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哈哈哈」

兩人肆無忌憚的大笑,把楚星和衛彌當成了鐵板上的肉。

「你們笑夠了沒,笑夠了就去死吧!」

楚星放出飛劍,眨眼間用圓鋸陣圍住一人,那人露出驚愕的表情,忙用武器和法寶進行防守。

另一人向楚星飛來。

「衛師兄,你躲遠點。」

楚星拿出劍攻了上去。

楚星的飛劍速度快,那人因為沒有準備好,很快就傷痕纍纍,在楚星的飛劍陣內,驚叫連連。

「金迅,快殺了他。」

而跟楚星對戰的這人顧不上跟他說話,楚星的劍讓他有種心悸的感覺,拿出一個盾牌專心防守。

楚星不敢浪費時間,想儘快解決戰鬥。

他對這人用了《精元刺》,對方疼的大叫,盾牌失去了控制,楚星快速出劍,結果了他的性命。

另一人,看見同伴死了,嚇的失了分寸,沒多久也被飛劍結束了性命。

楚星從開始發動攻擊到結束,差不多就幾分鐘,這都是因為他的精神力強大,才能控制威力強大的飛劍,還能練成精神力攻擊功法《精元刺》。

這都是強大的殺招,沒有強大的保命能力,只能是楚星的劍下亡魂。

在衛彌看來,那就驚為天人了,他獃獃的看着楚星向他飛過來。

「楚星,你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我靠的是精神力,不然也殺不了他們。」楚星實話實說。

「精神力真是神奇,不過趙明和周偉怎麼沒你厲害。」衛彌疑惑的看着楚星。

楚星也不能對他說,是因為精神力築基的緣故,只好說,「我精神力比他們強大。」

「衛師兄到底怎麼回事,其他人怎麼樣了。」楚星轉移話題。

衛彌仔細說了一遍,臉上擔心道,「現在已經過了一天,恐怕都凶多吉少。」

楚星聽了后自責不已,如果早點能找到他們,說不準能避免事情發生。

「衛師兄,先看看你的傷,沒大礙的話,咱們回去找,看有沒有倖存者。」

「對,回去找。」衛彌眼睛一亮,他快速脫下宇宙服。

楚星看去他雖然傷痕恐怖,但都是皮外傷,而且衛彌吃了療傷丹藥,傷勢已經在好轉,楚星給他包紮了一遍。

「衛師兄,你的傷得休息一天才能好,你找個地方藏好,我去看看。」

「都是些皮外傷,我和你一起去,雖然我實力不強,但速度快,能幫你牽制敵人。」衛彌穿好宇宙服,堅定的說。

「那好,等你恢復了靈力咱們就走。」楚星想了想就決定道。

衛彌吃了幾顆丹藥,靈氣很快恢復。

一個小時后,他們向前面飛去。

「衛師兄,你和衛仙人是什麼關係。」楚星好奇的問出這個問題。

「他是我族叔,輩分差好幾倍,不過平常對我多有照顧。」衛彌呵呵笑道,「上次通財閣用的二等會員,就是他的。」

「衛師兄,那你有保命符寶嗎?」楚星突然想道,他們可能會遇到危險,必須得把一切有利因素考慮進去。

「沒有,不過我族叔給了我一張玄品上階的瞬移符,我也是靠這張符逃過他們的追殺。」衛彌神秘一笑。

楚星感嘆,有靠山真好。

現在已經過去了四天,無人星球上,烈日炎炎,火紅的世界讓人難受。

雖然他們到了築基期身體素質提高了很多,但還需要呼吸,儘管有宇宙服,可沉悶的空氣還是能感覺到。

楚星和衛彌小心的向前飛去,兩人都沉默著,沒有說話的興趣。

「終於發現了兩個,我們快點過去,不能讓他們跑了。」

半天後,楚星和衛彌碰到了錦家族的三個人,而對方要比楚星他們高興多了。

三人加快速度沖了過來。

「衛師兄,你牽制一人,小心點。」楚星轉頭看向衛彌。

「放心,對付一個沒問題。」衛彌笑着露出一口白齒,「楚星,都靠你了,不要讓錦家族囂張。」 黑水谷里的菜是三天收一茬,糧食是半個月成熟一次。我站在新建的糧倉里不停地感慨著,如果上面的環境跟這黑水谷一樣,剛到這方天地的時候咱也不至於帶着青山跑到長慶鎮的街上去要飯呀!

