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懶得出奇,你說說,人家和他們同齡的書生,一個個想着如何參加科舉,入朝為官。

不管他們是為了自己也好,還是為了實現抱負,能參加科舉,李二就覺得開心。

這小子倒好,不斷把科舉完善,可自己卻沒有絲毫參與科舉的意思。

你說你不參與也行,直接進入朝廷更好。

可這貨竟然想當一個史官,而且還是那種史官,這狗東西,胃口怎麼那麼獨特呢?

「這要是臣家的孩子,臣能把他吊起來打,混賬東西,一身能力,卻不想着發揮出來。」

長孫無忌彷彿已經代入其中了,咬牙切齒的拍著大腿狠狠的說道。

「別說是你,是朕的孩子,要是知道他是這副德行,朕當初直接不要他,免得看着心煩。」

李二也頓時來了感覺,一副惡狠狠的說道。

兩人交談了片刻,便依靠在車廂上休息了起來,最近一段時間兩人確實忙的不行。

韓元這個臭小子只負責制定計劃,那些具體的事情,都要他們兩個去安排。

休息著休息著,李二忽然眼前一亮,自己好像悟了,既然你小子懶,那我就給你製作麻煩。

我讓你懶,有本事你自己的生意不做了。

等到兩人來到韓元府邸的時候,還沒走進門就聽見韓元氣急敗壞的聲音,也不知道在呵斥着誰。

李二和長孫無忌兩人面面相覷,這誰啊,這麼厲害,能把韓元逼到這種地步,簡直了。

等他們帶着滿腔的好奇走進院子時候,這才看到韓元正拿着一個小木棍,在院子中給一些人講解這什麼。

時不時的拿起粉筆在那黑板上寫上一些東西。

原本韓元覺得當老師是一種爽到爆炸的感覺,當他教訓人的時候,更是莫名的舒服。

可等到講課開始之後,韓元徹底崩潰了,雖然他提前已經做好了準備,可還是被這群人給氣到了。

「你們簡直是無藥可救,洋流懂不懂,我解釋那麼清楚了。」

韓元拿着木棍敲著黑板,聲嘶力竭的喊道,看着那群人一副獃滯的眼神,他心裏一陣哀嚎,自己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這分明就是自己給自己找難受。

想要這群古人,沒有一點基礎,或是改變他們本身的想法,簡直是難於上青天。

不過才開始教授一些海洋的因素之類的,這群人就一個個如同牛一般。

自己不管怎麼講,都是這幅模樣。

就這,自己還指望教導出來一群近現代的船員,簡直是在白日做夢啊!

「算了,我也不指望你們理解了,你們就給我死記硬背,你們也別問為什麼了,你們就記住,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什麼時候幹什麼事,就行了,今日回去之後,把今天東西給我背完。」

「划重點,明日我要檢查,要是不會的,麻煩你哪涼快往哪裏獃著去。」

「現在都入冬了,到處都挺涼快的,先生是不是說錯了,應該是那暖和,往哪裏獃著啊。」

一個是十二三歲的少年,身着華服,坐在人群的前排,與周圍的人顯得截然不同。

「長孫渙,你要是屁話在這麼多,老子抽死你。反正你哥帶你來的時候交代了,只要打不死就行。」

韓元差點一口氣沒咽下去,這小屁孩,簡直就是惡魔,從來就一直在折磨自己。

「我知道啊,您說要打死我的,肯定我哥不願意,到時候我爹也肯定要打死你。」

長孫渙一臉天真的望着韓元,一副欠揍的模樣。

韓元:「……」

長孫無忌啊,你這兒子肯定不是你的種。

你們家沒有這樣的基因的,快點看看自己是不是被綠了。

「逆子,說什麼呢?就算你韓元打死你,老子不但不傷心,反而還要笑呢。」

長孫無忌快步走上前,自己已經呆不下去了,陛下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

丟人啊!

