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奧斯卡這時也正好跑過他身旁:「快了…,老師說…,再過…再過兩天,你就可以…適當…適當地鍛煉了!」

「啊~~,還要兩天。。。」戴沐白仰天長嘯。

咻~~

砰!

就在這時,忽然一陣破空聲傳來,緊接着便是一個人影從天而降,砸到操場上,激起一地塵煙。

「小剛,小剛你在哪?我來啦!!」

人影並不是弗蘭德,而是一個身着素衫的美麗婦人,略顯蒼白的臉上透露出一抹焦急,光看外表,很難將剛才那豪邁的下落動作和他聯繫到一起。

「你們就是史萊克學院的學生么?小剛…,就是你們喊的大師,他在哪,快帶我去找他!」

乾珏看着眼前的婦人,心中有些瞭然,這應該就是黃金鐵三角中的最後一角,殺戮之角柳二龍了,沒想到弗蘭德居然將她找了來。

要知道,黃金鐵三角之所以現在慢慢開始被人淡忘,就是因為大師和柳二龍的感情問題,讓三人各自一方,分散了開來。現在弗蘭德為了避免邪火師後續的報復,竟然將她叫了過來,這顯示是和大師商量過的,可見大師已經是將他的安全,放到自身之上了。

別看柳二龍只是個魂聖,死魂城甚至一個護法都有着這樣的實力,但大師三人多年前之所以能在魂師界這麼吃得開,享譽盛名。憑藉的就是三人一手契合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九的武魂融合技,黃金聖龍。

要知道,雙人武魂融合技都是極少極少的幾率,才會在兩個魂師的手中誕生的,可以說是萬中無一,更別說三人武魂融合技了,除了大師三人外,從來沒有其他人實現過,更別說還有高達百分之九十九的契合度。

所以有很大一部分人認為,這可能是和大師的研究有關,這也是大師能在很多人心中獲得大師這個名號由來,說到底,還是因為實力。

而且,當年弗蘭德和柳二龍都還只是六十級魂帝,那時候這個武魂融合技就能力敵大多魂斗羅而不敗了,現在兩人都成了魂聖。估計死魂城只有它那超級斗羅的城主來,才能在短時間擊敗三人吧.

「額…柳…嗯…師娘。」老師他還沒來呢。

認出了柳二龍,乾珏就準備先和她打好關係。畢竟當時乾珏看原著的時候,就非常喜歡這個敢愛的女人,相別二十年,愛意依舊如故,這種感情幾人能做到?

但就是開口招呼的這一句話,乾珏就卡了兩三次,他實在不知道該叫柳二龍什麼。叫柳前輩?柳院長?好像都不怎麼好,最後猶豫了好久,還是叫師娘吧,反正最後兩人好像還是在一起了。

「你…叫我什麼?師娘?你是小剛的弟子?他和你說起過我?」

柳二龍看着乾珏,越問越驚奇。

「嗯…,師娘您過來,我慢慢和您說。」乾珏說着,收起自己的武魂,也不怕柳二龍見怪,走過來就拉着柳二龍的手就往一邊走去,留下了一臉懵逼的戴沐白和奧斯卡二人。

「你真是小剛的弟子?他這些年過得還好么?他真和你說起過我?」兩人走開了一點,柳二龍就焦急地對乾珏詢問到。

「師娘…,我總算見到你了。我跟你說哦,老師這些年過得一點都不好,他不敢再去考慮感情的事,只有把自己全部的心思都放在研究中去,這些年過得很苦呢。

有一次老師喝醉了,他就和我說過你們的事,當時說的時候,他還哭了呢,他說他對不起你,但是他又不敢再去面對你。師娘,您一定要把握好這次機會啊,絕對不要再讓老師逃離您的手掌心了!」

柳二龍聽着乾珏的描述,聽着聽着,就眼淚婆娑了起來。

「小剛…小剛他真的這麼說么…?他真的覺得對不起我…?我…不怪他。我理解他當時的行為,任何人遇到這種事情,都會不知所措的….」

「是呀…,不過師娘…,其實我覺得這種事情真要說起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是怕對以後的孩子不好,那就不要孩子就好了。你們在一起又不是為了傳宗接代,藍電霸王龍家族這麼枝繁葉茂,不差你們這一對。您實力這麼強,每次那個過後,用魂力把老師留給您的東西排出去不就好了,有實力,放心愛!還有什麼世人的看法,您何必在意那些,只要你們倆人過的開心就好了,家裏人反對,咱們不回家就是了,外面人誰敢反對,直接打得他媽都不認識他。」

