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韓元:「……」

還與眾不凡,我呸,當初你三天兩頭打壞我的杯子,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我都懶得理你。

韓元輕咳一聲,不留痕迹的從長孫無忌手裏抽出了衣袖,道:「老舅你儘管說,我儘力而為。」

長孫無忌聽到這話頓時樂了起來,豎起大拇指道:「我就知道,元兒跟老舅關係最好了。」

隨後,長孫無忌嘆口氣說道:「這不是家裏有點打鐵的生意么,剛開始的時候還盈利,可這幾個月來,就出現了虧損,而且那庫房還堆了一堆東西賣不出。」

「我這想着讓你幫忙支個招,放心,老舅絕對不會讓你白出力的。」

這——

今天難道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這怎麼一個個都着急著給自己送錢呢?

「行,沒問題,老舅待會留下來我給你好好講解一下。」韓元果斷的答應了下來,這就動動嘴皮子,這錢就到手了怎麼能不幹呢?

「韓元啊,我這裏也遇到一點問題。」程咬金頓時急忙開口,這千年難得一次的機會怎麼能夠錯過呢?

一時之間眾人紛紛開口,這着實讓旁邊的李二嫉妒了起來。

狗日的,平日也沒有見你們這麼對待朕。

一群喜新厭舊的狗東西!

皇后的寢宮。

「元兒啊,我瞧着你這年齡也不小了,像你岳父,這麼大的時候都有承乾了,這婚事是不是該辦辦了?」長孫皇后深吸一口氣,組織了語言,儘可能溫柔的說道。

她也不知道李二在外面聽到了什麼,昨夜來到自己寢宮,和自己商量了一宿,說讓自己提提這婚事的事情。

這要是再拖下去,恐怕自己女兒都不知道排到了多少號了。

具體的原因李二也沒有告訴她,這讓她有些尷尬。

把心中的疑惑壓下去之後,儘可能的讓自己的語氣和藹一些,給韓元一個母親的感覺。

不過,要是讓她知道,韓元現在正不斷的吐槽她也不知道她會不會讓李二把韓元吊起來抽一頓。

不是,岳母,我這不都給你們講過早婚早育的危害了么,怎麼還這麼激動啊?

我這人就放在這裏又跑不了。

反正都養活了我媳婦這麼久,還缺這一天兩天么?

我這主要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韓元雖然心裏瘋狂的吐槽,可是臉上還是露出一絲的羞澀。

「岳母,您看我這年齡還小,麗質這年齡也不到,再說了,家裏也窮,我還打算拼搏幾年,給麗質一個好的生活……」

長孫皇后:「……」

呸!

你孩子,怪不得你岳父這麼激動。

我看你這是還想玩幾年吧?

韓元看了一眼長孫皇后,急忙轉移話題,把手中的木盒給放在桌子上。

「岳母,您看這是我剛做出的東西,這東西可以美容養顏,而且洗完之後帶着淡淡的香氣,還有這個,這個灑在身上一點就整個人香噴噴的。」

「當然,這是我專門給您製作的,您完全不用擔心有氣疾的發作。」

長孫皇后見到到韓元掏出來的兩件東西頓時樂了起來,單單是聽着韓元這描述就足夠美了。

長孫皇后伸手拿起一塊長方形的東西,看了幾眼,這一看不要緊,這上面竟然還雕刻着精美的鳳凰。

而且雕刻的那叫一個栩栩如生啊,就算是沒有韓元所說的功效,單單擺放在哪裏也是一件藝術品啊。

「元兒,此物是什麼啊?」長孫皇后拿着那東西問道。

韓元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立馬走上前解釋道:「岳母,這是肥皂,這是專門用來沐浴和洗手用的。」

「而且洗完之後會帶着淡淡的香氣,而且還能起到美容養顏的作用。」

美容養顏?

長孫皇后心情火熱了起來,雖然她是一國之母可也想要讓自己容顏永駐啊。

沒有一人女人會拒絕美麗的。

許久韓元才算是頂着一頭大汗從皇后的寢宮走了出來。

自己這岳父太過分了,竟然攛掇自己岳父逼婚自己。

真不是自己不願意結婚,關鍵是這一成親,自己能憋得住嗎?

你自己想一下自己媳婦睡在自己旁邊,自己能忍得住?

這就跟男人和女人說的我們就睡覺,什麼也不幹一樣。

真什麼都不好乾嗎?

哎,真不容易啊!