奇恥大辱,自己兒子竟然丟人丟到了陛下眼前。

「嘶,阿耶您怎麼來了,您這話說的,搞的我好想不是親生的似的。」長孫渙露出大眼睛,一臉天真無邪的看着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

「行了,老舅,你這兒子我是真教導不了,趕緊領走。」韓元見到李二和長孫無忌來了,如臨大蒙一般,總算是能把這群笨蛋給轟走了。

「行了,今天就到這裏了,趕緊回去,記住明天我要檢查,要是被不出來,你們就等著軍法處置吧!」

韓元擺擺手,一臉不耐煩的催促着這些人。

李二見到這群人離開了,這才平復了一下心情,快步來到韓元身邊。

「怎麼,你小子不是不願意開課教授么,今日這是轉了什麼性子啊?」

「哎,我這那裏是教授啊,我要不是為了我的一點小生意,我至於這麼折磨自己嗎?」

「岳父,你是不知道——」

韓元彷彿有滿肚子的委屈想要傾訴,可沒等韓元開始傾訴,李二不知道看到了什麼,雙眼猛然一亮,直接跑了出去。

等到韓元回過神,自己那便宜岳父已經趴在了黑板上,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黑板上的那些圖案。

「這是船?」

「這世上真有如此的船?」

李二一臉震驚的看着那黑板上的粗描的船,雖然描繪的有些粗糙,可是李二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不凡。

長孫無忌狠狠教育了一番長孫渙,然後讓他回去了,聽到李二這話,有些好奇的湊了上來。

當他們見到黑板上畫的這艘船的時候,差點沒有咬到自己的舌頭。

這世上竟然有如此震撼的船?

長孫無忌回想起自家那船隊,頓時覺得弱到了爆炸,那都是什麼狗屁玩意。

簡直就是小兒科啊!

韓元一邊收拾著桌子上的教材,一邊一臉無語的看着這恨不得鑽進去的兩人。

丟人啊!

咱們好歹也是大唐的皇帝和尚書,這要是被外人看見了,豈不是丟大發了?

「行了,不就是一艘船么,垃圾的要死,還不趕快過來幫忙把東西收拾一下。」

「你們把那黑板給擦乾淨就行了,這桌椅板凳就不用管他了,明天等他們來我讓他們換地方。」

韓元指著那寫滿的黑板,吩咐道。

自己都忘記了留下幾個人做一下衛生了,哎,自己還是第一次當老師沒有經驗啊。

兩人聽到韓元這話,先是一愣,隨後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的震驚。

什麼玩意?

你要把這圖畫擦掉?

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啊?這是船隻的圖片,這要是放在工匠手裏,經過十幾年的琢磨就能製作出來了。

「這——」

沒等李二開口,韓元就猜到了兩人的意圖,不就是想要個圖紙么,回頭給你們畫。

「行了,回頭我這裏還有更多,什麼航母之類的全都有,那一個不比這個牛逼呢,到時候我給你們畫。」

「不就是一張圖畫嗎。」

「一副沒見過世面樣子。」

聽到韓元這話李二和長孫無忌更震驚了,還有比這船更厲害的船?

你怕不是在吹牛吧!

「咳咳…」

就在李二陷入無限質疑和遐想的時候,長孫無忌看着韓元又不耐煩的樣子,急忙輕咳一聲提醒李二道。

「陛下,既然他說有咱們倒是還怕要不過來嗎?就算他誰吹牛,咱們也可以搞到這一艘更完整的圖紙。」

李二這才悠悠的回過了神,狠狠點了點頭,拿起黑板擦用力的擦起了黑板。

「元兒啊,今日你怎麼想起來教導他們東西了呢?」

「哎,還不是因為我那點小生意么,我怕到時他們不熟悉環境,大海上太複雜了,什麼洋流,暗礁之類的,太多了,算了,跟你們說你們也聽不懂。」

韓元本來想給兩人解釋一下,忽然想起來這兩人跟剛才那批人差不了多少,乾脆直接別說了。

嘶!

你這瞧不起誰呢?

你不說怎麼就知道我們不懂呢,萬一我們有那個天賦呢,你一點就通了呢?

李二和長孫無忌自然知道韓元在教授這些人什麼,畢竟自己的兒子都參與了其中。

自己大致也能猜到,韓元教授這就是為了出海做準備。

不過聽韓元說的那些有些陌生的詞語,李二和長孫無忌很快就嗅到了其中的不凡。

這些知識難不成是韓元師門機密?

怪不得韓元要讓那幾個小子簽訂保密契約呢。

這群小子,真是傻子,韓元的師門機密能是那麼簡單的學問,竟然找了這些外人。

早知道他們是學習這些東西,自己就該讓自家的孩子過來學習,哎,多好的機會,就這麼錯過了。

「那個,元兒啊,我覺得這群人天資不夠,要不咱們重新換一批人?」

長孫無忌眼珠子一轉,頓時一臉訕笑的來到了韓元的身邊。

「怎麼,你還打算親自來學習啊,也行啊,到時候出海我讓你做船長。」

韓元看到長孫無忌那充滿期待的小眼神不屑的撇了撇嘴,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那點小心思嗎?

你以為我讓他們簽訂保密協議是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