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而沈默言,打小是個小公主,乖巧懂事,甭提多受這些叔叔伯伯的喜歡了。 老闆一聽哈哈笑道「是的,是的,小姑娘,這本書現在是你的了,喂!小夥子你就把書給這位小姑娘了吧!」。

牛亮一聽,眼睛睜得大大的,心裡氣得鬼火冒煙,本來還以為唐倩倩會發善心,幫自己買書,看來自己失算了,現在怎麼辦呢!

「老闆,這本書是我先看到的,你怎麼可以買給他呢!我現在給你十一塊錢,這本書就是我的了」牛亮說完從懷裡撈出一塊錢遞給老闆呵呵笑道。

老闆一見莫名其妙,見小亮只撈出一塊錢就道「小子,怎麼說呢?」。

牛亮眨動了一下眼睛嘿嘿笑道「老闆,這意思你都不明白嗎?真是的,我的意思是這本書我要了,可以多加你一塊錢,明白嗎?」。

老闆一聽突然哈哈笑道「小子,你明明手上才有一塊錢啊!」。

牛亮聽了道「老闆可你手上有十塊錢啊」。

老闆一聽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牛亮到底要說什麼就道「小夥子,你還是把書拿給這位小姑娘吧!我不和你廢話」。

牛亮一聽,非常生氣道「老闆我才沒有和你廢話,這意思你都不明白,我向這位姑娘借了十元錢啊!就在你手上」。

大家一聽明白小亮的意思了,唐倩倩一聽呵呵笑道「牛亮,你想要這本書也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三件事,幫我做三件事,我就把書給你,書錢我也不要了,可以嗎?」。

牛亮一聽哈哈笑道「好!我答應你,說吧!」。

阿鳳姐姐和娟娟聽了,娟娟立即道「小亮哥哥,不要答應她!」

阿鳳姐姐也著急道「小亮,不能答應她啊!」

唐倩倩聽了呵呵笑道「牛亮!你答應還是不答應,不答應就把書還給我吧!我也不勉強你的」。

牛亮拿著書就像拿著失去多多年的寶貝,唐倩倩說給她就給她嗎?

唐倩倩這樣要挾自己,怎麼辦啊!答應是可以,但不能隨口就答應啊!自己應該聽聽她想要幹什麼才答應才對!

萬一唐倩倩要自己幫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又或者是自己根本無法做到的事,還有就是要自己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那怎麼可能呢?

如果不答應她,就她那種任性的個性,把書拿走,萬一她把書弄丟了怎麼辦呢?

哎!天生萬物一物剋一物啊!自己就這麼輕易的受制於她太不甘心了。

牛亮想了那麼多,最後決定還是先聽聽她要我幹嘛才答應吧!

牛亮拿著書瞟了一眼唐倩倩,書在我手裡,你有本事就來搶啊,我怕個毛呀!牛亮想到此道「唐倩倩,你還是說說看,你要我答應你什麼事?幫你做那三件事呢?」。

唐倩倩一聽一下突然語塞了,自己只是看準牛亮喜歡這本書,見他自己身上沒有錢,本意是想幫牛亮,見牛亮這壞小子都是愛達不搭理自己的,堅持和阿鳳娟娟在一起,自己得想過辦法來收拾一下他,才想出這辦法來的,既然牛亮現在已經被自己掌控,自己得好好想想。

唐倩倩聽了呵呵笑道「老闆!我們的事就不用你管了,我們回去吧!牛亮等一下告訴你」。

唐倩倩說完自己就走開,自顧自的去逛街了,也不去理會牛亮,阿鳳,娟娟。

牛亮拿著書,見唐倩倩走了,這書沒有拿走,是給自己了嗎?

不會!是自己答應她要幫她做事她才走開的,自己既然答應了,就應該做到啊!

牛亮想到這裡,回頭對阿鳳姐姐和娟娟道「你們回去吧!我去看看唐倩倩到底要我幹嘛?」。

阿鳳姐姐和娟娟一聽,娟娟不高興的道「不……我們就是要跟著你,小亮哥哥!你真的要答應她嗎?」。

牛亮一聽道「不然呢?男子漢說話要算數的嘛!說了這書對我真的很重要的,和你們說你們也不明白,算了!」。

牛亮說完,手裡緊緊拿著書,追上了唐倩倩,唐倩倩走了一段路,回頭一看牛亮跟著自己,心裏面一下甜蜜蜜的,微笑一下又繼續開始逛街,一邊逛街一邊想著,自己到底想有牛亮答應自己什麼呢?要牛亮答應自己的事,要說出去牛亮不會拒絕的才好,不然這個壞傢伙不答應自己就不好了!

