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虎哥一愣,看了看王小軍,問道:「王少,這小子剛才有這麼囂張嗎?」

王小軍點點頭,說道:「確實是這麼囂張,虎哥,別廢話了,趕緊弄他。」

虎哥也想早點幹完,早點拿錢走人,於是大手一揮:「你們一起上,干他!」

二十多個混混揮舞着手中的鋼管,嗷嗷叫着朝方井然衝去。

就連剛才被方井然教訓過的四名混混,也是赤手空拳的沖向方井然。

王小軍說了,每人給十萬,如果不出力,虎哥肯定不會分給他們的。 看著眼前光禿禿的,角落中堆放著枯骨的山洞,雲溪趴在發霉的枯草上,第一百零一次的嘆息,來到這個世界十分鐘了,無論她睜開閉上多少次眼睛低頭看見的還是毛茸茸的爪子。

她居然變成了一隻狼,一隻出生大概十天左右,剛能睜開眼睛卻無法走路的小奶狼。

在她的不遠處還躺著一隻比她大了許多倍的灰白色母狼,身上帶著傷痕,看它傷口的樣子,應該是被利刃所傷,身下的血早已經乾枯發黑,隱隱還有臭氣傳來,顯然已經死了很久。

在母狼的身邊還橫陳著五隻跟雲溪如今的身形差不多大,只是毛色不同的小狼。

不過其中四隻都已經餓死了,還有一隻黑中摻雜著白點的還活著,正瞪著那標誌性的紫紅色眼睛朝她的方向撲過來,可惜小短腿太不給力,每每還沒站起來就已經栽倒。

然後重複著站起,摔倒,沒力氣了就趴在地上吐著舌頭喘粗氣,小爪子在地上一點點的刨著往她的方向移動,別以為是什麼血脈相連,想抱團取暖,那傢伙是想殺了她。

哼,以為變成狼了她就不認得,那身氣息,她死都忘不了,可不就是十分鐘前還跟雲溪打得風生水起的聞堰,或許連他都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吧!

兩天打得天昏地暗,然後被空間裂縫給吸走了,再有意識已經到了小奶狼的身體中。

察覺到他的氣息,雲溪在剛有意識的瞬間就撲了過去,然後,很榮幸的就跟聞堰如今重複的動作一般,摔了個狼啃泥。

試驗了兩次,確定如今她沒能力站起來之後,雲溪就放棄了,只不過沒想到聞堰這傢伙如此的鍥而不捨。

周圍的環境,雲溪已經用神識掃描過了,荒山野嶺,他們的位置是在一處地下洞穴中,周圍別說人了,連只動物都不見,不對,她身邊還躺著一隻活的披著狼皮的魔主。

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她的空間進不去了,而烈焰幾隻也聯繫不上。

「小七,那個世界最後怎麼樣了?」原女主死了,姜寧也死了,聞堰出現在這裡,說明那個世界的豬腳都已經死光了,不會跟之前那個位面一樣,豬腳死了之後位面崩潰吧?

「放心吧,那個小位面好好的,你忘記了還有兩個頂著藍色光環的反派BOSS嗎?人家可比你現在活得滋潤多了。」

察覺到雲溪現在的狀態,小七也很無語,不過因為沒有接受到世界劇情,它也不清楚到這個世界來是因為任務,還是因為不小心掉落。

「那我的任務是完成了還是失敗了?」之前她也是偶然知道,如果她的任務完成了,跟她綁定的系統也是可以獲取能量的,所以才有此一問。

「失敗了,你別忘記了原主的任務是活下去,你才蹦躂了半年那具身體就死了啊!不過也沒關係,你還是得了很多好處的,因為你破壞了那個大陣,挽救了更多的人類,所以得到了很多的信仰之力和功德。」

這也算是錯有錯招吧!完全是意外之喜,更別說雲溪還拿到了魔晶石和饕餮鼎,以及還海量的喪屍晶核。空間還增長了降級十萬的能量值,也算值了。

「可是現在要怎麼辦?」對於自己一不小心充當了一次救世主的事情,雲溪一點都不覺得開心,那個位面算是成為過去式了,她也沒空糾結。

她現在比較關注的是現在怎麼辦?措不及防的變成了一隻連路都不會走的小奶狼啊!關鍵這是什麼品種的她都沒搞清楚。

這裡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她沒有記憶,沒有劇情,甚至不清楚這是什麼樣的位面,只知道這裡的能量很濃郁,但是卻不是她熟悉的任何能量。