「爺爺,看我的。變!」青山跑到我的跟前一指地上的一根麥桿,大叫了一聲。

「刷–」的一聲,一根短箭從我面前飛了過去,「砰–」的一聲扎在了糧倉的牆上。

「這孩子,嚇爺爺一跳!」我對青山一瞪眼說道。

「咋樣?我利害吧?」青山得意地把頭一昂。

「還行。不過青山,這種本事只能在對敵的時候用,平時可不能隨便亂使。萬一你再把別人扎到了,那可就麻煩了。聽到了沒有?」我訓著青山。

「我知道。太爺爺早就對我說過了。不過,太爺爺說了,讓我和小白沒事時就這麼對你放冷箭,看看你能不能躲過去。」青山沖着我眨了眨眼說道。

「啥?你太爺爺也太狠了吧!咋能讓我做你倆的活靶子呢。」我一聽青山的話不由心裏一抖。

「太爺爺還說了,我只能提醒你這一次。下回只要見到你,就要對你放冷箭。再見爺爺。」青山對我擺了擺手,轉身走出了糧倉。

「喂!青山,你給我回來。你和小白可不能—」我大聲對着青山的背影教訓着他。「嗖–」的一聲,一隻箭迎面沖着我而來。我趕緊一閃身子。「砰-」那隻箭又插在了糧倉的牆上。

「爺爺,你可得小心着點喲!」青山背對着我揮了揮手。

「你個臭小子,你也太–」「嗖–」「砰-」又是一隻箭飛來,嚇得我一捂嘴,再也不敢開腔了。

看來以後我見到青山和小白得繞着走了。

「族長—族長—」自從黑水谷里的糧食大豐收以後,大家見了我也不叫「代理族長」了,直接把「代理」兩個字去掉了。

「啥事呀?藍伯。」我聽到藍伯喊我的聲音,扭頭一瞧,只見藍伯手裏拎着一個籃子往我這邊走來。

「呵呵,我讓家裏人照着我們祖宗留下來的書里的樣子,做了一些吃食。你拿回去給家裏人試試。第一次,可能味道不是最佳。不過,我覺得還是挺好吃的。」藍伯舉着手裏的籃子對我說道。

「呵呵,藍伯,你也太客氣了。我要是想吃直接到你家去吃不就行了嘛。」我不好意思地接過藍伯手裏的籃子。

「我看你整天忙前忙后,哪兒有時間去我家串門呀。我們黑水谷總算是盼來了一位好的帶頭人。我們大家都不知道該咋感謝你呢!」藍伯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說道。

「藍伯,你可千萬不要這樣說。我現在也算是黑水谷的一員了,幫大家就等於是幫我自己。我也想在這黑水谷里過過好日子。」我對藍伯說道。

「你現在準備去哪兒呀?」藍伯問我。

「我準備再去瞅瞅黑水谷東頭的那片荒地。那兒雖然種的糧食不行,但是,我看着那些野草長得還可以。我想弄一些牛羊崽子放到那兒去養。這樣大家以後也能吃上肉了。」我對藍伯說道。

「唉–你還真是個操心的命啊!能過上現在這種日子,我們大家已經是相當滿意了。沒想到你還想做得更好。我真是有些感動得想哭啊。」藍伯眼圈一紅,對我說道。

「我說藍伯,你別逗我行嗎?這讓大家吃點肉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嘛。你別把我想得有多偉大。我也是為了我自己能吃上肉。」我對藍伯說道。

「呵呵,好好好。我這就找人去把那片荒地收拾一下,做個簡易的棚子,也好把你弄來的牛羊羔子圈到裏面。」藍伯沖我笑了笑,轉身走了。

「爺爺!」小白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噌–」我往旁邊一閃。

「爺爺你的反應還真快呀?我這回不對你放冷箭了。我是來喊你的,太爺爺讓你去訓練場。」小白說道。

「你太爺爺又想出啥花樣來整爺爺呀?爺爺都快被你們逼成老鼠了。」我對小白說道。

「太爺爺不讓我說。他說你去了就知道了。」小白一說完立刻轉身跑了。

「啊—」我無語地對着天空大叫了一聲。

我爹現在完全把我當成了他的訓練工具,有事沒事都要喊我去他的訓練場里轉轉。除了青山和小白不斷對我放着冷箭,其他的徒弟更是經常聯合起來對我進行偷襲。我恨不得天天隱身起來。可是,做為一族之長,我的雜事更好。這家家戶戶找我問事那就是常態。我覺得我這陣子都老了不少。

