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但東方儀也沒就這麼拆穿她的謊言,只是故作關係的說道:「本宮看妹妹還是病的很嚴重啊,不如就現在去吧李太醫請過來再看看吧。」

說罷就朝著身邊的東華準備下命令。

見那楚妃忽然就有一點慌張,都欲要從椅子上站起來緊張的說:「啊——許是臣妾記錯了,為臣妾診治的該是楚太醫才對。」

「哦?是幺?」

東方儀眯著眼有點狡黠的問道。

「嗯嗯嗯!對。」

楚妃連忙點著頭。

「那就去吧楚太醫請過來吧。」

東方儀命令東華道。

楚妃聽到這才有點放心的喘了口氣,卻在聽見東方儀緊接下來的一句話后,臉上的表情都僵到了臉上。

「把李太醫也請過來,兩位太醫一齊給楚妹妹診治,本宮才能放心啊。」

東方儀如是說著,還對著楚妃露出了一個極其慈祥的微笑。

「楚妹妹也會更放心啊。」

東方儀繼續面露慈祥的對著楚妃說道。

東華領了命令就快跑出了宮,宮外還在圍觀的宮女太監們一個個都面帶困惑的想,這皇後娘娘也沒有謠言里那麼可怕啊,還是很照顧其他嬪妃的,還知道給楚妃請太醫照顧她。

這就讓一旁的楚妃有點焦灼了,如果兩個太醫一齊診治,自己裝病的事情可能就會敗露了。

李太醫那老頭更是個頑固的老傢伙,他一定會實話實說的,可是她再怎麼焦灼都沒有用了,因為不過一刻鐘后東華就已經帶著兩位太醫進了宮。

「那就先行讓楚太醫為楚妃娘娘診治一番吧。」 進入遊戲,離城未安和綠豆哥哥都在。林小強點擊離城未安頭像。

「我的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

「放心吧,昨天分開的時候我已經動用資源禁止任何組織和個人,探查中州省玩家的身份。除了聯邦最頂層的幾個老頭子,其他人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拿到遊戲中玩家的現實身份,都要過我們這一關。如果遇到我們頂不住的情況,我會如實相告。」

「很好,你贏得了我的信任。不過你實力還太弱小,我的很多事情你還參與不了。雙天賦玩家你們招募的怎麼樣了?」

「雙天賦玩家中,第一天賦是S級和A級的,第二天賦基本上沒什麼價值。溢價也不高。只有第一天賦是B級玩家中的少部分,覺醒的第二天賦和第一天賦相輔相成,能夠堪堪達到優秀S級天賦的程度。」頓了頓,離城未安繼續說道:

「錢的方面不是問題,月薪七八十萬我們都拿的出來。關鍵是數量太少,這部分玩家總數也就兩三萬左右。我們整個蕭家都沒有簽下來多少……」

「這樣嗎?我這裏也不方便公開對外拉人,交易吧,希望下次再見到你們的時候,可以達到用的上的程度。」

「閣下,我們現在確實非常缺資源,和你相比,我們也不算什麼。但是不代表我們願意接受閣下的施捨。如果閣下執意如此,已經答應你的事情我們會遵守諾言,不會讓任何人查出你在這個新手村的情報。但是以後我們就各走各的陽關道。」

「哦?看來你是誤會什麼了。我一直以來和你們都是合作關係。我們組織實力強大,但是現在不適合公開露面。很多事情施展不開拳腳,你懂的。這時候就需要一些靠譜的合作夥伴,我相中了你們,僅此而已。」林小強一不小心裝的太大了,只能繼續裝下去。不過離城未安的態度令他頗為滿意。

「我覺得你具有投資的價值,想要追加投資,你呢?」說完洒然一笑。

「我想閣下可能要失望了,家族鬥爭一旦失敗,我將失去所有。屆時閣下所有的投資都將付諸東流。」

「投資嘛,總會有風險。你覺得我的風險過高,只是你還不知道我的深淺。先收下這些金幣,把身上裝備換一換,今晚10點副本西廣場。兩個副本的記錄送給你,家族的《戰場》考核可還有問題?但是我不相信你的人,你懂的。」

「果然,幽暗密林0層的記錄是閣下單刷出來的嗎?」

「你覺得其他人有這個實力嗎?或者說你覺得我需要其他人的幫助嗎?」

「好,閣下的投資我接了。就算不為我自己,為了手下的兄弟們我也賭了。只是違背道義的事情恕我無能為力。」離城未安接受交易,看到金幣數額不禁驚呼出來。

「這個自然,違背道義的事情也是我們組織的打擊對象。你挺對我胃口的,這個朋友我交了!」

「好,合作愉快,朋友的話在下不敢當。若以後我們互相覺得志同道合自然不是問題。不過,這次之後如果閣下沒有什麼等價值的事情需要我們幫忙,就不要進一步追加投資。在下雖然一著不慎落入下風,也不是什麼巨嬰。有了閣下這次的幫助,還不能扭轉局面,那也是我蕭某人命當如此,怨不得別人。另外,我多提一嘴。火星將在今天中午12點20分左右徹底消失,不知道《戰場》會不會有什麼變化。當然,以閣下的勢力想必已經規劃周全。」