「這個位面應該是低等仙魔世界吧!你自己小心一點,我的能力都被壓制了,什麼都用不了,能量消耗得特別快。」分析了這個世界的元素體系之後,小七憂心的說道。

之前即便是在魔法世界它還能充當地圖用一下,如今倒是好,地圖的範圍都被限制了,還沒雲溪的神識好使,看來這個世界是沒它的用武之地了。

「知道了,你休眠吧!」知道小七幫不上忙,雲溪乾脆讓它休眠了,慶幸她雖然不能進空間,但是還能從空間裡面拿東西,讓她不至於在穿越過來的第一時間就餓死。

小奶狼應該是要喝奶的吧?關鍵是喝什麼奶?讓她從空間中抓一隻剛下崽子的母狼出來喝它的奶?想想那個姿勢,雲溪就覺得瘮得慌。

最後認命的從空間中拿出通過意識開始調配嬰幼兒奶粉,然後繼續用意識操控著將奶嘴塞入嘴裡。

至於聞堰那傢伙,既然還有力氣撲騰,想來是不餓的,管他呢!最好是餓死拉倒,想來一代魔主以這種方式死去,肯定能被計入史冊的。

被雲溪腹誹的聞堰看著雲溪抱著奶瓶喝奶,眼底的怒火和恨意都快實質化了,她比雲溪醒來的還早一點。

察覺到自己離開了那個位面,他還很是很高興的的,即便是變成了狼身也沒關係,大不了重新開始修鍊唄,早晚有一天能化為人形,只是高興不過一秒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這個世界的氣息如此熟悉,可不就是之前鎮壓他的位面嗎?沒想到兜兜轉轉他還是回來,還是以如此脆弱的模樣,如今沒了饕餮鼎,他的氣息無法掩飾,不用多久就會被人發現,然後等待他的是什麼,不用猜想都知道了。

他變成這般模樣都是拜那個女人所賜,看到同樣變成小狼的雲溪,他怎麼不恨,現在他唯一的念頭就是在那些人找到他之前,把這個女人弄死,然後拿到饕餮鼎,可惜身體實在是太不給力了,他挪動了半天好像還在原地打轉。

雲溪大概能猜到聞堰的意圖,但是並不在意,畢竟空間沒封,神識還在,她並不怕這傢伙。

喝完了奶將奶瓶扔到空間中,還不忘檢查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不該出現的東西,而聞堰怎麼撲騰都沒挪動多少之後,雲溪給自己身邊設了個防禦警示陣法。

打了個哈欠就進入了夢醒,果然小奶狼的身體就是脆弱,只是動用了這麼一會神識,身體就累的不行。

「父親,這隻小狼好可愛我可以養它嗎?」半夢半醒之間,雲溪被一聲童稚的男聲驚醒,瞬間支起了前肢,可惜身體太不給力,就在她以為又要跌個滿嘴泥的時候,身體突然騰空而起,嚇得一個激靈的睜開了眼睛。

才看到此刻她已經被一個長相精緻的小男孩架起前肢抱了起來,這個姿勢讓雲溪下意識的夾緊了小尾巴和後腿,特么的,露點了啊!

至於聞堰那傢伙,依舊在不停歇的撲騰著,雲溪看了眼之前自己趴著的地方和它如今的位置,很好,近了一尺的距離。

想來雲溪睡著的這段時間,這傢伙一直不停的拱動著身體朝她靠攏,果然是精力旺盛,對於他如此鍥而不捨的精神,雲溪表示也是醉了,至於嗎?

來的是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年輕的男人,兩人的眼睛長得很像,都是招人的桃花眼。

小孩子還好一點,肉嘟嘟粉嫩嫩的笑臉,只會讓人覺得很可愛,那個男人一身的凜然正氣,加上身上的氣勢很強,倒是生生壓下了桃花眼帶來的妖嬈感。

他看向雲溪的目的帶著審視,而看向聞堰的目光就帶著玩味。

一直張開神識的雲溪明顯的感覺到,當男人將目光對準聞堰的時候,小奶狼的身體下意識的瑟瑟了一下。

能讓聞堰忌憚的,顯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雲溪愈發小心的收斂了身上的氣息,跟小男孩大眼瞪小眼,給人的感覺就是蒙圈的懵懂狀態。

