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可是天公不作美,第三粒進球始終沒有來。

隊友給他傳了不少機會,可是因為之前的表現。

桑德蘭全力的防守王元傑這個點,雖然王元傑還是創造機會。

可是他射門中柱,終究與帽子戲法無緣。

但是他也並沒有因此遷怒主教練,於是王元傑笑了笑走向了場邊。

和替補上場的德林克沃特擊掌后,慢慢的走向了替補席。

這一場比賽王元傑表現非常好,當看到王元傑下場了,現場球迷送上了掌聲。

雖然球迷很期待他的表現,但是沒有想到王元傑的首秀這麼出色。

他絕對是全場比賽最閃耀的球星,王元傑僅僅用了一場比賽,就征服了萊斯特城的球迷。

而且也征服了所有隊友,幾名替補球員上前和王元傑擊掌慶祝。

恭喜他萊斯特城的首秀,甚至還有個人拿來一個毛巾。

雖然比賽還在繼續,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場比賽已經結束了。

桑德蘭已經沒有鬥志了,而最終萊斯特城4比2戰勝了桑德蘭,在主場拿到了開門紅。

「全場比賽結束啦!最終萊斯特城4比2戰勝了桑德蘭!」段軒宣布著比賽結果。

「這一場比賽的最佳球員,毫無疑問就是王元傑了。」

「他的英超首秀不僅完成了梅開二度,而且還送出了一個助攻。」

「相信不少球迷曾經擔心過,王元傑來到英超會不適。」

「但是目前看來,王元傑非常適合英超。」

「今天的比賽就播放到這裡,觀眾朋友們再見!」

。。。。。。

賽后的新聞發布會,所有記者都對萊斯特城的王元傑充滿了興趣。

「拉涅利先生!今天Wang表現非常出色,請問一下你是否曾經擔心過他無法適應英超?」一名記者提問道。

「我從來沒有這方面的擔憂,不管是我還是球員們,都對Wang充滿了信心。」拉涅利回答道。

「我們堅信他很快就會適應英超,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他融入得竟然這麼快。」

拉涅利誇讚著王元傑,王元傑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

作為上賽季的德甲金靴,他對王元傑期待有加。

可是沒有想到,王元傑竟然這麼強大。

要知道想要適應英超還是挺難的,上賽季萊斯特城升級到英超。

在英冠進16球的瓦爾迪,在英超的首個賽季,竟然只進了5粒進球。

連英格蘭球員都要適應,更何況是華夏前鋒。

獲得了揭幕戰的勝利,讓拉涅利非常的開心。

反觀對方的主教練艾德沃卡特,臉色就相對凝重了。

「上賽季雙方兩戰全平,但是這個賽季的首次會面,就被萊斯特城兩球戰勝,請問一下主要原因是什麼?」記者提問道。

「這一場比賽的失利主要在我,是我沒有做好準備。」艾德沃卡特回答道。

「我確實沒有對Wang做戰術安排,給了他這麼大的發揮空間。」

雙方主教練都給了王元傑極高的評價,這一場比賽他表現太出色了。

賽后英國媒體,普遍都是誇讚王元傑的。

「Wang成為決定勝負的關鍵!」

「兩射一傳!完美的英超首秀!」

至於華夏方面,有非常多的球迷在注意著王元傑。

這一場比賽在華夏是晚上10點開賽的,這個時間段對於球員可能不是很好。

但是對於華夏球迷,這個時間段太完美了。

所以觀看比賽的觀眾非常多,雖然在德甲的時候,他們看了不少王元傑的比賽。

可是王元傑優秀的表現,依舊讓他們興奮不已。

在華夏英超的球迷,確實要比德甲多不少。

而王元傑是近幾年,唯一一名在英超踢球的球員。

這一場比賽結束后,一時間王元傑在國內的聲望,甚至超越了魯雲龍。

再加上王元傑本來就帥氣,讓他收穫了大量的粉絲。

之前不少華夏球迷都在指責蔡健,指責他耽誤球員更好的發展。

而隨著這一場比賽的勝利,這個聲音被遮掩了一些。

這讓蔡健稍微放鬆了一些,確實之前罵的人有點多,竟然還有一個前國腳。

蔡健開始期待這個賽季的結束,如果萊斯特城真的奪冠了。

到時候的王元傑,絕對會是亞洲最頂級的球星,甚至在國際上也會得到更多人的認可。

而隨著這一場比賽的結束,蔡健腦中及時響起了提示:

「完成任務:王元傑的英超首秀

獎勵:白銀球員卡×1,10點積分。」

「完成成就:旗下球員完成英超首秀

獎勵:黃金球員卡×1,30點積分。」

「完成成就:旗下球員完成英超首秀

獎勵:黃金球員卡×2,30點積分。」

果然來到了英超,也是有成就獎勵的。

看到這麼豐盛的獎勵,蔡健非常的興奮。

現在因為又簽了幾名球員,所以使用了不少球員卡。

現在蔡健手裡球員卡,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多了。

隨著這一次獎勵的球員卡,再加上之前還有好幾張球員卡。

甚至還有兩張鑽石球員卡,手裡又將會多出不少球員卡。

而且球員卡的質量還挺高的,這讓蔡健更加期待了。

(求收藏!!!求推薦票!!!)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秦鋥把碗遞給她看:「是碗肉湯,不是給你的,是給小狗吃的。」