乾珏說着,揮了兩下拳頭。這裏可不是原來乾珏的世界,那些噴子什麼的沒有了保護,要是真還敢亂嚼舌根,怕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呸,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小就研究這些,不學好。小剛這麼守規矩的人,怎麼會收你這樣的弟子。」柳二龍聽着乾珏的分析,聽着聽着就紅了臉,咬起了嘴唇,直到看到乾珏揮舞拳頭后,才笑罵着蹲過來擰著乾珏的臉蛋。雖然她嘴上說着乾珏的不好,但她那動作明顯是對乾珏喜歡得緊。

「哎喲,哎喲,師娘,疼!老師那哪是守規矩,明明就是太死板。要是我有個你這樣的大美女愛慕,我早就和她雙宿雙飛了,哪還管那些。師娘我跟你說,你當年就是太不果斷了,才白白受了這麼多年的苦。有句話叫生米煮成熟飯你知道吧,只要你和老師有了夫妻之實,還怕老師他不認嗎?他要真敢不認你這個妻子,我就不認他這個老師!師娘,我永遠和你站一邊。」乾珏說着說着,『您』就變成了『你』,把和柳二龍的關係又拉近了一層。

柳二龍看着乾珏,腦中想着乾珏剛才說的話,想着想着就又紅了眼睛,忍不住抱着乾珏大聲哭了起來。這麼多年來,只有乾珏這麼支持她,哪怕是當年的弗蘭德也沒有,也只有乾珏和他說這些,說到她心坎里去了,二十多年的委屈一朝爆發,整個人哭得稀里嘩啦的,淚水浸濕了乾珏整個衣襟。

乾珏看着哭泣的柳二龍,也是反手抱住了她,右手不停地順着她的脊背,雖然柳二龍的胸懷很大,身子很軟,但乾珏此刻卻一點邪念都沒有,有的只是對柳二龍的理解和同情。

。。。。。。

未完待續。 不過過年的時候,家家戶戶都是喜氣洋洋的,就連衛家也是。這樣的日子衛尤氏是不允許家裡有人哭喪著臉的。用衛尤氏的話就是,連新年都哭喪著一張臉,那豈不是把一年的好運氣都給哭沒了。

所以哪怕嚴鳳茹的神色格外好一些也沒人覺得奇怪。

大過年的你哭喪著一張臉,那才惹人嫌好吧。

嚴鳳茹姐弟倆的口風簡直就緊得跟蚌殼似的,見人三分笑,村民們知道嚴鳳茹早年是在府城給人當丫鬟的,如今從府城那邊回來,人還那麼高興,多半是主子念著舊情,給了她好處了。因此對她都十分的羨慕。

因著嚴鳳茹的這個,村子里對賣兒賣女的這個事情都不那麼排斥了。畢竟家裡如果真的連飯都吃不上了,給人為奴為婢也至少是一條出路。

總好過一家抱在一起餓死強。

這條路如果走得好,也能跟嚴鳳茹似的,如今風風光光的。

在大多數人看來,嚴鳳茹可不是風光嗎?偏她運氣好,年歲大了還能嫁給顧大鵬。顧大鵬雖說沒多好,但他四肢健全,人還老實……這種條件,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

這個時候眾人下意識就迴避了顧大鵬有故去的前妻留下來的孩子。後娘繼子,一地雞毛的事情。

甚至就連衛青花也沒有起半點疑心。她找了好久都沒找到那株野山參,雖然心裡不想死心,可也沒辦法。

琢磨著是不是時間點不對。衛青花前世渾渾噩噩的,整天光顧著妒忌自己的妹妹,哪裡能那麼清楚的記得妹妹和顧家那個究竟是什麼時候挖到的野山參給家裡帶來的收入。

不過因為多了這筆錢,衛尤氏給家裡的孩子都新做了一身衣服。所以衛青花隱約記得應該是冬天,那一身花襖子肯定不是天氣炎熱的時候穿的。

所以如果不是過年前就是過年後,而不是天氣熱起來之後?

