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林凡能真的找出噬道蠱蟲的藏身地。

否則,怎麼敢說出那種話來?

此時怎麼辦?

「請快快動手,斬死噬道蠱蟲王后,這些該死的蟲子就只是蟲子而已。」林凡開口。

他說的是事實。

若沒有噬道蠱蟲王的指揮,他們的處境不可能一下子惡劣這麼多。

蠻古臉色更難看了。

噬道蠱蟲王。

豈是好殺的?

「蠻古大修,請救吾等於危難啊……」

「蠻古大修,請出手,否則我們都要死去。」

……

一個個修者都開口,帶著懇求與希冀。

「吼……」

蠻古仰天怒吼。

他被逼到絕路了,進退兩難。

是他自己口出狂言,要獨殺噬道蠱蟲王。

「你最好祈禱,你真的尋出了蠱蟲王的藏身地,若你敢騙我……」

他話語沒完,林凡就皺眉:「莫非他能聽懂人言?」

只因,蠱蟲王竟然移動了,不再先前他說出的位置。

「轟!」

林凡出手,彈指間,一束金色的閃電斬去,砰的一聲,山石飛濺起,大片的洞穴壁坍塌下來,露出其後的空間!

蠱蟲王現身了,猙獰的對著凄鳴。

林凡竟然從其眼中,感到了憤怒與殺機。

且,此時林凡眼眸大亮。

《葯神秘典》中有記載,若捕捉到這噬道蠱蟲王,且將之煉製成巫蠱丹吞服后,就可掌控其麾下的所有噬道蠱蟲。

他動心思了。

「殺!」

蠻古踩踏得大山轟隆隆響,如一頭蠻獸,橫衝直撞,衝殺向噬道蠱蟲王。

但,他心中發苦。

只是看見其背著的六道金色紋絡,就讓他頭皮發麻。

「唳。」

好像這噬道蠱蟲王,只會發出這種叫聲。

頓時,至少數十隻噬道蠱蟲齊齊向後飛去,要去護衛它們的王。

「該死!你們是死人嗎?當本座是神?一人橫掃包括噬道蠱蟲王在內的所有嗎?」

蠻古氣急敗壞,在怒叱。

「本尊助你。」

有少主級人物開口,挺身向前,隻手遮天,打出一層足足數百尺的規則屏障,將向噬道蠱蟲王飛去的蠱蟲全都攔下。

「本座也來。」

又有人挺身而出。

只因,此時諸修不過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不可能作壁上觀。

蠻古衝到噬道蠱蟲王跟前了,雙手握拳就轟殺而去。

但這噬道蠱蟲王的確太強,竟然可以吐出青色的毒煙來,讓蠻古都不敢觸碰。

這青色的毒煙,太恐怖,瀰漫在空間,空間都被腐蝕,就連洞穴頂部的山石都被融化,直至有昏暗的光從山頂照下來。

這未免讓人難以置信。

這毒煙到底需要多大的威力,才能腐蝕千丈以上的大山,讓外部的光亮照入此間。

林凡在奮力的收攏成跟在他身後的諸人,費盡周折,但還是不見了數十人;都成為地上的枯屍。 實話實說?徐賢又不傻,她哪敢跟自己父母實話實說?

她之所以要回家,只是在找借口不想讓李羨這麼快就得到她。

逛一次遊樂園就被拿下了,那她徐小賢也廉價了。

當然,這話她也就是自己想想,要是被林允兒她們聽到,都能活活氣死!

林允兒這個正牌女友,到現在一次會都沒跟李羨約過呢。

鄭秀妍倒是跟李羨逛過一次街,但她那次哪有徐賢這次玩兒的這麼痛快,這麼開心。

剩下的黃美英、金泰妍、孫藝珍和權侑莉跟林允兒一樣,只在床上、浴室里、沙發上、車裡這幾個地方跟李羨約過會。

要是讓她們知道徐小賢這還不滿足,徐小賢可能會被賞賜一丈紅。

話說回來,徐賢不敢跟自己父母說實話,當然她也就不敢回家。

到家的時候都快半夜一點了,她現在回家怎麼跟父母解釋?

