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做好一切準備的白月魁走了進來。

儘管她有十全的把握拿下一位超凡境界的人,但對於超凡境界的信徒,她的把握可能連一半都沒有。

眾所周知,每位聖徒身上都帶有大量保命的底牌,有些存在甚至能將超凡境界的黑手套一擊斃命。

她神色慎重且謹慎,精緻的俏臉上浮現出少有的認真。

她已經做好了準備,讓自己的狀態攀升到了巔峰。

可就在下一瞬間,她突然石化在了門口。 「溫柔?」宋織織似笑非笑,掐了阮甜的嘟嘟臉。

「這回你可看走眼了。」

江蕪默默舉手,「他那次搭訕我,然後言語羞辱,我把他鼻子打出血了。」

阮甜默默咽下想誇她的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江姐姐還挺猛。」

「挺猛」的江蕪撓撓頭,發出了靈魂的疑問,「那他一般說知道女演員的行程就真的會來嗎?」

宋織織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他會來……你不會?」

「嗯。」江蕪眼神發狠,嘴角勾起了一個壞壞的弧度。

阮甜打了個寒顫,實話實說,「你們倆打啞迷還有點嚇人。」

「哎呀,嚇到阮甜甜了。」江蕪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氣勢有點駭人,趕緊收了些,對着阮甜安慰了一番。

才十七歲的小姑娘嘛,又乖又甜,就是得寵著點兒。

「安啦,除惡懲奸是作為五好公民義不容辭的責任,你個小姑娘家就不要擔心啦。」江蕪一副哄孩子的語氣,倒叫宋織織哭笑不得了。

又聊了一會兒,柯黎曼急火火地到了劇組,一時間化妝間里只剩下三個人。

廖了了,江蕪,柯黎曼,都是一副嚴肅的表情,嚴陣以待。

江蕪率先開口,打破了一室的冷凝。

「要不,我去把他揍一頓?」

柯黎曼想好的一堆對策硬生生卡在了心口,「現在是法治社會,你要是進去了我可不撈你。」

「啊哈哈。」自覺說錯話的江蕪噤了聲。

只是想起來網絡上那些不和諧的聲音,難免有些鬱結。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只能說明你們的偶像自己有點問題。」

「豬頭什麼德行大家都清楚,本就不是你情我願的事兒,完全能告他性、騷擾!」

「可憐江蕪惹上這麼個噁心的東西,仗着自己有兩個臭錢到處『選妃』。」

只想安安分分當個小演員,還沒作品呢就跟這些緋聞沾上邊了,晦氣!

柯黎曼的臉色也不好看。

「公司已經找公關了,但是他只是發個微博,頂多是言語騷擾,我們也不能告他。就是這兩天你得注意安全了,我給你帶了兩個保鏢,就在外頭。」

江蕪條件反射一回頭,看到了……

蕭執和程兼?

「曼姐,你是不是搞錯了?」這倆,應該請不起吧。

柯黎曼被擋住視線,沒看到新進來的倆人,向江蕪解釋道,「沒有啊,我爸幫忙找的,大壯小壯兄弟倆。」

江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曼姐你看他倆是不是你找的大壯小壯。」

說着錯開了身子,讓曼姐能夠看清楚。

「就你胡鬧。」曼姐嗔了一道,輕輕戳了戳江蕪的肩膀。

「現在事情發酵到哪種地步了?」蕭執坐下來,問道。

「朱五良點名道姓要追江小姐,現在微博早就炸開鍋了。他還說,還說……」

「還說什麼?」蕭執開口,壓下了心頭的怒火。

「還說已經弄到了江小姐的行程,今晚她下班后,朱五良會來接她。而且暗示那些粉絲和網友是江小姐應允了的。」

程兼硬著頭皮說完,果不其然感受到了市內溫度的變化。

蕭執半天沒開口,手裏捧著一個小陶瓷杯。

「我覺得我還是回……」

「應一下」三個字沒來得及說出口,江蕪就聽到了蕭執手裏的陶瓷杯應聲而裂的「咔嚓」聲。

化妝間里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柯黎曼面帶疑惑地看了眼他一點兒沒受傷的手,將內心當然疑惑問了出來「我家藝人的事兒,你咋這麼生氣?」

蕭執面不改色,臉不紅心不跳地解釋,「也是輕娛的。被人欺負了,我生氣。」

他當然語氣太過自然,柯黎曼將信將疑。

倒是廖了了,探究的眼神在江蕪和蕭執兩人身上逡巡了半天才收回。

小江姐暗含「羞澀」的表情有些不對勁!

但眼下不是談這個的時候。

「可是今天晚上的戲份很重,總不能因為一個不定時的炸彈就不拍了吧,劇組準備了很久的。」廖了了看了眼晚上的戲份,憂心忡忡道。

「沒關係,有保鏢呢。」柯黎曼對大壯小壯很是放心。

「我從現在到晚上都會在劇組,會送江…江蕪回家。」蕭執補充說。

江蕪默默扶額,但心頭不暖是假的,這種被人保護了感覺也太爽了吧嘿嘿嘿。

「內個,我有問題。」江蕪暗喜了一秒秒,想到了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要是萬一我坐在Boss的車上,然後朱無良那個不要臉的豬頭還糾纏怎麼辦?雖然我又把握揍他一頓,但是會影響我在外溫柔似水的人設的。」

