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劉家寨要動了?」王文越心裡咯噔一下,劉家寨也是一個漢化比較好的村。

雖然人口少一些,但是已經出了好幾個殷人士兵,更重要的是,劉家寨的女人十里八鄉都出名,所以有好幾位嫁給了洛城的明人當小妾。

連他們都要動,王文越覺得想要花錢疏通的想法破滅了,本來想要捐些錢,讓洛城的明人大老爺高抬貴手,沒想到連劉家寨都要動,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

王土坡比不上人家,還咋疏通。

王文越趕緊追問道:「里正,你可要想想辦法啊,咱們可不能去關內啊,我覺得這裡挺好的。」

「唉。」

王淵嘆了口氣,說:「三叔你以為這是你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嗎?這可是皇帝親自下的命令,要咱們洛城一部分人移民到關內。」

王文越:「咱們待的好好的,要咱們去關內做啥?」

王淵吐了口吐沫,說了一會話,心中的愁消散了很多,他解釋道:「咱們大明在關內佔了不少土地,你看前段時間劉家寨的里正兒子,不就是立了功回來了嘛,他就是去關內打仗來,還得了不少獎賞。」

「打下了土地,就得有人管,我估摸就是派咱們去關內,乾的就是這種事。」

「你我畢竟都是大明的人,說的也是大明話,關內說的語言和咱們不一樣,而且不服管教,知縣說移民過去就是去管關內人。」

王文越眼前一亮,來了興趣,馬上道:「這麼說來,移民到關內,還有好處,能當官嗎?」

王文越也曾想走仕途,可惜限於身體,只能老老實實地做生意,當地主,可惜,他這個地主就是一塊大肥肉,別看表面風光,其實內里很苦。

尤其是每年上面來巡查,他都得交一些禮錢,名曰「辛苦費」。

若是進關內,能任個小官,那也是大明官啊,所以,他的態度立馬轉變了。

王淵有些猶豫道:「我不知道,這些是我猜糊(猜)的,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知道。」

王淵停頓了一下,說:「三叔,給你這麼說吧,前段時間知縣叫我去城中,說初步定了,劉家寨,大北頭,還有咱們王土坡是要移民的地方。」

」劉家寨的里正親自去疏通,拿下了名額,他們馬上要走了,至於咱們王土坡,還要待定,上面還要來考察。」

「劉家寨的里正,是個只佔便宜不吃虧的主,他這麼積極的表現,肯定有鬼,去關內絕對有好處。」

「這麼好的事情,你還猶豫什麼呢?」

王文越反問道,他都著急了,聽王淵的意思,這可是大好的事情啊。

王淵實話實說道:「去關內是是好是壞,誰也不知道,如果我真帶著王土坡上小老小去關外,移民絕對會死人,而且萬一比現在更差了,我可就是了王土坡的罪人了。」

後世的交通很方便,出省出國也不至於有什麼特別大的危險。

有的古人一輩子,出過最遠的們就是出村去城裡看看,若是跨省,那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移名到關內,不是危險不危險的事情,而是死多少人的問題。

王淵最大的擔心也是處於此。

王文越也陷入了沉思中,他躊躇了一會,然後開口道:「我去劉家寨先看看,問問到底啥情況,這件事是關係王土坡的未來,里正,你再想法前往洛城打探一番,一點要問的仔細,能說一點是一點,這錢我出了。」

「錢不是問題,主要是根本打不通關係,沒有門路,這些天我想盡了辦法,找了許多人問消息,他們也不知道。」

「劉家寨我也去過了,那個老賊口風很緊,什麼消息也不透露,就說了一句,去關內是件好事。」

「那上面什麼時候來人啊?」

ps:明天上熱門推薦,估計也就是唯一的推薦了,希望大家明天晚上多投推薦票,或者寫書評之類的。

論文在今晚九點正式寫完了初稿,算是騰出時間了,明天三更吧。

謝謝大家支持。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危險?那你們可知檸菀剛剛經歷了什麼?他被歹人擄去險些喪命,我通知了東國攝政王才將她救回,既然是同一組的人就該生死相依,同伴失蹤都沒察覺,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武場精神。」明落昔聲音冰涼,如冬日房檐垂掛的冰錐,刺骨又扎心。

眾人聽到事件原委,心懷愧疚,看着明檸菀傷心失落的模樣,都有些心疼。

「會些靈力就能為所欲為了?神殿不是常說,神面前世間生靈平等,沒有靈力便是廢物么?區區地靈,仗着微小的靈力作威作福才讓叫人可恥!」明落昔搬出神殿來壓眾人,「明檸熙,你的脾氣很大呀,如此暴躁,我看也沒必要留在武場歷練了,別到最後墮入魔道,讓我倉龍蒙羞。」

明檸熙破罐子破摔,仇視着她:「逐我出武場?你配么!靈台都未覺醒,有什麼資格逐我出武場!你如此行徑,武場弟子都不服你!」

她也搬出整個武場來壓明落昔。

明落昔不怒反笑:「我不配?很好,我也不拿長公主的身份來壓你,那就按武場規矩來,立下誓約,去擂台比試,敗者永世不可入武場。」

「你若輸了,就滾回你的冷宮,打本父皇,永遠不問政事,收回公主寶冊,你可敢?」明檸熙徹底撕破臉皮。

明落昔戳破手指引鮮血,明檸熙也跟着劃破。

「天地為證,立下血誓,違者必受天譴!」

二人眉心一點朱紅閃過,血誓成立。

一聲鷹叫,東方衍和季宵賢走進帳內,原來是秦光燒信香傳信報平安,他們御靈獸趕回,看見眼前一幕,有些吃驚。

東方衍道:「出了何事,你二人為何立下血誓?」

明落昔沒有回答他的話,從虛靈拿出七星果:「我與檸菀已率先完成任務,這是七星果十顆。」

眾人大驚,她們竟然已經取得了七星果!

