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如果宗門還是如同以前一樣,國運沒有回復就罷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國運沒有回復,此時的神州大地早就是秘密戰亂不停,民不聊生,他們宗門早就復出,佔據整個神州大地。

從此以後,神州大地,被宗門瓜分,沒有王朝什麼事了。

現在隨着國運一天天增加,雙方的矛盾也越來越強烈。

與其以後發生矛盾,不如現在就撕破臉皮。

不得不說魔羅的算計果然精湛。

太上道主此時何嘗不是這樣了。

「印日和尚和夫子怎麼看待這一件事。」太上道主問道。

四大宗門,可謂是相愛相殺。

多年來,爭鬥不斷,但是在對待王朝和外敵這一件事上他們卻又前所未有的團結一致,因為他們都知道一個道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各個擊破,很多時候。

宗門的勢力,單方面比不上王朝,但是聯手之後了。

卻可以威亞王朝,讓王朝不得不選擇妥協,不得不選擇放棄。

哪怕是當年有數的幾個帝朝在面對四大宗門的時候也不得不選擇妥協,也感到害怕,更不用說現在了。

要不是姜天這個變數出現,他們還真不把神州大地放在眼裏。

一人鎮壓一國啊。

魔羅搖著頭說道:「我第一個找的是你,太上道,至高無上之義,也就是說沒有比這個更高上的了,我相信你們也不願意有一尊王朝,騎在你們頭上吧!」

太上道主臉色凝重,冷哼一聲說道:「你是想讓我通知夫子和印日和尚了。」

「我魔羅所在的魔門,可是一直被你們三大宗門欺負,人人喊打,我去找他們,你說他們要是心存怨恨,來個斬妖除魔,我會不會死在他們手裏。」

「哈哈哈哈。」

說道這裏,魔羅忍不住大笑起來。

一己之力,對抗三大宗門。

這就是他們魔門的底氣所在。

斬妖除魔,還要三者聯手,的確讓人感到鬱悶,但是不得不說,魔門的戰力的確強大。

他們有的是速成之法。

就好比太平道,為什麼他們扶持黃天道,發動戰亂,搞什麼萬法劫,蒼天已死,黃天當立,就是為了搞亂天下,然後吸取戰亂之力,提升修為了。

魔門的辦法更多,更加玄奧無比。

太上道主說道:「好,印日和尚和夫子哪裏我回去說,發動攻擊我也贊同,人王殿現在身處於域外,你是打算讓魔羅動手了。」

「不,不只是魔羅,還需要你的懸門和他大禪寺麾下的天空勢力和書院的鐵鈎勢力。」魔羅淡淡的說道,眼神深邃無比,充滿了殺意。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話一出,綠洲第一個表示質疑:「不可能,這可是PGK賽事啊,那麼多人眼睜睜看着,誰敢作弊!」

不過他們的隊長則是想到了什麼,沉聲道:「沒什麼不可能,也許是他們中間混進了一個lyb,一直都沒發現,難道你忘了白木?」

綠洲小聲道:「可咱們A組裏沒有白木。」

大漠哼了聲:「我是說曾經,這事他都干過多次了。而且A組就算沒有白木,但還有丁溫,你不會……把他給忘了吧?」

物語者經過版調整后,召喚物不再具備同步傳達視野的能力,所以襄陽能通過小蠅確定房子裏有一個人,可使用者本身並不能知道那個人是誰。

「對哦。」襄陽眼睛一亮,非常贊同大漠的話:「開場的時候暗黑童話就掉了一個,roll點失利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后,丁溫也沒能及時撤走,被迫滯留在浪人營……這些剛好跟『偏遠位置』對得上,說明他們roll點的地方就是在這!」

綠洲想想也是,於是又問:「那漠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大漠不慌不忙:「不用着急,先穩住,有這麼一個lyb插在他們中間,天將遲早要出事,我們後面可以等機會,看圈型在他們那還是我們這。」

……

……

浪人營的南方250米,楊離卡在透視能力最極限的距離,冷冷的看向浪人營。

「呵,又是五個人縮在一團的老六隊伍……嘖嘖,還是五個追風者,是天將吧?不然哪有隊伍能選這麼多——等等!」

他馬上也察覺到了異樣,滿目狐疑:「天將怎麼有六個人?難道那個多出來的人是丁溫?又或者是黎洶?」

楊離的確不是一塊當職業選手的料,但這種最簡單的問題,他還是能想的出來。畢竟浪人營這個點位對地心來客很特殊,他們原本是打算選這的,不過礙於教練以及上面的壓力,他們最終選擇了老家『逢魔寺』。