反正以衛青花的腦子完全就想不起來。但她很快就把自己給安撫住了,既然不是過年前,那肯定就是過年後了。而且這段時間,衛青花也找不到時間再去竹林那邊晃悠了,畢竟再晃悠也有個度。

衛青花不是家裡受寵的孩子,不用幫家裡幹活可以每天跟小夥伴在竹林那邊玩。

再不濟,人都以為衛尤氏不做人,大過年的讓孫女兒每天在竹林那邊轉悠割豬草挖竹筍呢!那她還要不要做人了?總之,衛青花不能動不動跑到竹林那邊盯梢去了。

只不過她並不知道,顧玉珠這邊的野山參銀子都到手了。

甚至比衛青花記憶中的「前世」還要多。在顧玉珠空間待過的那株野山參也跟被打了「膨大劑」一樣,啊,也不能這麼說。如果說一開始顧玉珠挖到的是一株平平無奇的野山參,那麼在空間裡面養過一段時間之後,就跟經過包裝成為明星的素人一般。

簡單的說,一看就很值錢!

所以這次的野山參其實是賣了一個顧玉珠都沒想到的數額——三百多兩!

為此,顧玉珠還被親娘抱著狠狠的親了好幾口。

於是,顧玉珠一臉懵逼的聽著自己的親娘拉著幾個弟弟,一雙眼睛閃著光芒,臉上的表情卻儘可能的平靜的說著事情。

「也是湊巧,正好夫人認識的一戶人家急需品相好的野山參,所以給了一個高價。」

嚴鳳茹以前在主家是見過世面的,倒不至於被人給誆了。只不過她也沒想到這麼一株野山參竟然那麼值錢,如此一來,家裡不知道多長時間都不需要再愁銀子的問題了。只不過即便是如此,嚴鳳茹也不是一個因為有錢了就放棄奮鬥的人。

她現在是想送兒子去仕途,走這條路有多費錢,她已經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了。只是這筆錢能極大程度的讓她安心的送兒子讀書,不至於這麼緊迫罷了。

其實這筆錢的事情,嚴鳳茹完全可以不告訴三個弟弟。只是這事兒畢竟應氏和嚴興和兩口子都知道,如果瞞著長房和二房的話就有些說不過去。所以嚴鳳茹乾脆就把事兒攤開了說。

兄弟三個一聽這筆錢姐姐準備拿出一部分給他們,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大姐,這野山參是珠珠挖的,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我們就當不知道這個事情不就得了,這錢大姐你自己留著。」

話都被兩個哥哥說了,嚴興和抿唇不語,不過眼睛看都沒看那三張一百兩的銀票以及兩個銀元寶,還有一點碎銀子……很顯然是對這些一點興趣都沒有。

嚴家兄弟雖然年幼失怙,可是因為有姐姐的呵護,都成長的很好。如今都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特別是事關姐姐,瞬間化身「姐控」。死活不肯佔便宜。

男子漢能盯著外甥女意外所得的財富,無恥跟姐姐分錢嗎?

不行!

要說那麼大一筆錢,一點都不心動那肯定不可能。這是人之常情。可是理智大於一切。

康氏妯娌三個相視一眼,立即就明白了各自的想法,康氏作為大嫂,率先就開口了。「是啊大姐,你就別埋汰我們了,這筆收入也是因為咱們珠珠有福氣,挖到這麼一個大寶貝,跟咱們有什麼關係啊?」

說著一把把顧玉珠給抱起來,在她大腦門上面親了一口。

顧玉珠:「……」

大概是因為這野山參是顧玉珠挖的,所以這場獨屬於大人的「秘密會談」,在小蘿蔔頭們之中只有顧玉珠有這個「殊榮」,可以進來「旁聽」。

林氏和應氏也跟著表態。林氏倒是欲言又止,彷彿有一些想法,可是她男人都這麼說了,她也不好說什麼,她看了顧玉珠一眼,那眼底也帶著幾分憐愛,不過多了幾分其他的東西。用顧玉珠成年人的目光來看,大抵是羨慕吧。

林氏確實是羨慕顧玉珠的好運氣,小丫頭林氏平時也是喜歡的,但是這一刻,林氏很恨不得把這福娃娃偷回家啊。怎麼就那麼會呢?

