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之所以讓趙敏舞劍,為了儘快揭露她的陰謀。

「好!」趙敏滿口答應,認真地看著玉米粒,仔細分辨。

張無忌和明教的首領們,也瞪圓了眼睛進行觀察。

「我覺得……」趙敏猜測,「應該是麵食。」

林宇說:「錯!我再給你兩次機會。」

趙敏站起,走到燒烤爐前,近距離辨認。

由於喝了酒,趙敏的臉蛋兒泛著淡淡的紅暈,容貌愈發秀麗,還有幾分雍容華貴。

不愧為大元第一美人,難怪張無忌喜歡她。

林宇迅速翻烤六串玉米粒,散發沁鼻的清香。

趙敏說:「肉糜做的小糰子,表面裹了一層蛋黃的汁液。」

林宇說:「你的想象力很豐富,可惜,又錯了!」

趙敏無奈:「我不猜啦,認輸!」

林宇用毛刷蘸了蘸色拉油,均勻地塗抹玉米粒,揭曉答案。

「這是玉米!屬於一種糧食作物的果實!產自遙遠的美洲地區,距離中原兩萬多里!」

趙敏震驚:「兩萬多里,你如何獲得呢?」

林宇忽悠說:「九十年前,郭靖和黃蓉夫婦,乘坐一艘大船,抵達美洲,採購了一批辣椒和仙人掌,同時買了幾袋玉米種子!」

「誰知,在返航的途中,遭遇狂風暴雨,大船險些沉沒,丟失了辣椒等貨物,只剩一袋玉米!」

「回到桃花島,黃蓉播下玉米的種子,經過精心培育,成功地收穫了果實,被黃蓉視為珍寶,從未傳到島外!」

「燒烤派的創始人,正是黃蓉和郭靖的大師兄!他前往桃花島作客,有幸嘗到美味的玉米,並帶走一些種子……」

林宇滔滔不絕地講述,趙敏和明教的眾位首領,聽得入迷。

李欣瑤差點笑噴了,忙抄起筷子夾菜吃。

其實,林宇非常清楚,既然辣椒在明朝末年才傳入國內,充分說明,黃蓉和郭靖並沒有乘船去墨西戈國,他倆未能提前發現美洲大陸而改寫歷史。

林宇神侃完畢,朝六串玉米粒上灑了些碎蔥花:「至尊烤玉米粒!出爐了!」

趙敏趕緊拿起一串,迫不及待地張嘴,擼下兩顆玉米粒,快速咀嚼。

「嗯……軟糯可口,香中帶甜,甜中帶辣……還鮮嫩多汁……」

韋一笑又咽下哈喇子,羨慕地說:「趙姑娘真有口福,我若天天吃到美味的燒烤,下半輩子再也不喝人血了!」

張無忌說:「林教主擅長燒烤,我們以後肯定會發福,吃成胖子!」

哈哈哈……眾人歡笑。

趙敏無視張無忌的風趣,專心地品嘗「至尊烤玉米粒」。

很快,六串玉米粒被趙敏吃完,顯得意猶未盡。

林宇說:「趙姑娘,請舞劍吧,給我們助興!」

趙敏並不推辭,她眨了眨明眸,似乎冒出什麼鬼主意……。 逃到羅笙身邊的沈越舟伸手拿過羅笙遞過來的水,用毛巾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水說:「怎麼樣?」

羅笙笑眯眯的豎起了大拇指,讚美道:「力挽狂瀾。」

那邊的隊員們被卓曄帶頭起了哄,笑鬧著圍了過來。卓曄一臉慶幸的說:「還好你過來了,不然咱們今天肯定就輸了。」

這時候一個隊員嘻嘻哈哈的說:「這就是嫂子吧?」

其他的人立馬起鬨起來,羅笙便趕緊解釋:「不是,我們只是朋友。」

其他人對羅笙的回答,並沒有太放在心上,軍隊裡面對於新兵談戀愛還是抓的比較嚴格的,大家縱然有喜歡的人,也是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交往而已。

