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林凡瞳孔一縮,道:「你、不是大天王!」

「桀桀……本王當然不是那隻魔崽子。」有陰森話語響起。

林凡眼神微變:「你、是誰?」

「本座、邪魔王!」

魔雲中,似有恐怖巨獸出現,如一條猛虎,但卻是沒有毛髮,整個身上,都是恐怖的猩紅眼球。

「林凡退、你不是他的對手!」雪美人開口,充滿了焦慮。

這邪魔王真的很了不得,是魔神的坐騎,如葯神的坐騎般,修為簡直高深到不可想象,在史前,諸多大能都被其活生生吞噬。

「退?」大天王又開口!

林凡冷笑。

看來,這具魔軀中,是雙魂並存!

「殺!」邪魔王身上的眼眸,猛然探訪出死亡射線,就如一道道光刃,在切割一切,最後,凝聚起切割巨網,向林凡蔸頭籠罩下來。

林凡臉色劇變的後撤,但是根本無用,那切割巨網,如影隨形,且,此時邪魔王眉間的第三眼睜開,就如血紅的大日般,那種血腥的光芒瞬間就籠罩了十里方圓!

十里方圓內,所有的神庭之軍如白雪被烈日瞬息融化,眨眼就消失,什麼都沒剩下。

林凡睚眥欲裂,爆吼著,手中重戟發出滔天光芒,他向著邪魔王劈下一戟,可根本無用,被一道恐怖的死亡射線抵消。

「退後!」

雪美人怒叱,要讓林凡後退,且道:「他此時已然超越了規則之境,你不是他對手。」

雪美人前行,有一種詭異的氣息,在雪美人身上出現,像是輪迴,又像是偷天,又或者是——涅槃!

便在雪美人氣勢不停攀升時,隕神山巔中,那個恐怖的真凰骨架震顫,竟似欲飛天而起。

「嘖嘖、凰主,你竟然真的偷天成功。」邪魔王獰笑。

雪美人絕美的臉色,古井無波,淡漠開口:「區區魔王,有在本宮面前叫囂得份?史前,本宮一劍追殺你三百萬里,你、忘記了?」

邪魔王哈哈大笑:「那是史前,此世本王不在巔峰,你又能有幾分實力?」

林凡心神俱顫!

真的遇見了一個超越規則的強者!

在這等前者面前,他真的好生無力啊。

「凰主,不要!」通天鼎大吼,他出現了,且飛身而來!

他看向雪美人,道:「不要忘記你的責任。」

雪美人身軀一顫。

卻聽通天鼎道:「我來誅他,你去守護神庭眾。」

「哈哈哈哈……通天鼎!想不到無數億年過去,今日本王蘇醒卻是能見史前的兩個熟人!」邪魔王大笑。

便在此時,天際之上,傳來恐怖的獸吼之聲,這獸吼竟然是讓得邪魔王眼中出現恐懼。

「你敢下來?」他咆哮。

顯然,他也知道怪獸不能下來,要駐守天門。

通天鼎臉色難看。

史前,這邪魔王可是與怪獸是老冤家對頭,可這邪魔王根本不是對手。

可此時,怪獸前輩不敢擅離天門片刻。

倒是輪到這邪魔王在此作威作福。

可那又如何?

有他通天鼎在,這邪魔王,今日必死! 第1271章

五分鐘后。

車子緩緩停到了酒店大門前。

酒店服務員立即從裏面走出來,打開慕安安這邊的車門。

「回去好好休息。」七爺交代。

慕安安點頭,「我估計會睡一覺。」

「嗯。」

「那我先走了。」慕安安說着便轉身要下車。

結果剛一轉身,手挽就被扣住,整個身體被拉着回到車內。

男人伸手扣住她的後腦勺,低頭落下一吻。

與此同時,男人的手抓住慕安安捆綁頭髮的皮筋。

一拉,黑色柔順長發自然散落。

她頭髮保養向來好,即便捆了許久,一放下來,依舊柔順漂亮。

七爺放開慕安安時,舉起左手,熟練的把紅色皮筋戴了上去,「借給你的東西,要還我。」

「每次都不還。」

慕安安咬了咬唇,「那明明是我給你的。」

「我的。」

她瞪了一眼,沒多說什麼,轉身下車,朝酒店內走去。

如若是以前,慕安安肯定跟七爺鬧一番。

但亮亮20分鐘會到達。

她需要在這個時間內,讓自己變成宗七。

時間緊迫,沒時間瞎鬧。

而,在慕安安進入酒店之後,剛還跟她溫存的男人,眸光瞬間變的冷漠犀利。

整個氣場,完全不一樣。

不見一點溫柔。

前方的羅森看了一眼,緊的鬆了鬆手指,重新握住方向盤。

下一秒,一踩油門,車速直接飆了出去。

而隨着七爺這輛車的飆出,一直跟在後面不緊不慢的黑色車子也跟着加速,咬死的追在後面。

清晨的街道,兩輛車超速狂飆。

更像是一場角逐。

因為速度超標,兩輛車幾乎像一道風一樣,在街道閃過。

有清潔工剛把樹葉清理成一堆,結果兩道風略過,直接把那一堆樹葉吹起來,甚至把清潔工的帽子吹飛。

……

10分鐘后。

慕安安簡單換裝出現在酒店門口。

時間緊湊,加上酒店內沒有足夠的換裝服飾,慕安安也是簡單裝扮。

黑色皮衣外套,內搭白色長T。

搭配黑色長褲。

為了不顯娘炮,慕安安甚至在長褲上掛了兩條裝飾鏈。

踩着黑色軍靴朝外走去。

黑色鴨舌帽、黑色口罩。

從第一眼視覺上看過去,就是一個很酷的小男生。

而亮亮的車準時到達。

慕安安上了副駕,點開手機的GPRS,上面有個紅標,一放大,周圍道路、街道,清清楚楚。

這是慕安安拿七爺手機玩,實際上偷偷給定了一個位子。

慕安安把手機給亮亮,「幫我跟進這個位子。」

亮亮從慕安安上車開始,目光就一直在她身上。

此時也沒太聽到慕安安說話。

慕安安問,「怎麼了?」

亮亮回神,「沒什麼。」

他看了一眼上面還在移動的速度,根據經驗基本猜出對方情況,「這是在飆車?」

慕安安點頭,「應該,你先跟上,我怕追不上。」

「放心吧。」亮亮歪了歪頭,開始起范,「我雖然上不了賽車道,但追個人還是可以的。」

說着,亮亮已經踩着油門,將車子飆了出去。

慕安安抓緊安全帶,整個臉都被口罩擋住,就那一雙眼睛露出來,十分嚴肅。 鄭亦傑率先進了顧佩琴的房間。

裡面物品擺放的怎麼如此熟悉而又陌生。

很多東西都很破舊了,怎麼還在用呢?

鄭亦傑不敢相信,自己就是懷舊的人了,怎麼還有比自己還懷舊的人?

「佩琴,你還好吧?」

顧佩琴終於完成了演出,只需要這個鏡頭就OK了,之後就可以肆意發揮。

「睡了一下午,好多了。」

不就躺了一會兒好嗎?

「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