

「從此煙雨落青城,一人撐傘兩人行?」

網上看的,那時候多看了兩眼便記住了。

「太可惜了。」周凝月看着周序搖頭嘆息。

「可惜什麼?」周序好奇。

「可惜是對你姐說的,不是對你未婚妻說的。」周凝月想了想道:

「等你加了秋淺好友,在把這個發到朋友圈,肯定有效果。」

周序:「……」

還是算了。

他不想去打擾朋友圈的寧靜。

讀書時,他學盡武林絕學,領悟俠之大義,所以..

懂他的人比較少,朋友圈一直都很安靜。

主要是列表上沒什麼人。

是他的錯,選了一條與眾不同路。

如果能夠再讓他選一次,這次他選屏蔽所有好友。

畢竟有一次他一高興,發了句:彈指神功已經大成…

沒人懂他。

回家爸媽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老媽買了不少補腦的東西,跟他說學習壓力不要太大.老爸喝了點酒告訴他男子漢大丈夫,誰沒個少年狂。

「……」

中二了下,至於嗎?

周序換了個話題:

「月姐在畫什麼?」

他的目光放在客廳的陣法上,月姐很經常在那個位置折騰。

「給你修鍊用的,最近很多人都想冒險來引出你,我覺得我們應該主動出擊。

讓他們把你的名望傳出去。

讓更多的人知道你的殘暴,嗜血。

具體等我朋友來了再說,不過得先讓你入品。」周凝月說道。

主動出擊?

周序想了想,是要去打明南楚他們,那工資還結嗎?

隨後他把注意力放在月姐的朋友上:

「月姐說的朋友是誰?」

「搬過來一起住的那個啊,應該就要來了。」周凝月說道。

咚咚!

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周序頗為疑惑,誰沒事敲他家的門?

爸媽回來了?

不至於,又沒有什麼事,他們回來幹嘛?

「是我朋友,算算時間也該來了。」周凝月從椅子上跳了下去,跑去開門。

她的腿是不能碰到地上的。

身高差了些。

月姐的朋友?

周序跟着過去,他要看看來人究竟是誰,不管是男是女,他都不能讓對方住下。

希望對方識相一點。

只是當月姐把門打開的時候,周序愣了。

一時間有些錯愕,因為門口站着一位女子。

還是他認識的女子,只是畫風有些不一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還愣著作甚?」

陳有道回頭看到徐夜原地不動,催促了一聲。

徐夜回答道:「師父,你先走,我尿急,馬上來!」

「……」

陳有道微微皺眉,腳尖輕點,直逼天際,看了一眼西方的天際,又閃電般落了回去,然後朝着玄妙觀掠去。

徐夜迅速喚出古圖。

方圓五百里範圍,山川河流,樹林,晚霞,全在徐夜的視野範圍之內。

拔出月華劍,在元清山以西四百里的叢林之中,落下劍勢。

……

與此同時。

茂密的叢林地帶,萬獸即將結束這一天,進入睡眠狀態,亦有一部分野獸,妖獸即將開始夜晚的獵殺。

咔嚓……天空彷彿裂開了一般,響起巨聲。

叢林里的妖,靈,獸,皆抬頭張望。

他們看到一把長達不知幾何的巨劍,在晚霞的照耀下,劃破了虛空,緩緩而來。

堅韌折射著紅霞,迅速掠過西方的山川,河流,與叢林。

劍光!

一閃而過的劍光,令叢林里的無數生靈跟着一顫。

緊跟着,眾生靈,看到了那把巨劍,飛速下墜!

無數的凶獸,瘋狂逃竄!在叢林里濺起塵沙,無數的鳥獸飛離了叢林。

妖獸,精靈,無不為之一顫。

一時間,叢林大亂。

它們瘋狂跑向叢林之外,山包之上,它們掠向遠方,幾乎拼盡了全力。

很快。

他們發現那把巨劍的目標,不是它們。

那寬大無比的衝天巨劍,落入叢林的一刻,轟!

巨劍竟在叢林中來回划動……

一劍又一劍的划動!

每一劍,都狠狠地劃在了大地上。

震懾人心。

每一道口子,都宛如溝壑。

前後不到一盞茶的功夫,那把巨劍停止了躁動,噌的一聲,回到天際,鑽入雲端,消失不見。

四面八方的眾生靈,驚駭地看着那被巨劍攪亂的叢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