「這個自然。」

接下來一些沒有營養的寒暄,二人結束了聊天。

對離城未安的投資不能停,牛批吹上天,自己在現實中也不過一個平民百姓罷了。

以林小強在《戰場》超脫級的天賦,哪怕他行事再怎麼謹慎,被大眾關注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比如幽暗密林0層的通關記錄,事先做好種種規劃,終究還是出了紕漏。只有日日做賊,哪有天天防賊的道理。

而在遊戲中出名后,一旦被人在現實中抓包,對方願意和自己簽訂不平等條約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

可以預見的情況是被以家人作脅迫,無所不用其極,逼迫自己為對方賣命,而且永遠沒有人身自由。

通過這兩天的幾次接觸,基本可以確定離城未安是一個言而有信之人。而且現在有求於自己,不大可能對自己的需求陰奉陽違。

能遇到這樣的人林小強已經覺得相當幸運,如果離城未安在家族鬥爭中失敗,自己去哪裏再找一個這麼靠譜的,可以幫助自己掩蓋現實身份之人?

幫助對方,就是在幫助自己,二者不能說是拴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起碼也是利益共同體。因此,林小強一狠心就轉了30金幣過去。

另外,離城未安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的品性也讓他相當佩服。

林小強自問同樣的處境自己做不到,因而也生了一些結交的心思。

在這之外,就是對方帶來的情報委實過於驚爆,30金幣單買這一個情報林小強也覺得值了。

「太陽系又要消失一顆行星了嗎?不過這一次沒有按順序來,按照大小海王星之後是地球,地球之後是金星,金星之後才到火星。」

「或者說,這一次火星是大小正好合適?若火星消失之後《戰場》真的隨之發生大的變化,豈不是說?」林小強越想越害怕,這棋盤可真大!

「會不會有一天時機合適,遊戲里的能力可以帶到現實中呢?不然怎麼解釋那些瘋狂的資本?怎麼解釋5大行星和太陽二十分之一輻射能量的消失?」雖然相當的天方夜譚,林小強卻覺得未必沒有可能。

遊戲中的能力,道具,裝備,放在現實中絕對是神話一般的存在!

……

還有,《戰場》現在也的確給人一種功能不太健全的感覺。

首先,副職業材料已經大批量產出,卻沒有任何關於副職業的影子。

其次,爐岩碳對應的強化功能也沒有開啟,如果和《DNF》強化模式一樣,那麼還缺一個讓玩家們又愛又恨的NPC凱麗。

再次,背包16格明顯不夠用,負重也很難滿足日常的需要。背包空間有可擴充的設計,卻沒有擴充的途徑。

還有,對任何一款遊戲而言,最重要的商城竟然點不開。時裝,契約,寵物,消耗品,魔盒等等等等。以《戰場》的火爆程度和重要性,其中任意一款道具的上架都能夠帶來海量的遊戲流水。

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就看12點20分《戰場》這些方面會不會有大的變化了。

一番思索,林小強退出遊戲,準備着手解決林小明和老爹公司合同的事情。 此刻。

秦蒼穹一身孑然,面色平靜,緩緩走了進去。

絲毫,未曾停頓。

對他而言。

這,不過是小兒科罷了。

區區數百槍手。

又,算得上什麼…?

越往裡走。

人馬,就越是洶湧……!!

每個人都是氣勢冷戾,眸光猙獰,彷彿要將秦蒼穹生吞活剝了!

而,此刻。

秦蒼穹的神色,絲毫未曾變化。

就連一旁的宋家人,都是戰戰兢兢,雙腿發軟了…

他們一路送進來。

若是宋家發難。

那,自己就會被當場,掃射而死!

而,此刻。

面對威脅。

秦蒼穹的嘴角,反而……泛起了一絲饒有興緻的笑意。

自從宋憐星回來以後。

他臉上的笑,就越來越多了。

會議室內。

宋家老爺子,和一群宋家高層,都是聚集在了這裡。

他們每個人,都是面色凝重。

上方的屏幕上。

赫然,是秦蒼穹的神色。

就連沒一絲表情變化,都沒放過…!!

「他,是真的不怕。」

很快,就有人緩緩凝聲開口,面色凝重至極。

一旁的宋家高層,面色難看。

「他哪來的底氣?」

「被數百槍手包圍,無數打手……」

「為何,會不怕?!」

宋端煌一身唐裝,眸光淡淡,「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胸有沉雷,而面如平潮者…」

「可拜,上將軍。」

「此乃人傑,可惜……非能為我所用。」

他嘆息一聲,仿若有些可惜。

「走吧。」

宋端煌起身,冷冷開口,「去見見,這位秦帥。」

……

宅邸,大廳內。

在秦蒼穹,踏入的那一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