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阮夏夏立馬想從那些人不同的方向逃去,不過顯然也有不少人也是這麼想的。

看見幾個身影出現在自己面前,阮夏夏直呼不妙。

果不其然,在幾人身後,一個敏捷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幾人面前。

阮夏夏感覺到一股腥臭味撲面而來,一個半張臉血肉模糊,整個身體都以極其扭曲的姿勢出現在阮夏夏面前。

還好那隻進化者的第一攻擊目標並不是阮夏夏,讓阮夏夏能夠第一時間往後撤去。

還沒等阮夏夏考慮自己應該怎麼躲開這隻進化者的攻擊時,原本被追的幾個人開始被進化者一個一個解決。

比起普通喪屍速度快上不少的進化者,行動甚至超過一般人,離得最近的一個女生被直接撕開了一道大口子,臨死之前滿臉的不敢相信。

目睹將人徑直推向進化者口下,阮夏夏這個時候才感覺到末世后的人性是多麼黑暗的存在。

要知道這才是末世初期,在遇到危險的情況下,就已經有人為了活命暗算其他同類,阮夏夏不敢想接下來的日子,人性會變得多麼可怕。

「你瘋了!」

看著女生被進化者抓在手裡啃食,原本倉惶逃竄的兩人也被嚇到了,晃著自己手中的手電筒,吼道。

那個男生嘲諷了看了一眼其他兩人,有些冷漠地說道:「不跑等死嗎?」

說完也不管兩人的表情多麼恐慌,轉身就朝阮夏夏來的那個通道跑去。

看著男子對超市裡這麼熟,阮夏夏明白這些人應該就是附近的倖存者。

而邊上的進化者放下手中的屍體,綠灰色空洞的瞳孔看向了幾人這邊,顯然活人的吸引力更大。

拱起嚴重變形的上半身,青灰色的身上沾滿了鮮紅的血跡,用來攻擊的手部和臉上更是血肉模糊,分不清是進化者變異前的,還是後面其他人類的。

空氣中的血腥味更重了,看著黑暗中發亮的瞳孔,阮夏夏渾身發顫。進化者可以稱得上是初期無敵的存在,阮夏夏一點都不想死得這麼早。

不管那兩個被噁心的場面嚇得壓根不敢動彈的人,阮夏夏緊跟著之前跑向通道的那個人,想要趕緊離開這裡。

不過已經有輕微意識的進化者,顯然立馬發現兩個想要逃跑的人,不想讓獵物輕易地逃走,看似僵硬的身體在忽明忽暗的電筒光中快速移動。

等到察覺一陣衝擊朝著自己背後襲來,下意識往邊上一倒的阮夏夏直接摔在邊上稍矮的貨架上。

腰撞在硬物上,痛的阮夏夏立馬齜牙咧嘴,還沒來得及發出痛呼,一些溫熱的液體噴濺到阮夏夏臉上。

濃厚的血腥味瀰漫整個鼻腔的時候,阮夏夏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臉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錯愕驚恐的神情布滿阮夏夏的面容,看著面前不到兩米緩緩落下被破了一個大口子的屍體。

阮夏夏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害怕,嘴唇不由得哆嗦起來,啃食撕咬的聲音就好像貼著自己耳邊。

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不僅是在書里,而且還是在這危機重重的末世當中的阮夏夏,終於明白死亡對於自己來說非常近,除了一心想要弄死自己的重生女配。

更為危險的是這進化得越來越快的喪屍。

死亡的恐懼讓阮夏夏瞬間明白,自己必須得在這隻進化者攻擊自己之前離開這個超市。

阮夏夏也不知道這隻進化者會不會跟著逃跑的倖存者踏出這個超市?

但是四周倖存者的性命之憂顯然不是阮夏夏能夠管得了的。

現在只能考慮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跑啊!」

沖著完全懵了嚇得不行的兩人大喊了一句,阮夏夏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早在發現超市裡還有其他人存在的時候,阮夏夏就多多留意了一下超市的情況,當時確實發現了這個超市裡面還有不少喪屍的存在,只不過沒有發現這隻進化者,所以阮夏夏也沒太過在意。

想起之前那些人四散奔逃的模樣,阮夏夏能肯定這個超市只有這一隻進化者,只要自己能夠躲過這隻進化者的攻擊,絕對能活下去。既然超市的這個出口已經被進化者堵住了,那隻能往大門那個方向跑。

只不過阮夏夏早就忘了自己這具身體本就處於異能覺醒前的虛弱期,又怎麼可能跑得過身體機能比普通人更強一些的進化者。

再次的幾聲慘叫,預示著身後跟著阮夏夏的兩人被進化者無情的解決。

察覺到濃厚到讓自己鼻子幾乎麻木的血腥味,阮夏夏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絕望起來,看來自己要命喪無此了。

下意識從空間里拿出之前收進去的東西,朝著身後不管不顧地扔去。隨著幾聲重物撞擊又落地的聲音,阮夏夏感覺自己腰側被什麼東西直接橫掃出去,狠狠地撞在邊上的柱子上。「啊……」

