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呃……」周博滿臉尷尬,不知道怎麼回事。

林秋月走到方井然面前,恭敬的微微彎腰,歉意道:「先生你好,我是風雲影視的公關部經理林秋月,我代表公司,為旗下藝人周博所作出的不當行為,向你道歉。」

剛才趙同普跟她說了,跟周博起衝突的人,就是公司的幕後大老闆方井然。

趙同普讓她馬上過來處理,而且不能暴露方井然的身份,她就沒有喊方井然為老闆。

方井然道:「你當眾處理周博吧。」

「是。」林秋月點頭,看向周博,「周博,還不快過來給這位先生道歉!」

周博不傻,知道對方是能夠影響到風雲影視的大佬,自己今天踢到鐵板了。

他趕緊走到方井然面前,說道:「先生,對不起,我為我和保鏢剛才的行為,向你道歉,還希望你能原諒。」

為了能夠在影視行業混得下去,該低頭時得低頭。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不會原諒你。」

「你這樣的人,就不應該出現在影視行業。」

「雖然其他公司有你這樣的藝人,但風雲影視不應該有你這樣的藝人。」

「你還是先聽聽林經理對你的處罰,我相信她已經接到風雲影視趙總的通知。」

方井然淡淡道。

周博看向林秋月,說道:「林經理……」

林秋月冷冷道:「周博,鑒於你的行為,已經對社會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響,從今天起,風雲影視解除和你的合作關係,並且發出通告,全行業封殺!」

「什麼!」周博瞪大了眼睛,「林經理,我能為公司賺錢,你不能封殺我啊。」

本來他還以為,不管自己怎麼作,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沒想到,轉眼間,就被公司封殺了。

風雲影視是影視行業的霸主,被風雲影視發出全行業封殺,從今天開始,他就別想在影視行業混了。

聚光燈下耀眼的明星生活,將會永遠離他而去。

「嗚嗚,我們家周博被封殺了,以後看不到他了!」

「風雲影視是影視行業的霸主,要封殺他,肯定看不到了!」

「混蛋,為什麼要封殺我們家周博?!」

「風雲影視封殺我們家周博,我們要抵制風雲影視!」

「沒錯,我們聯合起來,只要是風雲影視投拍的電視劇電影,我們都不去看,讓風雲影視賺不到我們的錢。」

「周博,公司待你不公,我們支持你維權!」

腦殘粉紛紛叫嚷起來。

「這些個腦殘粉,真是不知道怎麼說好。」

「哈哈,這樣的無德藝人,就應該封殺。」

「出個門都這麼大排場,封殺的好。」

「風雲影視的藝人出行,都不像周博這樣的,周博被封殺,純屬自作自受。」

「要演技沒演技的小鮮肉,滾出影視圈吧!」

吃瓜群眾心情大爽。

「林經理,我有很多腦殘粉,只要我在公司,就能夠為公司賺錢,你幫我向趙爺說說情,讓我留在公司吧。」周博懇求道。

此言一出,現場頓時一靜。

他的腦殘粉,都是對周博露出不滿的表情。

這些人雖然被廣大網友罵為腦殘粉,但他們並不認為自己是腦殘粉,反而覺得說他們腦殘的人,才是真的腦殘。

現在被自己的偶像說成是腦殘粉,心情頓時不好了。

只要是稍微正常的人,都不會接受自己偶像這樣的言論。

「周博怎麼能這麼說我們,我們是他的鐵粉啊。」

「是啊,我得知他今天會出現在江城機場,還是特意從深川飛過來的。」

「我是從京城飛過來的,比你還遠,他竟然這麼說我們。」

「混蛋,他才是真的腦殘,從今以後,我不再粉他了。」

「他已經被封殺,就算是想粉也粉不了了。」

「風雲影視封殺的好,就應該封殺他這樣的腦殘。」

腦殘粉紛紛轉變,對周博怒目而視,謾罵起來。

林秋月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周博,說道:「不好意思,即便你能為公司賺錢,我們也不會用你這種無德的藝人。」

