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如果說人族有什麼能讓它忌憚的東西,那這『欽天監』絕對是要算一個的。

而此時雲芊芊,也是情不自禁的念道:「欽天監。」

這是葉星第二次見到『欽天監』了,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還是在十幾年前的那一次皇宮大戰之中。那個時候,欽天監正在和『穿梭艦』相抗衡,威能驚天動地。

而這次看到,又給葉星不一樣的感受。這次看到的欽天監似乎溫和了很多,但是隱隱的散發而出的神聖氣息,還是讓葉星忍不住心驚。尤其是它那自然而然照射而出的光束,都帶着驚人威能。

黑色骷髏很顯然不認識這東西,它還照樣向著洛神技進攻。可是雲飛蒼天不由怒喝一聲孽畜,他幾乎沒有怎麼動用欽天監,只是自然而然照射而出的白色光柱,打在了黑色骷髏身上,黑色骷髏身上不由的黑氣劇烈翻動了起來。甚至還時不時傳來一聲慘叫。

就這樣一道道光束,打在黑色骷髏身上。猶如揚湯融雪般,黑色骷髏身上的黑氣嘟嘟直冒,甚至身體也被這光束攻擊的不斷後退。

在欽天監面前,黑色骷髏這樣的高手,似乎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此時站在遠處的三眼魔猿,不由心驚肉跳,似乎是想到了剛才他追殺雲飛蒼天的場景。萬一這傢伙,剛才就拿出這欽天監,自己不就十分危險了嗎?

「你,你好——」黑色骷髏嘶叫着,然後冒着黑氣的身子陡然轉身,向著遠方急速而逃。在雲飛蒼天拿出欽天監以後,黑色骷髏根本就沒有任何招架之力的逃走了,看的眾人不由心中驚駭到了極點。

「三眼魔猿,你要不要嘗嘗這欽天監的滋味?」雲飛蒼天一手背在身後,一手拿着欽天監,猶如主宰人間的帝王。

「哼,欽天監對於那黑廝的剋制十分之大,但是對於我,卻沒有那麼大的剋製作用吧。」三眼魔猿身形向後慢慢的退著,但是嘴中卻是如此道。

「那你試試不就知道了。」雲飛蒼天冷笑道。

三眼魔猿終究是不敢面對這傳說中的東西,這欽天監可是當年的雲帝雲潮水所留。微微猶豫了一下,三眼魔猿還是轉身準備離開。

然而此時,雲飛蒼天仍然是一道光束直接打在了三眼魔猿的背上。先前三眼魔猿讓他吃了那麼大的虧,他又豈能輕易放過?

之所以先前不拿出欽天監,是因為以他先前的老邁之軀,根本就催動不了欽天監。所以他才遲遲不肯拿出來,即使現在,以他一人的力量,也只是勉強催動。所以他也不敢弄的太過,此時見三眼魔猿心中有了退走之意。他不由便動用了欽天監……

正如三眼魔猿所說,欽天監對於這種陰暗之物的剋制十分之大。但是對於三眼魔猿這樣的剋制,就沒有想像中那麼明顯了。除非他能發揮出欽天監一些威能,才敢正面和三眼魔猿這等存在叫板。現在即使他有欽天監在手,正面對戰暴躁的三眼魔猿,勝負也是難說的。

但是想到今日之事,眼見三眼魔猿欲要逃走,雲飛蒼天終於還是忍不住發動了欽天監。他在賭三眼魔猿不敢和他正面硬扛。

「噗——」一道光柱射在了三眼魔猿的背上,即使以三眼魔猿的體型,這光柱也猶如實質一般,打的三眼魔猿身體微微一動。然後便見三眼魔猿的脊背,好似燃燒了起來。一道道青煙,一道道火焰不住從它的身體上竄起。

「啊——吼——」三眼魔猿被這一光柱打的,仰天怒吼,火焰焚燒的它齜牙咧嘴。他不由轉過身子,就欲要和雲飛蒼天拚命。

雲飛蒼天似乎就在防備着它的這一招,就在三眼魔猿轉身的一瞬,一道光束直接就打在了三眼魔猿的臉上。三眼魔猿被這束光柱燒的眼睛都睜不開,甚至額頭的第三隻眼睛,更是被燒的流出了一股殷紅的鮮血。