因為時間已經不早了,圍著的人群大部分都散去了,羅笙也被沈越舟和卓曄送回了宿舍。

很快,一個月的集訓就過去了,雖然這一個月累得夠嗆,但是每個人都收穫不小。蔣峰這個人雖然凶的很,但是的確是能帶出來好兵的。

出發之前,蔣峰借用了食堂的小包間給大家弄了一次聚餐,大概是因為不是訓練的時候了,蔣峰臉上也浮現了笑容。

「這次你們去S島一定要給我拿一個名次回來,我們軍區已經接連三次與冠軍失之交臂了,不甘心啊。」蔣峰一杯啤酒下肚。

雖然部隊裡面限酒,但是他們馬上就要去往S島比賽,現在也不是操練時間,於是蔣峰還是給每人來了一瓶啤酒。

羅笙只有以前用筷子沾過酒,她本來年齡也小,家裡也不是經常有酒喝,於是跟著大家喝了一杯以後就開始臉紅了。

蔣峰看羅笙因為喝酒臉蛋變得通紅,眼神也有些飄忽,頓時笑道:「哈哈,小羅槍法雖然好,居然是個一杯倒。」

羅笙靦腆的笑笑:「很少喝。」

李靜婷酒量倒是不錯,一杯下去就像是喝了一杯白開水一般。當然,在座的各位,酒量像羅笙這麼差的基本上沒有第二位。

羅笙知道自己酒量不行,也沒有繼續再喝,只是低頭默默吃菜。這也是食堂做出來的飯菜,雖然比大鍋做出來的好吃點,卻僅僅只是好吃一點。

許冠青在這邊呆了一個禮拜以後就走了,走之前還特意來和羅笙告別了,囑咐羅笙好好比賽,爭取拿個好名次。

在酒桌上的沈越舟也並不多話,只是和蔣峰喝了幾杯以後就默默的低頭吃菜。卓曄卻是十分會來事,給蔣峰不停的灌酒,羅笙和一些人沒喝完的酒都進了蔣峰的肚子里。不過蔣峰的酒量還不錯,這點啤酒下去也並沒有有任何酒醉的感覺。

回去的時候,李靜婷第一次和羅笙走在了一起。

李靜婷心情看起來也不錯,主動和羅笙說起了話:「沒有想到你這個人還挺好相處的,我以前以為,有點本領的人都會比較難相處,就像那句成語說的,恃才傲物。」

羅笙笑笑:「我可沒有什麼才能,讀書也只是剛剛好,唯一擅長的可能也就是槍法准了些,並且人外有人,肯定有人更厲害的。」

李靜婷認可的點點頭:「對,人外有人,其實這隊里只有咱們兩個女生,我一直把你當成競爭對手,但是時間久了,發現你似乎並沒有把我當成對手。」

「對手?我們不是對手,我們是隊友,有一句話不是說,最大的對手不是別人,是自己。每次覺得自己不行的時候,就再堅持一點點,最後就會贏了。」羅笙拉了拉衣服領子,外面的風大,晚上的時候還有一點涼。

李靜婷似乎是沒有想到羅笙這麼想,苦笑著說:「你似乎總是很樂觀。」

羅笙聳聳肩,苦笑著說:「難不成我消極一點,事情就會變好嗎?不過你人也挺好的,人與人之間有競爭很正常,各盡所能,光明正大。」

李靜婷也聽說過羅笙之前和李茹方悅等人有過過節,不屑的說:「那種下三濫的手段我還不屑於。」

說來也巧,羅笙和李靜婷一起去洗澡的時候,出來就正好遇到了李茹和方悅兩人,李靜婷看著羅笙笑著說:「幫你一個忙?」

羅笙笑著點頭,兩個人便一人硬拉了一個進了洗浴間。

現在的確是很晚了,李茹和方悅也是在外面額外訓練回來晚了才會這麼遲過來洗浴間,被羅笙和李靜婷拖住的時候,兩個人剛想掙開,卻也想試試羅笙的斤兩,畢竟羅笙之前的搏鬥可是很弱的,羅笙這下拖住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找苦吃。

十分鐘后,羅笙和李靜婷拿著自己的東西,笑嘻嘻的走了出來。李茹和方悅兩個人在洗浴間慢慢爬了起來,心裡氣極了,但是羅笙和李靜婷下手都挑著打著痛卻不容易看出來的地方,兩個人吃痛叫出來,又被毛巾塞住了嘴,手又反抓在後面,知道自己敵不過,便縮成一團,只求能被打的輕點。