一定是二姐告訴他的,蘇瀅沒再多說,大虎太弱的確需要葷腥補補。

秦鋥端來的肉湯白白的,一看就知是熬煮多時的,連蘇瀅聞了都咽口水,大虎更是吃的「叭唧叭唧」。

林瑾蘭憂慮建議:「瀅瀅,要不這狗還是拿給秦鋥幫你養吧?你想了就去秦鋥家看看。」

小狗也是命,蘇瀅原來養過一隻小奶貓,剛拿來時小貓還活蹦亂跳,第二天一早就死了,都不知是怎麼死的。瀅瀅為此大哭一場,林瑾蘭真怕大虎也是這樣。

蘇瀅懷抱着大虎,聽到母親所說嘟起嘴,就知母親之前所說是敷衍她,其實一點都不看好她。

秦鋥摸摸小狗頭,道:「林孃孃不用,我看這小東西嘴壯,瀅瀅一定能把它養好,我早就想讓你家養條狗了,大虎來了正好。」

秦鋥說着放下碗:「吃得差不多了,剩下半碗你們明天再喂。」他從蘇瀅手上抱過小狗,放在了地上,「你不能老抱着它。」

「不行不行。」

蘇瀅慌得彎腰去抱,「大虎今天被人用開水燙,它還不能走路。」

秦鋥攔住蘇瀅,指著小狗說:「怎麼不能走?你看它不是站起來了?瀅瀅,它不是城裏給人抱着玩的狗,在農村就得從小適應,你對它好其實就是害它。」

蘇瀅有些愣,怎麼感覺秦鋥不是在說大虎,而是在說她?

地上的大虎「嗚嗚」哼著,搖搖晃晃走向蘇瀅,一直都在主人懷中,突然被放地上它有些不適應。

蘇瀅心疼的看着小傢伙走到她腳下,又想俯身去抱,秦鋥伸手將她拉開,大虎在她站的原來位置撒了泡尿。

「不準在家裏面撒尿!」秦鋥不客氣的給了小狗一腳,雖力氣不大,但還是把弱弱的大虎踢了個跟頭。

蘇瀅又急了,推了秦鋥一把:「你幹嘛要踢它,它這麼小什麼都不知道。」

秦鋥抱起小狗,道:「正因為小,所以要明確告訴它對錯,我帶它去外面撒尿。」

他揪著小狗的后脖子朝外走,蘇瀅又叫:「外面冷」林瑾蘭拉住她,「瀅瀅,這上面你要聽秦鋥的,大虎天天在屋裏撒尿拉屎不行啊。」

蘇瀅跑出去,看到小狗在小院外翹著一隻腳撒尿,秦鋥蹲在旁邊表揚:「嗯不錯,這樣就對了。」然後伸手摸摸它的頭,大虎討好的在他手掌上蹭了蹭。

見到她秦鋥笑道:「它以後知道撒尿拉屎要來外面了。」

的確是這樣好,蘇瀅點點頭走過去,聽着秦鋥對她說:「一天喂它一頓就行,不要喂多,晚上不能帶它到床上睡,找個盆放專門的地方給它喝水.」

被人當孩子一樣事無巨細的教,蘇瀅心裏幸福,嘴上嗔道:「你是不是把我也當小狗了?都說不要叫人跟着我,你又叫李來旺來。鋥哥哥你真的不要叫他們來了,我沒那麼嬌氣。」

秦鋥「嘿」了一聲,道:「他們又沒什麼事,我找點事給他們做美不死他們,瀅瀅你不是嬌氣,就是看着好欺負。」 陳明朝着巷口看了一眼,收回視線,說道:「你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為什麼不能給他一次機會呢?」

曹瑩瑩抹掉眼淚,迴轉身子,看向陳明,彎腰朝着陳明鞠了一躬,說道:「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不過,以後不會了。」

說完,曹瑩瑩轉身便走,陳明看着曹瑩瑩清瘦的背影,心裏有些不忍,說道:「哎,等一下。」

曹瑩瑩停下腳步,迴轉身子看向陳明,眼裏含着淚花,臉上卻掛着笑,說道:「還有什麼事情嗎?」

陳明說道:「唉,咱們算朋友吧?」

「嗯。」

「那好,如果有需要幫助的地方,你給我打電話。」

「好。」

答應一聲,曹瑩瑩便離開了。鍾瑋和唐建康從院子裏衝出來,扶著陳明,說道:「明哥,你沒事吧?」

唐建康說道:「這樣的女人,老是給你招惹禍事,你還幫她幹什麼?」

說完話,唐建康看鐘瑋和陳明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發愣說道:「你們看着我幹什麼?我又沒說錯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