所以關於浪人營的淘汰信息,他們比誰記得都清楚,也非常明確暗黑童話是撤走的那方。

他現在唯一不確定的是……那個人是丁溫還是黎洶。

因為這兩個都很陰,後者是『聽話型』的陰,而前者天然就陰,都能在某個地方待很長時間,不發出任何聲音。

「天將也是蠢啊,這麼大一活人待在他們中間,居然沒一個人發現。」

楊離嗤之以鼻,彷彿忘了整個聯賽只有他自己有透視能力這件事,下意識的覺得天將太廢物,連人都看不見。「

見他在那自言自語,也不知道說的什麼東西,旁邊的抱臉蟲臉色陰沉,猶豫了半天最後也沒問,選擇了默不作聲。

「嗨,管你是誰呢,反正受害的始終是天將,跟我們又沒關係。」

楊離很快想開了,不再關注浪人營,而是挪動目光,看向東北方向。

「咦?」

他馬上發現了什麼:「有一支滿編跟三人殘編遭遇了……我們有機會嗎……」

看到有戰鬥要打,他不自覺的就動了想撿便宜的念頭。

飛快思索之後,他立刻打開地圖標點:「走,我們去3號標。」

抱臉蟲:「路線呢?」

「路線啊……」楊離找了圈附近的隊伍,沒看到人,省去了找路浪費的時間,很乾脆的回答:「周圍沒人,直接走,就沿直線吧!gogogo,兄弟們動起來,撿人頭的時間到了!」

你在亢奮什麼啊,至於么……

四個隊友對他很是無語,不過礙於他獨特的身份,也懶得開口,接着所有人上車,準備出發。

但就在這時,淘汰信息意料之外的……來臨!

「玩家上古文明丨根達亞以三叉戟擊倒暗黑童話丨賣煙捲的老男孩!」

「玩家上古文明丨穆里亞以亡者拳套擊倒暗黑童話丨黎洶!」

五秒過後。

「玩家暗黑童話丨馬尾辮以梨花釘擊倒上古文明丨亞特蘭蒂斯!」

「玩家上古文明丨米索不達亞以七彩琉璃箭擊倒暗黑童話丨馬尾辮!」

又過五秒,暗黑童話三人被補掉的信息也傳來。

在遭遇戰中,上古文明強大的實力盡顯無疑,也可以說是雙胞胎太變態了,聯手瞬殺了最近勢頭不錯的煙捲和黎洶。

而最後一人馬尾辮隨後也被找到,雖然她在危機之下勉強打掉了亞特蘭蒂斯,但奈何對方人多,最終也無力回天,被擊倒帶走。

「丁溫呢?不是還有一個嗎?」抱臉蟲等人覺得很奇怪,意識到暗黑童話還漏了一個沒死。

「他不在這,我剛才不是說了。」楊離冷哼一聲,心裏覺得有些可惜。

他倒是說不上有多麼痛恨丁溫,相反還有一種說不上的奇怪親近感,可上把丁溫做的太絕了,當着那麼多人的面把他們一頓胖揍,讓他顏面盡失,所以不爽總歸是有的。

如今眼見丁溫躲過被團滅的命運,他心裏更是不爽了。

「要不要提示一下天將呢……哎算了,都是人頭分,與其讓給他們,還不如留給我們收了。」

這把地心引力前期非常順,楊離肯定是奔著第一去的,而且他的目標不僅限第一,還要來個高擊殺獲勝,把上把的零蛋給找補回來。

而且提示天將也存在作弊的嫌疑,楊離雖然狂妄了一點,但也不至於傻到這種地步。撿漏沒戲了,他也讓隊伍停下來,先作觀察,等下一個圈型出現。

………

………

「還有一個呢?」

另一邊,解決完戰鬥的上古文明也在尋找最後的丁溫。

瑪雅拉亞特蘭蒂斯起來,其他三個人則是在黎洶幾人死亡的房屋周圍,挨個翻箱倒櫃,試圖把『藏起來』的丁溫給揪出來。

「哎哎,你是不是傻,一個不到半米的柜子,他怎麼可能藏在那!能裝的下嗎?」

「那你說,他能去哪?」

「我怎麼知道,他是不是掉線了……」

三人邊找邊議論紛紛,可始終都沒能看到那一抹熟悉的黃色。

找了半天無果,三人索性也就放棄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反正只剩下丁溫一個,他戰鬥力不行,威脅不到全員滿編的他們。

他們跟戎馬、地穴來客都不一樣,既沒有物語者,也沒有透視能力,所以對丁溫為什麼『離奇失蹤』茫然無知,更不知道天將的『家』里是六個人。

「不要掉以輕心,即便是一個人,我們也千萬不能大意。」

哪怕是聰明絕頂的亞特蘭蒂斯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他只能當作丁溫在附近來打,一個輔助是不可能掛單分踩的,出了事跑都跑不了,也沒任何還手能力。

沒有哪支隊伍敢這麼做,亞特蘭蒂斯還是更願意相信丁溫就藏在了某個隱蔽的角落,只不過他們一直沒有找到。

「哦,圈刷了。」

這時,第六階段恰好來臨,亞特蘭蒂斯、楊離、大漠,包括浪人營的天將眾人頓時打開地圖,看向新的圈型。

看完,天將不由喜出望外。

因為這個圈……浪人營依然沒被刷走,而且還不是一個靠邊的位置。

他們運氣爆棚,等來了一個天命圈!

。 第二百二十五章再次見到紅姑娘

藺九鳳的小院子裏,他正在盤膝打坐,調理自己。

這一次的大戰,對他而言不算什麼。

真正讓藺九鳳需要調理自己的,是諸神十二樂章。

這是一套完整的,清晰的異象,單個威力都強悍到讓藺九鳳覺得驚喜,合在一起,那足以逆天。

這麼強大的威力,藺九鳳小心翼翼的把它們融入了自己的神之領域。

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