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楊嘉佑僵硬的轉頭看向他,氣血不斷翻湧,威壓更甚。

「怎麼?楊副將是打算借力壓人了。」

「我就算是借力壓你,你又能如何呢?」楊嘉佑狠厲到。

「在下實力低微,自然不能做什麼,但是今日楊副將以力壓我,他人自會有人以力還之。」

「大丈夫行事,講究的是無愧於心,我蘇盛賤命一條,大不了就是一死。」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他咆哮道。

「楊副將大可以出手。」蘇盛面不改色。

圍觀眾人,已經有站不穩,癱軟在地的。

可乾瘦如柴的蘇盛,就是頑強的如同路邊的野草,任爾東西南北風。

氣氛一度降至冰點,肖洛啼有些麻木的搖晃着蘇盛的衣角,試圖勸解他服軟,就此罷休。

「大將軍說你是茅坑裏的石頭——臭不可聞,此言不假。」楊嘉佑主動散去氣血威壓,說了段人們所不能理解的話語。

蘇盛依舊面帶春風,不為所動。

「楊某為自己的魯莽,向蘇公子說一聲抱歉,還望原諒。」楊嘉佑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朝蘇盛方向抱拳躬身行禮。

嚇得肖洛啼連忙躲閃,他可受不起這一拜。

蘇盛抱拳回禮到:「楊副將客氣了,快快請起。」

他嘴上說着客氣,手上卻完全沒有動作,圍觀的眾人此刻不約而同的後退一步,不敢直視蘇盛。

「還請蘇公子原諒!」楊嘉佑再次沉聲說道。

這次蘇盛終於有動作了,他上前扶起楊嘉佑,笑呵呵的說到:「知錯就改善莫大焉,楊副將不必自責,還請多多上心藥池一事。」

眾人皆是渾身一震,再次後退數步。

楊嘉佑眼角抽動,神情嚴肅的說到:「此事就不勞蘇公子費神。」

「葯池之事我既然放出豪言,就一定會做到。」

他語氣一轉:「蘇公子還是多擔憂自身吧。」

「哦?」蘇盛笑問:「此話怎說。」

「過剛易折,這道理想必不用我過多解釋了。」楊嘉佑甩來蘇盛的手。

「自今日起,三日內外院自行修鍊,三日後葯池填滿,我自會安排。」

說完他立馬甩袖離開。

眾人再次看向蘇盛時,已經沒有了當初的嘲弄和輕蔑。

取而代之的是。

敬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錢蓬面色顫抖,望著教堂內……那道踱步走去的身影……

他的面色顫抖猙獰,「快……攔……攔住她……!!」

錢蓬對著手下們大喊……!!

隨著錢蓬這一道命令下達。

四面八方,無數保鏢們,齊齊洶湧……朝著花木蘭的方向,追趕圍堵而上……!!

無數的保鏢們,面色猙獰,疾步沖涌而去……

而,那群保鏢們,還未靠近花木蘭的嬌軀。

突然,花木蘭的右手,輕輕一揚。

『嗖……!』一根皮質長鞭,猛地從她腰間輕旋,而後揚起!

劈星鞭!

警衛員,花木蘭的貼身軟兵!

「呯!」她手持長鞭,輕輕一劈!

身後,沖在最前方的那名保鏢,當頭當腦被劈中!

他身軀根本來不及反應……當場橫吐一口腥血,直接被抽飛出去!

身後,那群保鏢們人海一片,再次沖襲而上……!

花木蘭手持長鞭,輕輕一揚,橫掃……!

「呯……!呯……!呯……!!」

長鞭所過之處,身後一片保鏢人海……齊齊被抽飛出去……

腥血飛濺,沾染了整片半空。

身後,無數保鏢打手們,竟無一人,能靠近她一下。

今日,雖秦蒼穹未至。

但,她警衛員花木蘭來此。

與秦蒼穹無異!

並且,手段……同樣霸道匹敵!

放眼教堂內外,無人能敵!

教堂內,所有正在祭拜的賓客們,齊齊被嚇得面色煞白……紛紛驚恐避讓……

花木蘭俏臉冰冷,手持長鞭,一步一步…踩著皮靴,朝著教堂中央的地毯走過……

此時的她,宛若地獄而來的一尊殺神。

她,就這麼……一步一步的,走到教堂中央的祭奠台前。

她抬起皮靴,緩緩登上祭奠台。

祭奠台中央,一口純銀的巨型龍棺,正橫躺在中央。

龍棺四周,十幾名和尚……道士們,正在念著往生咒,替死者亡魂超生。

花木蘭美眸冰冷,掃了這群老道士、和尚一眼。

「住口,不準再念。」她美眸冰冷,橫了一眼,嬌叱道。

可,那群老道士和尚們卻遲疑著,不敢住口。

今日,他們可是奉錢蓬董事長的命令,專程來做法的啊。

錢蓬董事長出手闊綽,這一場法事,給了他們一個道士一千萬!

這等天大賺錢的好事,他們怎會錯過?

此時,他們自然不願意停下。

「女施主,人都已死,何必如此執念呢?讓死者安息吧。」

「你身上,殺孽太深。不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阿彌陀佛~」

一名身穿僧袍的老和尚,面色深邃,雙手合十,對著花木蘭緩緩勸說道。

花木蘭美眸冰冷,掃了這名老和尚一眼。

「放下屠刀?」她的聲音,帶著無盡冰冷,嘲諷。

下一秒,她手中的長鞭,突然猛地一揚……直接狠狠朝著老和尚,揮了過去!

這一剎,發生的太快太快……

那老和尚面色瞳孔,驟然一變……甚至,根本來不及躲避……

「啪……!!」這一鞭,狠狠抽中了老和尚的面頰!

老和尚身軀當場直接……被抽上半空。

他的身軀,在半空中飛旋翻滾……而後……朝著後方倒飛出去……

「轟……!」老和尚的身軀,狠狠被抽飛出了數十米遠!

他身軀落地的瞬間,身後搭建的祭奠台柱子,都被當場撞斷。

「噗……!」老和尚身軀顫顫巍巍倒地,張口的瞬間……直接一大口腥血狂噴而出!

不遠處,花木蘭收回長鞭,美眸ibngl冰冷不屑,掃了那老和尚的殘軀一眼。

「我本就是魔,何須成佛?」

此言一出,全場……死寂…!

教堂內所有人,都被她這般,霸道的言語,給震住了…!

我本就是魔……

何須,成佛?!

這等言語,簡直……前所未有之瘋狂!

這個女人,她……自詣為魔?

何等瘋狂。

何等煞氣!

此時,隨著花木蘭美眸冰冷,環視四周。

那群和尚、道士們……驚恐顫抖,齊齊往後倒退!

這群和尚、道士們,全都被嚇住了!

竟是無一人,再敢開口誦經啊!

「你……妖孽女子……你竟敢……動手打我住持……你……你簡直放肆!我等佛教協會……不會放過你……!」而就在此時,和尚群眾,一名稍有年紀的中年和尚,面色猙獰的站出來,指著花木蘭,直接怒叱道!

這名中年和尚……搬出了佛教協會,試圖震懾花木蘭。

花木蘭美眸冰冷,眼角餘光斜了那中年和尚一眼。

「你,也想找死?」她聲音冰冷,淡淡問道。

那名中年和尚身軀一顫,他面色冷戾怒道,「放肆!我乃是江南佛道協會的成員……你敢動我……我佛道協會絕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