想到這,唐倩倩突然回頭看了牛亮一眼,見阿鳳,娟娟跟著牛亮,心裡一下不爽了,不高興了停下腳步道「牛亮,我要你答應的第一件事就是……就是……就是以後不准你和她們兩個在一起玩!」。

牛亮一聽,一愣道「啊!這是什麼事啊!就這麼簡單嗎?」。

唐倩倩一聽突然呵呵笑道「這麼說你是答應了!」。

牛亮一細聽,這件事要做到其實很難的,沒有想象那麼簡單啊!自己經常和阿鳳姐姐娟娟在一起,現在唐倩倩卻不要自己和她們在一起玩,可能嗎?可自己不答應萬一唐倩倩耍起橫來,把自己手上的書要回去,那怎麼辦呢?

阿鳳姐姐,娟娟一聽立即道「小亮哥哥!不要答應她!」。

唐倩倩一聽看了牛亮一眼又看看牛亮手中的書不高興的道「牛亮,謝謝你一路上幫我拿書,你也累了,要到學校了,書我自己來拿吧!反正我知道要你不和這兩個臭丫頭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事」。

牛亮一聽,心裡大急,畢竟這書是唐倩倩開錢買的,自己怎麼辦呢?不能硬來吧!唐倩倩可是校長的女兒,要是她去她爸爸那裡一說,自己不給她書,她爸爸來了,那麼這本書自己就得不到了啊!

可這書在自己手中,打死也不會給她的,這個臭丫頭,怎麼這麼蠻橫呢?要自己幹什麼都好,幹嘛要自己不和阿鳳姐姐和娟娟在一起玩呢?這句話要是換成別人,牛亮會毫無顧忌的回答答應就是,可這是阿鳳姐姐和娟娟啊!

一邊走,一邊踏進學校大門,一進學校大門,牛亮心裡一下不爽了,因為一進這道大門就是校長說了算,校長沒有錯,可他為什麼偏偏生了一個這麼難惹的女兒呢?生就生吧!為什麼偏偏和自己是同班呢?這些牛亮都想不通,現在自己不但要聽校長的話,還要聽校長女兒的話,突然感覺自己好衰阿!怎麼不好的事全讓自己碰上了呢?

。 司馬蘭笑道:「為了妹妹的生日,咱大哥可真費了不少心,若妹妹不開心,那哥哥的一番心血豈不白費了?我看這位武士非同尋常,只可惜少了幾分儒雅,不然……」

司馬萍道:「不然怎樣?姐姐?」

「不然啊,哈哈,今日驍龍苑在場美人們無主的只恨春閨長寂寞,有主的悔不該嫁郎君了!妹妹是嫌人家長得不夠儒雅英俊吧?」司馬蘭調笑道。

「姐姐你就會取笑『嫵兒』,就算他長得帥氣,武功超群,若無博學之才,想讓『嫵兒』看上眼,那也太小看妹妹了!此人不過是個會打打殺殺的粗漢!這種下等胚子就是得了名爵,骨子裏還是個粗人,我是看不慣他那張狂勁兒!」

「那你想要怎樣?」司馬蘭問道。

「既然他這麼能打,本宮就成全他,讓他好好打,打個夠!」司馬萍嘴角一沉,狠狠說道。

司馬蘭不禁為廣場中的岳青暗自擔心。「嫵兒」的脾氣她最熟悉不過了,此時如何能勸動她?岳青不過一名武士,不好深說,搖頭一笑作罷。

廣場下方傳令官揮舞令旗,示意「亡命決」斗罷,武士戰死八名,囚徒全部陣亡。按照「龍虎決」角斗規則,接下來將進入「敵虜決」,殲敵最多的兩名武士由「龍虎決」主持裁決是否進入下場角逐,若主持不作指定,兩位武士可自行決定是否參加下一場角斗,其餘武士則通過抽籤決定。

武士們皆知接下來的決鬥將比「亡命決」更為艱難殘酷。「敵虜決」的對手全是酋氐戰俘。酋氐士卒訓練有素,紀律嚴明,戰不畏死。上一輪取勝的武士都盼著能抽到退出簽,若運氣不佳抽到對戰簽,一隻腳可就算是踏進了鬼門關!