「父親我可以養她嗎?」見雲溪瞪著圓溜溜的眼睛歪著頭看著他,小男孩不顧她的掙扎,將她溫柔的抱在懷中,拂去她身上沾染的塵土和樹葉之後,轉身仰著頭看向身邊的男子復又問道。

「子騫為什麼想要養這隻,我倒是覺得地上的那隻更好。」聽聞兒子的聲音胥堯終於將目光從地上那隻小黑狼和其餘已經死亡的狼屍身上移開,轉而看向他抱在懷中的那隻白色的小不點。

這隻血脈倒是純凈,但是看著就病怏怏的還有點傻氣,可沒地上那隻活潑啊!也不知道能不能養活。

「喜歡,好看,難道父親不覺得嗎?」說著還將雲溪托在手心舉到臉龐上蹭了蹭,雲溪全程都僵著一張臉,動都不敢動,特么的這個姿勢好沒有安全感啊!真怕這小不點一不小心就把她給摔死了。

「既然子騫喜歡,那就養著吧!」對上一大一小兩雙純凈的黑眸,胥堯的嘴角下意識的勾起,他怎麼突然覺得自己兒子跟那隻小白狼的表情如出一轍,簡直,蠢透了。

雖然這一黑一白兩隻小狼崽身上的氣息有些異常,但是,既然孩子喜歡,那就帶回去養著吧!難得的看到這孩子主動跟他要一件東西,反正有他盯著,想來不會出什麼事情。

就這樣,雲溪和聞堰都被這一對父子帶離了原來的地穴,男人看著就不是好相與的,倒是小孩子心性單純善良,臨走的時候還央求男人將那已經腐爛的幾隻狼屍給掩埋了。

全程雲溪都安靜的窩在男孩的懷中,至於聞堰不知道被男人放到哪裡了,雲溪只看到男人揮了揮衣袖,眼前一閃聞堰就不見了,在聯想到小七的說的這是仙魔世界,想來袖裡乾坤是存在的,就是不知道這兩個人是仙還是魔。

不過很快,雲溪就沒時間糾結了,因為他們被人追殺了,騰雲駕霧什麼的簡直不要太誇張,雲溪只能僵著臉縮在小男孩的胸口,接受這個世界生生的惡意。

也不知道這一大一小得罪了什麼人,追殺他們的人,有兩隊人馬,並且實力都很強,即便男人也不弱,但是雙拳難敵四手加上他還帶著一個拖油瓶,漸漸就落了下風。

只能不停的逃,而身後的人依舊緊追不捨,最後那個男人將小男人塞入一顆被掏空了內芯中。

「父親,那些人為什麼要殺我們?」

子騫稚嫩的臉上帶著恐慌,眼裡噙著眼淚卻不敢讓它掉下來,因為父親說過男子漢可以流血但是不能流淚,因為那是弱者的表現。他的父親很強他一直都知道,他長大了也要像父親那般變成強者,所以他不可以哭,可是為什麼忍不住?

「因為他們害怕我們的能力,子騫你記住了你是我胥堯的兒子,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可以忘本,忘記除魔護道的祖訓。」

看著兒子稚嫩的臉龐,胥堯的臉上帶著決絕和凝重,他很清楚那些人既然已經動手了,就肯定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加上之前傳音石收到的消息,家族可能早一步遭了秧,如今終於輪到他了嗎?

「拿著這個印章去天之涯找你錢穆叔叔,很抱歉,以後的路要你一個人走了,父親能給你的東西都在這個玉佩中,不要把它給任何人。」

胥堯鄭重的將玉佩套在子騫的脖頸,然後塞入衣襟之中,很慶幸在此之前他已經聯繫了好友,希望他能保住林家這唯一的血脈。

「父親,你要去哪裡?」貼著男孩的胸口,聽著他如擂鼓般的心跳,感受著他輕微的顫抖,雲溪動都不敢動,她能體會到他的恐慌和害怕,可是特么的,能不能先鬆開抓著她毛髮的爪子,都要禿了啊!

