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那個混蛋,他……他還把我獻給了,馬大師…」

她的聲音,帶着哭音。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精靈戰爭〔白銀山之戰〕已觸發!」

「任務目標:幫助關都軍擊潰火箭軍!」

「任務獎勵:隨機精靈蛋x1!」

陳越看了一眼面板上跳出來的通知,便將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戰鬥上。

攫欝攫。坂木對這場戰鬥早已謀划許久。

偌大的白銀山上,放眼望去全是火箭隊的成員。

渡他們已經被困死在了這裡。

想要帶著那群沒有多少戰力的普通人突圍出去,可想而知有多艱難。

論其艱難程度,絲毫不亞於三國時期的長坂坡之戰。

這個時代戰爭方式與上一條崩壞的時間線有所不同。

這裡的主要戰力還是以寶可夢為主。

天空上,影子球藤鞭火花亂飛;大地上,尖石沙塵高高揚起。

頃刻間便有一群不堪重負的寶可夢因力竭而倒下。

見到這一幕,渡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擊退一名敵軍,站在快龍身上凝視坂木,沉聲道:

「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坂木微微眯起眼睛:「我會創造一個比這更美好的世界。」

他大手一揮,下令道:「大針蜂,使用惡意追擊!」

渡深吸了一口氣,哪怕他和精靈早已渾身是傷,也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快龍,龍之怒!」

電光石火之間,大針蜂那閃爍著寒光的雙針刺進了快龍的身軀,它微微側身,便輕易的將那招龍之怒給躲了過去。

「嗚!」

快龍發出一聲悲鳴,帶著自己的訓練家無助的從半空中墜落到了地面。

其餘三位天王見到這一幕心中的憂慮更甚。

他們被困在白銀山上很多天了。

前一段時間,坂木圍而不攻,導致他們的資源與體力早已被消耗殆盡。

現在連一瓶救治精靈的傷葯都沒有了,每一個人、每一隻精靈都是在帶傷戰鬥。

「嘿,先管好你自己吧!」火箭隊幹部之一的阿波羅笑嘻嘻的看著對面的科拿,讓自己的精靈再次對她發起了新一輪更加猛烈的進攻。

科拿的乘龍為自己的訓練家硬接下了這一招,然後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其餘三位天王已經陷入了苦戰,根本不可能過來幫助渡。

被四天王等人保護在後面的選擇關都聯盟的普通民眾見到這一幕忍不住發出了絕望的抽泣。

陳越在戰鬥的間隙抽空朝渡的方向看了一眼。

但就在這時,絢爛的花瓣突然從天空飄落了下來。

路卡利歐目光一凝,像意識到什麼一般,抬腳迅速向後退去。

果不其然,下一刻,那原本溫溫柔柔的粉色花瓣一轉攻勢,透露出一股凌厲的殺機,朝著路卡利歐撕裂而去。

陳越回過神來,目光掃過戰場,很快便找到了那招花瓣舞覆蓋不到的死角,冷靜道:「左側,電光一閃!」

路卡利歐後退的身形一頓,而後化作一道白光,朝著左側閃爍了過去。

花瓣舞打空,但對方卻絲毫不見難過。

巘戅九餅中文9&#戅。「嗨呀,小帥哥,難道沒人告訴過你,精靈對戰的時候不可以分心嗎?」那女人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陳越觀察了一下那道並不陌生的身影。

瓜子臉,大眼睛,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嫵媚性感的氣息。

雖說每個副本都是那些固定的人物,但不同副本,它們的性格還是有所不同的。

和他曾經見過的那個雅典娜相比,這個世界的雅典娜明顯要風騷了許多。

「嗯。」陳越面色不變,看了一眼渡那邊的情況,道:「不和你玩了,拜拜!」

「想跑?哪有那麼容易!」雅典娜話鋒一轉,手掌一握,指著他下令道:「霸王花,使用落英繽紛!」

陳越古怪的看了她一眼,道:「誰和你說我要跑了?」

他的話音還沒落下,天空上便傳來了一聲霸道的龍吼。

炙熱滾燙的火焰傾瀉而下,瞬間便將那隻霸王花給吞噬。

謎擬Q的身形緊隨其後,背後的能量驅動引擎驟然加速,化作一道白光,直接將霸王花給撞飛了十幾米。

稱號「極巨滅殺者」和「納米戰甲」所帶來的30%增傷,瞬間便將霸王花給秒殺。

雅典娜看著渾身發光的謎擬Q,驚呼道:「那是什麼東西?」

陳越才不理她,翻身乘上快龍,直奔坂木而去。

……

坂木緩緩走到倒地的渡面前,他的左右兩側,站著一隻尼多王與一隻大針蜂。

「渡,我給過你機會了。」坂木說。

渡不作言語,他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腦海中想到了自己提前安排好的小智小茂等人。

只要希望的火種還未斷絕,那他死了又如何?