傳令官高喊道:「請主持官裁定敵虜決首選武士!」太子身來走到陽台上,平舉雙手示意眾人安靜,以恭候太子裁決。

太子朗聲道:「諸位,今日龍虎決特意為小妹司馬萍生日舉辦,藉此吉日,本王決定由小妹全權決定下輪出場對決武士!」

司馬萍起身來到太子身旁,兩人低聲交談數句,司馬萍回到座位之上,她瞄了一眼廣場下方的岳青,停搖動手中「若靈」,只等下一場決鬥開始。

太子高聲道:「本王代小妹宣佈『敵虜決』參與勇士!『亡命決』中嶽青、石天陽殲敵出眾!」

看台上彩聲雷動,人群不停歡呼,將太子的講話打斷。太子再次示意眾人安靜,接着道:「勇士岳青技藝絕倫,勇烈超人,五公主甚為讚賞,指明其繼續對戰『敵虜決』!望他再展神威!勇士石天陽可自行決定!其餘武士抽籤裁決!」

眾人又一陣歡呼,只盼於接下來的「敵虜決」中觀看岳青對戰酋氐武士,定將十分精彩!朱雯英鬱鬱不樂,憂心忡忡。她深知「敵虜決」的殘酷兇險,無數勇士止步「敵虜決」,都死在一位神秘的酋氐武士頭目手中。

數十次「敵虜決」大戰,只有三位武士因決鬥時限已過與那名武士頭目勉強打成平手,其餘武士全被其斬殺。這名酋氐武士決鬥時戴一副青銅面罩,角斗時無人看見過他的真實相貌,人們稱其為「暗影亡靈」,他的出場,只會給對手帶來死亡與恐懼!

朱雯英觀看過數場「敵虜決」,深知「暗影亡靈」的厲害,岳青與其對戰,只怕生死難料。朱雯英心中無比焦慮,牽掛着岳青的安危。

那名青壯勇士石天陽二十齣頭,首次參加「龍虎決」,年輕氣盛,不甘示弱,決意與岳青一同對戰「敵虜決」。剩餘十名武士抽籤選出五人一道出戰。以岳青、石天陽為首的七人武士團已做好準備。依照「龍虎決」慣例,酋氐武士人數也為七人。岳青等人選好兵器,匆匆商議好對敵的戰法與計策后,便排好陣型,只待迎敵。

號角聲再次響起,驍龍苑鴉雀無聲,安靜得可怕,昭示一場血雨腥風即將來臨,眾人無不屏息凝神,只待一場你死我活的血戰。

陣陣隆隆聲過後,廣場東南玄鐵大門徐徐開啟,七名酋氐武士騎着黑色麒麟,迅疾如風,驍騰而出。道是:「酋氐武士狠如狼,黃膚綠髮鐵甲裝。胯下麒麟走黑風,龍鱗馬身獅頭昂。殺氣騰騰藏駭機,悍猛暴戾顯乖張。一騎魁傑獨遮面,暗影亡靈屠人王!」

七名酋氐武士身材魁梧壯碩,皮膚皆為赤黃色,長發墨綠垂肩,隨着飛騰的黑麒麟飄逸飛動,盡顯靈動之美,遠遠望去恰似莽莽原野隨風起伏的芊芊青草,充滿了狂野質樸的生命力。人們實在無法將這些俊美的酋氐武士與征戰時無懼死亡,殺人盈野,狠暴如狼的屠夫聯繫起來。

酋氐武士身着黑色布面甲,頭戴黑色鐵胄,腳穿黑頭白色鵝頂靴,胯下黑麒麟罩以黝黑鋥亮的麒麟護甲,麒麟面簾甲看着威風凜凜。這些武士臉色赤黃,一雙瞳仁也是赤黃色,面部稜角分明,一對黃睛猶如蜂眼,目光冷峻,望之令人不寒而慄!

