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陳軒恍然驚覺,雙方確實都姓張,而且當初大學的時候,陳軒的確聽說過張元的爺爺是淮城有名的神醫!

所以,這是真的!

那位張神醫,真的就是張元的爺爺!

「我是爺爺唯一的孫子,爺爺向來最疼我了。只要我一句話,爺爺肯定會出手救你閨女。」

「同樣的,只要我不高興,就算你哭破天,他也絕對不會搭理你!怎麼樣,現在還敢跟老子亂叫嗎?」

張元嘴角滿是戲謔,得意至極。

陳軒憤懣無比,他沒想到自己女兒的命,竟然握在這種人渣的手中!

老天爺,你這是在故意捉弄我嗎!

你是覺得我陳軒還不夠慘嗎!還是連你都覺得我陳軒好欺負啊!

欺負我就算了,為什麼要牽連我女兒!為什麼啊啊啊!!

陳軒心中怒吼,恨不得要把天捅個窟窿!

可為了女兒,他只能低頭!

「張元,我女兒真的需要儘快手術,求你幫忙聯繫一下你爺爺,讓他出手救救我女兒吧!」

陳軒苦苦哀求。

張元冷笑,「求我辦事還配站著啊?先給我跪下磕頭再跟我說話!」

那些富二代們跟著起鬨。

「沒錯,求人就該有個求人的樣子,還不趕緊給元哥跪下!」

「想救你女兒就趕緊磕頭啊,磕個頭就能換你女兒一條賤命,這多劃算啊!哈哈哈……」

陳軒狂怒。

男兒膝下有黃金!

這些人,欺人太甚!

陳軒看向蘇瑩,希望她能看在曾經的情誼上替自己說話,可看到的卻是蘇瑩嘴角冷笑,等著看他出醜的樣子!

最毒婦人心,陳軒終於明白,他把蘇瑩想得太好了。

蘇瑩現在巴不得他死,又怎會幫他!

眾人鬨笑聲中,陳軒終於放棄尊嚴,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張少,求求你讓張神醫出手救我女兒!求求你了!」

女兒的命握在張元的手裡,陳軒別無選擇。

那些富二代跟打了雞血一樣,興奮地大叫,「哈哈哈,跪了,這小子真的跪了!」

「真是太沒骨氣了!哈哈哈……」

蘇瑩失望地搖頭。

果然是個窩囊廢,一點骨氣都沒有!

看來當初她離開對方,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看著向來倔強的陳軒跪在面前,張元無比得意,卻仍不滿足,「你磕頭聲音太小,老子聽不到啊。」

陳軒咬牙,額頭重重地磕在地上。

「求求你!」

「求求你!」

「求求你!」

嘭嘭嘭,陳軒的額頭一下接著一下地重重磕下,鮮血染紅了地面。

陳軒一刻不停,只要能救女兒,他願肝腦塗地!

張元他們笑得合不攏嘴,陳軒的磕頭,對他們來說簡直是一場狂歡。

「張元,頭我已經磕了,你是不是能給你爺爺打電話了?」陳軒期待地問。

張元不急不緩,「你急什麼,這才哪跟哪啊。」

「這樣吧,你從我褲襠下面鑽過去,我立刻就讓我爺爺救你女兒!」

「什麼?!」陳軒羞憤無比,恨不得想殺人!

張元眉頭一挑,「怎麼,不願意啊?不願意就算了,老子還忙著回去轟趴呢。」

張元轉身就要走。

「不!我……鑽!」

陳軒知道,現在的他不配有尊嚴!

張元得意一笑,叉開雙腿,嬉笑道:「來吧,陳大好人,給老子表演個狗鑽洞!哈哈哈哈……」

「還有我們的!」

其他那幾個人,也都是站在張元身後,叉開了腿,等著讓陳軒鑽。

這一刻,陳軒怒得渾身發抖。

可最終,他還是忍著怒火,爬了過去。

「哈哈哈,真鑽了!」

「陳大好人,我看你以後也別當人了,就當一輩子的狗好了!」

「你這種窩囊廢,活該一輩子像狗一樣跪在地上!哈哈哈哈……」

啪!

張元來跟跟前一巴掌扇在陳軒臉上。

「草泥馬的,你也有今天啊!」

啪!

「讓你他媽的多管閑事!」

「老子不僅睡你女朋友,還要讓你當狗!你能把老子怎麼樣啊?」

「你個大傻逼!」

啪啪啪!

張元一巴掌接著一巴掌地打在陳軒臉上,火辣辣的疼。

那些富二代知道陳軒不敢還手,也都是跟著落井下石,對著陳軒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草泥馬的,多管閑事的狗東西!打死你!」

拳腳雨點一般落在陳軒身上,打得陳軒遍體鱗傷倒在地上。

這一刻,陳軒卑賤如泥,任人踐踏!

張元用腳踩在陳軒的臉上,「怎麼樣,現在知道跟老子作對是個什麼下場了吧!」

陳軒忍著劇痛與屈辱,「我……我知道錯了。現在,求你給張神醫打電話,讓他出手救我女兒吧。要不然……真的來不及了……」

張元嗤笑,「草,還想著讓我爺爺出手啊?實話告訴你吧,我爺爺三天前就去了國外,明天才會回來呢!」

「你那個賤命女兒怕是只能等死了!哈哈哈……」

陳軒如遭雷擊,滔天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如火山噴發一般衝上頭頂。

「不可能!你胡說!」

「你答應過要救我女兒的!」

「你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她!!」

陳軒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沖向張元。

可還等他起身,張元卻一腳將他踹倒在地。「去死吧你個大傻逼!」

蘇瑩目光下垂,冷漠地看著地上的陳軒,嘴角輕蔑。

「你現在真是跟條死狗一樣!」

「男人活成你這麼窩囊,簡直就是一種悲哀。」

「我要是你,真是死了算了!」

陳軒忍著劇痛,顫抖地伸出血手抓著蘇瑩的腳。「蘇瑩,求……求求你,救救我女兒……求求你……」

蘇瑩一腳蹬開陳軒,「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幫你的。」

「要怪就怪你女兒命不好,有你這個廢物爸爸,死了也是活該!」

「幸好老娘早就把你甩了,不然今天躺在醫院沒救的豈不是就是我女兒?」

「哼!連女兒都沒能力救的廢物東西!」

陳軒眼淚伴著血流落下來。

「救我女兒!救救她……」

氣急攻心,一口鮮血直接從陳軒的口中噴出。

緊接著,他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沒人注意到,在陳軒暈厥前,他額前頭髮遮掩下,原本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青色胎記在融入了鮮血之後陡然間變化,竟在瞬間形成了一個奇異的紅色龍紋!

一片漆黑中,千億道金光化作一條金色巨龍朝著陳軒的腦海衝來。

緊接著,無數與武道、醫術、玄通相關的信息如同洪流一般傳入到了陳軒的意識深處。

與這些信息一起的,還有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

「三十載陽氣潛藏,潛龍勿用,一夕間血染玄黃,飛龍在天!」

一股龐大的力量山呼海嘯一般朝著陳軒湧來。

「小雨!」

陳軒忽然醒來,發現自己被扔進了一個垃圾箱里,周身惡臭而又骯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