「別怕,父親要去做該做的事情,這個陣法會保護你的,等陣法消散了你就一路西行,記住,不要輕信任何人,不要告訴別人你的身份。」

深深的看了眼兒子稚嫩的臉龐,看著在他眼眶中打轉的眼淚,胥堯扯了扯嘴角有些欣慰的笑了笑,最終一狠心封上了樹洞的入口,又在周圍布置了陣法,轉身朝著遠方疾馳而去,再也不曾回頭看一眼。

黑暗中有溫熱的液體滴落在雲溪身上,接著是男孩輕輕的啜泣聲和愈發摟緊的懷抱。 姑蘇明等人坐在一旁看著審判的幾人不禁打趣道:「嬋兒,沒想到居然會遇到老熟人。「

李善嬋看著台上的永傲永輝兩人,道:「哼,帶頭逃跑,小人之舉。」

眾人紛紛對兩人嗤之以鼻,戰場逃兵,只要他們此次不死,之後也會被人看不起,逃兵這兩個字可能要跟隨他們一生了。

程林看著觀眾席上差不多坐滿,示意村長可以開始了,此次審判會由三人負責審判,被審判的人便是永傲永輝父子,根據封於修等人所得情報,帶頭逃跑的就是這兩人,封於修頓時面露殺意,就是這兩個小小的如同螻蟻般的人,讓自己丟失了顏面,今日不殺雞儆猴,之後什麼阿貓阿狗都干跟老子對著干,居然不把老子的命令當回事。

村長看著兩人,不禁牙痒痒,就是因為這兩人,自己的軍隊損失了三萬多,這簡直是荒唐,恨不得將兩人千刀萬剮,碎屍萬段,以解心頭之恨,以祭三萬將士在天之靈,至於程林則面無表情的看著兩人,此人結局已經註定自己無需多想。

「你們兩人可知該當何罪?」村長質問道,看著兩人恨不得立刻送他們去見三萬將士,可是該走的行程還是得走一遍。

「村長,會長,冤枉啊,冤枉。」永傲求饒道,身為一名二星傭兵團團長,一名武士境修士,現在正值壯年,前途形勢大好,怎麼能這麼死去,自己還要修鍊到武皇,武聖,以及武帝境,統御千萬人族,坐擁百萬里山河,一切都是因為這個逆子,求饒無用的永傲,怒視永輝一切都是因為他的慫恿導致後面的事故,恨啊。

永輝感覺到父親的目光,內心十分後悔,當時為什麼要撤,只要再堅持一會兒,程林還有冷寒月就會擊敗那隻五階魔獸,自己也不會落到這個局面,為什麼,那兩個傢伙居然不提前出現,否則自己也不會勸父親撤,否則自己。

「臨陣脫逃,導致三萬將士死於獸潮,其罪當誅。「封於修冷冷道,身為一名上位者,可不會因為求饒而大發慈悲。

「不,不,會長,我是二星傭兵團團長,三萬普通人如何和我相比,會長你這樣做兄弟們會讓十分寒心,並且這些都是因為這個逆子,和我沒有一點系。」永傲直接將永輝推了出去,畢竟他想要活下去。

「父親,你。」永輝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虎毒不食子,沒想到自己的父親居然為了苟活將責任推給自己,永輝面容頓時煞白,發出慘笑聲。

「既然如此,判兩人死罪。」村長絲毫不在乎兩人說什麼,在他看來,結局早已註定。

「不。」永傲不甘的看著三人。

至於永輝此時已經失去了反抗,在他看來一切都沒有意義了,從他們選擇逃跑的時候,並且帶頭逃跑,清算時無法清算所有人,清算帶頭的兩人卻十分簡單。

「另外,但凡逃跑的傭兵團,自己交出一百枚金幣,否則後果自負。」封於修看著在場的人員道。

姑蘇明差異的看著四周,沒想到來的人並不止他一個團隊,原以為是士兵,沒想到基本上都是傭兵,看來這次就是對傭兵的賞罰,確實一個人如此姑蘇明想著白天那慘烈的戰鬥,普通的正規軍不斷的死去,在二階三階魔獸面前正規軍就如同螻蟻一般,單體實力太弱了,完全靠的就是人堆死魔獸,如果不是傭兵突然離開自己的位置,正規軍死傷也不會如此慘烈。

審判結束,姑蘇明帶著眾人回到原來的駐地,一名士兵攜帶著十支特殊箭矢走到面前道:「姑蘇團長,這是十支特殊箭矢,明天最後的決戰,希望團長能夠不負所望。」說完士兵便離開了,離開的時候將箭矢放在地上。