這個傢伙,是有多腦殘。

把這傢伙挖到公司的那位高管,都會被他拖累。

周博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哼,封殺就封殺,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家裡有錢,要不是覺得當明星光鮮亮麗,還可以睡粉,老子才不會去當什麼明星。」

周博冷哼一聲,毫不避諱的說出了自己當明星的初衷。

自從當紅以來,他就睡了好幾個主動獻身,極為漂亮的女粉絲,感覺簡直不要太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哥布林殭屍】【4☆/暗】

【不死族/效果】

【1100/1050】

「雖然攻擊力有所下降,但是【紐特】和【哥布林殭屍】的攻擊力合計也有足足2500點,成為肥料吧,小林隼人!」貘良擺出了一副馬利克看了也不得不服的顏藝,「然後,你身上的【千年眼】就是我的了!」

「真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嗎?」隼人冷哼一聲,「對應【紐特】的攻擊,打開我的蓋卡!」

「是無敵的【炸裂裝甲】噠!」

【紐特】忍受著「另一個自己」在耳邊無間斷的喋喋不休,奔襲到了隼人身前,手裡的巨斧才剛剛舉起,可還沒等它將斧子揮下,只見它身上黃色的鎧甲突然被引爆,將其瞬息之間就炸成一片虛無。

隼人的【紐特】因為俯身對象的消失、藍色的身軀回到了隼人這一邊,也不急著回到墓地之中,而是站在隼人身後,跟隼人一起擺出了一個相當「平靜」的姿勢,彷彿是在說「【紐特】已經摸過那隻怪獸了」之類的話。

因為成功發動了炸甲、心情暢快無比的隼人得意地笑了起來:「我們的之間的距離就像是山,儘管靠近吧,因為你會發現,看似近在眼前,但實則差距遠在天邊!」

「少得意了!」貘良不爽地回應道,「雖然【紐特】被破壞了,但是還有【哥布林殭屍】的直接攻擊!」

「那我就使用這個!」隼人決鬥盤的墓地區域亮起了一道彩虹一般的光,「在你的怪獸直接攻擊時,發動墓地之中【彩虹栗子球】的效果,特殊召喚到我的場上!」

「護衛我身吧,aibo!」

「庫里~」

彩虹的光帶從墓地之中直接延伸到了隼人的面前,並在他身前組成了一大片七彩的牆壁。牆壁之後,【彩虹栗子球】的身影浮現,在【哥布林殭屍】手上的長刀劈砍在彩虹之壁上的瞬間,將身體迎了上去。

「轟!」

因為自身的防禦力很弱小,【彩虹栗子球】最終還是沒能從攻擊之中存活、被一刀破壞化作了一片煙霧,但它也確保了隼人沒有因此受到一點傷害。

「因為這個效果被召喚的【彩虹栗子球】被破壞時將從遊戲中除外。」

「真是多虧了你啊,aibo,為了我而犧牲。暫時休息一下吧。」看著【彩虹栗子球】的卡片化作泡影、暫時從遊戲之中消失,隼人道謝道,轉頭怒視著貘良,「居然將我的aibo從我的身邊奪走,真是不可饒恕啊,貘良!」

「關我屁事啊,不是你自己要發動那隻雜魚的效果的嘛!」貘良也沒慣著隼人,他雖然是大邪神,但是不是自己的鍋,他從來不會背,「我的回合結束!」

【貘良:4000LP,手卡0】

【哥布林殭屍】【ATK1100】

「那麼我的回合,抽卡!」隼人抽出了卡片,對貘良的抗議裝作沒聽見:「發動我場上的蓋卡,【共斗】!」

「從我的手卡之中捨棄一隻怪獸,可以讓場上的一隻怪獸的攻擊力與守備力變為與捨棄怪獸同樣的數值。」從手卡中抽出了一張怪獸卡,隼人將其送入了墓地,「我要捨棄的怪獸是這一張,【地星劍士】!」