於是,就出現了以下這一幕:

把徐賢送到她家樓下之後,李羨把她摟在懷裡就吻了上去。

一吻作罷,兩人依依不捨的分開,徐賢有點兒羞澀的對李羨柔聲說道:「那我先上樓了,你回去的時候路上小心點。」

「嗯,我知道,你到了家給我發條消息,收到你的消息我再走。」

「嗯,我知道了。」

說著,徐賢轉身走進了單元樓里,依依不捨的對李羨揮了揮手,關上了門。

然後!她就趴在了門上,側著耳朵聽外面有什麼動靜沒有。

李羨什麼都沒說,她當然是什麼都聽不到的。

過了一會兒,她感覺時間差不多,就給李羨發了條消息。

【我到家了,你也快點兒回家吧,路上小心,晚安。(ω)】

【嗯嗯,晚安ヽ(*з`*)】

「廬州月光,灑在心上,月下的你不負當年模樣。太多的傷,難訴衷腸,嘆一句當時只道是尋常。」

李羨的心情好像還不錯,哼著歌就走了。徐賢是聽不懂他唱的是什麼,如果能聽懂的話,徐賢肯定得輕啐一聲:「呸!你有個屁的傷!不要臉~」

因為聽不懂,徐賢只聽著李羨的歌聲漸行漸遠,沒一會兒就聽不到了。

確定李羨走了,徐賢輕輕的出了一口氣,然後就打算開門跑路。

可就在這時,她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小賢?!」

「媽呀!!!」這大半夜的,身後突然有人說話,嚇的徐賢尖叫一聲,蹭的一下就抱著腦袋蹲在了地上。

「哈哈!」看到她現在的樣子有點兒滑稽,徐母忍不住哈哈大笑了一聲,然後趕忙安慰她道:「別怕別怕,是偶媽!」

「偶媽?!呼~」看到是自己母親,徐賢鬆了一口氣,然後站起來有些埋怨的撅著嘴嘀咕了一句:「被您嚇死了。」

徐母笑了笑,伸手拉住了自己閨女的手問道:「你怎麼這麼晚才回家?而且你剛才鬼鬼祟祟的趴在門上幹嘛呢?那麼專心,我下電梯走過來你都沒聽到。」

「我……」看著自己母親臉上有些調笑的笑容,徐賢臉紅了,這怎麼解釋?撒謊?

忽然,她反應過來了,連忙疑惑的反問了一句:「偶媽,您這麼晚了不睡覺,出門打算幹嘛去?」

聽徐賢問起這個,徐母微微嘆了口氣解釋道:「唉,你爸爸胃病犯了,家裡葯又沒了,這大半夜的我還得去幫他買葯。」

「爸爸胃病犯了?」一聽這個,徐賢眼都亮了。

這不就找到借口開溜了嗎?機智!

「偶媽,我去給爸爸買葯,您先回家吧!」

說著,徐小賢開門就跑了。

見狀,徐母笑著搖了搖頭,輕聲喃喃了一句:「唉,孩子終於長大了,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

說著,徐母就先回樓上去了。

外面,徐小賢又犯愁了。買葯這個借口,能頂的了一時,可頂不了一世啊。買完葯回家后,不還是要被「盤問」?

唉~怎麼辦呢?

話分兩頭。

就在徐小賢發愁的時候,少女時代宿舍里,鄭秀妍看了一會兒漫畫正準備睡覺,她的手機屏幕卻忽然亮了。

【西卡老婆,你睡了嗎?】

看著李羨發來的消息,鄭秀妍微微皺了一下眉頭,然後小聲嘀咕了一句:「這個壞蛋不是應該正跟小賢嗨皮呢嗎?」

【幹嘛?】

【嗯!】

???

鄭秀妍一開始沒反應過來李羨是什麼意思,但很快她的臉上就多了一抹羞紅。

流氓~

【你在哪兒呢?】

【在咱倆那秘密基地樓下呢。】

【等著!】

【好嘞!那我先上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