更為劇烈的疼痛讓阮夏夏再也忍不住痛呼出來。

邊上屬於喪屍的腐臭味再次靠近,驚慌之下的阮夏夏腦子裡面一片空白,只想著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錢鈞天的聲音沙啞低沉,竟然聽得我後背一涼。

「想要發揮這個詛咒的真正作用,必須把五大神器重新湊齊,只要讓它們重歸倉庫中,就有可能獲得……」

說到這裏錢鈞天的話戛然而止,他的表情變了,變得狂熱且貪婪。

我在這時猛地想起了蘇白玉曾和我說過的兩個字,永生。

難道真的,真的是……

永生只作為一句玩笑話的時候所有人都可以一笑了之,但一旦變成了真實的,我發現自己嗓子變干,說不出話來。

誰不想永生呢,帝王到死都在追求永生,這兩個字擺在面前足以讓世界上所有的財富和權力黯然失色。

我沉默下來,一時間腦袋裏嗡嗡直叫。

錢鈞天意味深長道。

「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搶奪赤金口了吧。」

我抬起頭來,雖然是在疑問,但我心中已經確定了。

「赤金口就是那五大神器之一?」

錢鈞天滿意地點點頭,喝了口桌子上的熱茶。

「真是孺子可教也。」

我冷笑了一聲,實際上心情要多複雜就有多複雜。

「只要你和我合作,之後其他的我都會一一告訴你。」

面對錢鈞天的威逼利誘,我最終還是妥協了,也是為了自己。

「你說你有辦法對付那些隱藏在義烏港中的內奸?他們一直想要殺了我。」

錢鈞天又喝了一口茶,輕嘆道。

「他們不只是想殺你,他們想殺了所有受到549倉庫詛咒卻還沒有死的人,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倉庫詛咒徹底開啟。」

錢鈞天古怪一笑,言語中是掩飾不住的幸災樂禍。

「一幫蠢貨!五大神器還沒有找全,他們現在開啟詛咒,最後只會全都葬身在倉庫當中!」

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嚨,終於想起了之前在病房沒有抓住的靈感。

恐怕他們也在尋找神器,不然怎麼那個醫生怨魂會對我的脖子出手?

更讓我在意的是,難道蘇白玉也是神器的持有者?

現在不適合想這個,我打斷了自己的思路抬頭看錢鈞天。

「那你想讓我做什麼?」

錢鈞天難掩激動,仰天一笑。

「不着急,不着急!哈哈,合作愉快……」

我警惕地看着他,知道我們的合作只是暫時的,我們的目的不同,遲早會再次分道揚鑣甚至反目成仇。

他想要的很有可能是永生,而我只是想結束這一切。

「我們的合作只是暫時的。」

我提醒他,他絲毫不在意,擺了擺手。

「足夠了!現在讓我們把我們該做的事情做好,放心,這些事情對你我都有好處。」

「之前我的確想要利用你,但我也真的幫了你對不對?」

他對着我和善一笑,我不得不承認的確是這樣的,乾脆沒有吱聲。

「這段時間你也變了不少,成長了不少,倒是更厲害了,遇上現在的你我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不知道他是開玩笑還是怎麼樣,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又看了一眼被我放在旁邊的人皮傘。

錢鈞天對着我古怪一笑,我本來以為這一趟他肯定會去讓我做點什麼事情,結果他只是讓我趕緊回到義烏港去。

「之後我們保持聯繫,有什麼事情我會和你說的,沒有聯繫你就不要輕舉妄動。」

他叮囑了一堆,大意就是叫我這段時間待在義烏港老實一點,不要惹是生非,沒有通知也不要隨便行動,遇上事情及時打報告……

這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問題,我自然不會主動找麻煩,麻煩不來主動找我就算不錯的了。

錢鈞天接下來什麼打算也不和我說,我也沒了問下去的興趣,同樣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離開時,錢鈞天站在門口送我,又說道。

「對了,這幾天你多加小心。」

我眉頭一挑,他這話絕對不只是簡單的客氣客氣了很可能是真的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對上我疑惑的目光之後,錢鈞天聳聳肩。

「你那個領導,周建基是不是不見了?」

我動了動喉結,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絲驚訝,這他都知道!

不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還是沒有和我細說,只是這麼簡單地點了我一下,就逐客了。

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十分不滿,在心裏悄悄對他比中指。

他媽的,總是話只說一半,這樣遲早被天打雷劈!

我打了個車回了義烏港,先回了一趟宿舍里,這些天沒回來多少落了些灰塵。

而嬰靈正趴在地上吐泡泡,現在這小東西總算有了幾分人樣了,看着丑萌丑萌的。

我簡單把宿舍里收拾了一下,正準備出去吃點飯的時候,門被敲響了。

這種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以為外面來者不善,打開門一瞧居然是小高。

我十分詫異地看着小高。

「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

小高憨厚一笑,話說的那是一點都不客氣。

「那能怎麼知道的,當然是看見了唄!」

我哦了一聲,小高塞給我了一個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