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王偉躊躇下,才繼續說道:

」還不是因為,小李來自小地方,那些家世顯赫的人就看不上他,特別是小李身上有個能播放故事的法器,有人想買,他不肯賣,得罪人了,

我懷疑這次他闖入山脈深處,遇險受傷也是有內情的,不然他一個練氣小修士打死也不敢進深山的。「

「播放故事的小法器,是不是這樣的,「周雨薇拿出一個MP3點擊開始播放,

王偉眼睛一亮,使勁點頭,「對對,沒錯就這樣的,會自動講故事,而且故事還挺好聽,就是對於修鍊沒啥用處,一般人也就是新鮮下,不會搶的。」

「只有那幾個紈絝子弟仗着家裏有後台,非要跟小李買下來,小李說了不賣,法器是他對家裏親人的念想,不能出售,這不就得罪人。」 林漠跟許半夏交代了一下公司的事情,讓她不要著急,先把那些人穩住。

然後,林漠就離開公司,他準備出去找人打聽一下,看看這件事如何處理。

剛下樓,林漠便遠遠地看到許建功和方慧。

林漠剛想繞開他們,誰知道,這倆人直接朝他走來。

「林漠,你站住!」方慧怒斥。

林漠只能停下:「媽,有事?」

方慧點頭:「你爸有事要跟你說!」

許建功一臉鐵青,瞪了林漠一眼,沉聲道:「林漠,公司這次的事,你覺得應該怎麼解決?」

林漠低聲道:「爸,我正在想辦法呢。」

「您放心,我一定會把這件事處理好的,絕對不會讓公司有任何損失!」

方慧冷笑,陰陽怪氣地道:「喲,林漠,你後來這吹牛的本事是越來越強了啊!」

「你處理這件事,你憑啥啊?」

「你知道醫藥聯盟背後是誰嗎?是省城十大家族的霍家!」

「霍家,那可是廣省的龐然大物,南霸天都遠不如他們,你找誰能解決這件事?」

「趙家那老太太,在霍家面前,連個屁都不是,你憑啥處理這事啊?」

林漠:「媽,事情總有解決的辦法。」

「你們先別著急,我肯定能解決這件事的!」

許建功擺手:「行了,你也別在這裡跟我們吹牛了!」

「林漠,我找你,就是為了這件事的。」

「你肯定處理不了這件事,但是,我倒是有個辦法,能救公司,也能救半夏,就看你願不願意了!」

林漠愣了一下:「爸,你有什麼辦法?」

許建功道:「這次霍家的事,你應該看得很清楚。」

「人家敢對付咱們,就是因為咱們沒有實力,沒有底氣!」

「要是咱家有靠山,霍家還敢這樣對咱們嗎?」

林漠眉頭皺起,許建功這話裡有話啊。

「我實話跟你說吧,前幾天在雲頂酒會,我認識了一個大老闆。」

「他在廣省地位很高,跟廣省十大家族,都關係密切。」

「他兒子還沒結婚,是劍橋的高材生,公司副總裁,跟半夏很般配。」

「如果半夏跟他兒子結婚,那我們就有靠山了。」

「趙總找找關係,許氏葯業這點事,輕鬆就解決了。」

許建功直勾勾看著林漠:「林漠,現在就差一件事,那就是你跟半夏離婚!」

「只要你跟半夏離婚,半夏就能嫁到他們家。」

「這樣,既能救許氏葯業,也能救半夏。」

方慧也連連點頭:「沒錯,這可是唯一的辦法。」

「不僅如此,半夏還能找到屬於她的幸福。」

「林漠,你口口聲聲說你愛半夏。」

「愛一個人,不是佔有她,而是要讓她幸福!」

「半夏的幸福來了,你不會耽誤她吧?」

林漠懵了,他實在想不明白,這老兩口,真的什麼話都說得出口啊。

這麼一番話說出來,一點都不臉紅嗎?微信搜索公眾號「秀美閱讀」,清爽無廣告,還可閱讀更多章節。

見林漠不說話,許建功咬牙道:「林漠,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這樣吧,你退出,藥材公司,就當我們給你的補償了!」