韓元緊接着又把東西給長樂送了過去,自己這媳婦正帶着侍女在庫房數錢玩呢。

也不知道自己媳婦什麼時候跟個財迷一樣,整天閑着沒事帶着侍女數錢玩,再不然就是把銅錢拆散擺放在院子裏曬太陽。

傍晚。

「觀音婢,朕回來了。」李二興沖沖的走進了大殿,一臉笑容的喊道。

長孫皇后急忙放下手中的刺繡,走上前攙扶著李二道:「陛下今日怎麼這麼早就回來呢?」

「嘿嘿,朕讓人把摺子給房玄齡和杜如晦他們兩人送去了。朕大致翻看了一下,沒有什麼大的事情,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李二樂呵呵的坐了下來,忽然他問道一股清香,眼睛不由自主的開始在屋裏看了起來。

「觀音婢你問道氣味了沒?這群狗奴才難道不知道你氣疾嗎?」

李二一臉怒氣的說道。

「陛下,您仔細聞聞?」長孫皇后把芊芊細手伸到了李二的面前,笑盈盈的看着李二。

李二一臉狐疑的嗅了一下,頓時一臉驚訝的看着長孫皇后。

「這…這是你身上的?」

長孫皇后笑盈盈的點了點頭,然後放到自己鼻子下面輕輕聞了一下,眼神之中的笑意掩飾不住。

「這是元兒送過來的,您瞧,就這麼一小塊東西洗手之後手都變白了,而且還帶香氣,還有這瓶東西,只要再衣服上滴一滴就香氣撲鼻。」

李二聽到這話頓時急了,一臉責怪的看着長孫皇后,「觀音婢啊,你都多大個人了怎麼還跟着那小子胡鬧,他知道你有氣疾還送你這些東西?」

「我看他是皮痒痒了。」

看見李二一臉着急的樣子,長孫皇后輕輕拍了拍李二手,解釋道:「陛下,這是元兒專門給我製作的,不會引發氣疾的,孫神醫也參與了。」

「這樣么。」李二聽到這話才算是放鬆了下來。

隨後一臉笑容的把頭埋在了長孫皇后的香肩上,從領口深吸一口氣,一臉陶醉的說道:「好啊,真香。」

「這狗東西什麼時候做出來的,也不給朕送過來,光給你送,眼裏還有沒有朕這個岳父了?」李二很快便反應了過來,一臉醋味的說道。

「陛下,元兒怎麼可能會忘了您,您可是他岳父啊。」長孫皇后見到李二這幅模樣,頓時笑了起來。

這是吃醋了!

「哼,這狗東西給李道宗他們都指點了一下生意,這些日子可好,李道宗那幾家酒樓整日人滿為患,聽說日進斗金啊。」

「結果呢,朕這裏窮的叮噹響,也不說給朕送點錢。」李二撇撇嘴,雙眼之中露出一絲的震撼。

雖然嘴上酸,可是李二心裏還是滿滿的震驚。

不過就是韓元稍微指點了一下,這幾家的生意好的簡直不成樣子。

就拿自己大舅哥家來說,原本都沒有人要他家的鐵了,現在前去購買的人絡繹不絕,聽說都把明年的鐵都預定完了。

「陛下,臣妾可是全身都洗過了。」長孫皇后看着不知道想什麼的李二,忽然媚眼如絲的伏在李二耳邊輕語道。

嘶!

李二頓時整個人猛地精神了起來,吞了好幾口口水,強忍着激動問道:「能…同…房了?」

長孫皇后笑盈盈的點了點頭,有些羞澀的說道:「孫神醫說身子已經養的差不多了,只要這幾年不生育就行。」

「嗯?那還等什麼?」李二聽完這話頓時樂了起來。

直接抱着長孫皇后朝着廁殿的而去。

「觀音婢還真別說,整個身上都是香的,而且好像還白了不少。」

「陛下——」

「嘿嘿……」

「嗯哼——」

城郊的一處宅院裏,陰雲密佈,氣氛壓抑的讓人喘不過氣起來。

那些原本威風凜凜的世家家主,今日竟然一個個陰雲密佈,還有一些人眼神之中帶着一絲的躲閃。

良久,王致環視了一下四周嘆口氣,開口道:「諸位,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再去追究責任已經無用了,現在該想想怎麼應對此次的事情。」

盧躍冷哼一聲,大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我還不信他李世民能怎麼樣我們,反正沒有一個活口,我們怕他們嗎?」

「就是,我們派去的都是死士。」

「這次算是他運氣好,沒想到李二竟然把保護自己的貼身侍衛都派過去了,可真是捨得。這次我們也不虧,三十多個死士換了六個李二的貼身侍衛。」崔信揉了揉僵硬的臉,強顏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