明檸熙不可置信:「不可能!這一定是你們偷來的,或者……是東國攝政王贈予你的!」

明落昔雖矇著面,但從一雙眸子裏射出寒光,嗜血慎人。

「我向眾神起誓,這七星果是我與檸菀通過正當渠道取得的。」

東方衍驗了驗,果然是上等七星果,眸中疑惑加深。

「現在我與檸菀可以名正言順的留在帳中歇息了吧?你們口中的廢物白痴可是最先完成了任務。」這話是在諷刺他們,連廢物白痴都不如!

眾人神色各異。

季宵賢手搖摺扇晃到明落昔面前,邪邪一笑:「自然可以,長公主能入落月森林歷練想必定有上等靈器防身,不然怎會如此順利取得七星果,能否拿出來讓我們一飽眼福?」

明落昔沒給他好臉色,直接了當:「不能。」

季宵賢從未在女孩面前吃過悶,被一個醜女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拒絕,有些下不來台階。

梁垂文與他有些交情,本就看不慣明落昔,道:世子好奇,我們也好奇,長公主毫無靈力竟然可以取得七星果,怕不僅有上等靈器還有稀世靈獸吧。」量她一個廢物也沒什麼厲害靈獸。

明落昔不按他的套路走,強硬道:「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

這天是聊不下去了,明落昔也不屑與他們多言。

「既然我與檸菀已經取得七星果,便不再是拖累你們的累贅,明日開始,你們去尋七星果,我們二人就不必去了,省得礙了某些人的眼。」

眾人都有一肚子的話,剛想發作,東方衍冷聲道:「如此,那長公主便早些歇息吧。」命令所有人,「明日她們二人便可在營地歇息,我們卯時出發,現在各回營帳。」

明檸熙陰狠的看着明落昔與明檸菀,提醒:「長公主可別忘了血誓,違者可是要受天譴的!」

半天都在沉默的明檸菀開了口:「你放心,長姐是守信正直之人,無卑劣之心,定會赴約。」她語氣沒有起伏,也沒有感情,十分平淡,她突然看透了許多,釋然了許多。

長姐的話她似乎明白了,人有時成熟長大就在一瞬間,該明白的會明白,不明白的永遠不會明白。

明逝水留了下來,見眾人都走了,忙掏出傷葯遞給明檸菀。

「檸菀你別傷心了,檸熙被端母妃嬌慣壞了,言語衝動,畢竟是同胞姐妹,你多擔待。」

明檸菀這回一滴眼淚也沒掉,平靜的搖了搖頭:「長姐,二哥,你們不知道,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罷了,不說了……現在我徹底明白了,哪怕骨子裏是留着一模一樣的血,那也不能說明什麼。人心不古,世態炎涼,這片大陸就是這樣,無論平民百姓家還是富貴皇家。」

明落昔想不到她小小年紀竟然活得如此清晰,有的人致死也沒她活得明白。

「檸菀……」

明檸菀深深吸了一口氣:「長姐,二哥,我累了,我想睡覺。」

明落昔扶她去床上:「累了就睡吧,長姐守着你。」

明檸菀聽話的閉起雙目。

明逝水等了片刻,見明檸菀睡著了,對明落昔說道:「長姐,我有話對你說。」

明落昔給明檸菀掖了掖被子,走出帳外。

「怎麼了?」

明逝水取出一根藤條:「長姐,這是長生藤,你靈台未醒,將它養在虛靈,危機時刻它能護你一命。」

明落昔見他滿手都是細小的傷口,想必是下午取這長生藤時傷的。

「這是你費力取得的,你該留着。」

明逝水眼裏滿是擔憂:「長姐,你不是檸熙的對手,不該為了一時之氣而立下血誓,如今血誓已成,萬難更改。」

入夜,星光暗淡,霧氣蒙蒙。

「既然敢與她比試,我定有勝她的法子,你別多想了,去休息吧。」明落昔收下長生藤。

明逝水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對明落昔微頷首,離去。

明落昔撩開帳簾就看到明檸菀背對着她的瘦小後背,嘆了口氣,被最親密之人傷透了心,也死透了心。

回到洛景煜的營帳,她悶悶不樂的坐在椅子上,沒精神的說了聲:「我回來了。」

洛景煜聽見她的聲音,立刻放下卷宗:「去哪了?」

明落昔在想怎樣能讓明檸菀心情好些,心事重重。

「又是誰惹你了?」

明落昔坐到他身邊,熟絡的搭上他的肩:「洛景煜,你會哄女孩子嗎?」 ,

第46章

「贏個屁!就沒見過能一直贏的!讓他倆隨便玩兒,多推薦幾種開獎方式。」

孫軍其實在出事之後,已經聞聲到現場了。

只不過,那時候,已經收場了。

宋三喜和錢永宏,重新坐下來,都繼續下注了。

錢永宏還掏出中華煙,給宋三喜冒上,高興得很。

孫軍叫人把所有被打斷手腳的內保,送醫院去。

內心,鬱悶的不行。

現在大富豪一個內保也沒有了。

他趕緊上去,陪著笑,又是上煙,又是自我介紹。

宋三喜不接煙,「滾一邊去!給我倆提現,或者轉賬就行了。你,就這點用處。」

孫軍臉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