「而且,你和宋芷蘭的事,我們也絕不阻攔!」

「林漠,這麼好的機會,錯過了,以後就不可能再有了!」

方慧深深看了林漠一眼:「林漠,人這一輩子,最關鍵的是要做對選擇。」

「有些機會,只有一次。」

「選對了,就飛黃騰達。選錯了,一輩子都翻不了身,我希望你能做出聰明的選擇!」

林漠真的是無語了,許建功還是想逼迫他跟許半夏離婚啊。

而且,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什麼為半夏好就跟她離婚。

說白了,不還是想實現他們的豪門夢?搜「掌中雲文學」公眾號,好看內容不用等,還有更多完本好書。

看這架勢,他們早就有這個預謀了,只是借著這次機會給林漠施加壓力罷了。

「爸,這件事,我不會選擇的!」

「我是真心愛半夏的,我不會跟她離婚的。」

「公司的事,我會來處理的,你們儘管放心好了!」

林漠回道。

許建功頓時惱了:「你處理?你有什麼本事處理?」

「你要真有這個本事,也不至於跑我們許家吃了三年軟飯了!」

「你就會吹牛!」

「讓你來處理,我還不如乾脆把公司關了得了!」

方慧也憤然道:「林漠,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愛半夏,結果就是這樣愛的?」

「你知不知道,愛不是佔有,愛是讓她過得更好!」

「你根本不愛半夏,你只是想滿足自己那點自私的佔有慾。」

「你是不是非得看著我家半夏破產,看著我家半夏背上一身債,你才高興啊?」

「你是不是非得害死我家半夏才行啊?」

林漠無奈:「爸媽,我說的是真的。」

「我真會解決這件事的!」

許建功憤怒擺手:「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這裡吹牛?」

「林漠,我們不求你能有多大本事,但你至少也得腳踏實地吧?」

「這件事,就是因你而起的。」

「你就應該來幫著我們家處理這件事!」

「你沒本事處理,我現在給你想到了方法,你又不願意去做。」

「你這人,怎麼一點擔當都沒有啊?」

林漠認真地道:「爸,我真的能處理這件事!」

「你們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把這件事處理好!」

方慧惱怒:「林漠,你還真是活在幻想裡面啊!」

「你真以為自己能把這件事處理好?你別做夢了!」

「這麼跟你說吧,你要真能把這次的事處理好。」

「我們老兩口以後就把你當大爺一樣伺候著!」

「不過,如果你處理不好這件事,那你以後就得跟半夏離婚,永遠不許再踏進我許家一步,如何?」

許建功連連點頭,在他看來,林漠根本不可能處理這件事。

林漠搖了搖頭:「媽,半夏是我這一生的摯愛,我不會用她打賭的!」

方慧立馬嘲諷道:「孬種,我就看出來你沒種!」

「只會吹牛,別的什麼本事都沒有,你算什麼東西了?」

「還處理這件事,我呸!」

「林漠,你真是讓我感到噁心啊!」

林漠咬了咬牙:「媽,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用半夏去打賭!」

「但是,如果你非要我給你一個說法,可以!」

「如果我處理不了這件事,那我就從那邊樓上跳下來,怎麼樣?」

方慧看了一眼,林漠指的那棟樓有十幾層呢。跳下來,那是必死無疑啊!

她和許建功互視一眼,立馬點頭:「好,這可是你說的啊!」

「林漠,到時候,不許反悔啊!」

林漠無奈地嘆了口氣,這老兩口,為了擺脫他,真的是恨不得他去死啊!

不過,他最終也沒說什麼,只是緩緩點頭,承認了這件事。

畢竟這是許半夏的父母,他總不能跟這兩個人鬧起來,讓許半夏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吧。《(修仙)女修》269蜃窟考場 看著唐四遠去的身影,晁蓋道:「跟著他,我相信過不了多久,我們就能重反大陸。」

吳用道:「小小年紀,擁有神鬼莫測的本事。談吐不凡,將來必然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