話音一落,廖了了一臉驚悚,「小江姐你是不是對自己沒有一個清晰的認知哇,雖然在外面別人還沒搞清楚你的本性,但是我們知道的呀。」

江蕪訕訕一笑,比了個「噓」的姿勢,示意廖了了給自己一點面子。

程兼站在蕭執身後,一點也沒插話,不知在想些什麼。

「這樣,他又不知道你具體下班時間,跟導演說一下把你的戲份提前拍完,然後直接就走。不怕他使手段,就怕他像個狗皮膏藥,讓你傷敵一百也得自損八千。」

曼姐囑咐道,眉心擰的直接能夾死一隻蒼蠅,「我待會兒去幫你跟導演說。網上的事兒你別回應,公司這邊會出面。咳,要是實在忍不住,做得隱蔽點。」

江蕪眼前一亮。

蕭執眉心一跳。

他開始懷疑將這兩人放在一塊是不是個錯誤的決定。

一晚上的戲份很快拍完,江蕪專門拜託小壯買了個棒球棍來,小巧還方便,能直接塞到包裏面。

她坐在車後座里,小手放在包上,眼睛裏待着躍躍欲試的光。

看得蕭執眼皮直跳。

早知道這丫頭骨子裏藏着的是個叛逆的靈魂,他是不是不該專門帶着她走了一條隱蔽的小道,還換了一輛外表絲毫不起眼的車?

是的沒錯,腹黑如蕭執,遣退了大壯小壯,帶着曾經的散打冠軍程兼,走上了一條「撐腰」之路。

影視城在郊區,通往市中心的路有兩條,一條是正兒八經的大路,一條嘛,就是繞來繞去的城中村,小巷子遍地。

就是在賭,賭朱五良會不會不死心一路跟過來。

路過一條幽暗的小巷子之前,江蕪心頭有了隱隱的預感,連忙示意程兼開車開慢一點。

果不其然,在接近巷子口的時候,一道閃亮的遠光燈直直照了過來。 宣宣聽到她的話后,也用鼻子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聞了一下。

下一秒,她就聞到從柜子裡面傳出來了一股非常好聞的香味,頓時,她的眼睛就瞪的老大了。

「好像是從這蛋糕櫃裡面傳出來的!」宣宣把目光撇了眼前的蛋糕櫃,然後說道,「應該是這裡面傳出來的!」

「我記得你這蛋糕之前的時候好像沒有這麼香的啊?今天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鬧鬼了?」吳宣義的目光盯著眼前的蛋糕櫃說道。

宣宣怒視著,惡狠狠瞪了她一眼,道:「你在胡說什麼呢?什麼鬧鬼呢?你是不是見不得我好是不是?」

聽到吳宣義這話,宣宣的臉色立即黑了下來,很明顯的有那麼一絲生氣了。

見到她生氣了。吳宣義趕緊解釋說道:「宣宣,你別生氣,我不是那個意思!」

「行了!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我們還是先嘗一下這蛋糕的味道如何吧!」

話落,宣宣就直接從蛋糕櫃裡面拿出了一塊蛋糕,然後直接咬下了一小塊,放在嘴巴裡面慢慢的爵了爵。這不吃還好,一吃進嘴巴裡面,頓時一股純正的香味,從口鼻而入。

「美味!簡直太美味了!」宣宣激動的眼淚幾乎都快要流出來了,「我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蛋糕呢!」

「真的很美味?」吳宣義站在旁邊,看著閨蜜宣宣那一副驚訝的表情,覺得略微有一些誇張了,不就是一個蛋糕而已么,用的著做出那麼誇張的表情嗎?

「真的!真的非常好吃!宣義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你自已也吃一個,我真的沒有騙你!」

聽到閨蜜宣宣如此說,吳宣義也就沒有繼續廢話,直接聽宣宣的,拿起了一塊蛋糕,然後用她的櫻桃小嘴,在蛋糕上面輕輕的咬了一口,不咬還好,這一咬,頓時就有一股非常美味的蛋糕的香味,在她的口腔當中慢慢的四散而開。

美味!簡直太美味了!她可以對天發誓,自已吃過無數蛋糕,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吃過如此好吃的蛋糕!

吳宣義直接拉著宣宣的手,一臉高興地說道,「宣宣,你這次可真的是發大財了,這麼好吃的蛋糕,一定能夠賣得出去的!以後你肯定會大賣的!」

宣宣聽了后,她的心裏面也是非常的開心。能夠大賣那是再最好不過的了。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宣宣讓閨蜜吳宣義幫自已的忙,到四處宣傳了一下。宣傳的效果非常的好,不到兩個小時左右就已經拉來了許多的人,圍在了門口。

「各位,今天本店第二次開業,所有的甜品全部一律五折優惠,走過路過的千萬不要錯過!」

宣宣穿著一身長裙,站在門口大聲的宣傳。門口的人群在聽到她的話以後,都在你望我我望你的。

「兄弟,你聽到了沒有,五折優惠!這便宜不佔白不佔啊!」人群當中有一個男人說道。

「算了吧!」站在他旁邊的那個男人搖頭說道,「這是一個甜品店,而且我不喜歡甜食,還是你去吃吧!」

「那你不去的話我就直接去了?」

說完,這個人直接就帶頭走進了宣宣的蛋糕店裡面。

他走進蛋糕店裡面后,直接對宣宣說了一句道,「老闆娘,你這個蛋糕剛才說的每個人五折是不是真的啊?」

宣宣笑著解釋道,「當然是真的了!我不會欺騙顧客的,顧客在我們的心中就是上帝!」

「那好!你先給我來一份小甜品!」

「好的!」宣宣直接從蛋糕裡面,拿了一個蛋糕給他,他接過以後,然後選了一個座位到旁邊坐了下來。

他坐下來后,還沒有開始吃呢。一股蛋糕的香味突然就從空氣當中鑽進了他的鼻子裡面,他使勁聞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