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哦。」

餐桌上,一人一半。

好像在比賽誰吃的快,只是一眨眼,兩人的盤子乾乾淨淨。原秋浦羨慕的看著傅南華吸吮大骨頭,咽咽口水后問道:「你怎麼會知道用紅酒燒肉?」

「我本來不想用紅酒的,我想用大麥酒,你這裡沒有。大麥酒燒鴨子也很好吃,那麥芽的香氣,和酥軟的鴨肉,簡直就是絕配。」

「明天我準備大麥酒和鴨子,還有,那剩下幾瓶紅酒你不準動,燒菜的紅酒我會準備。」

「紅酒不好,燒的肉也不會這麼好吃。」

「真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不管這些,你這樣最好,這段時間流金城有事,也沒工夫照顧你,有什麼需要的,你一併說了。」原秋浦盯著傅南華的眼睛,想要看透一切。

「傻是有點傻,但是沒有傻到底。你知道我中了食心籙,有些東西記不全,所以可以的話,你能找些基礎的關於符篆的書籍。」

傅南華是原秋浦看到的,中了食心籙狀態最好的人,一個三級符士,能夠中了食心籙,還保持這種狀態,肯定有不少秘密。只是她不關心這些,她只是遵照師尊的囑託,讓傅南華留在青竹居,保他一年平安。

原秋浦點點頭。傅南華傻不傻對他無所謂,只要他識趣。

如果識趣,傅南華在青竹居還是行動自由。要是不識趣,那他就別怪自己,把他封禁在房間里的小符陣里。

傅南華是無可奈何,他現在明白自己的處境。

他就像一個魚餌,釣著張靈鏡。

張靈鏡每天出現在青竹林,一天天向他靠近。隨著實力提升,以及對符陣的感悟加深,張靈鏡能夠在青竹林看的更遠,走路也更有目的性。不像其他人,無頭蒼蠅般的亂走一通,然後從哪裡來回哪裡去。

他有壓迫感,以及那種恐懼感,他能感受到張靈鏡的恨意,還有那股殺意。生命受到威脅,他卻無能為力,只能寄望原秋浦守約,到時候把他送走。

……喜歡九品茅山道請大家收藏:()九品茅山道更新速度最快。 第1317章

然後炸翻了整個平台。

一開始只是幾十個人,有點不太確定。

後來看着站在那邊的LEO,人數開始不斷往上走。

評論被刷的飛起。

-LEO直播?

-不是吧,為什麼都沒通知?我家寶寶不是生病了嗎?

-看到了,兒砸手臂還有紗布,看着很可憐。

-這場直播,為了報平安嗎?

……

評論越來越多,直播間的認輸也瘋狂往上走。

輕鬆破萬。

甚至人數還在往上走。

慕安安看着上面不斷刷的飛起的人氣,又看着,正在投入自己的狀態里,一句話也不願意說的LEO。

隨着音樂起,他純粹的在那邊展現了一場舞蹈。

他的舞蹈里是帶着國風元素,沒有很炸裂,但帶着一種柔和的美,深情不做作。

很善心悅目的舞蹈。

是會讓人安靜下來的舞蹈。

原本刷的炸裂的直播平台,此時更因為他的舞蹈而變的安靜下來。

慕安安想,LEO錯了。

他的確是趕到了流量開啟的時代,也的確是長了一張讓人喜歡的顏值,可是真正讓他走到這個位子上的。

是這樣全情投入,富有感染力的舞蹈。

是這樣的舞蹈,讓粉絲瘋狂的想要保護。

可能粉絲方式錯了,被人引導錯了,但他跳舞的時候,身上光非常強烈。

就好像這個世界上,總有人在發光。

也總有人總是看不到自己的閃光點,忘了自己身上的光亮。

LEO一場舞結束,並沒有停止。

而是接連跳了三場舞。

在第四場舞蹈結束的時候,他沖着手機攝像頭,做了一個紳士的鞠躬禮。

他說,「很感謝你們幾年來的支持,從此以後,娛樂圈不會有LEO,這個世界上,只會多一個普通市民,或者普通舞者,趙星!」

原本柔情精彩的舞蹈。

結果卻是以這樣為謝幕。

原本觀看直播的觀眾傻了好幾秒之後,瞬間就炸了!

-什麼情況?

-謝幕?

-退圈?