「吼——」一聲凄厲的吼聲震蕩天地。

這魔猿的凶唳之氣,也是被雲飛蒼天徹底給激發了出來。它甚至不顧自己的安慰,直接就向著雲飛蒼天猛撲而來。

如山嶽般的身體,以及那種暴躁到極致的性子。即使雲飛蒼天都不由面色大變,難道他這次玩脫了嗎?徹底激怒了這暴躁猿猴了嗎?可是黑色骷髏,幾乎刺穿了這廝的身體,這廝都沒有怎麼樣啊。

此時雲飛蒼天已經騎虎難下,他忙動用欽天監,一道接一道的光束,不斷的對着三眼魔猿招呼而去。雖然三眼魔猿速度很快,但是它這樣巨大的身體,根本也很難躲的過。

一束束光束,尤其是那駭人的高溫。猶如一桶桶冷水,不由讓三眼魔猿清醒了過來。雖然它易暴躁,更是喜歡和人拚命。但是卻從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尤其是對方還拿着這種傳說中的仙器……

「吼——」三眼魔猿不甘的怒吼痛呼。終於轉身還是跑了。

甚至此時,它那巨大的身體,都出現了一陣陣明顯的晃悠。很顯然不管是和黑色骷髏的戰鬥,還是和欽天監的戰鬥,都讓它受傷不輕。如果不是它實力強悍,抗擊打能力十分之強,恐怕此時都已經走不掉了。

見三眼魔猿逃走了,雲飛蒼天也是鬆了一口氣,說真的,如果此時和三眼魔猿對上。他即使有着欽天監在手,但是他不能完全掌控欽天監,發揮出的威能也實在有限。所以對上三眼魔猿,他也是沒有一點把握的……

而此時,雲飛蒼天自然是看到了雲芊芊幾人。甚至他早就看到這幾人了,他自然也是認出了自己的女兒。所以此時,他幾乎沒有停頓,不由便向著雲芊芊的方向趕去。甚至此時,他都顧不得新收的洛神技了。

對於這個女兒,雲飛蒼天還是十分滿意的,天資之高,遍數皇室幾乎都找不着第二個人物。如果不是太過任性了些,幾乎再沒有其他缺點了。

然而就在此時,就在雲飛蒼天向著雲芊芊飛去的時候,他不由的面色大變,目眥欲裂。

因為此時,三眼魔猿赫然也是沖着雲芊芊的方向而去了。

此時三眼魔猿幾乎是憋了一口氣,它還很少遇見這樣憋屈的事情呢。明明實力比人家高的多,但是卻因為對方有着仙器欽天監的緣故,它就不得不被動挨打,憋屈退走。甚至黑色骷髏,那麼難纏的對手,雖然也讓它重傷,但是它最起碼也拍的黑色骷髏散了架。也算是報了一箭之仇。

可是這雲飛蒼天,實在是太過可惡了……

也許是老天垂憐,就在三眼魔猿快速退走的時候,它竟然發現了雲芊芊。以它現在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辨認出幾人之中雲芊芊的特殊。雲芊芊身上,明顯有着雲飛蒼天的血脈。這讓三眼魔猿不由的大喜,甚至目光都變得血紅了起來。

它一腔怒火,終於是有了發泄的目標了。四個小輩,竟然敢一路跟着他們,真是找死!

「吼——」三眼魔猿興奮的直吼吼。而葉星四人,此時則是完全傻了眼。

這麼一頭龐然大物,竟然向著他們衝來了,這可是地仙境的妖猿啊,尤其是剛才那恐怖的戰鬥,還在幾人的心中沒有消散……

幾人到底是不凡,見三眼魔猿興奮的目光發紅,不由一瞬間都反應了過來。面對這樣可怕的對手,他們又能怎麼辦呢,所以此時,幾乎是一瞬間,四人幾乎都選擇了轉身逃跑。

。 王陽在漆黑的過道里行走,沒有任何的聲音,彷彿整個世界都沉入了海底之中。

身後的好朋友與他很近,幾乎是貼在了他的身上,但是,好朋友什麼也不做,這就讓他十分的難受。

路過一片鏡子時,王陽停了下來。

這是一個窗戶,只是玻璃太亮了,看起來就像是一面鏡子。

王陽餘光往玻璃上瞄了一眼,眼皮顫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身後有個好朋友跟着,可是,他並不知道好朋友離他那麼近。

玻璃上倒映着兩個人影,一個是他,一個在他的身後。

幾乎是貼在了他的背上。

低着頭,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王陽縱然知道這一切,可是,當他看到身後的好朋友時,也是忍不住心頭一揪。