從隼人的墓地之中,一隻圓頭圓腦圓肚皮的妖精劍士的靈魂飛了出來,猛地撞入了貘良場上的【哥布林殭屍】的體內。【哥布林殭屍】在融入了【地星劍士】的靈魂后瞬間變得生動了起來,像是活著的生物般活動了兩下身體,還拿著戰刀揮舞了幾下。

只不過,它的數值證明了【地星戰士】靈魂的融入並不代表著它變強了,不適合的靈魂只會導致戰鬥力的下降,就像某個吞入了草帽靈魂的巨人一樣。

【哥布林殭屍】【ATK1100→500】【DEF1050→1200】

貘良看著自己場上又一次被隼人的怪獸附身了的怪獸,不禁感到疑惑:不對啊,我記得我才是黑暗卡組來著,怎麼還是對面那個傢伙的卡組給人的感覺更陰間一點?又是靈魂又是附身的。

「因為【地星戰士】被送入了墓地,貘良,我已經得出了勝利的方程式了!」隼人從手牌中抽出一張卡,「我的墓地里現在已經集齊了五隻地屬性的怪獸,所以我可以直接特殊召喚出這張卡!」

「效果的特殊召喚!?不對,你是什麼時候集齊了五張地屬性的怪獸的!」

隼人笑了笑:「利用了【手牌抹殺】的人可不止是你一個,我當時手牌里的怪獸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地屬性。」

「【食人玩偶】、【冥界的番人】、【審判之手】、【暗黑騎士蓋亞】,以及剛剛被送入墓地之中的【地星戰士】,各位,將你們的力量集中起來吧!」

從隼人的墓地之中,五團靈魂飄出,分別對應著隼人剛剛喊出名字的五隻怪獸。還沒等貘良吐槽明明【地星戰士】還在附身【哥布林殭屍】怎麼又多了一個靈魂的時候,五團靈魂撞在了一起,化作了一個巨大的光團。

「聚集起來的力量將化作雷霆,擊碎前方一切擋路之物,開闢光明之道吧!特殊召喚,【地靈神格蘭索爾】!」

光團耀眼,但單純的光芒也難以掩蓋聚集了五個靈魂之後所降臨之物的龐然身軀。雙足重重地踩踏在地面上,幾乎能把地殼撼動的震蕩傳來,頂天立地的岩石巨人出現在了隼人的背後。

【地靈神格蘭索爾】【8☆/地】

【獸戰士族/特殊召喚/效果】

【2800/2200】

彷彿來自遠古的泰坦巨人般屹立,貘良可以發誓,自己蘇醒之後所見到的所有決鬥怪獸里、也從未有任何一隻的氣勢可以媲擬眼前之物,哪怕是他從偷偷觀察過的海馬所召喚過的【青眼白龍】也比不上:「這種怪獸怎麼可能存在!這根本不是決鬥怪獸!」

「不是怪獸,是卡密噠!」隼人因為【地靈神】的現身,頭髮都因為四周圍的上升氣流而向上豎起,「財富歸於地下,亡魂亦是如此。作為司掌大地的神明,【地靈神】可以復活墓地之中任何一隻怪獸,無論你我!」

「降臨於此吧,我最忠實的僕從,暗黑之騎士——」

「蓋—亞——!!!」。 「來來來,有種你把小爺殺了!」

萬君劍劍靈看着眼前無比囂張嘚瑟的陸小白,看着他那有恃無恐的樣子。

萬鈞劍劍靈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沒錯,我確實不能殺你。」

「看把你能耐的。」

陸小白聽到萬君劍劍靈此話,頓時變得更加囂張起來。

說着,陸小白便想走向萬君劍劍靈,打算在好好馴一馴這個小娘皮,讓她知道知道誰是主誰是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