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白大哥,怎麼受傷了啊?「林煜觀望了許久之後,還是打算過去一探究竟。

」誰?是林煜小兄弟啊。「溫子然也是十分迅速的反應過來,但確認是林煜之後卻放下戒備。

「是誰把白大哥傷成這樣的?「林煜也是注意到了白景光全身上下的傷口。

」是那顧明無恥之徒!「溫子然繼續催動著源氣,為那白景光療傷。

」顧明的手段應該是傷不了白大哥啊?「林煜對著溫子然,抒發著自己的疑惑。

」那顧明使著不知道從何處得來的西域禁法,威力十分驚人。我大哥沒有防備,便中了那小人奸計。「溫子然慢慢的解釋道。

」西域禁法?「林煜也是驚訝的叫出聲來。

」又是西域……,莫不是……。「林煜在心中快速思考著。

「怎麼了?小兄弟可知道他這西域禁法?「溫子然將白景光安置在地上躺下,長嘆出聲。

「還有那林錚也不是什麼好人,趁亂之時奪走我大哥的五枚玉器,實在是無恥!」

溫子然的神情也是黯淡下來。

「林錚?果然都是些小人罷了!「林煜也是沒有料到林錚奪走了白景光所有的玉器。

「小兄弟尋了多少玉器啊?」溫子然隨意的說道。

「我……。「林煜在猶豫要不要將自己的真實情況告知溫子然。

「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動手的!」溫子然極其誠懇的說道。

林煜最終還是決定將其告之,他願意選擇相信眼前的溫子然。

於是特意將聲音降了下來,靜靜的說道,「八枚!」 花常在聽到雲楓的話語后倒是微微錯愕了一下,因為這廢物之前見到自己可都是要繞道走的,今日如何會如此的硬氣?

旁邊的王家之人自然早就清楚了雲楓這幾年十分的消沉,那天都學院的陳極光就更不用說了,直接便清楚這傢伙簡直就是浪費修鍊資源的。

只是幾人都猜不到雲楓這一出到底要鬧什麼,難倒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了?

陳極光正準備說話的時候,二長老突然開口:「常在,將他攆出去吧。今日乃是王家貴客和天都學院的長老前來做客,別讓這個廢物礙了眼睛。」

見到要將雲楓驅逐,旁邊沒有人願意說句公道話。王家之人和陳長老是外人,再說了雲楓對他們毫無意義,完全沒必要出言相助。

而雲家的人卻是顧及到二長老的面子,家主雲皓天卻也安心做個看客,想探探這雲楓的底牌。

倒是胥於兒似乎沒有半分的變化,攔在雲楓的跟前面對如此多的質問也絲毫沒有害怕。看到那花常在過來,竟然凶神惡煞看著他:「你,你要幹什麼,別過來。」

花常在的眼神中得意之色盡顯:「雲楓,你這個廢物,還不自己滾。莫非要我親自動手?」

胥於兒想要攔住花常在,因為她清楚她這個雲楓哥哥戰力不足,怕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

但云楓卻是拉住了她的手將她拉到了身後:「小於兒,你這樣,我會很沒面子的。」

說完這話的時候,花常在直接便是一拳朝著雲楓揮了過來。

這花常在能夠做得了二長老的隨從,平日里在修道上自也是比較刻苦的。而且早些年便突破到了氣變境,如今對付起雲楓這煉體境五重的傢伙還不就是碾壓性的?

其實在場之人都是這樣認為,一則是因為二人的實力差距有些大,二則乃是因為這雲楓就是廢柴,根本就無法修鍊。

可讓他們吃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到雲楓直接握住了對方揮過來的拳頭。

躲在雲楓身後的胥於兒直接吃驚不已,因為她居然感受到了雲楓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靈氣涌動。

