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青:「我現在都開始懷疑這傢伙是不是死定了呢。」】

【宇智波斑:「沒想到這麼多人都不相信木葉啊。」】

【照美冥:「我都說了,肯定贏不了,看來我的懲罰不用做了呢。」】

【波風水門:「那倒不一定,還有,我相信沒有出現的第十個人,一定是自己人。」】

【三代風影·???:「你對自己木葉的人還真是格外的自信啊。」】

【二代土影·無:「雖然不知道你們這莫名其妙的自信哪來的,不過,我也有一種莫名的第六感,告訴我這事情不簡單。」】

【黑土:「是嗎?我不信。都到這種局面了,是絕對不可能翻盤的。」】

【……】

彈幕上的激烈討論,並沒有對戰局產生任何影響,鏡頭反倒是放大開來,將鹿丸此刻的面目表情展現的淋漓盡致。

此時,烈日當空。

鹿丸站在樹下,雙手在止不住的顫抖,眉毛不停地抖動著,雙腿和手臂早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開始不聽使喚,開始伴隨著眉毛的和雙手的節奏隨之抖動。豆大的汗珠止不住的從臉上滑落下來,一滴一滴的砸落在地。

疲憊二字,早已經寫在了鹿丸的臉上,展現在了他的全身。

「撐不住了吧?」,為首的音忍雙手合十,開始強行用自己體內的查克拉,硬抗影子模仿術,不斷地大量耗費鹿丸的查克拉。

其他人見狀,也緩緩地動身,儘可能的用自己的力氣和查克拉,抵抗鹿丸的控制。

不動還好,在大量的移動下,鹿丸為了支撐住局面,就開始試圖抽干自己的查克拉來控制眾人。

越是這樣下去,鹿丸的身體就愈發的扛不住。

「你說得對,我確實撐不住了。」,鹿丸強撐著身體,聲音顫抖著說道。

「接受你的命運和結局吧。」,音忍高傲的抬起腦袋,等待著體力不支的鹿丸自己撐不住倒地。

當然隨著話音落下,影子模仿術開始消退,漸漸地,鹿丸便完全喪失了對眼前眾人的控制權。

猛然間,鹿丸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抽空了一樣,整個人的身體也開始浮現大量的虛汗,一股極致的疲憊感,也隨即湧上心頭。 斗笠菇的兩隻紅色雙爪,猶如彈簧一般富有彈性,自由伸展。

只是一個眨眼。

斗笠菇的身影像是瞬移了一般,紅色的利爪刺破空氣,引起爆音聲陣陣。

音速拳,已然來到沙奈朵的眼前!!

但似乎…也就只是這樣而已了。

「防…防住了!?」

「騙人的吧,這麼快的速度都……?」

觀眾席上,驚疑聲傳開。

大多數觀眾還沒搞清楚場地上發生了什麼事情,結果已然擺在他們的眼前。

「好!!」

不只是何人帶頭歡呼。

看了一整天的無聊的比賽,而這一場,卻能夠讓他們感受到熱血沸騰。

蘇緣望向斗笠菇,微微一笑。

誠然,斗笠菇的速度的確很快。

但是他再快,也逃不過蘇緣的「看穿」以及沙奈朵的感知能力。

除非對手能在進攻的時候,完全放空自己心中的雜念,達到真正的「無」,或許這樣,才能不被沙奈朵的情感感知能力預測到。

斗笠菇的表情有些茫然,手臂發力,仍然無法從沙奈朵的面前移開半點距離。

認真觀察的話就能發現,斗笠菇伸出的手臂處的空間,正在輕微的泛著漣漪。

超能系的寶可夢,有時候就是這麼的不講道理。

雖然這一點草系的寶可夢也能通過藤蔓將對手控制,但絕對沒有這麼突然。

「寄生種子!」

「魔法火焰!」

蘇緣與崔平同時開口。

奇異的火焰,連同斗笠菇與寄生種子一起焚燒。

解說員眉頭一挑,臉上再度閃過一抹訝異之色。

你就連對方想要使用寄生種子都能猜得到?