給誰也不能淡定。

縱使是知道了一切。

王陽輕輕吸了一口氣,正要開口與好朋友談心,沒想到,好朋友卻是當先開口。

耳朵里鑽入一縷寒風,好像被人吹了一口氣。

「帽……子……」

幽幽而響的聲音來迴響起,沙啞,陰森……

好像是一個將死之人無法咽下的最後一口氣,有氣無力,半死不活。

王陽臉皮抖了一下,定了定神:「我會把帽子送到你妻子的手上,你放心。」

身後的好朋友明顯是頓了一下,他沒想到自己都沒說什麼,王陽就已經知道他想說什麼了。

以前的人看見他,都是嚇得半死,雖然他沒有害人之意,但是,這樣也會讓他很傷心。

今天的人,與眾不同啊。

「謝……謝……」

彷彿是用盡了全力才說出來的話。

王陽鬆了一口氣,自己看來是猜對了,不由的笑了一下。

果然做任務之前做好功課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這樣來說,後面的兩個任務也是完成好朋友的遺願,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畢竟,他是去幫他們的,不是去消滅他們。

好朋友消失了,王陽從玻璃上看到,好朋友的身影就像是一縷煙,隨風而去。

王陽沒有停留,離開了這個城中村,去到好朋友妻兒所在的地方。

他五味雜陳的把帽子放在那店鋪的門把手上,輕輕敲了一下門。

王陽走出去了很遠之外,在一從角落裏看到店鋪的門被打開,一個女人走了出來,看到白帽子明顯是愣了很久,然後抱着白帽子失聲痛哭。

與此同時!

王陽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沒有第一時間拿出來,打了一輛車回到愛心樂園,已經是凌晨四點了。

拿出手機一看。

【任務:白帽子完成,可以接受下一個任務】

「是完成三個任務之後才能打開紅包嗎?」

王陽試着領取紅包卻做不到,反之打開十字路口的指示牌倒是跳出了另一個窗口。

【十字路口的指示牌:凌晨兩點,來到秋風十字路口東面指示牌下,遵守指示牌上的信息,完成好朋友的遺願】

「果然是這個十字路口!」

王陽吐了一口氣,打開直播軟件,找到了靜靜的直播間。

王陽進去之後,卻發現直播間已經是一片黑,直播在一個小時前中斷了。

直播中斷,但直播間的人氣卻是高得嚇人,一直在排行榜第一名,水友上百萬,彈幕刷得飛起。

從水友們的字裏行間中,王陽了解了事情的經過。

靜靜今天晚上確實是直播了,人氣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可能是宣傳了好幾天的原因,導致她一開播,人氣之高,把直播間都給擠得卡頓了。

一開始倒是挺順利,她成功出現在秋風十字路口前,並且順利看到了指示牌上出現了血手印。

跟着血手印,靜靜一路往西,獨自一人,期間也發生了不少詭異的事情。

比如空無一人的馬路邊上,突然出現一個人,又比如,馬路上正常行駛的車輛突然爆胎……

由於追救刺激與真實,靜靜團隊的其他人一直跟在她百米之外,不敢靠得太近。

這個時候,靜靜的直播間人氣達到了巔峰,居高不下。

大根三點鐘的時候,靜靜跟着血手印,來到了那條小路。

小路兩旁是茂密的樹林,沒有路燈,人跡稀少,地上連垃圾都沒有幾件。

一路深入,靜靜終於是在小路的深處看見了那棟房子。

房子看上去類似西方的城堡,很古老很破舊,充滿了詭異的味道。

靜靜和水友們交流了一下之後,走入了那棟房子裏,推開門后,就發現長長的黑暗過道盡頭,站着一個人。

不給靜靜反應的機會,那人飛速沖了上來,撲到了靜靜。

手機掉在地上,水友們看見靜靜被那人拖走,靜靜的求救聲無比慘烈。

一開始水友們並不相信,以為這只是靜靜的套路而已。

靜靜被那人拖走之後,手機突然動了,不知道被誰拿了起來。

攝像頭慢慢被調正之後,水友們看到了一張灰白髮青的鬼臉一閃而過,然後視頻就黑了,直播中斷。

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了,直播畫面還是沒有,也沒有人出來說明任何的情況。

水友們就議論紛紛,說什麼的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