而且她還發現此刻雲楓手臂上的力道十分強大,居然將氣變境二重的花常在的攻勢都給擋了下來。

她可是清楚的,隨著境界的不斷提升,其拳頭上的力道自然也是有所增加的。而在氣變境的時候,怕是有五六百斤了。

而只有煉體境的雲楓居然能夠和他硬接下這好幾百斤的力道,簡直就是讓人難以置信。

別說是胥於兒難以置信,就算是其餘的人亦是如此。

更為詭異的是在被雲楓握住拳頭后,那花常在居然雲楓的手中抽不開拳頭。

雲楓直接鬆手,然後那花常在便朝後退了兩步,雲楓冷笑了一下:「讓你們來當奴才你們就好好的當奴才,如此越俎代庖,僭越身份,是想雀占鳩巢嗎?」

見到這幕,其餘的人都是吃驚不已。因為這完全和他們認識的雲楓有些大相徑庭,而且這屬於越級碾壓。所越還是一個大級,並非只是一個小境界。

那花常在似乎也有些吃驚不已,因為按照雲楓不能修鍊的傳聞,自己這一拳過去怕是不打死對方也會將對方給打殘的。

但現實卻是自己似乎占不到半分便宜不說,居然還被對方用話給侮辱了。

如此出師未捷,簡直就是丟人丟到家了。而且若是傳出去被別人知曉自己今日敗在了一個廢物的手中,那估計是會被別人笑掉大牙的。

這場子不管如何都是需要找回來的,況且這雲家上面的人也是默認的,面對這雲楓,更沒有你有不出手了。

在稍微平復了一下心神,以及心中暗暗打氣:「對方就是個廢物,無非有一些蠻力,若是動用武技,他怕是必輸無疑了。」

想這裡,他便開口冷笑:「雲楓,這是你逼我的,可怪不得我了。」

雲楓見到他要出手,連忙和胥於兒說道:「小於兒,你先到一邊去,我今日便讓這些不可一世的外姓之人見見,這雲家到底是誰當家做主。」

胥於兒似乎有幾分的擔憂,看上去並不想離去。覺得自己也有著氣變境二重的修為,應該是可以擋下花常在幾招給雲楓逃走的時間的。

可現在雲楓卻要求她退開,這讓她有幾分的不情願。但云楓卻是來了波摸頭殺,讓她瞬間便淪陷,只得乖巧的站到了一旁。

花常在既然仗著有修為的優勢,自然不屑於突然出手。

而且今日還有貴客在場,自然得賣弄一二。

覺得就應該要有那種光明正大讓對方輸得心服口服的結果方才能讓他滿意,不然若是傳出去自己連一個廢物都不如,那今後可就甭在這一代混了。

幸虧這雲家的會客廳足夠寬敞,不然都不夠二人發揮。

雖說是二人各自發揮實力,但其實卻是花常在一個人在發揮,因為雲楓可以說幾乎都沒有怎麼動,一直都是對方上躥下跳的,彷彿有什麼厲害的功法一般。

但云楓每次都能輕鬆接下對方攻擊過來的招式,而且還能毫無破綻還了對方一擊。

這時候觀看的眾人都傻眼了,特別是那陳極光長老的臉色十分不好看,因為他發現居然被這雲楓給騙了,畢竟按照他在天都學院的表現和成果,怕是早已死在比自己等級還高之人的手上了。

可眼前的確是讓他大為震驚,居然能夠越級而戰,而且還將對方打得都無法還手。

花常在被衛彥一掌便拍到在地,這已是讓人覺得十分難以置信了。

但更為詭異的是在花常在被擊中一掌后居然倒地不起,直接昏厥過去。

這讓在場之人都傻眼了,能夠憑藉著肉身之力讓氣變境的修士暈倒,那這肉身的強度怕是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二長老的臉色有些鐵青,但云楓卻是毫不在意,反倒是看向了陳極光:「陳長老,你今日是過來要求我退學的?」

陳極光的臉色有些不大好看,因為他此刻對於這雲楓的實力也有些模稜兩可起來。而且他總覺得這小子的潛力遠不與此,應該還有更為廣闊的提升空間的。

但若是今日他又要讓對方重新加入學院,那估計會引起其他人的反對,畢竟這傢伙在天都學院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簡直可以說是查到了極致。而且這還罷了,更為關鍵的是這傢伙在學院中還不怎麼安分,到處惹是生非,平日里會調戲女同學不說,有時候居然還氣得一些女導師都無可無不可的。