李善嬋道:「團長,不是說沒箭矢了嗎?」之前好多傭兵團曾跟傭兵總部討要特殊箭矢,一支箭矢都沒有得到,沒想到現在居然有十支箭矢,這太奇怪了。

姑蘇明笑了笑,道:「箭矢確實不夠,不是有好多人退出了嗎?」

李善嬋一點就通,頓時笑道:「他們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眾人哈哈大笑。

姑蘇明開始修鍊,運轉《神》修鍊法決,將外界真氣開始從姑蘇明體內穴道運轉,從一縷開始每轉完三百六十五個穴位為一小圈,每三百六十五小圈為一大圈,每三百六十五大圈后真氣從一縷變成兩縷,直到十縷后,將十縷再次完成三百六十大圈后,丹田便可能吸收一縷真氣,當然也可能需要更多,不過這是對於其他人來說,姑蘇明神體小成,全身穴道全開,只需要十縷完成三百六十五大圈后,便可以將一縷真氣進入丹田,這便是神體的能力,姑蘇明此時御氣二階,丹田只需要吸收一千零一十五縷后便可以突破到御氣三階,因此只需要時間足夠姑蘇明很快便可以踏入御氣九階,並且擁有神體的他肉體遠遠比同階其他人強悍,每次突破修為後,肉體也會隨之加強這是其他人無法相比的。

《神》乃是極為重要的功法,這本功法決定了其他道路的未來,丹道,器道等等紛紛都是以武道為基礎,如果武道修為不夠,那麼這些道路也不會走遠,《道》主要的便是其他道路煉製的方法以及經驗,《山海經》主要的便是盤古大陸上出現的一切生物,這三本秘籍都是姑蘇明成神的基礎,缺一不可,但最重要的還是《神》,因為失去另外兩本無非需要的就是成神時間需要長而已,而失去《神》那麼需要的可不僅僅是時間。

「砰」

一聲悶響,姑蘇明的丹田裂開的一條細縫,姑蘇明面露喜色,終於要突破了,當十縷轉完最後一圈,丹田將一縷真氣吸收入體內,原本裂開縫的丹田內出現一枚比之前稍大幾分的丹田,除了變大一點其他沒有任何一絲變化,沒錯這就是御氣境晉級的過程,煉體級一般只是打通體內一百零八隻穴道,最後凝聚丹田便可以突破到御氣境了,這便是大部分修鍊者的選擇,也有人選擇更多,但沒有人能過突破三百隻穴道,因為這需要極為重要的丹藥冰火雙靈丹,這種需要極強的道火,以及掌控能力和豐富經驗才能煉製出來的丹藥,世人皆知水火不容更不要說冰火了,因此煉製此丹藥十分難煉稍有不慎便會炸爐,因此姑蘇明能煉製出來還算是有點幸運。

姑蘇明二話不說開始煉丹,現在情況一名御氣境修士生存幾率低的可憐,短時間內按部就班完全無法有太大變化,只能靠煉丹加快突破了,回想腦海中的煉丹配方,能夠大幅度提升修為,副作用極小的丹藥,只有聚氣丹,姑蘇明眼睛一亮,聚氣丹可以使武士以下的修士運轉真氣快十倍,需要師級煉丹師,不過對於姑蘇明來說完全就是小菜一碟,只要沒有修為要求,自己任何丹藥都可以煉製出來。

「米藍,你的煉元爐先給我用用。」姑蘇明道,此時身在城外,並且剛剛發生了大戰,空氣中散發著濃濃的血腥味,因此有丹爐比沒有丹爐成功率是相對而言比較高的。

米藍沒有猶豫,身為姑蘇明的小跟班,姑蘇明的話就是自己行動的標準,連忙從空間戒中取出煉元爐,空間戒作為大陸通用的便捷裝備,每一個修鍊者都會備一個,大部分都是百立方的,大概一百枚金幣,也有更大的,價格更高。

「開始。」姑蘇明喃喃道。 「祁大哥,讓我來幫忙吧!」陸征說道:「這件事本就和我有關,剛剛還因為我,害的嬌嬌受傷,不抓住他,難消我心頭之恨!」

「這……」祁山看向秦悅,一時間倒是有些為難。

說實話,祁山這段時間過的很不好,追蹤李二牛在他看來,應該是手到擒來的事。

可事實上,他所遭遇的波折,遠比想象中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