分明自己倆兒子也是跟著一起去竹林的,結果偏就是顧玉珠挖到了這株野山參。

林氏對倆兒子嫌棄的要死。

「話可不能這麼說,如果這是我做生意或是我自己掙來的,我自然不會提這個,但這是意外所得,之前我徵求珠珠的意見,她說我這個當娘的可以處理她的這份意外之財。」嚴鳳茹正色道。。 此刻,蔣大人因為不明確洛天的實力,不敢貿然動手。

人的名樹的影啊,龍威這個名字在華洛王國里傳播度太高,每人對於龍威這個名號都忌諱莫深,即便龍威在天榜的排名只是第75而已。

越厲害的高手,越珍惜自己的小命,珍惜自己的羽毛,在不了解對手的情況下,基本不會主動出手的。

現在便是如此,蔣大人雖然認識洛天,有過幾面之緣,甚至還交過一次手。但是那次只是兩人互相試探而已,誰都沒有儘力打,所以也沒有個輸贏。

這就是洛天想要得到的效果,其實一開始的忽悠蔣大人,只是一種障眼法而已。洛天想要的,就是現在這個情況。蔣大人不敢輕舉妄動,可以爭取一點時間讓智慶柯和山葵把朗青父女帶走。

可憐的蔣大人,一開始還以為識破了洛天的忽悠,沒想到洛天還有后招,把他活生生的忽悠在這了,讓他沒時間去追朗青他們。

可是兩人對峙久了,就算蔣大人再遲鈍,也察覺到一點東西了。

「混賬!」蔣大人想了一會,終於想到了洛天的計謀,怒火中燒對着洛天吹鬍瞪眼的吼道:「陰險小人!竟然用這種惡劣的手段拖住我!」

洛天毫不在意蔣大人的辱罵,還扣了扣耳朵手指彈了一下,呼氣一吹說道:「蔣素,這都很久沒見了,你居然還是這麼蠢,一點智商都沒有!」

原來朗青口中的蔣大人,洛天是知道他的身份的,本名叫蔣素!

聽到洛天的嘲諷,蔣素更是氣得不行,也不管洛天實力如何了,就想把洛天教訓一頓,甚至想殺了洛天。

蔣素大吼一聲,雙手大開大合,身上的氣勢頓時爆發,山洞裏本無風自生風,圍繞蔣素的身體不停在旋轉着。

隨即可怕的一幕出現了,一縷縷的紫色氣體從蔣素的身體里冒出,迅速把蔣素周圍的空氣侵蝕,山洞裏頓時充滿令人窒息的氣體。

洛天很清楚,這就是蔣素的劇毒魔法。同樣很清楚,蔣素是一個劇毒魔法師的大能,能力的詭異程度甚至可以把戰鬥場地變成充滿毒氣。到時哪怕你再強,被吸入毒氣之後,不死也得被削弱戰力,這時候就是任由蔣素宰割了!

這就是為什麼洛天讓智慶柯把其他人帶走的原因,因為這毒氣攻擊是範圍性的。一旦他們吸入了毒氣,事情就變得麻煩了。

至於洛天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基本免疫魔法攻擊的。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洛天相信,就算蔣素的毒氣攻擊多厲害,自己也能抗得住。

見洛天沒有逃走,蔣素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不斷發出陰笑,彷彿洛天已經落入他手中的感覺。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蔣素懷疑人生了,洛天不但沒有逃走,依然站在原地,氣定神閑的樣子,休閑得還從儲物指環里掏出一根草煙,而後慢悠悠的點上。

看了蔣素一眼,洛天輕蔑一笑,還裝模作樣的大吸一口,絲毫沒有受到蔣素劇毒魔法的的影響。

蔣素何曾遇到過這種事啊,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你這個變汰!」蔣素破口大罵,指著洛天直罵:「為什麼你可以做到在我的毒氣里還安然無恙?是不是又耍什麼卑鄙的手段了?」

洛天不禁翻了個白眼,什麼叫又耍卑鄙手段啊,雖然這是什麼鬼東西自己都不知道……

當然這些不能和蔣素說,能力能隱藏多少,自己就能多幾分安全,這就是洛天一向的想法。

這該死的洛天還很是裝的撩了一下頭髮,呼出一口煙,說道:「勞資天賦異稟,豈是你等凡人能懂的……」

蔣素還信以為真,恨得牙痒痒的,惡狠狠的說道:「握草,同為人不同命啊,為什麼勞資就沒有這樣的命!」

洛天倒是說了個真相:「就算你有這種天賦,你遲早也得暴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