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它們行動敏捷,速度很快。

但黃安的反射神經也比之以往也大大提升,很快看清了其身形。

是某種狂暴的靈長類動物。

按星期五的資料,這些東西屬於D級怪物,刀背猿。

黃安的身體較之以往,也矯健了許多,面對撲來的狂猴,他及時做出反應,策馬躲過,拉開距離。

而撲了個空的猴子們還沒能平衡好身軀的時候,盤在黃安腰部的小綠就已經蛇一般舒展開來,花盤正對猴群,射出數道光線。

發發命中,且都是一擊斃命。

……

【擊殺刀背魔猿,能量點+8,能量石+1】

【擊殺刀背魔猿,能量點+8】

【擊殺刀背魔猿,黃金+20】

……

剩餘的狂猴憤怒撲來,但黃安繼續策馬後退拉扯讓其無法有效近身。

距離又控制在微笑草射程之內。

源源不斷的激光射出,每一道都是一個人頭。

只要頭頂陽光,火力似乎無窮無盡。

S級就是S級。

儘管主業是生產,但打起來,也不是D級所能碰瓷的。

小綠很快刷出了一頁頁的擊殺記錄。

黃安也在它的協助下,相對順利地探索了城鎮周邊的林地。

他發現類似剛才的情況很普遍。

黃金、木材、鐵礦,這些東西當真像遊戲里一樣躺在大路上等待拾取。

當然,附近往往都有怪物出沒。

這些都是初始資源,就看誰有能力先撿到。

而大多數玩家就是急於搜刮財物,在一波波野獸怪物面前碰了釘子,出現戰損,隨後進入惡性循環。

黃安吸取了他們的教訓,沒有貪心冒進。

他打定主意,在太陽落山之前,一定要返回據點。

……

不過,誘惑和挑戰總是並存。

約摸三個小時后,探索行程的末期,他在一處小河邊發現了一座礦坑。

……

【廢棄的礦坑】

【已經喪失生產能力,有十餘名兇惡的矮人駐紮,守護着他們的財物。】

【是否發動進攻?】

……

「矮人?」

黃安勒馬停下,眉頭微蹙。

似乎與其他處的憨批怪物不同。

那些都是不管不顧,嗷嗷地衝上來,被迎頭痛擊后又迅速作鳥獸散。

但此處的矮人,卻表現出了冷靜的一面。

他們沒有一個露面,只在礦坑裏據守不出。

如果真要打,人草組合就得第一次拋棄擅長的游擊,轉入陣地強攻。 「我對小孩子不感興趣……」江小凡嘀咕了一聲。

雖然他說得小聲,但唐鳳怡還是聽到了。她望向了江小凡,就像是猛虎一般:「你剛才說什麼?」

「我什麼都沒說。小佳佳,我覺得今天天氣很好,你帶我去逛逛校園吧。」江小凡急忙轉移話題。

「好啊。」唐鳳怡說道。

只是,唐鳳怡嘴角浮現的笑容,讓江小凡覺得有些異常。

下一刻,唐鳳怡挽住了江小凡的手。江小凡又覺得自己多想了。但唐鳳怡的手掐住了江小凡腰間的軟肉,扭轉了一百八十度,笑着問道:「江小凡同學,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小佳你好漂亮,你和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神形象重合。能夠遇到你這樣的僱主真的是我最大的榮幸。」江小凡認真地說道。

聽到了江小凡的話,唐鳳怡瞪了他一眼:「我知道我是很漂亮,但你不要對我打什麼壞主意。不然的話,我就跟你不客氣。」

「你放一百個心,你不是我的菜。」江小凡急忙說道。

看他說得着急的樣子,似乎也怕唐鳳怡誤會。

這卻又讓唐鳳怡手上的力道加大了許多,江小凡的目光望向了唐鳳怡,唐鳳怡有些無辜地說道:「哎喲,我不小心就用力了,江小凡你不要介意。」

對此,江小凡翻了翻白眼。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一個男子急匆匆地走了過來。

男子的目光在四處張望,似乎在尋找着什麼。

很快,男子的目光望向了江小凡這邊。

「江小凡大哥……」男子的聲音中蘊含着幾分怯意,「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啊?」江小凡有些意外。

「我叫武松,別人老是欺負我,我想江小凡大哥你隨便教我幾招……」武松說道。

「你就是武松?」江小凡有些意外,打量了他一下,「看上去也不威猛啊。」

武松有些拘謹地低下頭去。他也醞釀着要說點什麼。

但江小凡對於這些小同學不感興趣。要是隨便來個什麼人都要跟他學武,他不是要忙死了嗎?

