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沒有任何血氣加成,他這一拳是在測試他的肉體力量。

「嘭」的一聲巨響,石蠻的拳頭深深的陷入腳下的石頭裡。

接著又是「咔嚓」一聲,其腳下三丈大小的石塊,快速的被網紋般的裂縫覆蓋。

石蠻腳尖一點后越離開石塊,但就是這一點,壓到了石塊的最後一根稻草。

最後三丈的巨石轟然倒塌,露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這一拳僅僅只是我的肉體力量,就已經趕上了以往全力一擊,估計氣源初階也不敢跟我正面碰撞。」

石蠻興奮的看著自己的拳頭,如同在看一個寶貝似的,知道這次的提升主要來源於骨骼的變化。

對此,這不由讓他想起融合的痛苦,到現在還心有餘悸,但讓他沒想到他最後昏迷了,而體內產生了他所不知的變化。

「這次的收穫雖然不錯,但最後昏迷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神秘的紋絡消失了,而我的骨骼除了頭顱以外,都是被神秘的金色字元覆蓋,尤其是脊柱。」

石蠻撓了撓頭,他雖不知具體原因,但此事肯定跟五彩鎖鏈脫不了關係。

還好這樣的變化對他有利,不然身體內有個這樣的東西,還真一個不小麻煩。

「嗯」石蠻望了下坑,便一個飄身向後。

石蠻剛退開,便聽轟隆一聲巨響,坑裡的石頭四濺上來。

「咳咳」

石蠻剛走到坑的邊緣,便聽一陣咳嗽,正欲有所動作,便見兩道身影竄了上來。

正是天機紫雲和柳翠。

「我就知道兩位姑娘吉人自有天相」石蠻面帶微笑的說道。

「多謝公子相助」

天機紫雲手掐一指訣,指上紫氣纏繞,說話間一道印訣打在紫色衣服上,只見紫衣光芒流轉后,如同新的一樣。

柳翠也是處理了下白衣,見石蠻的衣服又開花了,抿了抿嘴微露笑意,並未出言調笑,而是誇獎道。

「表現不錯,不枉我擔心你的安慰,還好小姐有先見之明,將子母符給你,不然還真要費一番手腳。」

柳翠還不忘誇了下天機紫雲,望了眼巨型坑又疑惑道「話又說來,你怎麼破開這巨石的,那可是三丈寬的巨石啊!」

「石公子應該是體修吧,如果這樣的話到說得通,但我看公子好像修鍊獸人的功法。」天機紫雲聞言也是說道,但語氣竟是擔憂。

「此話何解?難道血脈覺醒有問題?」石蠻見天機紫雲欲言又止的語氣,不由問道。

「啊!你修鍊了半獸人的血煉法。」天機紫雲剛要說話,柳翠就忍不住驚訝道。

石蠻眉頭微皺,看兩位女子的態度,這血煉功法可能有他不知道的隱患。

「石公子別被這傻丫頭嚇住,血煉之法乃是一位奇人創造的,分為覺醒段-換血段-凝丹,相當於人類的練體-引氣-氣源-源海。」

天機紫雲頓了頓又說道「可惜那位奇人在凝丹段突然暴斃而亡,傳言功法出了問題,也有說被仇家殺死,所以後面的功法就斷了。」

天機紫雲說道此處便停住了,但石蠻知其意思,但他跟其他人有所不同,還是感謝道「多謝紫雲姑娘提醒,不然我還正會誤入歧途,不過何為體修。」

「體修……」天機紫雲正欲解釋,身形突然一晃。

接著地面又是一陣劇烈的震動。

天機紫雲見此無奈的對著石蠻說道「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先離開這。」

石蠻和柳翠也是感到了不對勁,點頭同意,同時跟著天機紫雲向著空地飛奔而去。

「嗡」

三人剛離開,地面又是一陣猛烈晃動,白色石壁突然一竄,拔地而起。

石蠻三人飛奔了百丈遠的距離,有了之前的經歷,都是取出紫階紙符貼在身上。

石蠻看到天機紫雲取出兩道新的紫階紙符,神色詫異了下,暗道真富裕真好。

同時又嘆了口氣,他又想到了黑衣老者,也不知他找到了那個什麼吳少,不過看那老者的窮樣,估計那什麼吳少也是個窮鬼。

天機紫雲心細,注意到石蠻的紙符,正欲詢問,見後者又是點頭又是搖頭,不免好奇的問道「石公子你這是…。」

「最近偶有所得,我決定將紫雲姑娘當作榜樣。」石蠻臉色一正,看著天機紫雲說道。

說完,又將遇到黑衣老者的一幕告訴了兩位姑娘。

「公子那是紙傀術,不過能夠遊刃有餘同時使用數十張,其實力怕是有氣源境了,以後遇到還是小心點,修鍊傀儡術的人比較孤僻。」

天機紫雲掩嘴輕笑,提醒道。

「小姐你看那骨頭。」柳翠突然指著不知何時已經升到三四十丈高的石蠻眼中的『石壁』說道。

「那還有,還有那,那…,小姐好多金蒙族骨骼。」

二人聞言向著四周望去,面露驚容。

之前由於塵煙漫天加上傍晚,阻擋了視線,如今塵煙散去露出了真容。

一眼望去,數不清的金蒙骨骼插在大地上,如同一顆顆被削了樹枝的高聳的參天大樹。

「金蒙族?骨骼嗎?」石蠻輕聲念叨。

「我來說,咳,今天本小姐再給你上一課……」

柳翠也注意到了石蠻的疑惑,搶著說道,將從天機紫雲那聽來的複述了一遍。

「受教了。」石蠻感謝道。

他聽了一通,再望向被他認為石壁的骨骼時,目光微閃。

金骨紋?

