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看來那小子成功了啊。

就是可憐了龍九齡,本想努力拉攏魏小寶,沒想到卻親手將九色佛蓮交給了魏小寶。

只要魏小寶不死,應該很快就會來找她。

寒如雪走進店裡,開始泡茶。

茶還沒泡好,魏小寶卻已經走進了店裡。

「茶馬上就好。」寒如雪聲音歡快。

魏小寶在椅子上坐下,笑問道:「前輩知道我會來?」

「出不了城,你必來找我。」寒如雪端著熱茶出來,輕輕放到魏小寶的面前。

魏小寶笑了笑,將兩片蓮葉放到桌子上,笑道:「這是跟前輩約好的酬勞。」

寒如雪看到蓮葉,眼睛一亮,伸手拿過去,仔細觀察。

「不錯不錯,這的確是九色佛蓮的葉子。」寒如雪聲音發顫,絲毫不掩飾內心的激動。

魏小寶喝了口茶,茶湯微苦,不由微微皺眉。

「想出城,還得另拿酬勞。」寒如雪盯著魏小寶嘿嘿直笑。

魏小寶無語道:「前輩,九色佛蓮已被嬋兒吃掉。」

「這我當然知道,若不吞下完整的九色佛蓮,也無法消化那姑娘體內的血蜘蛛。」寒如雪正是明白這點,才會從一開始就索要九色佛蓮的蓮葉。

做生意向來都是有賺有賠。

此次跟魏小寶的交易,風險極大,但回報也很可觀。

魏小寶疑惑地看著寒如雪,半晌後方才問道:「前輩,這蓮葉有何用處?」

「妙用無窮呀。」寒如雪笑靨如花。

她將蓮葉說得如此神,倒是給了魏小寶壓價的信心。

魏小寶又喝口茶,潤潤喉嚨,笑問道:「幾片蓮葉可換我等安全出城?」

「我這裡有張圖,能夠讓你們平安出城,但價格是七片蓮葉。」寒如雪比劃個手勢,笑眯眯看著魏小寶,似乎斷定魏小寶會同意這筆交易。

此前從系統那裡得到的龍吟城地圖,雖說非常詳細,城中的諸多密道,全都有標示。

唯獨從武山通往龍吟山的那條密道,還有通往城外的密道,地圖上都沒有標註出來。

但寒如雪手裡,卻是擁有系統都沒有的密道地圖,這傢伙的來頭當真不簡單。

魏小寶嘆了口氣,道:「前輩,七片蓮葉有點貴吧?」

「你們的命能值多少錢?」寒如雪的話,倒是讓魏小寶無從反駁。

命若沒了,就算懷揣九色佛蓮又如何?

現在只需要獻出九色佛蓮的葉子,就能讓幾人走向新生。

魏小寶低著頭想了很久,猛地抬頭說道:「好,成交。」

「這一次,我要先收錢,再交貨。」寒如雪朝魏小寶伸出枯瘦的手。

魏小寶並不傻,笑道:「前輩,我得先看看地圖,才能將剩下的蓮葉交給你。」

「請便。」寒如雪並沒有反對,隨手將地圖丟給了魏小寶。

魏小寶展開地圖,看到在地圖上標示著數條可通往城外的密道,從任何一條密道進入,都能前往城外。

魏小寶將蓮葉留下,帶上地圖離去。

寒如雪迅疾將店門反鎖,來到裡屋,仔細研究九色佛蓮的葉子。

但看著看著,她的臉色就變了。

最先魏小寶交給她的蓮葉,的確是貨真價實的九色佛蓮葉子,但後面所給的九片蓮葉,竟然全都是普通的蓮葉。

她行走江湖半輩子,什麼場面沒見過,臨了竟會被這後生給肆意玩弄,心頭的一口惡氣真是無處發泄。

不過她給魏小寶的那地圖,也不是真的。

上面所標示的密道,其實根本就不存在。

她看著那兩片真正的佛蓮蓮葉,慢慢地,嘴角再次有了笑容。

魏小寶仔細研究過地圖,將地圖上標示的密道全都記在腦中,然後避開龍吟城弟子,一一前去確認。

結果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些密道全都不存在,寒如雪只是隨便弄了一張地圖用來糊弄他。

幸好他也不傻,在離開龍九齡的府上時,順手在其蓮池裡順了九片蓮葉。

如果不仔細看,很難發現蓮葉的真假。

「蘇公子,這邊。」魏小寶壓低斗笠,正準備回龍九齡的府上,猛地聽到對街有人在喊他。 「爹,外祖父是否受傷?」蘇玥記得前世半年後,外祖父中箭,爹隨後出征,本來是好事,卻在有心人的渲染下,變成爹跟外祖父做戲。

當時若不是攝政王極力為爹做擔保,那一次蘇家就可能會倒。

可是以目前皇上的愧疚,怎會讓蘇家陷入那般境地呢?蘇玥揉揉腦袋,難道她的腦子在百年裏熬壞呢?

還是葯仙那老頭給她喂的葯出了問題?

「沒有,你外祖父打算向皇上舉薦爹。爹在京城待得骨頭都要生鏽,去邊關走一趟,帶上你三哥歷練歷練。」蘇國公必須要培養接班人,否則將來寶貝女兒出嫁,娘家沒靠山怎麼能行?

蘇國公說完就去照顧夫人,對女兒的問題完全沒有任何猜疑。

但是蘇修文不一樣,他覺得妹妹問這話,就代表她說的那個前世發生過。

蘇玥眉頭皺在一起,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一個人自言自語地回房,抱着二狗子,捏着它的狗鼻子。

有時候真懷疑這就是一場夢,「啊啊啊啊……」

「汪汪汪!」二狗子被嚇得一激靈,主子瘋了怎麼辦?

