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診室傳來了敲門聲,拯救了謝洋找借口想要離開的想法。

他走過去開門,是林城。

「謝少爺。」

林城先是恭敬的對謝洋行禮以後,走到了薄夜衾的身後。

「總裁,龐博已經蘇醒。需要將他清醒的消息,對外公布嗎?」

薄夜衾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著:「外界現在是什麼風向?」

外界,說的就是社會和媒體等對龐博的評價。

「回總裁,馬博城發了一個朋友圈,朋友圈的一個截圖說是龐博缺失2000CC的血,又有知情人士,將龐博自殺和車禍的真相發在了圍脖上,現在大家對龐博都是心疼和祝福的狀態。」

得知了現在外界對龐博的看法是正面的后,薄夜衾沉思了片刻。

「最少壓三天。」

如果現在就對外公布,龐博醒了。

一會讓民眾覺得龐博受傷的並不嚴重,二是極大有可能暴露顧妙妙救人的事情。

他並不太想要讓過多的人知道顧妙妙有這種逆天本領,因為會引來無窮的未知危險。

「是。」

林城沒有問為什麼,跟在薄夜衾身邊久了,自然也多少知道薄夜衾的想法。

……

明陽市。

顧甜甜跟著顧海來到了明陽市一高。

看著這破舊的一高,顧甜甜可是打心眼裡嫌棄。

要不是因為她坐了牢,那些富人學校都不收她,打死她也不會來這種垃圾學校上課!

可眼下沒辦法,她必須要儘快找到一個能夠接納她的學校,只有通過高考,考上了京都大學,霍家才會讓她進門!

顧海特別神氣的走進校長室,拿出了一張二十萬的銀行卡,「我給學校捐助一間圖書室,貴校給我女兒留一個學位,怎麼樣?」

國際高中一個學期,他也才給五十萬而已。

一高的檔次和國際高中相比,可謂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自然,這資助的錢,那就是要大打折扣!

二十萬對於一高來說,那就已經是一筆不少的費用了!

如果是之前,百立生可能會覺得歡喜。

可是在今天上午先是看到了世界級首富劉蓋茨,又看到了華國女強人企業家董朱朱以後,百立生在看著顧海這在趾高氣揚,拿著二十萬,就覺得自己拿到了全世界最多錢的樣子,只覺得鄙夷。

不過面上,百立生還是一副客氣的模樣。

「顧先生,我們一高並非是國際高中那樣,看錢買學位的。顧小姐想要上一高,我自然是歡迎的,但是前提是,顧小姐考試的時候,能夠通過。顧小姐只要考試通過,就算沒有這二十萬,也是可以。」

一聽百立生這話,顧海的心裡高興了起來。

他的公司因為他坐了一個月牢的原因,現在是有些亂。

又加上他在馬博城的宴會上,惹了事,一些想要巴結馬博城的人,紛紛不和他合作,公司現在損失不少。

如果一高不要這二十萬,那他也是省了。

於是,他看向顧甜甜:「乖女兒,你的意思是?」 聞聲。

慧生的目光一顫,袖袍下,攥到骨節發白的雙手,艱難鬆開。

他想救,但不敢。

最終他極其不甘心,且屈辱的低下頭。

心中卻有惡佛嘶吼:「小不忍則亂大謀,今天這事,算朝天廟,算貧僧栽了。」

「公孫瓚被抓,有內鬼!!」

見他妥協,不敢說話。

秦雲再度冷哼,掃過所有人,威脅道:「誰敢勾結西涼叛賊,就是這個下場!」

「給朕廢!」

「徹底廢乾淨了!」

冰冷的話彷彿將朝天廟的所有人都打了一個響亮的耳光。

眾僧再憤怒,也只能將牙打碎,往肚子裏咽!

憋屈二字,充斥了朝天廟僧人的心。

「啊!!」

覺真凄慘的聲音發出,只見他的一隻腿被豐老踩到,骨頭呈現詭異的彎曲狀。

他雙眼血紅,青筋暴露。

「老東西,你也別想好過!」

他怒極攻心,右手一拳含恨砸出。

豐老冷哼,如同鬼魅一般躲開,拳頭砸空,砸碎地面,裂痕叢生。

「哼,還敢逞凶,武僧之首不過如此!」

噌!

豐老拔刀!

頓時,一股可怕的殺氣浮現。

即便是秦雲,也是第一次看到他老人家拔刀,那垂垂老矣的身軀爆發出來的,是一股徹骨的寒意。

「陛下要你三更死,留你不得到五更!」

豐老呵斥,手腕抖動,刀尖劃破寒芒。

「不要!!」

眾僧嘶吼,拳頭緊攥,險些抑制不住要動手救人。

特別是三位方丈,覺明,覺智,覺奉,眼中難掩那股深沉的殺意。

但豐老的刀從未因此停頓,他只聽命於秦雲,秦雲不說停,那麼天王老子來了他也不停手。

「啊!!」

覺真的雙腳腳經被挑斷,鮮血噴射,極為攝人。

電光火石之間,鮮血濺到了慧生的臉上。

他佛韻十足的臉不禁抽搐一下,雙眼看着滿地打滾,被廢了四肢的覺真,怒火滔天。

眾僧僵在原地,眸子睜大,半天沒有說話。

秦雲不咸不淡道:「覺真,朕給你一次機會,說說怎麼回事。」

「只要你說,朕不殺你,亦不廢你!」

覺真趴在地上,抬起一雙腥紅的眸子,疼的冷汗連連,卻反倒激起了心中怒火。

「哼,貧僧什麼也不知道!」

「陛下殘殺僧人,侮辱佛門,你會遭到報應的!」

聞言,秦雲冷笑。

「朕會不會遭報應,這個不確定。」

「但朕可以確定,你不說的下場會比任何人都慘,武僧之首,武功高強是吧?朕就廢了你的丹田,讓你徹底淪為一個廢人!」

咯噔!

覺真瞳孔收縮,慌亂一剎。

死不可怕,四肢被廢不可怕。

可怕的是丹田被毀,那就真的永無翻身之日了!

他下意識的看向慧生,眼神里夾雜着一絲求救。

慧生深深看了他一眼,便艱難而無情的閉上了雙眼。

公孫瓚被抓現行,丟車保帥,這是一定的事,他也沒有辦法。

而後,輕輕念起了「南無阿彌陀佛」,像是在吟唱往生咒。

緊接着,所有僧侶看了覺真一眼,眼神複雜,最後緩緩坐下,唱起了往生咒。

整個大殿,瀰漫佛音呢喃。

虔誠而神聖。

彷彿宣佈了後面的走勢。

覺真整個人失魂落魄,雙眼無神,彷彿被打入了無邊地獄,渾身冰寒。

他明白,主持這是準備隱忍,而放棄自己了。

他一咬牙,冷冷抬起頭,沖秦雲陰笑道:「出家人不打誑語,貧僧就是沒有跟公孫瓚勾結,也什麼都不知道!」

「若陛下不明是非,醉心殺戮,那貧僧就認了!」

秦雲目光冷冽。

猜到他會嘴硬,但沒想到如此不要臉,猙獰一笑:「好,那朕就成全你!」

「廢了他,讓他只能跪着參一輩子的禪。」

「是!」豐老簡短回答。

舉刀一揮,刀尖穩穩的插入了覺真的小腹。

那裏是練武之人最重要的丹田,一被破壞,是不可逆的傷害。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