剛剛柳翠將金蒙族以及金骨紋都說了一遍,他不由想到他遇到的那個有著九道金骨紋的骨骼。

按照柳翠所說,那至少是金蒙族的高層,不是族長也是族老位置了,那麼強大的存在為何會隕落於此,而且還這麼多。

「石公子,石公子。」

「不好意思,剛在想事,怎麼了。」石蠻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問道。

「是這樣的,這兒有大量的金蒙族人隕落於此,我和柳翠想去探尋一番,不知石公子有何打算。」

天機紫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詢問道。

「嗯?不知子母符還能持續多長時間,如果還有一段時間,我想去找自己的機緣,到時我們再行聯繫。」

石蠻想了一通說道。

「這子母符品階雖不高,但維持個四五天還是可以的,滕老正在準備回程的事,估計兩天時間,要不就約在第二天的傍晚吧!」

天機紫雲也沒強求,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機遇,想了想說道。

「好」石蠻自然沒意見。

之後石蠻跟柳翠寒暄了幾句,便和兩位女子分開,向著最近的骨骼奔去。

望著手裡的兩道紙符,面露深思,紫雲姑娘好像有什麼話要說,但卻沒開口,反到送了他兩張紙符。

「雖說有魂源珠贈送之情,但一碼歸一碼,以後有機會還了這份情。」

石蠻收起手裡和身上的紙符,望著不遠處的骨骼,加快了速度。

「小姐,為何不問問石公子,你剛剛欲言又止的樣子,他也看出來了,為何不順水推舟直接問啊!」

柳翠望著已經遠去的石蠻,不解的問道。

「現在問,會讓石公子以為我是故意接近才如此,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走吧,這麼多金蒙族骨骼,肯定有完整的金骨紋。」

天機紫雲也是望著石蠻快要消失的背影說道,隨後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小姐何時在乎一個人的感受?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柳翠見小姐走遠,搖了搖頭嘀咕著跟了上去。。 進門后。

顧珊珊要跟著上樓,被顧丞給攔住了。

朱深想了想,也沒有跟著上樓,因為多個人,反倒是多個礙事的。

他想了想,叫人去給國師大人傳遞消息。

齊青杳獨自跟著公孫奢上樓……

當公孫奢推開門后,龐涓的視線恰好掃過來,房間內的氣壓頓時低了一些,兩個強者之間的針鋒相對讓空氣都變得粘稠起來,二妞被那種氣壓弄的整個人咳嗽了一下,龐涓發現二妞被影響了,便收了氣息。

公孫奢也看到小女娃了,這才笑眯眯的對龐涓打招呼道:「老熟人。」

「公孫奢。」

龐涓說話間,故意摸了摸二妞的頭。

二妞瞪大著一雙眼睛,朝著門外看去,一眼就看到走廊內,老頭背後的人,二妞跳下椅子,就蹬蹬蹬的朝著門口跑過去,像個小炮彈似的衝到了齊青杳的懷中:「娘親!!」

「二妞妞!~~~~」齊青杳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公孫奢很滿意這個結局,有點得意洋洋的說道:「我已經幫你救出你女兒了。」

「那你我的賭約,你也算是完成了。」

齊青杳抱起二妞就準備下樓,還特地丟下一句:「永遠不見。」

龐涓被這一連串的狀況給搞得懵了一下,等反應上來后,就輕輕的喊道。

「站住。」

齊青杳抬起的腳頓在原地,她動也不能動,只感覺背後一道殺意猶如實質,鎖定了自己,彷彿她要是她再走一步,就要身首異處。

龐涓端起茶碗,笑的很是古怪,說道:「我准你走了嗎?」

公孫奢知道龐涓的殺意凝聚起來,他淡淡的拍在齊青杳的肩上,齊青杳周身的那股壓力如釋重負,她抱著二妞躲在公孫奢的背後,有些狗仗人勢的道:「老頭兒,你答應救我女兒,現在這個老變態不肯放我女兒,那你就得負責殺了他了。」

「老……變態……」莫名其妙被罵老變態的龐涓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他有點明白這個小女娃的聰明是跟誰學得了,還有那股子機智,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齊青杳進來說話,齊青杳自然是不會進來的。

一行人隔著門檻,站在走廊外,導致走廊外的很多客人也在好奇的看著這裡,似乎在想,這幾個老頭幹嘛呢。

龐涓嘆氣:「算了,正式介紹一下,我,來自大梁城,龐涓。」

齊青杳隔著公孫奢這個柱子,嘲諷的對龐涓道:「一個老頭兒,大半夜的衝到我房間擄走我女兒,這就是所謂的大宗師啊!真是丟臉。」

「我只是……」龐涓想解釋。

齊青杳逼問:「只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