「哎喲,我想起我還有點事情要先走了。」江小凡說道。

說罷,江小凡便是和唐鳳怡走開了。

武松站在原地,有些錯愕。他又很快握緊了拳頭。現在還沒有得到江小凡的認可,他會繼續努力的。

等走到了人比較少的地方,唐鳳怡沒好氣地說道:「我的情緒好得很。江小凡,你就算是不想教武松練武,也別拿我當借口。」

「哎呀,小佳你比我想像得還要聰明一些呢。」江小凡有些意外地說道。

「混蛋!」唐鳳怡的手伸向了江小凡,她覺得江小凡這傢伙有些氣人了。

眼看着她的手就要觸碰到江小凡,江小凡的手掌抓住了她的粉拳:「女孩子動手動腳很不好。你就算是我的僱主,你也不要想着吃我的豆腐,我不會屈服的。」

唐鳳怡的手愈發用力,結果江小凡的手鬆開之後,她反倒是撞向了江小凡的懷中。

「我就知道我的懷抱有着巨大的魅力,果然你又懷念我的懷抱了。」江小凡嘆了口氣。

聽着江小凡這麼厚臉皮,唐鳳怡的拳頭再一次揮擊了出去。

只是,從後邊看起來,兩人好像擁抱在一起一般。

因為江小凡而在教室里丟盡了臉面,林偉南只覺得一陣鬱悶。他沒有離開學校,反倒是在校園裏逛了起來。

林偉南找了個地方坐着,卻又見到前方有一對男女靠得很近。他覺得十分地惱怒:「媽蛋,竟然有人敢在老子面前秀恩愛?找死吧?」

他起身就準備要訓斥那對男女,可他覺得那對情侶有些男女。

「我去,那不是唐鳳怡和江小凡嗎?他們真的有貓膩啊!」林偉南神色不由一變,他將唐鳳怡視為囊中之物,現在唐鳳怡和江小凡舉止親密,卻是讓他的心裏一陣不爽。他卻又不敢上前去,上前去的話,他必然會被江小凡狠狠地教訓一頓的。

本來張開了嘴巴想要說話的林偉南,老老實實地縮了回去。為了避免引起江小凡的很在意,他甚至轉身就走開了。

「你這是要幹什麼?」江小凡吐槽道。

「哼,你可是我的管家,我想打你還用問你的意見嗎?」唐鳳怡哼了一聲,卻是顯得有些得意。

「大小姐,我是管家又不是受氣包。最多我以後讓着你點咯。」江小凡有些無奈地攤攤手。

「這還差不多。走,姐姐帶你去逛校園。」唐鳳怡說道。

「小丫頭片子。」江小凡說道。

但見到唐鳳怡的目光又望了過來,江小凡笑着說道:「小美女,我們去熟悉一下校園吧。」

「把小字給我去掉。」唐鳳怡說道,和江小凡在校園裏走走逛逛。

而林偉南走到了教導主任的辦公室,進去之後也沒客氣,直接坐在了椅子上,擰開了一罐礦泉水便是猛灌。

冰涼的礦泉水,似乎平息了一下他的怒氣。

「林少,你怎麼了?」教導主任有些疑惑地問道。一向都是林偉南在學校里欺負被人,教導主任日常做的事情是幫林偉南安撫好那些被欺負的人的情緒。

但今天的林偉南狀態很不對勁。

「主任,我想開除一個人,這個人今天才入學,叫江小凡。」林偉南說道。

聽到了林偉南的話,教導主任有些為難。江小凡今天是跟着唐鳳怡一起入學的。

唐鳳怡的父親可是寧海市第一富商,一旦他認真起來,他一個小小的教導主任可承受不住。

「林少,我覺得這個人不能夠開除。開除了,你就是和唐鳳怡有矛盾了。那對於林家而言,不是什麼好事。」教導主任說道。

「不行,你今天必須要幫我開除了他。有什麼事情我會承擔。再說了,開除了他,什麼事情就都好辦了。」林偉南說道。

面對着林偉南執拗的樣子,教導主任也是有些為難。

「我去一趟洗手間。」教導主任說道。進去洗手間之後,他卻是給林偉南的父親林慶打了電話。

等教導主任回到林偉南身邊沒有多久,林偉南接到父親的電話。

事情不可能這麼巧,林偉南知道肯定是教導主任給父親打了電話,他白了教導主任一眼,便是走出去門外接通了電話。

「爸,你有什麼事情嗎?」林偉南問道。

「臭小子,你這幾天給我安分點!」林慶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