無數屏幕刷的飛起,整個粉絲都炸裂了。

甚至一度炸到直播間卡到一動不能動。

「關了直播吧。」LEO直接說,拿過慕安安手機,退出了直播間。

慕安安早就料到LEO這個舉動,但還是問了一句,「你真的,確定了?」

「非常確定。」LEO說,「這個圈子太浮躁,緋聞、營銷,身不由己。所有人都說我是大流量,可是我一點自由都沒有。

我想離開了,公司的解約事情已經找律師,國外的學校我也找好了,剛好去進修。」

「今天謝謝你,陪我來,擁抱一下?」

……

御園塆大門口。

宗政御在慕安安酒店時接到了老爺子電話,讓他趕到御園塆。

但因為公司臨時有事,繞了一圈,這才到。

而七爺整個氣場都是很低沉的。

一直在想慕安安昨日酒醉的樣子,以及清醒后,什麼都不說的樣子。

他一直在等。

可是她似乎,從來不願意說。

「七爺……」

車子剛聽穩,羅森接了一個電話,隨後臉不好,「出了一點事。」

「說。」

羅森把ipad遞到七爺這邊,隨即說,「今天有個流量明星直播退圈,本來直播已經被粉絲炸到故障,流量明星關了直播。可是因為故障,直播還在繼續……裏面有安安小姐。」 「好,既然如此就這麼決定了。小黑虎你是第一位本源魂獸,你先來。」

說罷,戰天殤手背的六芒星黑光一閃,幽冥玄虎閃亮登場。這是戰天殤兩大本源魂獸初次同時登場。

幽冥玄虎出現后,仰天長嘯。一大一小兩個個陣法,分別出現在了幽冥玄虎和戰天殤的腳底下。

「主人,需要化器成什麼樣子。只用在腦海中幻想就行。」

小陣法中的戰天殤瞭然的點了點頭。便閉上眼睛開始了幻想。

逐漸一副腿甲便出現在了戰天殤的腿上,只見那腿甲自腰開始一直延伸到了腳掌。

而對面大法陣上的幽冥玄虎卻變淡了。

「好,接下來是上半身。」隨後便是胸甲和臂甲,最後手甲和頭盔同時形成。再觀幽冥玄虎已經消失,而它腳底下的法陣已悄然出現在了戰天殤的腳下。

「有什麼辦法,讓我看看我現在的樣子嗎?」

終於化器完成,戰天殤看著炎龍用龍魂之力變出的鏡像,連連稱帥。

只見那鏡像中的自己,身著一套同體黑色的鎧甲。

黑色的鎧甲上面,布滿著一條條紫色的虎紋。尤其胸甲更勝,自胸前的護心境開始,成環抱狀一直環繞了整個胸甲。而手甲卻十分奇特。外形猶如虎爪一樣,不過指部的盔甲猶如一層一層套上去一般。形成了一個充滿倒鉤的利爪。

再觀頭盔,頭盔雖然和平常的頭盔款式無二。但是額頭上的紫色王字,和眼部出現的蝠翼式墨鏡卻顯得獨一無二了。

最騷包的還得屬於,戰天殤身後的那個白色披風。戰天殤竟然將幽冥玄虎的翅膀保留了下來。張開時是六個翅膀,收回來便會化作身後那白色的披風。

不過不管是披風還是翅膀,那六個聚靈陣卻消失不掉。戰天殤的披風出現后,後面就會出現像六餅一樣的圖案,但卻影響了幾分美感。

看著鏡像中的自己,戰天殤又展開了翅膀,臭美了一番。

「小子,你那眼睛上的東西是什麼,那麼黑,能看見東西嗎?」沒想到戰天殤臉上帶著的墨鏡卻引起了炎龍的興趣。

「這個東西叫墨鏡,這可是地球上,我們那個時代流行的一種東西。至於看的見嗎?你放心,因為是化器的關係。不僅看的清,而且可以看的很清楚。」戰天殤給炎龍解釋了一下。

「算了,你這造型還可以。有翅膀,可以有短暫的滑翔能力,手甲化利爪,又有了幾份自保能力。就是你所說的那個墨鏡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總體來說,還可以。」炎龍看了下給出了肯定。

當然戰天殤可不會給他說,墨鏡的主要運用是用來耍酷的。嘿嘿。

「好了,到吾了,吾需要先化獸,再化器。」

說完只見一個大型法陣便出現在了戰天殤,的腳底下。這個法陣戰天殤當然認識,顯然是當初白風用來覺醒本源魂獸的法陣。

不過這次要快的多。

只見炎龍懸浮在戰天殤的頭頂,隨著一聲龍吟聲響起。

只見炎龍體內湧出了許多的金綠色的小光點,隨後便統統融入到了戰天殤的體內。

神聖,空間,火焰。腦海中炎龍的聲音最終響起,也代表著它終於和以前的,神獸炎龍說再見了。

「小子,吾現在是你的本源魂獸了,以後你就由吾罩著了。你內視自己的丹田,那是吾送給你最後的禮物。」

戰天殤閉目內視,只見剛才那些金綠色光點,全部匯聚在他的丹田,形成了一副陣圖。

「小子,這可是經過過濾,最純正的太陽之力。雖然大多數吾用來恢復龍魂了,但對於你已經足夠了。這可是巔峰實力才會擁有的好東西。」

「而你體內的陣法,正是聚靈陣。你小子擁有六個先天聚靈陣,修鍊速度要比常人快六倍。

吾以太陽之力匯聚後天聚靈陣,是要把減緩你的修行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