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農部官員躬身道:「陛下,您這邊請。」

朱訓樘跟隨着他,來到了一片小院子裏。

院子裏綠油油的,一株株矮矮的作物,有的地方裸露著,依稀能看到根部的情況。

朱訓樘脫口而出道:「土豆?」

農部官員一愣,隨後臉色驚喜道:「好名字,多謝皇帝賜名,土豆,好貼切的名字。」

這馬屁,恩,舒服。

朱訓樘好奇道:「這種作物怎麼來的?」

農部官員仔細說道:「十餘年前,先帝曾吩咐農部仔細收集東洲作物,分類歸納,農業部走訪各地,不斷收集,這種作物便是從南部野人部落交換而來,據他們說,好像是從南方的印加傳來的?」

「印加?」

朱訓樘仔細回憶了一下腦海中微薄的知識,印加文明好像是一個很燦爛的文明,大概也是這段時間消失的,據說盛產黃金。

朱訓樘目光微閃,看來有必要提前準備一下,得先派一些人查探一番。

不過此事先不着急。

「土豆種植條件極其簡單,而且產量豐富,經過實踐,可以大力推廣。」

農業官員繼續介紹道。

朱訓樘吩咐道:「這個事你們農部負責,先在一個地方搞個試點,把這些作物推廣一下,此事事關重要,做得好,朕還有賞賜。」

「謝主隆恩!」

眾臣跪下齊呼道。

玉米,土豆,水稻,玉米,棉花。

大明算是已經集郵完畢,後世最主要的作物都已經開始種植,加上氣候適宜,土地肥沃,大明的農業基本不會出什麼大問題了。

殷人只要吃的飽,國內的局勢就不會發生太大的騷亂。

朱訓樘欣慰地返回到了宮中。

周婉兒臉蛋紅撲撲得,一臉嬌羞,任人宰割的模樣。

朱訓樘的邪念不由滋生,不過天長地久,不急於一時。

就在朱訓樘準備調教宋念雪的同時。

散門邑,大明軍隊駐紮與此。

郭威面色嚴肅,仔細盯着地圖,時不時地勾畫幾番。

大明入關第一戰,必須乾淨利落,否則辜負了皇帝的信任,那就完蛋了。

既使郭威有必勝的信念,但要乾的漂亮,也是非常難得事情。

他肩上的責任重大。

「報!」

郭威仍繼續低着頭道:「進!」

一位親兵走了進來,大聲道:「大帥,後衛指揮使有要事稟告。」

「讓他進來。」郭威放下手中的物件,想聽聽後衛指揮使羅誠的消息。

隨後,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走了進來,羅誠丰神俊秀,不過額角的疤痕破壞了面容,不過也增添幾分狠厲。

「大帥!」

望着羅誠,郭威露出溫和的笑容。

當今大明,最被眾人看好的都督接班人就是羅誠,他不僅出生高貴,祖父曾是明成祖的親兵,而且羅誠武藝高強,處事決斷,是公認的大將之才。

「指揮使有何要事稟告。」

羅誠拱拱手道:「大帥,危方族有一個部落派人來了。」

郭威皺起眉頭:「所為何事?」

羅誠吐出兩個字:「投誠。」

「人還在嗎?」郭威仍有些懷疑。

「在。」羅誠說道:「卑職已經將他帶來了,就在外面。」

「帶他進來。」

而後,一位穿着明服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他行為舉止皆與大明人沒有差別,不過從膚色還是能看出一些。

「小人拜見將軍。」

郭威面目淡然,沉聲道:「你來是為了什麼?」

這位使者恭敬道:「小人是來代替族落向大明投降。」

郭威呵斥道:「投降?」

「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危方部落早已歸順大明,你們忘恩負義,背棄了大明,此次本帥是來問罪,哪裏有投誠之說?」

使者很有眼色道:「對對,小人是來向將軍揭發危方三個部落有謀逆之心,他們忘恩負義,不知廉恥,族長心繫大明,特派小人來告發這三個逆賊。」

使者一口流利的大明話,成語也用的頭頭是道。

兩人冷眼相待,以前不投誠,偏偏派軍隊了才投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二人眼中露出深深的鄙視。