羅笙只是為了出氣,並沒有真的太過於用力去打,也只是點到為止。

雖然知道這兩個人不會善罷甘休,羅笙卻也不怕,這樣的人如果不教訓教訓的話,氣焰只會更加囂張。

第二天,十二個人背著行囊先是坐了一段軍用卡車,直接開到機場,坐上了飛機。羅笙還是第一次坐飛機,坐在座位上還有一些緊張,不過隨著飛機的起飛,很快也平靜下來心情,沉沉睡去。

她們要從大西北到南邊的海島,大概要五個小時左右。羅笙看了一會兒窗戶外面的雲層,沒一會兒就靠著座椅睡著了。

感覺沒睡多久,就被人拍了肩膀喊醒了,坐在一邊的沈越舟指了指外面說:「快要到了。」

羅笙剛剛睡的很沉,平時鍛煉本來就很缺覺,入伍這些時間,已經能夠練沾床就睡的本領了。現在剛剛醒了還有一些懵,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外面,還是一望無際的蔚藍色,只剩餘暉的光芒十分的溫暖散發著,突然給了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溫暖的不真實。

很快飛機就降落了,直到再次踩在實實在在的地面上的時候,羅笙才有一種回歸現實的感覺。

這邊的海島氣候溫暖,幾個人還穿著嚴實的衣服,在開著冷氣的機場里也有點格格不入。

不過軍人在外的形象十分的重要,羅笙等人整隊以後就出了機場上了一輛大巴車。

外面溫暖的氣息鋪面而來,羅笙看著不同於西北風光的此處,那花香果蜜,樹蔭颯颯,到處一片生機勃勃。

大巴沿著筆直寬闊的大陸開了半個多小時,到了一處酒店,看著並不十分的豪華,卻也十分的寬敞明亮。這邊登記了入住,羅笙自然和李靜婷住在一個房間,其餘人也是兩人一間。蔣峰也和另外一個領隊來的軍官住在一起。

天已經黑了,安排好房間以後,就地發了餐券,是酒店的晚餐自助,晚上的時間就自由安排了。 星羅小店,寂靜無聲。

所有人都看着張運國,神色疑惑。

「張前輩。」莫無憂小心翼翼試探問道,「這茶,不合胃口嗎?」

張運國老臉有點掛不住,抱歉了一聲。

心中遏抑不住濃烈的震撼。

楚師叔?

堂堂天南葯谷長老,在武者界算是頗有地位,竟然稱呼一個青年人為師叔?

從屋子裏其他人的反應來看,這件事只有他不知道。

他又沒算到。

張運國被自己菜哭了。

半會,面不改色地轉移了話題,「楚塵,我們什麼時候開始?你需要我做什麼。」

「跟我來吧。」楚塵站了起來,帶着張運國走向了星羅小店的內院,其餘人想了想后,也跟着走進來。

宋秋自覺地在門口吃瓜。

喬滄生則走出外面,在房子四處觀察了一圈后,尋了一處視野開闊的地方,盤膝靜坐。

星羅小店的內院。

張運國有種自己就是個鄉巴佬的感覺。

上品陣法!

那淡黃色的光不停地閃過,亮瞎了張運國的眼睛。

「哪來的上品陣法?」張運國一驚一乍,視線不經意地掃過眾人,見眾人一副淡定的樣子,張運國頓時更加自己更像個鄉巴佬了。

曾幾何時,他躊躇滿志,覺得自己可以進入奇門最高殿堂九玄門修行。

可如今,他被打擊得體無完膚。

寧子墨這時從觀心陣中走出,滿懷期待地看着楚塵。

「現在還是一些準備工作,晚上九點左右,才是正式開始破幻神蠱。」楚塵拍拍寧子墨的肩膀,「放心吧,楚叔有九成把握可以破這幻神蠱。」

聞言,張運國的嘴角暗暗地抽搐了一下。

他沒忘記,他就是那一成不穩定的因素。

「需要我幫忙嗎?」寧子墨沉聲問。

「我們的安全就交給你了。」楚塵笑着說道,「在破蠱的過程中,如果有人來偷襲我們,我們很難分心還手。」

「我明白了。」寧子墨目光堅毅地點頭,很快,寧子墨打量了一眼小院四周圍,翻身到圍牆上坐着,他的手中不知何時還多了一把匕首,緊貼掌心,整個內院都在寧子墨的視線範圍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