「霸兒呀,你來的正好。我剛讓他們練成了一種陣法。這種陣法對付人數眾多的敵人時最有效。你能不能讓他們在你身上試試呀?」我爹一見我的面,立刻拉着我的手說道。

「爹,這種陣法有沒有危險呀?有危險的話我不幹。」我對我爹說道。

「你個臭小子。這是新練成的陣法。我以前也沒試過。我咋知道有沒有危險?你不去試試,他們如果在面對強敵的時候亂了陣法可咋辦?」我爹說得還挺有道理。

「爹,你為啥不自己親自去試試呀?」我鬱悶地瞅了我爹一眼。

「我還得指揮大陣呢,咋去試呀?快點!廢話少說。你快站在場子中間去。」我爹沖我一瞪眼。

我不情不願地站在了訓練場的中間,瞅了瞅周圍一圈的人。

「孩子們,你們把他想像成真正的敵人,可千萬不要對他手下留情啊!這個大陣要是成功了,咱們將來保衛黑水谷時就更有底氣了。」我爹對他的徒弟們喊道。

「師傅,我們萬一把族長傷了可咋辦?」一位看着歲數略大些的年輕人問我爹。

「子宏啊,你就放心吧。你們族長能耐大著呢。這個陣還至於傷到他。」我爹對那位年輕人說道。

「師傅,這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要不,你讓族長戴個護帽,穿個護甲吧。」另一位年輕人說道。

「古台啊,你們還是當心着自己吧。我還怕他把你們傷著嘍。你們一定要記着,這個陣發動起來以後,一定不能慌,哪怕是敵人用刀砍你們的頭也不要去管他。直管按照師傅教你們的方法去行陣。這樣你們才能保全性命。如果有人一鬆懈,或是有人去跟敵人硬碰硬,這個陣的威力就會大打折扣。聽到了沒有?」我爹對他的徒弟們大聲訓導著。

「聽到了!」圍着我的一圈人喊道。

「那好,咱們就起陣吧。開!」我爹大喊一聲。

圍在我周圍的年輕人「刷刷刷」飄到了空中。我抬頭一瞧,只見這些人每四人一組,都抓着對方的兩腳,組成一個圓圈。也不知道這樣做能幹啥?

「爺爺,你小心着點。太爺爺的這個陣可利害了。剛才把一堆的石頭都打成粉末了。」小白在旁邊偷偷地提醒着我。

「啊?那麼利害!」我一聽小白的話趕緊聚精會神地盯着那些人組成的圓圈。

「行陣!」我爹又喊了一聲。

飄在空中的那些人開始飛快地轉了起來,空中霎時間形成了一個由十幾個光圈組成的圖案。

「發陣!」我再喊了一聲。

「啪啪啪……」那些光圈像是一個個上滿了箭的弓不斷往外射出一個個的光環。我趕緊左右躲閃著。「轟–」我腳邊出現了一個小坑。我一看這樣不行呀,光站在這兒只能被動挨打。我握著烏龍剎,竄到空中。「啪啪啪」那些光圈隨着我的身形而動,所有的光環都對着我而來。我只能揮着烏龍剎阻擋着那些光環。「轟轟轟」幾聲爆炸聲將我的身體掀得向後飛去。可是那些光環卻並未減少,反而是越來越多。我一着急,「噌–」地直直往上竄去,直接越到了那些人的上方。我剛得意地想着,這下他們應該拿過我沒辦法了吧?結果那些光圈又從下面不斷射出光環再次擊向我。一時之間,我是手忙腳亂。看來我爹弄得這個陣還真是沒有死角呀!我把眼一閉,心中默念,「我要到他們中間去,讓他們互相擊打對方。」我一睜眼,上下前後左右各有幾個光環直奔我而來。我嘴裏大叫一聲,「出去!」。轉眼間我已脫離了那些人的包圍圈,站在了地上。「轟–」頭頂傳來一聲巨響。那些人被震得東倒西歪,「啪啪啪」最下面的三個人直接從天上掉了下來。

「哎喲!沒想到你把我的陣給破了!」我爹跺着腳不滿地大叫着。

「太爺爺,你快瞧瞧他們幾個吧。摔得可慘了!」青山在旁邊提醒他太爺爺。

「你們幾個笨蛋。我不是告訴過你們嘛。如果陣被破了,一定要行氣護住全身。先逃了再說。你們咋就不聽呢?」我爹對着地上的幾人訓斥道。

「哎喲—師傅啊,我們咋沒行氣護住全身呀?我們護啦!可是剛才的那股勁道太大了。我們根本就來不及往上飛呀!」那位叫子宏的年輕人趴在地上說道。

「是呀,師傅。我們剛才想往上飛根本飛不起來。那股勁道太猛了!」另一位叫古台的也嚷嚷道。

「好好好,你們快起來吧。這幸虧飛得不高。如果真地在外面的高空中,你們幾個這回呀,怕是玩完啦!」我爹搖了搖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