坂木聳了聳肩,眼中露出一絲遺憾:「可惜,你看不到我所創造的美好世界了,那是一個人類不需要精靈也能稱霸的美好世界。」

對此,渡只回了一聲不屑的嗤笑。

「解決他們!」坂木頭也不回的轉過身向後走去,對自己的尼多王下令道。

但他還沒有多遠,就聽到身後傳來了幾道撞擊聲。

緊接著,尼多王與大針蜂的身形猛然倒摔在了他面前。

原本絕望閉眼的渡聽到這陣異動迅速睜開了眼睛,然後就看到一名英俊帥氣的青年沖自己伸出了手。

「喂,別死啊!」他聽對方說。

渡愣住了。

這位關都地區著名的龍系天王,在這一刻腦子竟然毫無徵兆的宕機了幾秒。

陳越見渡不理自己,便轉身將手覆蓋在渡的快龍身上,發動常磐之力,幫它恢復著體力。

&#21434&#21437&#32&#20061&#39292&#20013&#25991&#32&#57&#98&#122&#119&#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很快,那隻倒下的快龍便再度睜開了眼睛。

陳越身後的快龍探出個腦袋,好奇的看向這個狼狽的同類。

渡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迅速從地上站了起來。

陳越收回手,從背包里拿出一根法式麵包和一瓶牛奶丟到了渡的手中,道:「接下來就交給我了。」

說罷,便轉過身,迎向坂木。

已經一整天沒有吃飯的渡愣愣的看著手中食物。

突然,他又聽那個青年回頭問道:「對了,你是想要活的坂木還是要死的坂木?」

陳越本身就對坂木沒有一絲好感。

先不說這個副本,就算在其他世界,他這個跨地區大型精靈貿易組織的BOSS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聽到這個問題,渡怔了一秒,然後愣愣的說道:「要活的吧?」

另一邊的坂木自然也聽到了這番對話,他冷笑道:「好大的口氣!大針蜂,致命針刺!給我上!」 ,

第369章

宋三喜笑了笑,有點勉強。

他輕搖了一下頭,「第三個方向,是進行整肝移植。但難度極大,條件苛刻,國內的話」

「根本不具體這樣的醫學條件,且不說,肝·源就是個痛苦的事情。」

「肝是很特別的人·體部位,沒有極為親近的基因的肝,移植成功率很低,排異反應,對於老年人來說,就是一種折磨。所以,不推薦。」

林洛嬌,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宋先生都這麼說的話,我也只能奢求前兩個方向了。」

「這不是你,而是要看阿姨的選擇。當然,從醫學的角度來講,我倒希望是第三個方向,但實在是太麻煩了。所以,目前,還是前兩種吧!現在看來,阿姨是徹底放棄治療了,對吧?」

「是的。她就想回到老家,有孫兒孫女們陪著,守著老屋,守著父親,等等」

林洛嬌表情凄然,不忍說出個「死」字,心如刀絞。

母親,沒過一天好日子啊!

她只能說:「等一天,是一天吧」

天生嫵媚的女人,這種情態,著實讓男人心疼。

宋三喜,神經都顫了一下。

但,他穩的住,道:「洛嬌,我懂了。阿姨的生機,確實自我抑制了。而你,因為做著手頭的工作,無法陪她回老家,更沒法陪她人生最後一程,內心愧疚、痛苦。所以,要不這樣吧」

林洛嬌看著他,點點頭。

現在,聽宋先生安排吧!

「你放兩天假。我陪你回一趟老家去,做做阿姨的思想工作。我也希望,能幫她多活幾年,盡最大的努力。」

林洛嬌苦澀的笑笑,「宋先生,現在多忙啊?你安排的所有事情,都提上了日程。今天,我還要面試一批喜信的軟體工程師;明天,銀行那邊的貸款要去交涉;後天,海南國際學校也有個談判」

說到工作,她神色都變了。

充滿了熱望,內心的力量在生髮。

無論怎麼樣,她一定要干好。

機會,不容易。

等干好了,再好好陪母親最後的時光,也成。