「小姐!」冰煙跟冬卉第一時間趕到。

「無事,都退下吧,我一個人靜一靜,誰都不準進來。」蘇玥拍著腦袋,到底哪裏出問題?

葯仙,葯仙,葯仙,你這個臭老頭!!!

就在蘇玥不斷地念叨中,二狗子的狗眼從迷茫轉到深沉,然後開口,「逆徒!」

蘇玥驚得直接往後倒,然後看着二狗子,她真是幻聽,二狗子怎麼會說人話呢?

她將二狗子抓過來,扯扯狗耳朵,拽拽狗臉,「假的,假的,二狗子,不準嚇唬本小姐。」

「逆徒,你給老夫鬆開。」葯仙被迫無奈才到這條小破狗身上,這逆徒念叨得他連酒都喝不下去。

「罪奴給葯仙請安。」蘇玥趕緊跪拜,沒想到葯仙居然變成了二狗子。

不不不,是葯仙暫居二狗子身上。

「老夫藥房都送給你,還罪奴個屁!要不是你師父我求情,你能重生嗎?你說說一百年,一眨眼的時間,你倒好每天念叨念叨,老夫都被你煩死了。這重生后,還要念叨,到底啥事?」葯仙覺得這破狗身體一點都不好用,坐下來差點摔倒了。

二狗子:我不是破狗,你是個破老頭。

葯仙:再唧唧,給你滅了。

二狗子:上仙威武,上仙無敵,上仙最狗。

「師父,我要怎樣才能學會九天玄針,我祖母等著救命。還有,這裏的一切怎麼跟我記憶力的不一樣?」蘇玥現在最大優點就是識時務。

「求你師父我,我就傳授給你。記憶力這事,我不知道。」葯仙的狗頭直搖晃,這事情,不承認,絕對不能承認。

蘇玥好歹伺候這老頭百年,就知道有貓膩,可是現在這狗臉不好分辨。

「師父,求求您趕緊教教我,或者再送我一些神葯。」她跑過去,給師父捶捶腿,再捏捏頭。

蘇修宏衝進來就看見他妹妹,親妹妹居然如此伺候一隻狗。

。 陳識帶着趙國卉,在宴會廳的一角對付著一隻烤蟹腿。

帝王蟹腿,很大,很多銳利的骨刺。

炭烤過後,淋上檸檬汁,非常的鮮,非常的甜。

跟津門那些比大米便宜的螃蟹完全不一樣。

正對付著,宴會廳的燈光逐漸暗了下來,舞娘退出舞池,搬上來一隻麥克風。

頂上一盞聚光燈,遠遠射向人群。

定格在古銅膚色,身着中式長袍的張忠身上。

張忠微笑着揮手致意,向舞池中央走去。

人群向兩邊分開,讓出一條道路。

來到麥克風前,簡單試了音,開口說道:

「各位先生們女士們,晚上好。」

「歡迎大家參加今天的晚宴,作為本次宴會的發起人之一,我也對大家的到來表示感謝。希望大家能吃的開心,玩的盡心。「

「當然,邀請大家來也不單純是為了吃喝一場,放鬆心情。相信各位也發現了,今晚在場的,大多是武人,或者說戰鬥愛好者。近年來,國內有個最受熱捧的詞,叫武術。這是大多數國民提起本國最為自信的,彷彿世上也再無足以匹敵的戰鬥技巧。而放眼全球,類似的還有很多,如泰拳、柔術、拳擊、柔道等等。這讓我不禁產生一個疑問,武術,真就是獨一無二么?「

張忠頓了頓,目光掃過所有人。

「我想大家都有自己的答案。但要說怎麼才最令人信服,大概只有一種辦法,那就是打上一場。沒錯,既然武術是為了戰鬥而生,那想知道哪種更強,應該沒有比直接打一場更有效更直白的方式了。」

「所以,我想邀請大家參加一場前所未有的格鬥盛世——全球第一無差別格鬥大會。你可以使用任何武術,或者格鬥技巧,在擂台上使用任何手段戰勝對手,只有兩條限制,不能使用武器,不能惡意致殘致死。「

張忠大手一揮,身後展開一道紅幕,燈光照射,「全球第一無差別格鬥大會」的字眼格外晃眼。

「當然,勝利者必將得到獎賞。100萬!美金!最終的獲勝者將得到整整100萬美金!或許有人不清楚100萬美金的概念,那我就帶大家感受一下。「

隨着張忠的話,聚光燈分為兩道。其中一道聚焦到張忠身側不遠處,那裏出現一座齊腰高的枱面,上面罩着厚實的黑布。

「美金,之所以帶個金字,就是因為它值錢。現在的市價,1美金就是1片金葉子。「張忠從口袋裏掏出一美元紙幣和一張1.2克的金葉子,在聚光燈下熠熠閃耀,」100萬美金,就是100萬張金葉子,2000斤黃金!「

話說完,張忠來到枱子處,掀開黑布,一塊塊金磚碼成一座金字塔,在聚光燈下散發出無盡的奢華金光。

亮瞎所有人的眼。

在場的每一位倒吸一口涼氣,被金塔震懾住。

目光灼灼,眼神中燃起了慾望的火焰。

「不僅如此,大家都知道我是中線廣播的老闆。到時候,我們會安排專門的解說,增設專門欄目,將你們戰鬥的風采傳遞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屆時,凡是有收音機的地方,就會聽到你們的名字和門派。最終的勝利者,將會獲得武王的稱號,得到全世界的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