郭威返回大座。

抿了一口香茶,他輕聲道:「你讓本帥如何相信你。」

使者開始陳述……

大約過了半刻鐘,使者才匆匆地離開了大帳。

。 藺九鳳進入極陰之地,開始了每日簽到,然後默默修行的平凡生活。

這種生活換作別人,恐怕一天都撐不下去。

極陰之地陰冷,灰暗,深埋地下,雖然有靈氣滲透下來,但這裏遍地的墳墓,到處都有冤魂,沒有強大的實力是無法立足於此。

而有強大實力的人,也不會在極陰之地長久待下去。

唯有藺九鳳,他可以簽到,在世人眼裏可能很無趣的極陰之地,在藺九鳳眼裏,處處是寶藏。

他安心的簽到。

簽到完畢,獲得寶物就留着,獲得寶劍就存入劍匣里,獲得丹藥就給小白貓吃,獲得功法就默默的修行。

他的實力在穩步提升,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臨界點。

藺九鳳很滿意目前的狀態,他專心的提升自己。

外界的事情,他一點都不理會。

而且現在沒了大春來彙報,藺九鳳唯一對外渠道沒了,他也和外界徹底斷絕。

他就安心的在極陰之地提升自己。

羽化神朝在德帝的帶領下,全面發力。

藺九鳳進入極陰之地的第一年,德帝開始大肆修建武廟,分層次的推行下去,最低一級都擴散到了偏遠鄉鎮。

武廟是帶着國家意志降臨,德帝把皇家書庫全部搬入了武廟,並且在渭水河畔修建了一座巨大的武廟書院,最少可以容納五萬天才學生。

德帝又讓軍隊里那些退伍的兵,受傷的兵下放到鄉鎮的武廟裏,教導學生。

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可以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這樣一來,底層武廟最稀缺的老師問題也解決了。

而軍隊的老兵們也有了一個好的去處,退伍后也有保障。

武廟風風火火的創立起來,名揚天下,無數的人都想知道,進入武廟的條件是什麼?

德帝和內閣大臣們商量很久,頂着巨大的壓力,拍板決定。

免費入學!

只要是羽化神朝的百姓,他們的孩子只要想進入武廟,都可以免費入學。

德帝知道武廟對世家子弟,對宗門子弟沒有吸引力。

哪怕他搬出了羽化神朝的皇家書庫,哪怕他把皇家供奉們安排進去,分佈在各地的高等武廟當院首,依舊對這些出身好的人家孩子吸引不大。

德帝和內閣大臣們研究很久,到底該如何抉擇。

最後還是四朝元老的首輔大人硬氣,拍板決定:「既然吸引不了這些世家子弟,那就不強求他們,我們把目光放在這個天下最大的一群人里。」

「窮人!」德帝眼前一亮。

「是的,窮人,底層人士,他們一輩子都在辛苦勞作,生活的很累,為了養家餬口,不得不犧牲自己。」首輔大人點頭,他眼神燦爛,年老的身體里湧現了無窮力量。

他在為窮苦人士,為底層百姓發言,為他們謀取福利。

作為一生學儒的讀書人,他做到了一個儒生應該做到的一切。

為天地立心,為生靈立命,為往生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陛下,世人都在說,世家子弟多天才。」

「但他們卻不想一想,世家子弟一出生就有了別人一輩子都奮鬥不來的資源,他們是多天才,可我們爭取不來,唯有底層百姓,唯有那億億萬的窮苦百姓,他們才是羽化神朝的未來。」首輔大人沉聲道。

「世家子弟里,一百個人有一個天才,加以培養,便可以出師嗎,獨當一面。」

「底層百姓,窮苦人家比不了這個,但我們一千個人里出一個天才,實在不行,一萬人里出一個天才!」

「按照這個比例,照樣可以把世家,宗門給碾壓,只需要我們頂住壓力,悉心培養,這就是羽化神朝的未來。」

「在這個黃金亂世,能延續多少代,全靠這些窮苦孩子,他們成長起來,羽化神朝也不用受世家,宗門的牽制。」

首輔大人慷慨激昂道,說着自己理想里的事情。

全民免費入武廟,不為盈利,但求收穫未來。

德帝臉色激動,瞬間拍板:「好,全民免費入學,只要是我羽化神朝的子民,無論是誰,只要不超過十八歲,都可以進入武廟學習,修行,測試自己的天賦。」

「陛下英明,這可是利國利民,千秋萬代的政績啊。」首輔大人心悅誠服的跪下。

內閣大臣們也都高呼:「陛下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