走在最後面的酋氐武士十分顯眼出眾,他身材高大魁梧,佩戴的鐵頭盔上為一綠色纓飾,金色眉庇下以青銅面罩遮擋,手持一副銀色鏈球,精鋼製成的索鏈有數丈長,鏈球中空,裏面不知是什麼物件,嘩嘩不停作響。他的舉動淡定從容,面罩下隱藏的容顏,透射出死亡氣息,有如亡靈降臨。

酋氐武士駕馭黑麒麟快速繞廣場奔騰一周后,列隊行至岳青與石天陽等七人組成的武士方陣對面十餘丈遠處站定,驍龍苑寂寂無聲,唯有黑麒麟粗憨有力的喘息聲回蕩在廣場上方。。 提到這事,徐老師就一臉的不悅,還有掩飾不住的怒意跟痛心疾首。

「上頭髮了通知,讓他參加高考,但是能否被大學學校錄取,那就另當別論了,其中的意思你應該明白吧?」

好好一個學生,心眼小也就算了,竟然還心腸歹毒!

現在好了,自己把自己的大好前程給作死了!

周成哲的事情,不僅他身為老師的他感到很痛心,其他老師和校長也為痛失一個將來的狀元很是失望。

只是這樣的學生,他們不是沒給過機會,偏偏他不懂把握!

雲曦點點頭,輕應了聲:「嗯,我明白。」

徐老師的意思雲曦明白,至於上頭是誰她也清楚,以慕非池霸道不講道理的性子,沒對周成哲斬盡殺絕,那必然是會用更狠辣的手段毀掉他將來的所有希望。

參加高考卻沒有被大學錄取,比起讓他直接退學而沒有參加高考更狠,考了卻沒有考上,那是能力問題,可若是沒有考,或許他還有借口還會帶着希望重新復讀一年。

而慕非池,毫不留情的把他所有的退路都斬斷了。

考不上大學意味着什麼大家都清楚,尤其是在這個年代裏,大學這個頭銜更是極具含金量!

周成哲這樣的人一直信奉「寒門出貴子」,以為只要考上大學就能光宗耀祖讓他們家翻身,所有人的希望都在他一個人身上,所以為了把她踩下去才會不擇手段不計後果。

可惜了,心胸狹窄心高氣傲,往往都是他這種人的通病。

對於想置她於死地的人,她從不會心慈手軟。

————

校長在公告欄把雲曦獲獎的照片和資料公告出來,讓她這個原本就備受關注的轉學學生風頭一時無兩。

雲曦風光無限,可對於周成哲來說,學校的公告獎勵,學生們的議論讚賞,都像是一種打臉式的折磨。

趙羽墨一下課就蹭到三班,雲曦把給她和楊璐買的禮物拿了出來,不是什麼貴重的禮物,楊璐卻高興得狠狠抱了雲曦一把。

禮物是其次,心意才重要。

出國領獎也就給他們倆帶了禮物,這親疏關係還不是明擺着的么!

「雲曦,我剛從周成哲那邊過來,現在全年級都在議論你得的這個獎項,簡直讓人嫉妒羨慕恨啊!你是沒看到周成哲那臉色,嘖嘖……」

「周成哲這是自己作死,之前一點都沒看出來心眼兒這麼壞!」

楊璐不清楚後來保護區發生的事情,只知道周成哲帶了蛇進冬令營陷害雲曦被組委會開除,心裏想的自然是覺得他是自作自受。

雲曦笑了笑沒多說,周成哲現在不知道自己將來會怎樣,估計還以為冬令營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學校也沒對他做出任何處置,心裏恐怕正得意做事不用承擔後果呢!

這個人現在已經對她構不成威脅,即便將來他知道自己前途盡毀回頭來對付她,她也有的是辦法回擊。

毀掉一個人不一定要讓對方死,生不如死更受折磨!

「我拿了獎學金,請你們吃飯!」

「好哎!」楊璐大大咧咧的應了下來。

雲曦卻有些心不在焉的想到了別的事情,從慕尼黑回來以後,慕非池沒有提過任何關於那天刺殺的事情。

那群人的身份,她始終覺得不像慕非池說的那麼簡單。

。 ,

第893章

宋三喜很自然道:「梅姨平時,也抽煙的吧?」

梅玉貞點點頭,「抽,抽的不多。」

「肺上,出了點問題,但戒不戒,都無所謂,因為我能治。」

「哦?」梅玉貞有些好奇,「那我到底還有什麼病?」

「早期中·央型肺癌,挺早的早期。」

宋三喜語氣盡量平和,磁性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