等到火焰散去,斗笠菇的身體雖然一片焦黑,可卻依然沒有失去戰鬥能力的意思。

方才最後一刻,斗笠菇勉強使出了「守住」,幫它抵禦了一部分傷害。

再加上「毒療」特性提供的持續恢復能力,看起來有些狼狽的斗笠菇,實際上的血線應該還算是健康。

蘇緣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毒療加上寄生種子……

這才和他的畫風有些像嘛!

這位選手,一看就是老飯友了!

「只是…將寄生種子換成麻痹粉,效果可能還會更好一些。」蘇緣心道。

剛剛沙奈朵的魔法火焰,是為了防止麻痹粉而使用出的。

比賽繼續,開局失利的崔平臉上不僅沒有任何的挫敗之色,反而戰意更甚。

畢竟我的對手,是路由老師嘛!

即便這一點開始就被否認了,不過崔平並不在意。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我覺得你是,那你就是!

「斗笠菇,跑起來,使用『心之眼』!」

斗笠菇沿着場地快速奔跑,然後在某一個瞬間,它的眼睛中亮起高光。

「心之眼」的勘破下,它的下一招式更變為必定擊中。

這是能夠讓對手無處遁逃的招式!

沙奈朵靜靜地駐足原地,沒有任何行動。

因為那根本就不需要。

只是一個眼神,原本處於快速移動中的斗笠菇的身體,猛地僵住不動。

沙奈朵照映在場地上的影子不止何時伸長,與斗笠菇的影子連結在一起。

隨後,束縛了它的身體。

伴隨着「影子偷襲」一同被使用出的,還有「黑色目光」與「奇異之光」這兩個技能。

這才造成了一個眼睛將對手定在原地的效果。

當然,這種束縛效果對於斗笠菇來說,自然不可能將它困住多長時間。

可哪怕只有一瞬間,對於沙奈朵來說也就足夠了。

「這可是在原地積蓄了有一會兒的『精神強念』啊……」

沙奈朵身前的空氣突然沸騰。

伸手一探,一束肉眼可見的強大念力橫跨了半個場地,精確無誤的擊中了斗笠菇的身體。

所以的束縛在這一瞬間解開。

第一場對局,結束!

只要能夠將擁有「毒療」特性的寶可夢秒了,那不就等於它無特性?

崔平愣愣地張了張嘴。

這麼兇悍的打法,不同於直播間時候的路由老師。

可是他總感覺,在這種暴力的打法之下,隱藏着的本質還是「臟」。

之後的兩場比賽,崔平表現出的實力,要稍微遜色於第一場。

也與唐建岳教練所提供的情報一致。

不難看出,這一隻斗笠菇是崔平的主力寶可夢。

專門隱藏到現在的。

確定了這一點后,蘇緣立刻召回了沙奈朵,替換上了騰蹴小將。

不排除蘇緣有想要「刷經驗」的嫌疑。

平心而論,崔平的實力其實也不算太差。

只是個人打法風格上,有太過濃郁「路由風格」。

這一點讓蘇緣覺得非常的怪。

尤其是在騰蹴小將騰空準備使用飛膝踢進行攻擊時,頑皮雷彈的一發幾乎可以說是近距離貼臉的「打雷」MISS。

更是讓蘇緣自抽嘴角,彷彿是看到了自己一般。

那一幕的畫面既視感真的太強了。

最終,比賽的分數定格在了三比零。

比賽結束之後,崔平除了一開始有過失落之外,等到下場時,臉色又開始激動起來。

一副要和蘇緣握手要簽名的樣子。

嚇得蘇緣開啟「危險預知」,一溜煙跑的沒了人影。

「等到下次,他情緒稍微冷靜一點的時候在說吧。」回旅店的路上,蘇緣如此想到。

官方的論壇上,蘇緣剛剛進行的對戰熱度一路飆升。

雖然今天的這八場對戰中,能夠有討論話題的也就只有這兩場比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