可今日他展現出來的實力卻又讓他覺得十分的意外,因為能夠以煉體境的修為擊敗氣變境,那絕對不是什麼泛泛之輩,最起碼他的天賦可能是恢復了。

陳極光此刻的內心深處十分的糾結,畢竟他實在是有些看不透眼前這個傢伙。

可以說之前就是他引薦了這個雲楓進入天都學院,因而受到了大家的賞識,甚至學院一度想要提他做副院長。

但最後因雲楓不爭氣,學無所成,因而名聲也就跟著一落千丈。

可以說這陳極光是成也雲楓敗雲楓是也,問題是現在似乎又到了要做抉擇的時候,若是選擇不好很可能會再也無法翻身,而若是選擇正確的話有可能真的會坐上副院長的位置的。

可以說這就像是一場豪賭,賭注就是自己的前程。一無所有,甚至被逐出學院。或者飛黃騰達,坐上副院長的位置。 韓爽不肯原諒沈溫婉,直接就把沈溫婉嚇壞了!

沈溫婉還想繼續求饒的,蕭何從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蕭何,剛才還兇惡無比的韓爽,立刻就像是禿了尾巴的狗,沒有了脾氣,一句話都不敢在說!

旁邊,韓棟躺在地上,只感覺渾身難受無比,像是有千萬的毒蟲,在撕咬他的血肉骨頭一般!

這個時候,他才突然想起,蕭何號稱醫術無雙!

剛才扎入他身體里的銀針,肯定有問題!

所以他此刻,才會這般難受!

這裡唯一能解除他痛苦的人,只有蕭何,所以他沖著蕭何大聲吼叫起來:「蕭……公子……能不能……緩一下我身上的痛苦?」

周圍的人,直接吃驚!

韓棟說這番話,什麼意思?

就這樣向蕭何求饒了嗎?

他剛才不是還說,要把蕭何碎屍萬段……

怎麼一下就變的沒了脾氣?

這些人不是韓棟,根本就無法體會,韓棟身上現在承受的痛苦是多麼強烈。

所以他們自然無法理解韓棟的心情,這個時候會好奇疑惑也就很正常了。

然而,蕭何像是完全沒有聽到他說什麼一般!

看都沒看他一眼!

韓棟知道,他服軟的還不算徹底,蕭何還不打算放過他,才不願意看他一眼!

此時他已經渾身都是冷汗,身上像是被千萬的毒蟲撕咬,太難受了!

所以,他現在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這樣難受死,要麼徹底向蕭何屈服!

「蕭……少爺……蕭爺爺……求求你緩解一下我身上的痛苦吧!」周圍的人,再次傻眼!

韓棟竟然喊蕭何爺爺了,他們若不是親眼所見,絕對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

這個世界,真的太瘋狂了,千億家族的家主,竟然喊一個年輕人爺爺,傳聞出去,誰敢相信?誰會相信?

這一次,蕭何終於看韓棟一眼了!

他冷聲道:「你們要對付我老婆的家族,還要弄死我……你叫我怎麼敢幫你?」

韓棟立刻道:「蕭爺爺,我錯了,我剛才說的都是糊塗話,我哪有那個膽子對您動手啊!求求您饒了我吧!」

韓棟掙紮起來,開始給蕭何磕頭!

他渾身皮肉,骨頭,真的太難受了!他身體都在顫慄,說話都不穩定,身軀還啊顫抖!額頭上的汗珠,不斷掉落,他這一刻,真的恨不得立刻死掉!

所以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尊嚴!

看他如此卑微,蕭何心裡的怒氣,頓時消了一半!

「好吧!我給你們謝家一次機會,以後不許在為難沈家!」

「是是……蕭爺爺,你快點救我!」

蕭何走了過去,拔出他身上的銀針,又喂下兩顆藥丸后,他神色才逐漸恢復正常。

蕭何重新走到沈溫婉身邊:「謝家家主已經說了,以後不會在為難沈家,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吧?跟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